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2 尾聲(一)

大唐雨景3樓的3002號包廂是一間中式風格的包廂。裝飾是雕花木欄。山水墨畫、屏風、竹椅、朱紅色的茶幾。清雅的韻味十足。
  然而,秦緯卻沒有心情來欣賞這些,焦慮的來回踱步。
  門口站著的助理勸道:“秦總,你休息會吧。你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大唐雨景全年24小時營業。秦總一大早就來了大唐雨景找韓鴻信。只是,被韓鴻信的跟班告知要等等:韓少,還沒起床呢。
  秦緯不耐煩的擺擺手,“小羅,你再去看看。”他昨天晚飯時接到韓鴻信的電話:陸景過問“卡時”運動品牌代理的事情。
  他連夜和那位全球總代理斯嘉麗女士將合同簽訂好。將事情辦妥后,他來找韓鴻信探探口風。
  風在水已經倒下。而那天韓鴻信的提醒讓他提心吊膽:陸景要是做點手腳,華橙基金在資產投資上很容易出現大幅虧損。
  假設出現這樣的情況,投資華橙基金的權貴們會活撕了他。
  陸景處理完紛雜的事務后,將目光投向到他。他現在迫切的想知道陸景對他的態度,以及怎么彌補。他之前可是對陸景陽奉陰違。
  助理應了一聲,轉身出了包廂。
  7…
  大唐雨景主樓7樓馬晴的房間中,韓鴻信擁著馬晴高臥到上午9點多才起床。
  他和馬晴的婚事已經征得雙方家長的同意。定在今年的9月3日。現在有機會自然黏在一起。
  錦被中,馬晴慵懶的躺著,雪白的手臂擱在錦被外。見韓鴻信起床。瞇著眼睛問道:“鴻信,這么早就起來?”
  她這個總經理的作息時間是晚上12點之后睡覺。早上10點起來是正常時間。大唐雨景在上午向來是沒什么事。
  韓鴻信一邊套著t恤,俯身低頭在馬晴的嘴唇上吻了一口。笑著道:“大頭發來消息:秦緯來找我,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嘿,他昨天晚上估計擔驚受怕了一晚上。”
  馬晴譏笑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典型的犯賤。”
  陸景擊敗風在水之后,興許后續的事宜沒什么興趣。但是他手下還有一幫子人呢!聽說昨天風在水開車被京城的交警連續查了五回。八成是羅華做的好事。
  韓鴻信笑著搖搖頭,“這也不怪秦緯,他和風在水的關系一向不錯。當時,誰能料到陸景會獲勝呢?”
  除了陸景的“本部人馬”,幾乎沒有人和陸景站在一邊。
  和未婚妻說笑了一會。洗漱后,韓鴻信到3002號包廂見秦緯。
  …
  急的像熱鍋上螞蟻的秦緯見韓鴻信終于到來,上前兩步和韓鴻信握手,“韓少,你來了。”
  韓鴻信呵呵一笑,招呼著秦緯一起落座,“秦總,不好意思,睡得有點遲了。我早飯還沒吃。秦總,一起吃點?”說著,讓跟班大頭安排上早茶。
  “理解,理解。”秦緯有求于韓鴻信。自然不會拒絕和他一起吃早飯的提議。
  大唐雨景的早餐很平常:油條、雞蛋、豆漿、包子。但是選料、做工異常的精細。
  用來炸油條的油只使用一次,不會重復使用,避免致癌物。雞蛋是農家土雞蛋。不是飼料喂養的雞蛋。個小營養足。豆漿的原料全部采用非轉基因的大豆。各種餡的包子在面粉中不添加任何的添加劑。綠色食品。老法發酵。
  喝著豆漿,秦緯拿出一個紅包。“韓少,恭喜你和馬總喜結連理啊。這是我的禮金。請你收下。”里面是一張50萬的支票。
  韓鴻信推辭了一番。笑著收下來,說:“秦總,我估計景少是一時興起關注到‘卡時’的合同。戴安娜最近在京城。據說卡時總代理斯嘉麗是戴安娜的好友。”
  秦緯大大的松了口氣,拱手道:“多謝韓老弟解惑啊。”憂愁的喝了口豆漿,說:“韓老弟,我這個情況,還要請你指一條明路啊!拜托了,拜托。”
  他對陸景陽奉陰違,要是被清算,麻煩就大了。
  韓鴻信就笑,“秦總,不是我不說,而是我也不知道辦法。這件事,你和秦大少、高暢聊聊或許更有收獲。”
  秦緯微怔,隨即拍著額頭笑道:“看我…”
  秦成文和高暢和他都是一類人。他確實得問問。
  …
  離開大唐雨景之后,秦緯琢磨了下,給秦成文打了個電話。他和秦成文都是秦家的人。
  得知秦成文準備花費5000萬美元給大唐雨景收羅藝術品、書籍、美酒、古玩、瓷器。秦緯直接打了退堂鼓。這不是他的地位和財力能做的事情。
  想了想,還是決定去見見高暢。
  高暢的燕苑斗狗場在京城市郊遠近聞名。而且,燕苑的房地產投資中有華橙基金的投資。
  1個半小時后,遮掩在青山綠水之間的一棟棟精美的別墅依稀可見。秦緯早給高暢打過電話。門衛徑直放行。秦緯的專車凱迪拉克駛入環境雅致、幽靜的燕苑別墅區中。
  高暢帶著幾名跟班等在1號別墅外,將秦緯迎進了別墅二樓窗明幾亮的小客廳中。窗外,林鳥鳴啼,十分悅耳。
  秦緯笑道:“你小子,躲在這里享受啊。”
  高暢笑呵呵的道:“秦總,你要有興趣,我送一套別墅給你。”
  秦緯搖搖頭,“算了,我對狗過敏。一聽到狗叫就不舒服。我這次來,是來問問你怎么讓陸景原諒你的。我現在面臨著同樣的困擾。”
  他五十多歲的人,沒有興趣陪高暢這個二十多歲的小屁孩閑聊。話題不在一個頻道上。就京城中的地位而言,高暢這個京城四少不如他。當即。開門見山。
  高暢笑笑。這時,一名高挑漂亮的女孩送了清茶進來。穿著白色的襯衣。酥胸渾圓,腿的曲線極為漂亮。清秀的美人。帶一點稚氣未脫的學生氣息。
  高暢喊住了她。介紹道:“秦總,這是我的未婚妻湯野,對外經貿大學的學生。小野,這是秦總,燕苑的大股東。”
  小野很乖巧的和秦緯打了個招呼,然后溫柔的看了高暢一眼離開。在她眼中,高暢是個好人。在周小齊、龐濱相繼出事后,是他盡心的照顧她。
  現在更是愿意娶她為妻,照顧她一輩子。她心甘情愿的嫁給他。
  秦緯很有些無語。高暢這個法子他學不來啊,苦笑著問道:“周小齊的女友?”有些事情,京城中早就傳遍了。
  高暢點點頭,笑著道:“小野是一個很溫柔的女孩。”
  秦緯他難得去管高暢這話的真假。人生本就是一場戲,關鍵是看你演的好不好。只要讓自己舒服就行,真相其實不重要。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起身道:“行,我走了。”
  離開燕苑后,秦緯翻著手機里的通信錄。看到高俊耀的號碼,眼睛慢慢的變得興奮起來。
  …
  美國,紐約。
  戴安娜官復原職的消息在紐約這座大都市中沒有引起絲毫的波瀾。迪拜即便是中東的經濟中心,但是阿拉伯世界早在阿拉伯春之后變成了美國的附庸。
  對戴安娜敢興趣的是鉆石聯盟的成員:雷納德-洛克菲勒。戴比爾斯的羅德斯、力拓(riotinto)、必和必拓(bhpbilliton)、卡地亞等人。
  夜晚,參加完一個聚會后,雷納德-洛克菲勒微醉的返回在曼哈頓的高檔公寓中。躺在浴缸中撥了戴安娜的電話,“戴安娜。恭喜你啊。”
  “哦,謝謝。”電話里。戴安娜的聲音微微有些喘息,嬌滴滴的。這很容易讓人產生某些聯想。
  雷納德-洛克菲勒小腹處頓時有點沖動,聲音沙啞的低聲道:“寶貝兒,你在干什么?有興趣來一次telephone-sex嗎?”
  戴安娜咯咯嬌笑,“雷納德,我沒有興趣啊。因為,我正在誘-惑一位帥哥,想要他給我破-處。我現在有點忙哦。拜拜。”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滴滴聲音,雷納德憤憤的罵了一句:“我草。”他有點受不了,想要流鼻血了,同時心里異常的不爽。
  …
  京城五環最富盛名的別墅小鎮,丹楓云圖,101號別墅二樓小客廳中。
  下午的陽光落在明亮奢華的客廳中。陸景喝著可口的茶水,輕輕的笑著搖頭。
  戴安娜今天晚上的飛機回迪拜。他應邀過來略坐片刻,算是給她送行。
  戴安娜在捉弄雷納德-洛克菲勒。她剛才接電話是免提。陸景和一旁的斯嘉麗,以及在她身邊的兩名侍女艾麗莎、賽琳都聽得一清二楚。
  戴安娜的話只說正確了一半。
  陸景剛欣賞過戴安娜跳的阿拉伯舞蹈。雷納德的電話便打過來。此時,她恰好正在休息,喝茶水,和陸景說話。所以,她接電話時氣喘噓噓。
  但是,后面那些話是戴安娜自己加的,陸景并沒有興趣和她啪啪啪。雖然,戴安娜剛才的舞蹈確實很魅-惑。
  戴安娜跳的是那天她帶來的只在阿聯酋國宴上表演節目的歌舞團隊跳的舞蹈。很性感、魅惑。艾麗莎、賽琳給她伴舞。有著極強的阿拉伯風韻。
  薄薄的白色輕紗遮掩著戴安娜姣好的身姿。通體雪白。更增添了只穿著黑色蕾絲乳罩、三角的戴安娜的艷麗之色。
  當然,估計紐約的雷納德已經受不了。據說,雷納德對戴安娜的處子之身很有想法。
  戴安娜的私生活很混亂,但是對那里很看重。因為,她要嫁到約旦的王室。到到時候體檢不過關就麻煩了。
  然而,拿著對方珍視的東西一向很有成就感不是?
  戴安娜對雷納德評價不高。雷納德這個人,有想法沒有魄力,他想要成事很難。這會兒,見陸景搖頭,笑著道:“
  陸景,這可不怪我哦,是雷納德先扯到那事上頭去的。呵呵。你大概不知道,杰西卡-富林明是他心中最想要的女人。我只排在第二順位。”
  陸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心里略微沉吟幾秒,不動聲色的笑了笑。
  說笑了一會,斯嘉麗為表達對陸景幫她解決卡時品牌代理的感激,脫了高跟鞋,光著雪白的小腳,在地板上即興的跳了一套巴西的熱舞。巴西不僅是足球的國度,同樣舞蹈的國度。她的舞姿火辣無比、狂放妍麗。
  陸景微笑著鼓掌。確實是賞心悅目的舞蹈、美女。等戴安娜三人去換過衣服出來后,陸景拿起茶杯,和熙的笑道:“好了。以茶代酒,祝你們一路順風。”
  ps:上午擼一發。求訂閱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