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3 尾聲(二)

東京。
  亞太財團的新總部天驕大廈中,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樹再一次坐到一起。
  竹下修一的會長辦公室寬敞明凈,墻壁上掛著一幅漢字書法作品。
  “唉…”竹下修一輕輕的嘆了口氣,辦公室中的氛圍有些凝重。
  風在水和陸景較量失利的消息已經傳到日本。
  這意味著亞太財團想要利用歐盟制裁中國光伏企業之機打擊和華的計劃要落空。
  >
  吉永宏樹心里有點不好受,憤憤的道:“豎子不足與謀。”
  竹下修一沉默的喝著茶,盤算著計劃的得失和需要修改的地方。
  吉永宏樹問道:“竹下君,還要在8月份繼續對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動手嗎?”
  竹下修一道:“當然。只是我們的戰果會小一些而已。無法損傷到陸景的核心利益。但是,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從碧湖集團手中拿走的太陽能產業要拿回來。”
  吉永宏樹點了點頭,建議道:“竹下君,s7的熱銷,極大的損害了三井系的電子企業,要不要和他們談談,或許能有所裨益。”
  竹下修一謹慎的道:“試試看吧。”
  s7在日本的銷售是通過亞太財團與和華合資的tu。雖然tu百分之六十的股權歸亞太財團,但是控制權還在和華手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亞太財團也損害了三井財團的利益。但是,如果三井能開出足夠的條件,他未必不能放棄與和華的合作。
  周日晚。風天澤到三叔的家中吃飯。他最近有些受三叔的看重。
  確實,白露南下云春。退出京城。而風在水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經營的人脈給陸景清掃一空。就只剩下風天澤還能拿出手了。
  吃過飯,風道阻送風天澤到家門口。“澤哥,我送到這兒了。”算起來,風天澤雖說和風道阻平輩,但是年紀要比風道阻大。
  風天澤很享受這聲“澤哥”,看著風道阻還有些清於的臉頰,關心的問道:“道阻,你和陸景打一架,贏了還是輸了?”
  “輸了。我下次一定會贏。”風道阻黝黑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紅色,很羞愧。他整天打熬身-體的人居然打不過整天泡在女人堆里的陸景,實在丟人。
  風天澤哈哈一笑,說:“好樣的。道阻,有時間給我打電話,我們去漢宮廷消遣一下。”告辭離開。
  心里卻是有點犯嘀咕:靠,陸景什么身份,你還想著找他打架?給你一個機會已經很給面子了。真當你大舅子的身份很好使啊。
  風道阻和風在水相比還是差了些火候。水平差了些。
  他倒是有點不明白三叔怎么會同意陸景的建議?
  風家三代扛旗人物變更的事情,風家私下里有傳言。好像是陸景和風泰做了交換。得益最大的是風泰的兒子風道阻,損失最大的是陸景的大敵風在水。
  婉儀去了黃海。
  星際爭霸國家隊進行為期三天的一期集訓。備戰六月份去韓國的邀請賽。婉儀作為國家隊領隊全程參與集訓。
  陸景周日在景華大廈的辦公室中處理了下前段時間堆積的事務。下午五點鐘和今天在隔壁值班的季婉彤打了個招呼,就準備打算下班了。
  在辦公桌后聚精會神看著蘋果電腦屏幕的季婉彤“啊”了一聲,連忙站起來,說:“陸哥。熊總明天要來向你匯報迪拜le公司的事宜呢。”
  陸景笑著道:“嗯,明天讓余樂和玉嬌談吧。中午,我請她吃飯。”熊玉嬌算是他的學生。他對熊玉嬌還是很信任的。工作上的事情和余樂談就可以。
  估計是因為賬面上突然多從風在水、龐濱那里搞來的2.1億美元,熊玉嬌感覺壓力驟大。跑道京城來回報工作。
  季婉彤整個精致柔美的臉蛋上蕩漾起微笑的漣漪,秀麗的杏眼明媚無比:“好啊。我明天給墨姐匯報。哦。陸哥,熊總、沙姨晚上請我吃飯。”
  季婉彤嘴里的沙姨便是熊玉嬌的好友沙巧。是她和熊玉嬌聯合推薦季婉彤給宋雨綺。
  陸景被季婉彤此刻秀麗動人的少女風情弄得恍惚了幾秒,笑著點點頭,打趣道:“小季,你可別泄露我們和華的機密咯。特別是我的秘密。”
  季婉彤嬌羞的分辨道:“陸哥,我不會的。我知道那些可以說,那些不能說。”
  陸景禁不住微微一笑,這么些天下來,她已經逐步的適應在他身邊的工作,“嗯,小季,我先下班了。”
  季婉彤情不自禁的走了兩步,目送陸景走出景華大廈的頂層。她腦子還想著陸景那天在匯海大酒店外驅散那些混混們的英姿。
  那時,陸景把領頭的洛老大叫過來,淡淡的說了句:散了吧。然后500多人圍著匯海大酒店的保安、建筑工就散了。
  陸哥真的很厲害。
  陸景從景華大廈出來后,坐車前往西單。他答應去白唯家中吃頓飯。高麗瑩想要請他吃飯。
  吃過這頓飯,風在水的事情基本上是完結了。他下周就會帶著助理去香港處理和華的事務。
  陸景銀色的座駕t9電動跑車在西單的街道上緩緩的行駛著。流行型極佳、外形酷炫的電動汽車頗為吸引路人的眼球。
  不少人認出來,這是在國內售價80萬的電動跑車。紛紛羨慕議論著。不少人舉起手機拍照。在2006年,拍照功能是手機的必備功能。
  陸景在車內微微一笑。倒不是得意。80萬的跑車在京城引起路人的圍觀和議論就有高人一等的想法有點搞笑。皇城腳下,什么價格的跑車沒有?
  陸景笑是對安溪工作的贊許。
  安溪在4月3日入職昆云汽車,擔任ceo。各項宣傳計劃隨即啟動。能在兩周之內,讓京城的市民們得知電動汽車的不俗之處。這便是能力啊!
  白唯住在東環街區b棟24層的2404公寓。t9中有導航。陸景的車子緩緩的停在b棟樓前。高麗瑩已然等在樓下,見陸景下車,笑著迎著陸景上樓。
  高麗瑩身材消瘦,穿著一襲白裙。上身有著精美的金色刺繡。拉直的長發披肩,兩枚長耳墜微微搖晃。很有幾分女神風采。
  陸景都看的有點發愣,倒不是高麗瑩有傾城傾國之色。而是高麗瑩的性子有點虎。她在京城機場出入境邊防檢查站中工作。屬于警察系列。
  她突然來個女神裝扮讓人有點不適應。
  “陸景,白姐已經在準備飯菜了。一會就可以開飯。”高麗瑩打開2404公寓的門,推開門,貼在門上,笑吟吟的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她有著一張精致小巧的圓臉,有點像洋娃娃。非常的討喜。這是她的標志。
  三十一歲的女人,僅憑這張臉便驟然減齡四五歲。也難怪當年她18歲時能和風頭一時無二的風在水在一起。
  陸景微笑道:“哦,謝謝。”又禮貌的稱贊道:“高麗瑩,你今晚的裙子很漂亮。”
  這一段路走來,高麗瑩已經不止一次的手提著裙子旋身。顯然很期待他的贊美。
  別人請他吃飯,他當然不會很吊的樣子,或者很傲慢。贊美他人會讓生活中多一些融洽。這是人情禮節。
  “陸景,謝謝。”高麗瑩一雙美眸笑得如同月牙,“你可以叫我麗瑩啊。白姐她們都這么叫我。或者叫我小瑩也行。”
  陸景笑著點頭。心里吐遭:大姐,你比我還大兩歲吧。他能感覺到高麗瑩對他的好感似乎已經爆表了。對他異常的親近。
  大概,風在水被他整的越慘,高麗瑩會對他越好。這幾乎是和英雄救美一個道理。只不過是跨越n年,遲來的“正義”。嗯,對高麗瑩而言。
  陸景換了拖鞋,進入到客廳中,打量著白唯的家。這是一間三室兩廳的公寓,約有400平米。布置的很雅致,明快、時尚。主格調是溫馨的卡其色。
  繁華的西單商圈車水馬龍。喧鬧的氣息隱隱傳來。
  廚房中煎炸的聲音和鍋鏟的翻炒聲交匯,叮叮當當,很悅耳的聲音。陸景在廚房門口看著白唯圍著花色的圍裙做飯。
  白唯穿著居家的寬松粉色衣衫,笑著攏了攏耳邊的秀發,對陸景揮揮手。算是打招呼。油煙機開著,還有玻璃門的阻隔,說話根本聽不著。
  陸景笑著點頭。身后傳來高麗瑩的聲音,“陸景,先在小客廳這里坐一會吧,白姐馬上就好。看看西單這里的風景,我陪你說話。”
  “行啊。”陸景回頭,一陣無語。高麗瑩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換了一套衣服。
  一套工作制服。白色的立領襯衣,黑色的西褲,很好的勾勒著她秀腿筆直的線條和比例。讓人很想命令她轉過身去,好好欣賞下她的誘-人背臀曲線。
  陸景揉揉眉心。在小客廳處和高麗瑩隨意的聊著她的工作、生活。她的工作很輕松。有時候去,有時候不去都可以。高麗瑩好奇的道:“陸景,龐濱的結果會怎么樣?”
  陸景笑著反問:“你說涉嫌謀殺,結局會怎么樣?二十年少不了的。”
  高麗瑩展顏嬌笑,姿容秀雅,點頭道:“那時呢。”有點揚眉吐氣的感覺。
  二十分鐘后,白唯過來喊道:“陸景,麗瑩,來吃晚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