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7 高暢的救贖

龐濱于3月22日在盛世俱樂部的地下室被警方逮捕。他涉嫌在5年前得一起林場縱火案中殺害了前些年某個知名民營企業董事長的愛子以及他的保鏢。
  龐濱的案子當前還在審訊中,被關押在京城市第一看守所。
  高暢帶著跟班王小二、大蝦到看守所后,王小二出面和朋友介紹的干警聊了幾句,安排了一間安靜的房間用作會面用。
  房間不大,是一間用來開會的小會議,中間擺放著金黃色的橢圓形會議桌。墻壁上貼著標語:反思昨天,把握今天,奔向明天。
  高暢看的一樂,拉開椅子坐下來。抽了半支煙,龐濱被剃著光頭,帶著沉重鐐銬進來,看到高暢眼睛里要冒出火來,要不是干警盯著就要上前去打龐濱:“高暢,我日你大爺,你tm的還敢來見我。你這個龜孫子…”
  高暢吊兒郎當的笑笑,“行了,龐哥,你在里面消息閉塞,還不知道風老大給陸二哥干掉的消息吧?”
  “放屁…”龐濱根本不信,怒目圓睜的盯著高暢罵道。
  高暢叼著煙笑道:“龐哥,你別不信啊。現在盛世俱樂部都給韓鴻信接受了。”
  說著,起身遞了一支煙給押著龐濱前來的干警,“兄弟,我和他單獨聊聊。”
  “沒事吧?”干警狐疑的看了高暢一眼。這小身板可真扛不住那個幾百斤的胖子毆打。
  “沒事,我和龐哥關系鐵著。很久沒見了,還有點隔閡。”高暢三言兩語打消了干警的疑慮,將帶來的兩條中華煙丟到龐濱面前,將火機推了過去。
  龐濱看了高暢一眼,拆煙點火,深深的吸了一口,“小高,風老大不可能給陸景干掉。說吧,外面到底什么情況?”
  高暢嘿嘿一笑。“肉-體消滅當然不可能。陸景終結了風老大的仕途。政治生命也是命,龐哥,你說對吧?陸景還終結了風老大在世家子弟圈的生命…”
  高暢將風在水的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風在水和龐濱在京城的產業都被韓鴻信等人瓜分。
  龐濱沉默無言,默默的吸著煙。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他還在看守所里,風老大肯定遇到問題了。只是,他沒有想到情況會這么嚴重。
  “陸景怎么辦到的?”龐濱問道。
  高暢吐出一口煙,很享受此刻他在龐濱面前高高在上的感覺,“很簡單。你和風老大給戴安娜轉賬。泄露了你們的賬戶號。陸景通過瑞士銀行查到了你們賬戶的清單。
  風老大也是搞笑,賬戶里面居然有4億美元的存款。龐哥,你都不給風老大做理財投資的嗎?這要是公布出去他就是長十張嘴也說不清楚。”
  龐濱頓時無語,沉默了半響,抽了口煙,說:“風老大的資金歸他自己掌握。”
  風老大是這樣的性格。他對美元現金比較放心。
  說著,又道:“那我和風老大在戴安娜手中的資金…”
  高暢不客氣的打斷龐濱的話,“龐哥,你想都不要想那些錢了,陸景和戴安娜吞掉了。”
  “草tm的。”龐濱爆了幾句出口宣泄情緒。然后想了想,道:“小高,你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陸景叫你來勸我坦白從寬就算了。”
  高暢嘿然一聲,說:“龐哥,我特么的要是能搭上陸景的線就不來你這兒了。進看守所挺晦氣的。陸景已經贏了風老大,他對你保守的秘密沒有興趣。我也沒有興趣。”
  龐濱有種被人輕視的感覺,斜眼瞥了高暢一眼,道:“那你來我這兒干什么?不會是好心的來送吃喝吧?”
  高暢嘆了口氣,伸出兩個手指,“今天過來有兩件事。第一。給你看幾張圖片。第二,對你說一句話。”
  高暢拿了一個牛皮信封給龐濱。龐濱打開來,里面是一疊很性-感的美女圖片。七八張照片中有蕾絲、丁字褲的,擺拍的姿勢很魅-惑。一看那美女的容貌。龐濱禁不住痛心的叫道:“小野。”小野是好兄弟周小齊托付他照顧的女孩。
  “高暢,你麻痹的…”龐濱憤怒的將照片砸向高暢。
  高暢避開了,笑道:“龐哥,我會娶小野。這可是照顧一輩子。比小七哥對她更好吧。到時候婚禮請柬發你一張,只是你肯定來不了。”
  龐濱愣住。
  高暢撿起照片,疊好。道:“我tm虧死了,把我未來老婆的照片都給你看了。龐哥,我一直比較欣賞曹操的一句話,送給你哈:汝妻子吾自養之。
  哈哈。龐哥,盛世俱樂部云萱的活比嫂子好多了。”
  說著,高暢哈哈大笑的走出房間。留下氣急敗壞的龐濱在房間中憤怒的咆哮。
  …
  …
  陸景再接到唐悅的電話是兩個小時后。
  南匯路清悅小區李慕清家中,陸景和李慕清兩人洗過澡換了絲質的睡袍,在餐廳中品嘗著位于府進大廈的附樓的餐廳來仙居派人送來的晚餐。
  清炒紅菜苔、清湯越雞、鑒湖魚味、醬汁排骨、豆腐青筍。四菜一湯,香氣四溢,配著米飯讓饑腸轆轆的兩人食欲大開。
  正吃著飯,陸景丟在客廳圓形茶幾上的手機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唐悅笑道:“陸景,小高果然是個真小人啊。做事很絕啊。
  王小二剛給我打了電話。高暢準備娶周小齊的女友中戲的學生小野。另外,龐胖子的妻子、情人云萱、還有辦公室的一個下屬,他都收納了。
  他對龐胖子說:汝妻子吾自養之。靠,曹操的名言啊。怎么到他嘴里聽起來味道不對啊。”
  高暢做的這么絕就是在向陸景、王燦、自己等人表示絕對臣服的誠意。因為,這一套事情做下來,風在水、龐濱絕對不可能再原諒他。
  當然,高暢敢這么做,是認定沒有風險的。因為風在水、龐濱已經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果然是陸景說的,小人需要小人治。
  陸景笑道:“惡人自有惡人磨啊。龐濱在掠奪人家家資的時候肯定沒有想到他也有被掠奪的一天。這樣,回頭讓羅華和他一起吃頓飯。”
  唐悅笑著點頭,“行。羅華那小子整天叫嚷著喝酒。”
  掛了電話。陸景回到餐廳中,李慕清嫵媚的電眼眨了眨,好奇的問道:“陸景。關于高暢的事?”電話內容,她聽到一點。
  陸景笑著摸摸李慕清光滑的臉蛋,往她性感的睡衣領口中掃了眼那迷人豐滿的白-乳:“是啊。小高這個人格調不高,辦點小事還不錯。”
  李慕清嫵媚的白陸景一眼。側著頭笑道:“我以為你看上人家姐姐了呢。京城中流傳你和高麗瑩的各種細節啊。”
  陸景就笑,“怎么跟說書似的。我的緋聞就那么有市場?”
  李慕清笑著眨眨眼睛,站起來依偎在陸景懷里,“你覺得呢?你現在可是我們這一代世家子弟中的第一人哦。跟你有關的消息都很有市場啊。”
  陸景笑著搖頭,抱著李慕清火辣妍麗的身子。薄薄的睡衣無法阻隔那美妙的觸感。他能感受到她肌膚的彈力和溫度,溫柔的吻著她柔軟的紅唇。
  今年34歲的李慕清看起來還是二十七八歲的麗人般,絕色的電眼大美女。天使般的容顏,魔鬼般的身材。
  “清兒,虛假的名頭有什么用?和這種事情相比,我更在意你今天有沒有懷上。”清兒想要一個孩子。今天正好不在安全期內。兩人下午恩愛纏綿兩度。
  李慕清電眼迷離的電了陸景一眼,輕咬著嘴唇,在陸景耳邊呵氣如蘭的道:“那你今天晚上要多給我幾次。”
  陸景給她大膽嫵媚的話語撩得心神搖動,都沒心思接著吃飯。眼前的笑語盈盈、火辣妍麗的女郎與3月18日那晚訓斥風在水勇敢的女郎形象漸漸的重疊在一起,讓他心中柔情一片。
  和她擁有一個愛情的結晶。會是一件很有趣、很讓人期待的事情。
  …
  …
  陸景陪了李慕清兩天。期間接到李新寒的電話,問陸景有沒有興趣和秦成文單獨坐一坐。最近嘉南俱樂部狀況不太好。陸景笑道:“我考慮一下吧。”
  周日的中午,風白露在金頂俱樂部設宴,宴請她在京城中的朋友們吃飯。明天周一,她便要隨團隊一起去云春山區支教。為期一年。
  金頂俱樂部3號小會客廳中,陸景在窗口接著莫心藍的電話。心藍的前助理馬晴和韓鴻信要舉辦婚禮。初步定的日子是9月份。
  電話里,莫心藍輕盈優雅的笑著道:“陸景,要我說,馬晴的婚禮直接在大唐雨景中舉辦為好。5個月的時間,足以讓大唐雨景重新恢復舊觀。我想給馬晴一個盛大的婚禮。大唐雨景是她的全部生活。”
  “心藍。行啊。”成人之美的事情,陸景還是很樂意的,笑著說道:“韓鴻信那小子什么時候把馬晴追到手的?我怎么一點風聲都不知道。”
  莫心藍掩嘴嬌笑道:“咯咯,你又不是月老。這種事誰通知你啊?陸景,渣打銀行的港幣發行權我覺得我們可以接下來。至于公開之后的麻煩…,
  和華要成為世界一流的財團,就要有一流財團的氣魄。不能連一個貨幣發行權都不敢要。而西方媒體帶有偏見的報道,我們可以嘗試去溝通。”
  中國威脅論,一向是西方喜歡渲染的話題。這是一個框。西方的政客、商人,什么都喜歡往里面裝。反正西方的民眾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
  莫心藍的大局觀和對全球經濟形勢的把握是一流的。
  陸景一向是極為欣賞,笑著道:“行。過兩天,我去香港,我們把這件事定下來。”
  他業已下定決心。解決了風在水的問題,他可以專心的應付來自外部的挑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