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6 四大名媛(中一)

東環街區是京城中的高檔公寓,電梯外的走道和cbd商務中心中的走道幾乎沒有區別。光可鑒人的地板、貼面,寬敞的走道,高端大氣。
  陸景和白唯站在通往2404號公寓走道的窗戶邊。晚風徐徐吹著白唯的秀發,發絲輕揚,帶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白唯嬌俏的挽著秀發,笑著問道:“陸景,京城中第四位名媛你囑意誰呢?”
  陸景欣賞著白唯的俏麗,微笑道:“我夾袋里哪里還什么人選?順其自然吧。白唯,你不會給我推薦高麗瑩吧?”
  高麗瑩漂亮是漂亮,但是手腕、能力都不行。
  如果按照陸景的標準將美女分為abc三個等級。高麗瑩是b,白唯是a-。高麗瑩的姿容是夠格的。但是名媛并不是漂亮就行。她畢竟沒有蘇琳那樣的根基。
  白唯好笑的看陸景一眼,嫵媚無端,“我和麗瑩是多年的朋友呢,她還是少女的性子呢。哪里能坐得穩名媛這個位置。她也沒有這樣的興趣。”
  說著,又笑孜孜的道:“陸景,麗瑩剛才可是虧大了。可其實,你今天要是愿意接受她感情的話,她裙底的風光你現在可就仍你看了。”
  陸景搖搖頭,并不認同白唯的話,說:“我和高麗瑩總共都沒見過幾次面,怎么會接受她的感情?”
  白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她知道陸景不會接受一見鐘情的感情,美眸看著陸景,微微仰視著,輕聲道:“可是,麗瑩對你很有好感。”
  陸景笑笑。說:“白唯,感激不是感情。我對一夜情沒什么興趣。”
  這話有些重了。白唯微微抿了抿嘴,婉婉的柔聲解釋道:“陸景。麗瑩并不是隨便的女人。她和風在水離婚后,這七八年來就再也沒有過男人。她是認真的。”
  陸景微怔了下。歉然的道:“看來,我對麗瑩的看法有些偏差。很抱歉。”
  不管怎么樣,潔身自好的女人應該得到尊重。像現在某些都市女郎那種隨意、頻繁和人上-床、約-炮的生活態度并不值得提倡。最終受傷的是自己。
  白唯輕攏著秀發,說:“也不算全是吧!麗瑩確實沒打算和你長期保持情人關系。只是,她現在是單身,看到對眼的男人想要發生親密的關系,并不應該受到譴責。”
  陸景點點頭,道:“我理解。”他很難認同女人在沒有感情的前提下主動想要和男人發生親密關系的行為。但是。對高麗瑩的行為表示理解。
  人沒有結婚,沒有男友,單身狀態,怎么處理自己的感情生活是人的自由。
  男人可以對漂亮的女人有欲-望。女人自然也可以對優秀的男人有沖-動。
  只要不是濫-交。現在又不興什么貞潔牌坊,程朱理學。
  可以理解,但不認同。
  白唯禁不住笑了笑,“謝謝!”
  陸景就笑,“理解萬歲嘛。好了,不說麗瑩的話題。白唯,你現在還和安溪有聯系?”
  白唯不知道陸景為什么談到這個話題。點頭道:“嗯,我以前幫安溪在部委跑過幾次批文。我和她私交還不錯。”
  陸景微微頷首,說:“你現在身份不同了。掮客的事情要少做。最近有閑錢做投資嗎?”
  掮客做多了。容易出事。他對白唯還是很欣賞的,不介意指點她投資獲取合法的財富。
  白唯頓時興奮起來,情不自禁的走前半步。京城中誰不知道陸景是金手指,點石成金,看中的項目必然賺錢。展顏一笑道:“陸景,你要指導我投資嗎?”
  陸景笑著道:“指導談不上,算建議吧。去年京城的平均房價才7000每平米左右。我認為日后翻上幾倍不是問題。你有閑錢可以考慮投資房產。”
  白唯有些泄氣,蹙眉道:“陸景,可我這些年的積蓄就100萬。市區中的房價已經很高了。付過一兩套房的首付,我就沒資金了。短時間賺不回來啊。”
  平均價格不是具體樓盤價格。中心區價格要高一些。
  陸景眼神睿智。笑道:“可以把眼光放長遠一點。投資的區域不一定要在主城區,偏遠的地區如通義區那里的房子可以考慮投資。可以多買幾套。炒房的關鍵就在于一個炒字。”
  白唯美眸微微一亮。
  如果是投資偏遠地區就可以多買上幾套。增加資金周轉效率。商業上的東西她不太懂。但是大致還能判斷。具體的事情可以找專業人士來處理。
  “陸景,謝謝。”
  “不客氣。”
  不知道什么時候,白唯的手便從粉色t恤的領口上拿開。陸景居高臨下,很容易看到她那對被肉色胸罩承托著得豐滿挺拔白-**,竹筍型的。誘-人無比。
  陸景光明正大的看了幾眼。白唯嫵媚的白陸景一眼,卻沒有掩住領口,低聲笑道:“要不要我脫下來給你看?”
  陸景笑著挪開視線。白唯是嫵媚的輕性感風韻少婦不假,可是誰會在走道里脫衣服?這是一句玩笑話。“好了,白唯,我走了,晚安。”
  “嗯,晚安。”白唯噗嗤的掩嘴一笑,陸景有時候其實很君子的。嘴角帶著微笑,目送陸景走進電梯。
  …
  …
  白唯回到家中。高麗瑩給摔了一下已經恢復過來,趴在沙發上,笑盈盈的問道:“白姐,你總算回來了啊。和陸景談的怎么樣?”
  “根本就沒談什么。他似乎對目前的幾個四大名媛候選人都不滿意呢。另外,他建議我投資房產。說可以獲利。我打算明天就找人看看。”
  “就這些?”
  “你說呢?”白唯坐下,笑著拍拍她的小俏臀。幫高麗瑩說話的事,就必要在閨蜜面前表功了。
  高麗瑩驚呼一聲捂著屁-股坐起來,嬌嗔著瞪白唯:“白姐…”她其實是想問白唯有沒有和陸景親密的談一談未來的事情。陸景對白姐的欣賞超過她。
  白唯笑著搖搖頭,她知道高麗瑩要說什么。起身去酒柜里拿了酒,倒了兩杯紅酒。走回來遞了一杯給高麗瑩,坐在沙發,微微品著酒。邊和邊聊。
  對一個異常優秀的男人有好感并不是什么難以啟齒的話題。她們倆可都過三十歲了。又不是才20歲的小女孩。
  高麗瑩對陸景拒絕她有些沮喪。有些泄氣。暫時沒有去主動追求陸景的想法。
  白唯對陸景有好感,但是并不想表露出自己的情感。成熟的女人知道怎么讓自己最大限度的去享受這份好感所帶來的愉悅。
  聊著聊著。話題漸漸的轉移到陸景和風在水的較量上。風在水敗得這么徹底,除了陸景拿到風在水的賬戶信息外,還因為風家放棄對風在水的支持。
  據說風泰做出這個決定前和陸景談過。是風天澤居中傳話。
  高麗瑩抱著雙膝坐在沙發上,托著香腮,問道:“白姐,陸景到底是怎么說服風泰的呢?好像很多人都不明白。”
  她這會已經換了寬松的粉色睡裙,誰在家里穿那么正式啊。她晚飯那會只是要穿給陸景看而已。
  白唯笑了笑,放下酒杯。這是一個很殘酷話題,幽幽的道:“昔日宋太-祖陳橋兵變,黃袍加身。晚年卻是燭影斧聲。其弟宋太-宗繼位。太-祖之子燕王趙德昭被逼自刎,秦王趙德芳英年早逝。
  風家的情形當然是不同的,但是,可以從歷史中吸取教訓。弟弟和兒子究竟誰好。麗瑩,你說陸景怎么說服風泰的呢?陸景對人心的把握可是非常到位。”
  高麗瑩愕然。
  …
  …
  周一中午,陸景在匯海大酒店的副樓12樓1號包廂中請熊玉嬌、沙巧吃飯。
  富麗堂皇的包廂中布局雅致。包廂正中是鋪著精美花紋白桌布的圓形餐桌。玻璃窗外的陽光射落在地板上。增添幾許溫馨、清新感。
  墨靜雯、余樂、季婉彤作陪。都是老朋友,隨意的說著江州的事情。氣氛融洽。
  正在包廂中聊的愉快時,陸景突然的接到高婉薇的電話。“景哥,云吉祥在京城大酒店打架被抓了。”聲音有些無奈。
  陸景知道高婉薇和云吉祥關系不錯,好奇的道:“薇薇。怎么回事啊?”玉致已經接手云圖集團,遮掩一下弟弟打架的事情不是什么難事吧?
  高婉薇郁悶的道:“云吉祥和聞人恪為星光傳媒的一線女星郭詩煙爭風吃醋。在酒店里口角之后直接打起來。具體的情形我也不太清楚。云吉祥給聞人恪找關系扣到湖東區分局了。云吉祥電話打到我這里來。”
  聞人恪?陸景心里微微一動,白唯就是聞人策的法定妻子。聞人恪要稱呼白唯“三嫂”。堂叔侄的關系。
  至于郭詩煙,陸景每天要見的人很多。自然不會記起她正是他邀請星光傳媒董事長方成濟到商云市碧湖酒莊休閑時他所帶的女郎。
  高婉薇嘆了口氣,接著道:“云吉祥和他姐還在冷戰中。云玉致對他在她父親云波濤面前抖出她和風在水的關系很不滿,這不生氣了幾個月呢。”
  又哭笑不得的道:“我和傾城正在白雁蘇飛這里吃飯,突然接到他的帶年華。嗨,搞得好像我是他親姐一樣。景哥,我剛才打了幾個電話。聞人恪態度很強硬。”
  李新寒是通過支持黎傾城來表示對陸景的歉意。他那晚卻不過人情幫風在水傳話。等陸景獲勝之后,白雁蘇飛對黎傾城的支持力度就很大。
  黎傾城作為京城的名媛。當然不能只在大唐雨景一個地方活動。
  陸景明白高婉薇的意思,笑道:“這樣吧。我一會讓羅華給你打帶那戶,由他出面處理這件事。”
  “景哥,謝謝。”高婉薇誠心實意的道謝。她說是不管云吉祥,但是云吉祥的電話打到她這兒,她還是得設法救他。畢竟是朋友一場。3月18日那晚訓斥過云吉祥后,云吉祥沒再有要她做他女朋友的想法了。
  然而,云吉祥居然為了一個女星和人打架。她心中對他的評價有低了幾分。這樣下去,這份友情恐怕維持不了多久。
  ps:下一章會很晚。
  還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