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7 理解但不認同

京城市湖東區公-安分局。
  一貫英俊帥氣帶著金絲眼鏡小鮮肉形象的云吉祥狼狽的捂著鼻子坐在房間中的凳子做筆錄。民警問一句答一句。
  剛剛錄完的聞人恪很囂張的虛點了點云吉祥,“你tm的,哪里跑出來的小屁孩?以后在京城混招子放亮點。哥今天讓你學個乖。”
  “你…,欺人太甚。”云吉祥氣的渾身發抖。他才18歲,只會用錢砸人,還沒學會打人。可是他剛才給聞人恪揍了一頓。
  聞人恪身邊的幾名幫閑都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很放肆,“小屁孩,滾回去找媽媽吃奶吧。還學人家泡女明星。”
  準備調解的四十多歲民警搖搖頭。他這個任務估計很難完成的。好在,也只是走個形式而已。據說,這位聞人大少已經打好招呼,準備拘對面的“吉祥物”。
  聞人恪嘿嘿笑著,傲然的拍拍云吉祥的肩膀,說:“云吉祥,你姐云玉致得姘頭風在水已經倒了。你爸去世,偏偏云玉致還把元老安溪趕走,云圖集團人心浮動。
  否則,哥哥我還真不敢惹你這個資產上百億集團的太子爺啊。嘿嘿,不過現在,我聽說三里屯那里有同志酒吧,我覺得很多人會喜歡上你身細皮嫩肉啊。”
  云吉祥給聞人恪的話惡心道,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羅華帶著三名跟班走進湖東區分局,剛到云吉祥做筆錄的房間門外正好聽到聞人恪自稱“哥哥”,推開門,譏笑道:“聞人恪,你長進了啊。居然欺負小屁孩。”
  聞人恪幾名笑哈哈的跟班立時噤聲。這位是陸二哥的二表哥。京城四少之一。
  聞人恪翻翻白眼,“羅華。誰委托你來撈人啊。云吉祥這小子不講規矩,跟我搶女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這你就別管了。”羅華勾勾手,將還一臉茫然云吉祥叫過來。“人我帶走了。事情,你自己看著辦。”
  聞人恪嘿嘿的笑道:“羅華。陸少怕是沒工夫管這些小事吧?我跟你說,我已經驗過傷了。今天這件事打架斗毆的案子要走刑事案件流程。”
  羅華一愣,他是接到陸景的電話,由高婉薇給他說的具體情況,是高婉薇要撈人,云吉祥求助電話打到她那里了,“你確定?”
  聞人恪摸出打火機咔嚓一聲點了顆煙,吐出一口煙霧。“羅華,咱們倆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你說呢?”
  他都已經將郭詩煙調教的入巷,胸罩都脫下來丟在京城大酒店包廂的沙發上了。正吻著她的酥胸,云吉祥這個鳥人闖進來,他心里一口氣憋得慌。
  羅華笑笑,“好,有魄力。隨便你。”說著,帶著一臉懵懂的云吉祥離開湖東區分局。
  斗毆案件都是派出所管轄,直接到分局。看來聞人恪早就做好打算。他倒是要問問云吉祥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激怒了聞人恪。
  …
  …
  此時,沖突的焦點人物郭詩煙則是在分局外面的一輛黑色昆成汽車中焦急的等待結果。作為公眾人物。她不方便在警局中露面。她的助理、經紀人代表她出面溝通。
  正當郭詩煙焦急的等待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郭詩煙一看是云吉祥的號碼,立刻接通。手機里傳來云吉祥的聲音:“
  郭姐,我吉祥啊。我朋友找人把我撈出來了,你不用擔心了。你那邊沒事吧?”
  郭詩煙略微有些感動,揉揉發紅的眼睛,說:“吉祥,你沒事就好。我這里沒事。”
  心中,卻是有些后悔把云吉祥卷入到這件事中。
  不就是陪一晚嗎?她又不是沒有過。就當給狗咬了一口算了。
  …
  …
  和熊玉嬌、沙巧吃過午飯后,陸景讓墨靜雯安排明天去香港的事宜。他則是在回燕湖家園拿了耽擱了許久沒送出去禮物。去燕大找李菲菲。
  這兩天,他在sit上和李菲菲聊的很不錯。那天在風景擊劍館的閑聊仿佛給了兩人重新交往的一個契機。
  周一下午。燕大校園門口人流往來。陸景給李菲菲發了條消息,步行進入燕大校園。剛在載滿梧桐樹的林蔭大道心情愉快的走了沒幾步,突然接到羅華的電話。
  “陸景,聞人恪那小子是皮癢了。他居然去做了一個驗傷。說云吉祥把他打成了輕傷,要走刑事案件流程。要不要搞他?”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羅華的肋骨傷勢恢復的不錯,已經出院。但是要完全恢復還需要幾周的時間。這會,他話說的神采飛揚:說搞你,就搞你。
  “怎么回事?”
  羅華嘿嘿笑道:“陸景,星光傳媒方成濟那個尿性,你知道的。聞人恪投資一部電影,潛規則星光傳媒的一線女星郭詩煙。云吉祥那小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去搞個英雄救美,只是他踢到鐵板了,英雄變成了狗熊。”
  陸景微微沉吟了幾秒,笑道:“他要走法律程序,那就走吧。陳樂義律師的電話你有沒有,讓他給云吉祥做辯護。”
  羅華愣了愣,笑道:“行。”
  陳樂義是京城中知名的律師。與景華有很多業務往來。陸景這個表態很耐人尋味啊。
  第一:這說明高婉薇在陸景面前是很有面子的。陸景都沒問高婉薇什么意見,就決定繼續管云吉祥。
  自己剛才的提議純屬看聞人恪不爽。因為聞人恪老是在京城里說陸景的怪話。就是因為陸景和白唯有些緋聞傳出來。
  第二,陸景或許是在向外界表達一個意思,云圖集團的云吉祥是他罩的。
  畢竟,京城中現在都知道當初是云吉祥的父親云波濤力排眾議,選擇昆成汽車作為云圖集團戰略投資者。這才有了昆云汽車的誕生。
  這兩個意思,都比單純的搞掉聞人恪更有意思。
  …
  …
  李菲菲是燕大的美術老師,以她的資歷,當然混不上副教授什么的。只是講師的職位。
  大學的課程輕松。李菲菲在周一下午只有兩節課。陸景抵達燕大7號教學樓時,正好是下午第二節課的下課時間,15:40。
  陸景今天穿著休閑的t恤,卡其色長褲,刮了胡子,短發。容貌和大學生差不多。只是,他身上的氣質一看就知道不是學生。
  還未經歷社會淬煉的大學生們無論如何都裝不出他那種沉穩、內斂、溫潤的氣質。那是一種可以應付任何難題的自信,久居高位的穩重,經歷風雨的成熟、內涵。
  李菲菲拿著講義出了教室,看到走廊上佇立的陸景,禁不住扭頭看向教學樓外的操場,嘴角帶著會心的笑意。陸景卡時間的本事,她十幾年前領會過。
  偶遇不是偶遇,那是他認為制造的。
  李菲菲邁著修長的雙腿,從陸景身邊走過,仿佛沒看見他一樣。陸景平靜的笑了笑。這時,教室里涌出一群下課的學生,三三兩兩的說笑著出來。
  看到陸景,有名女生禁不住笑道:“嗨,這那里來的大叔啊,跑到燕大來玩深沉。裝得有點過頭了。”
  有人附和道:“嗯,確實,長得不帥不是他的錯啊。可是出來裝深沉泡妞就不對了。”
  有男生笑道:“那是啊。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就這樣。畫面不應該是倚在寶馬車門上抽煙嗎?”
  “寶馬,你out了。不開法拉利跑車,好意思進燕大?”
  “我擦,別把我們燕大的女生說的那么拜金好嗎?這里又不是中戲,或者音樂學院。”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很毒舌。話說,我不是來泡妞的好嗎?
  等了約五分鐘,陸景轉身下了教學樓,在7號教學樓前的清澈的池塘前得鵝卵石小路上找到了等候在這里的李菲菲。李菲菲今天穿著藍色的襯衣,黑色的闊腿褲。豐盈身姿高挑的身姿讓她有著難言的氣質。她的美麗不是精致無暇,而是一種大氣的美感。
  “菲菲,你們美術系的學生很活躍啊!”陸景感嘆了一句。他知道李菲菲剛才是不愿意在學生面前顯得和他親近。
  試想,下課時有男子等在走廊中,兩人見面有說有笑。只怕明天,高冷的白天鵝有男朋友的消息就會傳遍燕大。李菲菲從來就不乏追究者。
  見陸景過來,李菲菲很自然的轉身,和陸景并肩走在鵝卵石小路上,幽靜陰涼。抿嘴笑道:“搞藝術的,腦洞要大開才行。你不是說明天去香港嗎?怎么卻來看我?”
  “給你的禮物,一直沒送給你。再放在我手中就發霉了。菲菲,你今天不會拒絕我吧?”
  李菲菲悠悠的笑著道:“你覺得我拒絕你會有用嗎?你的禮物我實際上已經拒絕過幾次了。”
  她很享受這種和陸景相處的方式。心中確實還有顧慮。并且,陸景和她相處時還偶爾會顯得強勢。只是,在親近他和抗拒他的糾結中,她會不知不覺的偏移。
  隨意的說笑著,步行約半個小時才到李菲菲在燕大中的宿舍。李菲菲猶豫了幾秒,邀請陸景上樓坐坐。陸景到現在還沒有把禮物拿出來呢。
  陸景走在樓梯上,突然的接到方成濟的電話。
  ps:三更搞定。汗,晚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