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70 巔峰時刻之二

酒宴在下午三點鐘才結束。大部分世家子弟都紛紛散去。大家的休閑活動一般都安排在晚上。
  齊賓鴻開著他的白色寶馬跑車送黎傾城、高婉薇離開大唐雨景。
  紫竹大道上車流如梭。京城的繁華可見一般。春天午后的陽光落在高樓的玻璃上泛著柔和的藍光。
  黎傾城把玩著她的手指,嘆口氣道:“薇薇姐,我虧死了。早知道景哥這么厲害,我那天晚上就該讓他為我加冕后冠的。”
  她自己加冕后冠向眾人宣示了她冷傲的性格,但如果是陸景給她加冕的話…,總之,她虧大了。
  高婉薇笑著順著她的話說道:“那等白露一離開京城,你就是京城中名正言順的第一美女了。”
  現在在共同的敵人風白露離開京城后,黎傾城、白唯、蘇琳面臨如何處理相互關系的問題。而陸景還沒有明確的表態。
  黎傾城咯咯嬌笑,“那當然啊。”又在高婉薇耳邊道:“薇薇姐,我剛才在酒會上發現你偷看景哥哦。你是不是要愛上他了?”
  高婉薇微微偏頭,笑著反擊道:“如果你沒看他的話,肯定不會發現我也在看他。”今天中午的宴會上不知道多少女人在看陸景,心弦被他撩動。
  黎傾-▼-▼,x.城也不否認,瞇起漂亮的美眸,大膽的道:“景哥要是沒結婚的話,我肯定會主動追求他。”
  高婉薇就笑起來,說:“那我估計你追不上。就我的觀察,陸景看似多情。實際上要走進他心里很難。一見鐘情的事情在他那兒基本不會發生。”
  開著車的齊賓鴻郁悶的輕拍著方向盤說道:“我說你們倆是不是要考慮下我的感受。一位大帥哥開車送你們回家,你們居然在討論別的男人。這讓我有種淡淡的憂傷啊。”
  高婉薇和黎傾城都掩嘴嬌笑。
  正好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等著紅綠燈,齊賓鴻回過頭。還沒說話。眼神不自覺的就從黎傾城那一雙美到極致的黑絲雙腿上劃過。來京城之后,黎傾城宛若揭開面紗的珍珠,散發出奪目的光彩。他想他可能愛上這個女孩了。
  黎傾城嬌嗔的瞪齊賓鴻一眼,道:“齊少,我們倆這么熟,你都好意思對我下手?我警告你啊,不許色迷迷的看我的腿。”
  齊賓鴻半開玩笑的道:“傾城,我現在是恨我下手太晚。搞得自己一堆強力競爭者。”
  “去死吧你。不許對我有想法。”黎傾城笑罵道。她和齊賓鴻是朋友。不是戀人。她的心思在另外一個男人身上。
  只是,他現在在陪誰呢?
  …
  …
  陸景、李菲菲、明秀、煙詩凝、王燦、夏思雨、唐悅、蘇威、蘇琳、白唯、高麗瑩在殘破的大唐雨景莊園中沿著蜿蜒的人工河閑逛著。
  到處是被破壞的痕跡。仿佛一件精美的藝術品般的瓷器給打破了幾個缺口。那種遺憾感在幾人心里油然而生。
  陸景和王燦眺望著這青山綠水的莊園,落在后面說著話,“王燦,王者俱樂部周末和星空銀河戰隊打贏了嗎?”
  王燦笑道:“哪能輸啊。元旦的時候輸給韓國棒子后,方鋒他們練得很苦。這次六月份得邀請賽應該不會輸得太難看。哎,我們的電子競技行業起步太晚。”
  陸景笑了笑,“加油。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壽命可能沒有幾年了。”一般而言再經典的游戲,游戲壽命很少有能達到十年的。
  在記憶中,o8年之后。星際爭霸這款游戲就沒落了。而魔獸爭霸3在后面都從wcg中剔除。
  王燦點點頭,問道:“陸景,你怎么同意秦成文今天過來?我看秦大少很有想法啊。他今天帶來的那個空姐八成是想送給你的。”
  陸景就笑,“他送給我我也不敢收啊。李新寒前兩天給我說打過電話說秦成文想請我吃頓飯。我那時候沒同意。
  秦成文還算識趣。他準備為他18日的行為付出個幾千萬美元的代價。就這樣吧。
  王燦,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不是好事。以后這個圈子中的事情你看著處理吧。我懶得管了。”
  “靠,說的你好像以前管過似得。”王燦笑說道。
  他明白陸景的意思:在沒有共同利益的基礎下。維護所謂的“第一人”地位得不償失。只看陸景在面對風在水處于弱勢時眾人的反應就知道。
  而且,京城風華。向來是風云變幻。從京城第一美女這個稱號從來沒有人帶上超過五年就知道。
  因此,過好自己的生活。維護好自己的利益就好。其他事情不要管。沒有必要管。
  況且,陸景的能力、所能調用的資源早就超過這個圈子的極限。無需再看重這里的利益。
  陸景給王燦說的笑起來。
  王燦又問道:“白露現在去云春了,白唯、黎傾城、蘇琳三人的關系怎么處理?”
  陸景沉吟了片刻,心中將利害關系大致理了理,道:“順其自然吧。”
  王燦笑道:“靠,你小子這是只管開頭不負責結尾。你也不怕別人說你的四大名媛是爛尾樓工程啊?最后肯定會有矛盾要鬧到我這兒來。到時候再說吧。”
  …
  …
  大唐雨景中,山花爛漫。人工河沿途的風景極佳。風在水的拆遷隊對風景可沒辦法破壞。
  眾人各自閑聊著。眼看著就倒了出口。
  明秀回頭看看正在和王燦說話的陸景,笑著小聲問李菲菲,“菲菲,我看陸景對你還有點想法哦。你什么意思啊?今天這場面,嗨…,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李菲菲清秀的笑一笑。陸景中午的時候向她舉杯讓她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我能有什么想法啊?他結婚了呢。”
  明秀笑而不語。
  陸景和王燦聊完。在出口處送別陪著他在大唐雨景中走走的眾人。勝利了,游覽被砸壞的大唐雨景是一種緬懷的情懷。如果是失敗。那就是屈辱。
  白唯笑著向陸景道別。她今天穿著粉紅色蕾絲小禮服,裸色高跟鞋與手包相呼應,簡單優雅的女人。“陸景,這兩天有時間嗎?我請你到家里吃頓飯。”
  一旁的高麗瑩眼巴巴的看著陸景,唯恐他不答應,急切的說道:“白姐的廚藝很好。”
  陸景就笑,“是高麗瑩要請我吃飯吧?”
  高麗瑩是風在水的前妻,從和她的幾次接觸來看,她對風在水充滿了恨意。這會。想要請他吃飯是人之常情。
  高麗瑩精致美麗的小圓臉上頓時浮起紅霞,期期艾艾的看著陸景,眼中滿是期待。
  眾人都笑起來。
  今天中午那一出震撼的鼓掌場面,只要身處其中的女人基本都會都陸景產生好感。因為,陸景是大家公認的最優秀的男人。
  陸景笑道:“行。看這周之內吧。我都時候給白唯打電話。”
  送別白唯、高麗瑩后,蘇琳邀請陸景到一旁說話。
  這里的出口處是人工河的終點,聽楓閣莊園。與匯海大酒店毗鄰。現在因為要進行修繕,開辟了一條車道進來。
  下午的微風吹拂著蘇琳披肩的秀發。她穿著淡粉色襯衣和白色貼身長褲,看起來清爽怡人。淡淡的香味飄來。美麗、高挑的骨感美人。
  蘇琳看著不遠處的人工河。輕聲道:“陸景,我們的協議算是完成了吧?”
  陸景點點頭,“嗯,完成了。你打算什么時候返回黃海?”
  蘇琳輕輕的嘆了口氣。“我哥希望我在京城中繼續待著。你覺得呢?”她留下來需要陸景的支持才可以,否則就是鏡花水月。
  陸景微笑道:“看你的意思。去留我都歡迎。”
  蘇琳哦了一聲,抿嘴輕笑著道:“陸景。你今天中午的人氣真高。我倒是覺得你要是成為京城第一美男子肯定是沒有爭議。噢,再見。”
  陸景倒是沒想到蘇琳會開一句玩笑。禁不住微怔,隨即笑著搖搖頭。目送蘇琳、蘇威坐車離去。
  蘇琳還是挺活潑的,不是嗎?蘇威還是開法拉利。這讓陸景不禁想起九六年和這對兄妹見面時的情形。
  夏思雨挽著王燦的胳膊,撇撇嘴,“陸景哥,你的女人緣真是好啊。婉儀姐今天要是來了,肯定得氣死。”
  陸景笑著搖頭,“我們也走吧。”說著,看似漫不經心的對李菲菲道:“菲菲,我明天中午在風景擊劍館和風道阻打架,你要不要來?”
  刷刷的目光落到李菲菲身上。李菲菲頓時俏臉緋紅,紅霞遍布。不僅是此刻的窘迫,還因為她在風景擊劍館給陸景強吻的回憶。那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陸景吻技很好,她后面甚至會順從、配合的和陸景接吻。
  “哦”明秀怪叫一聲。
  李菲菲瞪了陸景一眼,嬌羞的落荒而逃。王燦在后面促狹的叫道:“菲菲,我們都沒聽到啊。”夏思雨笑著掐丈夫的腰肉,“還打趣菲菲姐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開車和煙詩凝一起離開。目的地是煙詩凝所居住的峰河小區。18日那晚,煙詩凝不惜為他一怒拔槍對著風在水。現在,她心中最后一塊為昔日感情回憶保留的凈土也向陸景敞開。
  華燈初上時分,陸景擁著煙詩凝在窗口處看著小區中的風景。兩人剛剛在家中吃過晚飯。陸景掌勺。煙詩凝洗碗。
  “你啊,還招惹李菲菲呢,小心她也有個小叔或者哥哥什么的。哦,你大概什么時候去看白露啊?她身邊有保鏢嗎?”煙詩凝仰靠在陸景懷里。
  “我隨口說一句。她不會去的。有。六月份吧。”陸景微笑著吻著煙詩凝的耳垂。詩凝的性子和婉嬌柔,是很好的傾訴對象。他現在還想著上午離去的風白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