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4 尾聲(完)

白唯的廚藝確實如同高麗瑩所說的,很不賴。幾道小菜炒的頗有大廚風味。
  韭黃炒蛋、清蒸鱸魚、火腿冬瓜湯、腰果蝦仁、茄子豆角、醬汁牛肉。每一道菜都是可口至極。色香味俱全。
  三人開了一瓶白云酒業產的碧玉香果酒,淺酌慢飲,邊吃邊聊。白唯知道陸景不喝酒,特意給他榨了蘋果、紅棗汁。
  令陸景有些瞠目結舌的時高麗瑩居然在吃飯時又去換了一套衣服。這一次是可愛風格的:
  水藍色波點短袖襯衫,白色的a字裙。發型挽成馬尾辮。配合著她精致的小圓臉。清秀嫻雅。陸景估摸著她18歲時真的能讓男人為她瘋狂。
  白唯禁不住掩嘴輕笑,麗瑩這是想要吸引陸景的注意啊。怎么和孔雀開屏似的?笑著舉起酒杯,說:“陸景,恭喜你擊敗風在水。為你成為我們的王者干杯。”
  陸景笑笑,喝了果汁,不疾不徐的道:“謝謝。”
  關于王者這個話題,他的耳朵都要聽出繭來。只是啊,他并不看重這個榮譽。他要的王者之位,是景華手機在全球手機市場上的王者之位。
  白唯笑了笑,她看得出陸景對世家子弟圈子中的事情不是很在意,笑說道:“陸景,不僅麗瑩要感謝你,我也要感謝你。如果你失敗了,風在水肯定會將我變成他的情人。
  那樣我的日子就難過了。他在麗瑩的身上表現的太冷酷了。讓我心寒。他在女人和地位、前途面前選擇后者。所以,我會在提供龐濱的資料之后,第一時間尋求你的庇護。”
  在最開始,她對陸景的親近,來自于對風在水的畏懼。
  高麗瑩點頭,喝著湯。附和的說道:“陸景,白姐說的是真的。風在水很貪婪。哦,白姐很漂亮。”
  陸景給高麗瑩說的笑起來。舉杯說:“這一杯為白唯的美麗賀。”
  高麗瑩雀躍的和陸景碰著酒杯。她很喜歡陸景認可她的觀點。即便是看起來像調侃。
  被高麗瑩夸贊,雖然有自我標榜。自我吹捧的嫌疑,但是白唯神色坦然,舉起酒杯向陸景示意,紅唇潤著酒杯,喝著酒,她從來就不否認自己的美麗,當年在京城中一顧傾城的第一美女是她。
  她剛才在吃飯前換下了做飯時的衣衫,換了一件粉色的寬松t恤。紫色的長裙,頭發隨意的挽起,很居家的打扮,嫵媚的美婦,氣質宛若熟透的果子。俏麗的笑著道:“
  陸景,風在水18日那天晚上大鬧黎傾城的生日宴會時,一路打進來,我很擔心你不是他的對手,幸好煙處長拿槍將風在水逼退。”
  陸景笑笑,很自然的承認道:“我確實不是風在水的對手。他的身手很好。不過。男人的強大,并不在于武力,而是在于頭腦…”
  陸景指了指自己的頭。又指了指心口,笑著道:“還有心胸。強大的男人要能夠保護自己在乎的人、東西,撐起一片天空。從這個角度來說,風在水不是我的對手。”
  白唯禁不住噗嗤一笑,嬌媚可人的模樣,評價道:“驕傲的男人。你真是驕傲到骨子里喲。
  陸景,在京城里面,也確實只有你夠資格鄙視風在水的智商啊。你設計他的局一環扣一環,天衣無縫。對人心的把握到極致。
  讓我現在想起京城中眾人對你的評價:詭譎難測、心機深沉。
  風在水估計直到最近才品味過來。”
  陸景哈哈一笑,說:“怎么是負面評價。就沒有正面評價的嗎?”
  白唯笑吟吟的道:“夸你的人還少嗎?我要給你留下個深刻的印象,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啊。”
  陸景笑著搖頭。吃著精美的菜肴,說:“這么說,你有事情要求我?”陸景的思維一貫相當敏捷。
  白唯給他確實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這種印象不是高麗瑩那種換衣狂人的印象。而是,這是一個人生閱歷、思想成熟的少婦。
  白唯吮著筷子點頭,嫵媚的笑道:“我有一個表兄的女兒很聰明,學習成績很好,在華大讀電子工程系。我想推薦她大學畢業之后進入景華通信工作。”
  她的表侄女叫江嫵。
  陸景就笑,“華大電子工程系,只要大學沒玩,本科畢業進景華通信問題不大。我的軟件總監就是華大畢業的。他很偏愛華大的畢業生。”
  白唯笑著舉杯,道:“謝謝。陸景,我當你答應了。”
  陸景笑著點頭。白唯在他這兒,這點面子還是有的。又是一輪觥籌交錯。此時,明月東升嗎,兩個漂亮的女人臉頰微紅,嫵媚動人,軟語嬌笑。
  說笑著,高麗瑩想起一件事來,微醉的問道:“陸景,煙處長那天槍怎么帶在身上的?我記得她穿的是裙子啊。”
  陸景給兩人解惑,微笑道:“手槍是藏放在大廳中的,詩凝只是去取出來…”
  …
  …
  吃過晚飯,陸景在客廳中喝茶,準備略坐一會兒消食就告辭離開。白唯去廚房洗碗,收拾。而高麗瑩…
  她又去房間里換衣服去了。陸景對此實在無語。但也隱約猜到:高麗瑩是在向他展示她的美麗。
  這一次,高麗瑩的風格換成靚麗、時尚。上身是白色的襯衣,酥胸挺翹、曲線玲瓏。高腰的藍底花紋中裙,時尚的都市女郎,秀發分落在肩膀兩側。纖腰盈盈,可堪一握。
  修長的雙腿上裹著黑色的絲襪。散發著難言的魅-惑。高麗瑩身高,穿著白色的高跟鞋。一雙絲襪美腿相當漂亮、惹眼。
  高麗瑩清美的笑一笑,邀請陸景到陽臺處賞月,趴在欄桿上,渾圓的翹臀微微撅起,小巧而圓潤。黑色的絲襪美腿踩著白色的高跟鞋筆直如柱。
  陸景走在她身后看過正著。特別是他知道,高麗瑩是打扮給他看的。心中禁不住有些遐思。盯著她俏麗的圓臀看了幾秒。
  高麗瑩偏頭看著陸景,道:“陸景,是不是覺得我像個小女孩?我18歲的時候懷孕。整個人生都變得灰暗。所以我很感激你將風在水整的翻不了身。現在,我想將失去的歲月補回來。”
  陸景憑欄而立。看著天空中的明月,微笑道:“理解。”
  高麗瑩秀雅的展顏而笑,注目著陸景的側臉,輕柔的問道:“陸景,我這身衣服漂亮嗎?”
  看著高麗瑩精致秀雅的容顏,清澈明亮的眼眸中滿滿的期待,陸景心里有些觸動。
  確實,當一個漂亮的女人因為你的夸贊而高興。因為你的不悅而傷心時:不管她的情感是否是暫時的,是否是真心實意的,在那一刻,那是一種很美妙的體驗。
  陸景笑著點點頭,“嗯。很漂亮。”
  高麗瑩看了陸景幾秒,見他不是敷衍,噗的一聲嬌笑,歡快的道:“陸景,你女人那么多,你喜歡什么樣類型的女人?”
  陸景笑著搖搖頭。這幾乎是明目張膽的暗示了。如果他愿意,估計今晚就可以和高麗瑩春風一度。后面,估計幾度都有可能。
  但是。他沒有自大到以為高麗瑩會一直跟著他。高麗瑩應該是出于一種感謝他將風在水“擊敗”的復雜心態。
  陸景婉拒道:“今晚的月色很不錯。我該走了。還有點事情要辦。”這種一夜激情不是他喜歡的。
  他從來就不拒絕欣賞女人的美麗,甚至用眼睛吃豆腐時絕不會客氣。但是,他在男女情事并不會很隨便。畢竟,情-欲交融才是最佳的享受。
  而且,他希望和他發生關系的女人能陪著他一直走下去,而不是在未來某一個時刻離開。
  如果是那樣,他寧愿在一開始就不要開始。他的自制力不強,但也沒有弱到遇到漂亮女人的誘-惑就走不動路的地步。
  高麗瑩輕輕的咬著嘴唇,看著陸景走進客廳中.她知道。陸景其實還走不了。因為,白姐還要和他談事情。
  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覺。竟然被陸景拒絕了。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高麗瑩心情復雜的走進客廳中。她要繼續追下去嗎?
  …
  …
  陽臺和小客廳相連。陸景到客廳中時,白唯已經清完餐后的餐具。洗過手泡了一杯清茶在大客廳中的沙發處安坐,笑著道:“和麗瑩聊完了嗎?”
  陸景笑著點頭,“白唯,謝謝你今晚的款待,你的廚藝很不錯。”
  見陸景準備告辭,白唯站起來,道:“陸景,我還有點事情和你說。現在風白露離開京城,我和黎傾城、蘇琳的關系如何處理呢?”
  這個問題王燦問過,陸景笑道:“順其自然吧。”
  白唯禁不住苦笑,說道:“那最后發生劇烈的沖突時,你會支持誰呢?我們三個可都是依靠你的支持才得以脫穎而出啊。你都不知道剩下的那一個名媛位置京城中有多少人在盯著。”
  陸景微微沉思。這正是他躊躇的地方。人心是最難把握的東西。琢磨了一會,陸景開誠布公的道:“白唯,我沒打算讓世家子弟的圈子中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這個圈子中的利益對我而言,意義不大。
  因此,不管你們三個,斗爭到什么程度,或者誰最后獲勝,對我而言都沒有影響。
  說一句殘酷的話:肉爛在鍋里。誰獲勝,我就支持誰。或者,我重新再扶持一位也不是難事。所以,我說順其自然。
  當然,從我個人的情感上來說,我希望你們能將斗爭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畢竟,我對你們三個還是很認可的。誰最終黯然離場,都很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