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9 別鬧了少年

京城機場,巨大的空客A320騰空而起,漸漸的變小,消失在碧藍的天空中。
  白云悠悠,相思在心。
  機場中,寬敞的跑道邊停著一輛惹眼的黑色的奧迪a8。嶄新澄亮。這是傅捷在京城中的座駕。
  車后排中,陸景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微笑著問道:“傅婕,去參加大唐雨景的開業儀式嗎?”
  “我可不混你們的圈子。”傅捷笑著說道,吩咐司機開車。她穿著一身素雅的藏青琵琶藍精致套裙,肉色的絲襪,帶著小巧的眼鏡,精致靚麗的美婦。
  陸景笑著點頭。
  約有3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志愿者參與此次為期一年的支教活動。
  昨天中午已經道別。白露今天是隨去云春山區支教的團隊一起行動。今天就他和傅捷來機場遠遠的相送。
  奧迪a8駛離機場,前往湖東路紫竹大道的大唐雨景。傅婕想起一件事,說道:“陸景,我聽小靜說,你要和風道阻打一架?”
  陸景靠在車椅背上,平靜的道:“是啊。明天上午在風景擊劍館中。”
  傅婕微微坐直嬌-軀,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關心的道:“風道阻那么壯實,天天訓練、鍛煉,你怎么打得過?”
  陸景身高178m。身姿挺拔、勻稱,很好的身材,但略微偏向消瘦。他哪里會是風道阻這個粗人的對手?
  陸景笑著道:“沒事。我晚上去找我爸的衛隊長周叔叔請教一兩招。保管把風道阻治的服服帖帖。”
  傅婕遲疑了一下,見陸景自信滿滿,出于對他的信任。輕輕的嗯了一聲。
  陸景就笑,看著傅婕的秀眸誠懇的道:“傅婕。謝謝。”
  傅婕展顏微笑,點點頭。說:“不客氣。”耳邊精致的耳墜輕輕的搖晃著,倍添她成熟優雅的風采。
  這個對話說的兩人都笑起來。
  …
  大唐雨景重新營業的儀式定在4月10日中午12點在大唐雨景主樓中舉行。
  風在水18日晚安排人搶砸大唐雨景,搞得一片狼藉。大唐雨景損失達到6億美元。需要花費3億美元才能重現昔日美輪美奐的大唐雨景。
  但是,在不能動用機械、不允許放火的前提之下,對大唐雨景主體建筑的破壞有限。基礎設施如電梯、道路、園林、樓房、水榭、人工河都在。
  現在過去約20天的時間,大唐雨景7層樓的主樓已經修復、重建。當然,裝飾的細節之處仍需繼續完善,屆時會分樓層分時段裝修。而后面的十座莊園要恢復營業得5個月后。
  原來存儲在莊園中從世界各地收羅來的藝術品、書籍、美酒、古玩、瓷器則是要數年之后才能恢復舊觀。大唐雨景十年的積累被毀于一旦,要想重建不是簡單的事情。
  風在水的所作所為實在可恨。
  陸景到大唐雨景時是上午11點。通過旋轉門進入一樓超大的客廳中。人流洶涌。嘈雜聲很重。眾多前來捧場的世家子弟們都聚在一樓大廳中閑聊。見陸景進來,眾人紛紛揚聲打著招呼。
  “陸少。”
  “陸二哥。”
  “陸哥。”
  “景少。”
  陸景一邊走一邊笑著應了幾聲。見打招呼的人越來越多,便停下來做了個手勢。眾人漸漸的安靜下來。
  陸景揚聲道:“大家再喊,我就成了應答器了。大家先聊著。等會一起喝一杯。”
  “好。”一樓大廳中爆發出一陣善意的哄笑。
  陸景笑著上了二樓。王燦、蘇威、蘇琳、黎傾城、閔興懷、李新寒他們幾個在二樓的包廂中閑聊。
  …
  謝晉文沒在二樓的包廂中聊天,而是帶著他的鐵面具在一樓大廳中享受眾多公子哥的恭維。陸景現在在京城中的聲望如日中天,他的地位水漲船高。
  這種感覺實在不要太爽。
  此刻,他正在和一幫公子哥們說著四大名媛的話題。
  風白露今天上午離開京城。顯然是表明不接受陸景的四大名媛的態度。當前四大名媛空缺一人。京城中有幾個漂亮的女子很有些想法。
  謝晉文知道內情,風白露不是和陸景關系惡化而離開京城,也不是因為風在水被“擊敗”。而是。她要逐步的淡出大家的視線,好和陸景在一起。
  嘻嘻哈哈的說笑點評美女時,高暢一團和氣的笑著走過來,給大家發著請柬。說:“我6月7日結婚。請大家務必賞臉。”
  謝晉文接過請柬,笑哈哈的拍著高暢的肩膀,“小高。聽說你很欣賞曹老大的名言:汝妻子,吾自養之。牛逼啊。我靠。你不會是娶龐濱的老婆吧?”
  高暢忙道:“不是,是和對外經貿的一個女生結婚。”說著。給謝晉文敬了一支煙。謝晉文嘴巴有點毒,得讓他停下來。
  他昨天和羅華在醫院里喝過酒,知道這是陸景、唐悅等人很滿意他的表態。否則,今天他還真不敢來大唐雨景這里。
  謝晉文叼著煙,斜睨了身邊的謝海逸一眼,“小謝,幫我點煙。”
  “我日。”謝海逸心里罵謝晉文一句,然后笑著拿出火機給謝晉文點煙。
  周邊的眾人都笑起來。小謝可是謝晉文原來的稱號。
  …
  中午十二點,大唐雨景的服務員們開始向一樓大廳中提供酒水、飲料、食物。
  這種高檔會所的開業儀式,當然不會有擺開花籃、舞獅舞龍、領導剪彩等活動。不過,煙花助興肯定少不了。大唐雨景后面的莊園中有人點起了漂亮的煙花。
  這是一場低調又熱鬧的聚會。7層主樓門前的廣場上名車薈萃。保時捷,瑪莎拉蒂。法拉利,奔馳。寶馬,凱迪拉克宛如世界頂級名車展。彰顯著來賓的份量。
  陸景在王燦、閔興懷、李新寒、蘇琳、黎傾城、白唯、蘇威等人簇擁下來到一樓大廳的正中。
  大唐雨景一樓的大廳足有1萬平米。方方正正的大廳。吊頂有3層高。金碧輝煌。宛若宮廷。
  此時,大廳中的世家子弟們都看向了客廳正中的陸景。這是他們這一代人中的王者。今天的開業儀式,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新生王者的初次亮相。
  有眼尖的人看到陸景身側的秦成文。禁不住一陣低呼,“是秦大少。”看來秦大少向陸景低頭了。
  陸景慢慢的舉起手中的酒杯,高聲道:“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大唐雨景的開業儀式。有點簡陋,怠慢大家了。我敬大家一杯。祝大家今天在大唐雨景玩的開心。”
  陸景襯衣第二粒扣子處的小巧擴音器將他的話傳遍整個大廳。
  突然間,有人為陸景鼓掌,或許是為陸景親和的話語鼓掌,或許是為附和陸景而鼓掌。漸漸的掌聲大起來。
  然后。掌聲如雷!
  熱烈如潮!
  一陣陣!
  王燦、唐悅等人嘴角帶笑的輕輕鼓掌。這就是陸景如今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威望。在擊敗風在水之后,他的聲望達到,如日中天。這是勝利的果實。
  他們與有榮焉!
  在陸景身后簇擁著陸景的高婉薇震撼的看著這一幕。
  如果說陸景在去年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1號會員時對著眾人舉杯獨飲是他彰顯榮耀、權利、地位、自信的一個巔峰時刻。
  那么,現在,無疑又是他人生的一個巔峰時刻。這是擊敗風在水所收獲的榮耀。當之無愧的王者,即便陸景自己不承認這個頭銜。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伸手向下壓了壓。但是,掌聲依舊持續了約一分鐘才停下來。
  陸景笑著舉杯,溫聲道:“干杯!”
  “干杯!”眾人紛紛舉杯。現場的氣氛徑直推向高-潮。
  高婉薇微微抿著杯中的紅酒。注目中喝完酒重新更換為果汁與人交談說笑的陸景。他的側影挺拔而明俊。心中有些微醺的感覺。
  不知道,此生還會見證多少次景哥的巔峰時刻!
  …
  陸景正在和秦成文閑聊。
  李新寒給他打過電話后,陸景考慮再三,讓馬晴給秦成文發了請柬。
  秦成文見陸景換了果汁。笑著介紹身邊的女伴。
  秦成文今天的女伴是一名高挑女郎,南方航空金花組的空姐。穿著花邊立領的**打底衫,曲線姣好。有著溫婉的淑女風。對陸景和善的笑了笑,輕輕的揮揮手。“hi。”
  陸景微微頷首。
  秦成文笑著問道:“陸景,衛婉儀今天沒有來?”
  陸景道:“婉儀最近在忙電子競技的事情。元旦的時候京城這邊舉辦了邀請賽。韓國那邊也準備邀請我們過去打打比賽。”
  秦成文笑了笑。看著大廳中的眾人。從此刻大廳中略顯擁擠的人流就可以知道陸景現在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無與倫比的號召力啊。說道:“陸景,大唐雨景18日晚丟失的藝術品、書籍、美酒、古玩、瓷器我可以找回一部分。”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笑著和秦成文碰杯,“謝了。”
  看來,這是秦成文在回報他今天的邀請。丟失的物品肯定難得找回來。秦成文是要花高價收購。這樣一來,少說要花5千萬美元以上。
  秦成文喝了酒,自嘲的笑道:“謝就不算了。這兩天你有空的話去嘉南俱樂部坐坐吧。我哪里都快要開不了門。”
  陸景笑笑,說:“我早聽說嘉南俱樂部的高爾夫球場是京城中數一數二的球場。我這周之內去試試。”
  秦成文心里一喜,急忙道:“行,我恭候大駕。”說完,自己笑起來。他太急迫了。“恭候大駕”這四個字更是將他放在了陸景之下。
  陸景微微一笑。遠遠的對著今天到場的李菲菲舉起酒杯。他早看到一襲白裙的李菲菲了。
  李菲菲略微遲疑了片刻,對陸景舉起酒杯。(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