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5 四大名媛(中)

很殘酷的真實。
  白唯微微張著紅潤的小嘴。隨即臉上驚訝的表情慢慢的淡去,輕輕的點頭,“陸景,我知道怎么做了。”
  心中熄滅了重新成為京城第一美女的想法。
  在白唯看來,黎傾城過于自我,她最大的失誤便是在一個月前的生日宴會上沒有讓陸景為她加冕后冠,否則,憑著陸景現在的聲望,現在所有的爭論都將不存在。
  而蘇琳有點懈怠。
  自從陸景3[豬^豬^島^小說][www.booksrc.net]月22日擊敗風在水之后,她已經很久沒有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組織活動了。她的存在感不強。
  聽說,蘇琳想回黃海繼續經營她的咖啡店。而她哥蘇威將她強留在京城。蘇琳這個人,見識有,卻缺乏決斷力。
  所以,白唯心中其實有點想法。
  但是,她是個很理智的人,知道沒有陸景的支持,貿然開啟“戰端”最后她的結果不會太好。
  陸景現在已經明確說了:從情感上來說,他不希望最后競爭白熱化。
  陸景贊許的笑了笑,很聰明的美麗少婦。
  感覺剛才的話有些生硬,陸景沒有立刻離開,在大客廳的壁畫下和白唯說著話:“白唯,剩下的四大名媛那個名額都有誰在爭呢?”
  白唯輕撫著額前的秀發,微微仰視著陸景,她身高比陸景矮,穿著居家的衣服,要注視著陸景的眼睛,只能仰視,笑道:“
  很多啊。劉小山的妻子秦雨檬。閔家的閔雯。張媛。謝海逸的姐姐謝曉越。現在大家都以能在大唐雨景舉辦一次聚會為榮。”
  陸景笑著搖搖頭。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名利。他不在乎,但是在乎的人不少啊。當然。每個人在不同的層次都有不同的追求。無可指摘。
  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通之后說了兩句,然后問道:“白唯,我接個電話。你這里哪兒比較方便。”
  “到我的臥室里接吧。”白唯笑吟吟的將陸景引進她的臥室中。但凡那天經歷過大唐雨景開業儀式的女人,見證陸景的榮耀、輝煌、權勢、氣度,就不會對陸景沒有好感。
  她不是例外。
  白唯的臥室布置的很舒適,色調柔和。2.5米寬的大床,鋪著灰金桔色的格子床單,白色的被子疊成長條狀。進門是一套墨色的梳妝臺,上面放滿了護膚品。臨窗處是小茶幾和沙發。土黃色的厚厚窗簾拉上。星光一絲不透。
  白唯給陸景打開明亮的壁燈。婉婉的笑了笑,輕輕的帶上臥室的門。
  …
  …
  陸景輕笑著搖頭,在女人的臥室里打電話,感覺很曖-昧。只是,白唯都領他進來了,也不必矯情。
  “玉嬌,可以了。你說。”電話是熊玉嬌打來的。她今晚在京城。
  熊玉嬌在匯海大酒店的套房中給陸景打電話,此刻是夜晚9點,星光落在她清麗的容顏上。“陸景,我聽季婉彤說你讓我明天和余樂談工作。”
  季婉彤雖說是陸景身邊的助理,位高權重,但私下里要喊她“熊姨”。她自然是自呼其名。
  陸景道:“是啊。”
  熊玉嬌嬌聲道:“陸景。可是我想和你談呢…”語氣帶著一點撒嬌。
  陸景笑著打趣道:“玉嬌,和我談戀愛可以考慮,談工作就算了。”
  熊玉嬌粉膩的臉蛋上浮起嬌紅。她到京城來匯報工作確實有一點想見陸景。這會兒。給陸景這句話說的心里仿佛有電流流過似得,酥麻無比。
  嬌柔的坐在窗口的沙發上。左手捂著滾燙的臉,輕柔的嬌嗔道:“陸景…。我回頭會和關寧、雨綺說呢。”
  陸景哈哈一笑,玉嬌的威脅沒有半點威懾力,笑道:“好了。玉嬌,迪拜LE公司的事情,我是信任你的。多了2.1億美元沒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這筆資金比遠大集團原來的資產都多呢。我怕我處理不好。”
  “玉嬌,你要鍛煉啊。多嘗試一下失敗了也沒什么。遠大集團以后的資產不到10億美元俱樂部,你可就不能算我的學生啊。”
  熊玉嬌清媚的“啊”了一聲,嬌俏的吐吐香舌,嬌柔婉轉的道:“我盡力呢。”
  陸景笑笑。玉嬌就是這樣的性子。她的性格其實不適合做集團的領導人。只是,她兒子蘇耀才6歲,她至少還要硬撐16年。
  “玉嬌,小季沒有告訴你我明天中午請你吃飯?”
  熊玉嬌答道:“告訴我了啊。只是,我想…”話沒說完,立即收住。
  她今天晚上和好友沙巧一起聽季婉彤說陸景和風在水較量的精彩故事。喝了不少酒。差點就把心里真實的想法給說出來了。
  陸景知道熊玉嬌要說什么,揉揉眉心,不想她難堪,接著話頭笑說道:“只是還是想匯報工作啊。”
  都是成-年人,相互有好感很正常。玉嬌是一個很漂亮很有韻味的女人。但是有好感不代表著要怎么樣。這是男人成長、成熟的表現。關系挑破了,反而會不好處理彼此的關系。
  如果由好感就代表著要上-床,那只是18歲的男生,性-沖-動下的想象產物。
  “是啊,是啊。”熊玉嬌連聲說道。掛了電話,輕輕的拍拍胸口。好險呢。
  …
  …
  陸景剛才在大客廳中和白唯說話時,給陸景婉拒的高麗瑩并沒有過來。只是遠遠的看著他。
  等陸景去了白唯臥室打電話,高麗瑩斜倚在沙發扶手上,詫異的眨眨眼睛,笑著道:“白姐,你好大膽哦,你不怕他在你臥室里做點別的事情嗎?”
  比如:搜索白姐的**、絲襪。或者安裝攝像頭之類的。
  白唯笑著捏捏高麗瑩的臉蛋,“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心里黑暗啊。麗瑩。我記得你只是在機場負責蓋章吧?”
  高麗瑩給捏的嗷嗷叫著,將白唯的手打開。報復的握著她的酥胸搖了搖,抗議道:“白姐,我怎么說都是警察啊。內網里面各種奇葩的案例多著呢。”
  白唯禁不住笑起來,說:“你今天狂換衣服,陸景的反應怎么樣?吸引到他沒有?”
  高麗瑩沮喪的摸著自己的臉,說:“別提了。白姐,我是不是很丑啊?”
  給陸景拒絕她的情意,她有點郁悶。
  雖然她心里是一種很復雜的心態:有感激陸景整倒風在水,有好感。有仰慕,但是她的情意是真的。如果陸景愿意接受她,即便是今晚就想要脫掉她的裙子、絲襪,她不會拒絕。
  她一向愛得很勇敢,就像18歲的女孩那樣。愛一個人,就給他全部。縱然曾經給傷的很深,但她愿意相信所愛的人給予她的承諾。
  白唯笑著搖頭,“那是因為你不了解他。”高婉薇看的出來的事情,白唯自然也看的出來。“他哪兒可沒有一見鐘情的事發生。麗瑩,你希望不大哦。”
  高麗瑩氣的掐白唯,“白姐,那你的希望很大咯。”
  兩人笑鬧著。高麗瑩翻身從沙發扶手上仰面倒在白唯的腿上,呼呼喘著氣。
  這時,客廳中突然傳來一聲略有些干澀的聲音。“你們在干什么?”
  …
  …
  陸景和熊玉嬌打完電話,從白唯的臥室出來。轉入大客廳時,正好看到高麗瑩仰頭到在白唯的腿上。兩個美女的打鬧不至于讓他聲音干澀。
  問題是:高麗瑩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雙腿還翹在沙發扶手上。高腰的藍底花紋中裙下的風光從陸景的角度看去一覽無余。黑色絲襪美腿的根部是一條細薄的白色丁-字褲。菱形的布片堪堪遮住她神秘地帶的風光。
  陸景頓時感覺嗓子有點干。
  白唯對陸景的反應莫名其妙,笑道:“我們鬧著玩的,哦…”她看到陸景的眼睛看的位置不對。高麗瑩也看到了。
  “啊…”高麗瑩尖叫一聲,嬌羞而惶然的翻身要起來。平衡沒掌握好。一下從沙發上翻滾落在地上。摔得“唉喲”的叫喚起來。屁-股給摔疼了。狼狽不堪。
  白唯連忙去扶好友起來。
  陸景禁不住笑著搖頭,高麗瑩的反應太大了,其實把腿并起來,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當然,他今天的便宜占的有點大。
  高麗瑩沒好氣的瞪陸景一眼,小手扶著屁-股蛋,想揉兩下又不好當著陸景的面揉。那不跟誘-惑他沒兩樣呢。
  高麗瑩可愛的小模樣讓陸景心情很不錯,笑著告辭道:“白唯,麗瑩,謝謝你們今晚的款待,我得走了。”
  白唯扶著高麗瑩坐在沙發上,追著陸景出門:“哦,陸景,我送你下去。”
  …
  ….
  走進電梯,按下1樓,電梯緩緩的下降。白唯輕輕的呀了一聲。
  “怎么了?”
  “我忘了換衣服。”白唯捂著粉色的T恤衫領口道。她的T恤有些寬松,是居家的裝扮。只要陸景愿意,他可以從領口看到她胸前白膩的峰巒。
  給陸景看倒沒什么。給其他人看她可就虧大了。
  “那先出去吧。”陸景笑笑,按了電梯22樓。停下來后,和白唯出來,再坐電梯重新回到24樓,“白唯,你不用送了,我自己下去。”
  電梯口,白唯點點頭,輕笑著道:“就在電梯口這兒陪我聊幾句怎樣?麗瑩不會出來。”她剛才和陸景還沒聊完呢,陸景就去接了電話。
  陸景也微笑起來,“行啊。”
  把女孩子的裙子掀起來或者很蹲下來偷窺女生的**都是需要聲討的。
  但是高麗瑩自己走光,他看上幾眼可是不會有愧疚情緒的。當然,當著面,相互間還是會很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