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8 英雄救美

李菲菲所住的宿舍是老式的公寓樓。一層樓只有對門兩間公寓。沒有電梯。7層樓高。李菲菲住在4樓4o1。周一下午4點左右,9號宿舍樓三單元的樓道中很安靜。
  聽到電話鈴聲,李菲菲回頭看了陸景一眼,放緩了上樓的腳步。
  陸景一邊跟在李菲菲身后爬樓梯一邊接了方成濟的電話,“方總,有事情嗎?”陸景對方成濟這個人還是很欣賞的。
  方成濟一聽陸景的話頭就知道他正有事,開門見山的道:“陸少,我算是丟臉丟到你那兒去了。嗨…
  今天聞人恪和云吉祥打架的那位女明星郭詩煙是星光傳媒名下的一線女星。我帶她去碧湖酒莊見過你。”
  他知道陸景對郭詩煙沒興趣。這一點沒什么可擔憂的。然而,沒有保護手下的藝人,容易降低陸景對他的印象分。
  只是,聞人恪和高暢是同一別的人物,都是京城四少。他反抗不了高暢,同意也就反抗不了聞人恪。何況聞人恪還是電影的投資方。
  陸景就笑:“我說我怎么聽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方總,你在京城中的消息很靈通啊。我估摸著天辰娛樂的雍總要黑你了。你現在應該是忙著給媒體打交道才是。”
  娛樂圈的潛規則他沒∈∈,▼x.興趣去管。哪個國家的娛樂圈都干凈不了。留意下好萊塢的新聞,為什么導演總是和女主角結婚呢?
  方成濟苦笑著道:“陸少,確實是這樣。除了和陸少說一聲之外,還另外有事咨詢下陸少。我妹夫。夏商手機的史勇軍想問問景華有沒有銷售智能手機模組的計劃。”
  陸景笑著道:“怎么,夏商手機眼熱s7大賣。想在智能機市場分一杯羹嗎?”
  方成濟坦然的道:“應該是吧。”他對手機市場沒什么了解。但是也看得出自己妹夫的打算。
  陸景笑笑,說:“暫時還沒有。景華六年磨一劍。在智能手機上的投入很大,至少要把研發經費賺回來。”
  方成濟點點頭,明白陸景的意思了:要開放s7的模組至少要等景華把錢賺夠再說。
  …
  …
  李菲菲從夏奈爾的手袋中摸出鑰匙打開4o1黃銅色的防盜門,回頭見陸景正掛斷電話沿著樓梯走上來,便繼續打開里面厚實的梨花木門。
  進門是鞋柜。擺放著各式的女款鞋子。李菲菲蹲下來在門口換了鞋子,順手給陸景拿了一雙男士拖鞋。陸景剛好到門口。回頭見陸景嘴角還殘留一抹冷笑,就這么蹲著,好奇的仰著頭問道:“誰的電話讓你這副表情?”
  “星光傳媒董事長方成濟的電話。和他沒關系。是手機業務上的事情。國產手機廠商夏商手機想要我提供s7的模組。嘿,當我是活雷鋒啊。”
  陸景有些不滿的說道。在現在的李菲菲面前他不需要隱藏他的情緒。隨意的脫掉皮鞋。眼睛落到那款男士拖鞋上,心里頓時泛起一陣郁悶感。
  她家里有男人來做過客。
  李菲菲站起來,瞥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陸景在想什么,沒好氣的瞪陸景一眼:“我又不是套子里的人。陸景,幸好我不是你的女人。”
  說著,將手袋放在客廳中的沙發上,去廚房拿杯子泡茶。
  陸景訕訕的笑了笑,打量著李菲菲的寓所。李菲菲的宿舍是一套室一廳的房子。帶著陽臺、廚房、衛生間。約有九十多平米。完全是一家三口的標準配置。
  至于。李菲菲能分到這套宿舍的原因只是不用說了。她怎么說都是京師豪門李家的嫡系子弟。
  別看9號宿舍樓外表陳舊,李菲菲的家卻布置的很有格調。寬敞的客廳直接和陽臺相同。卡其色的木地板筆直的鋪過去。金屬質地的玻璃門典雅的泛著下午的陽光。陽臺上空無一物,纖塵不染。
  一眼看過去,就是郁郁蔥蔥的燕大校園建筑。很有空間上的視覺沖擊感。
  客廳中家具簡單。擺放著一套米白色的沙發。六人座位的餐桌貼著墻壁,上面是一張超大的日出風景油畫。看情況使用的很少。
  只看這客廳,就知道李菲菲平常是過著怎么樣簡單、精致的生活。真是一位有品位的公主啊!
  陸景走到客廳與廚房相交的門口。看著李菲菲高挑、豐盈的倩影在泡茶,心中竟有些安寧感。
  李菲菲剛才對他的不滿和嘲諷自然是過濾掉。他要是玻璃心。這輩子都別想和李菲菲在一起。李菲菲可是一只驕傲的白天鵝。
  李菲菲泡好茶水,將一次性的水杯放到帶柄的漂亮鏤空花紋竹質套中。這樣就不會燙著。干凈、衛生、實用的小工藝品。
  回身見陸景有些迷醉的看著自己,禁不住無奈的嘆口氣。有幾許惆悵。她仿佛看到十幾年前的那個癡迷她的陸景。
  只是,那時的他庸庸碌碌、混吃等死。此刻的他,光芒萬丈,如日中天。
  他是京城中同代人中最出色的人物。
  李菲菲收起心中的異樣情懷,她和陸景最終走不到一起,這樣的狀態相處反而是最好。將茶杯遞給陸景,輕聲說:“陸景,你的禮物呢?”
  陸景禁不住一笑,“菲菲,你這兒環境這么好,我還想待著蹭晚飯。沒想著這么早給你禮物啊!”
  李菲菲上下打量陸景一會:陸景穿著t恤、長褲,身上估計是放不下禮物。且空著雙手。預計禮物還真在他的車中。
  李菲菲斜倚在白色大理石質灶臺上,好笑的看向窗外,紅潤的嘴唇抿著熱茶。
  藍色的襯衣扎在黑色的闊腿褲中,曲線起伏,玲瓏有致。李菲菲給人豐盈的感覺是因為她173cm的高挑身姿、豐盈的酥胸、渾圓的俏臀。
  實際上她并不顯得胖,反倒是還有些瘦。藍色襯衣下的鎖骨便十分迷人。
  靚麗的女郎啊,你在想什么…
  如此放肆,近距離,長時間的欣賞著自己的初戀女孩,陸景心中的情感洶涌而出,種種往昔的回憶從腦海中浮現。前世的,今世的。這一年,他二十九歲,李菲菲二十九歲。
  百感交集,感慨萬分。
  陸景放下茶杯,牽起李菲菲溫潤如玉的手,她的手指很修長、晶瑩,這和她自小喜歡彈鋼琴有關,很美的女人手。
  李菲菲錯愕的看著陸景。只是看著。她現在心中并不反感陸景。要是初中時陸景敢這樣,她早甩開手斥責陸景。
  陸景聲音堅定的道:“菲菲,跟我來。”輕輕的拉著李菲菲的手走到雅致卻空無一物的陽臺上。4月中旬溫暖的陽光落在兩人身上。視野開闊。
  樹林、湖泊、宿舍、操場、食堂、開水房、自行車棚次第排開,令人感受到逝去的青春在大學校園中復活、沸騰。
  “干什么啊?”李菲菲小聲嘀咕著。陸景現在和她相處,強勢了許多。偏偏,她并不反感陸景這樣對她。
  “給你送禮物。”陸景溫潤的笑了笑,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片刻后,一架航模從遠處飛過來。航模聲音有點大。李菲菲抓著陸景的胳膊,稍稍退后了半步。架勢有點嚇人。
  “菲菲,別怕。是我的飛機。”
  航模直升飛機緩緩的停在陸景面前,陸景伸手,取下了飛機上掛著檀木盒。轉身打開給李菲菲看。里面是一尊翡翠玉佛,色澤溫潤,質量光滑。一看就知道是上品。
  這正是去年穆罕默德薩利姆委托余樂從迪拜帶回來送給陸景的那尊玉佛。陸景讓云豐集團的周明誠估過價:價值2千萬美元。
  按照當前的匯率,約為1.6億人民幣。
  李菲菲張張嘴唇,想要拒絕。她出身于世家大族,眼界非凡,看的出這尊玉佛的不俗之處。這份禮物太貴重了。
  陸景沒等李菲菲拒絕,拿起玉佛溫柔的給她戴上,“男帶觀音女帶佛。菲菲,希望它能保佑你這輩子都平安康樂。”
  仿佛有一道洪流將心中刻意筑起的堤壩給沖毀,李菲菲溫馴的微微低下頭,象征性的,因為陸景本就比她高的。這樣是表示她愿意接受陸景的禮物,祝福。
  精致的項鏈繞過李菲菲潔白如玉的脖子,小巧精致的玉佛垂落在她鎖骨處。再向下就是她豐盈挺拔的玉女峰巒。陸景雙手溫柔的抱著李菲菲的腰,情難自禁的低聲喊道:“菲菲…”
  聞著陸景身上清新的氣息,感受著他灼熱的鼻息越來越近,李菲菲心里有些好笑:這家伙做這事怎么得心應手,我都不知不覺的給他抱著了。
  想歸想,感覺到陸景的唇吻過來時,李菲菲閉上了眼睛,臉頰微紅,微微張開貝齒。那種心醉的感覺太美好。她不抗拒陸景的吻。
  兩人纏綿的吻著。瞬間,情熱如火。吻到動情時,李菲菲都覺察到陸景隔著她黑色的闊腿褲揉著她圓潤的屁股。嬌羞更甚。
  很荒誕的感覺。沉醉,腦子又很清晰。李菲菲明知道她不能讓陸景這樣對她,陸景結婚了。可是卻又很享受陸景的吻,享受和他在一起時光。
  突然間,覺察到陸景的異樣,李菲菲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用力的推開陸景,清秀如玉的俏臉上紅霞遍染,嬌嗔道:“壞死了你啊。”說著,往客廳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