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6 風大少已死

白唯在王燦建立的200人SIT群中,收到王燦的消息時,她正和高麗瑩、高暢在湖東路錦江樓餐廳喝早茶。門外車水馬龍。四月的春風慵懶而清新。
  看到王燦的消息,白唯臉色變得古怪,拿起茶杯喝著蜜香烏龍紅茶,細細的品了一回。
  高麗瑩秀雅精致的小圓臉上浮起好奇的神色,探頭問道:“白姐,什么事啊?”
  “你自己看。”白唯將她的s7手機遞給高麗瑩。
  現在s開發了智能手機版得app軟件,觸屏的s體驗比按鍵操作的功能機要好太多。用得很舒服。
  據說,s因此在國內即時通信市場的份額大增至62.3%。一躍超過sn等等競爭對手。而s7也因此在銷售柜臺等前沿陣地多了一個賣diǎn。
  高麗瑩接過手機,看了看,頓時驚訝的張開嫣紅的小嘴,低聲驚呼,“啊…,這個王八蛋終于死了…”但是,隨即高麗瑩反應過來,看向白唯。
  風在水要是真死了,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可算是大事。可是,這消息可是王燦發過來。以王燦的身份、地位,不會說假話的。
  聽到高麗瑩的驚嘆,正埋頭大吃蝦餃、芙蓉糕的高暢連忙兩三口咽下口中的食物,問道:“姐,誰死了?”
  高麗瑩將白唯精美的黑色手機遞給高暢。
  高暢看的呆了呆,在一瞬間他就體會到王燦的意思。看到“可以刪號了”這句話,心里涌起一陣悲哀:風哥再也回不來了。
  自己所崇拜的傳奇人物。曾經在京城中勵志的典范,被一位王者徹底擊敗。
  高暢默默的將手機放在鋪著潔白印花桌布的圓桌上。京城的世家子弟圈中現在公認陸景是第一人。
  白唯雙手捧著茶杯。一襲黑色印花長裙精致典雅,優雅的輕性感少婦風韻。輕聲給高麗瑩解釋道:“麗瑩,是風大少死了。風在水沒死。”
  從此世家子弟圈中再無風大少。京城中多了一個泯然眾人的風在水。
  高麗瑩還是有diǎn不明白,眨了眨眼睛。
  高暢嘆口氣,搶在白唯前頭插話道:“姐,簡而言之,就是風哥以后沒有資格和我們來往了。他被陸景剝奪了資格。”
  高麗瑩驚訝的道:“這怎么可能?什么時候還有‘資格’這種說法?陸景怎么難道還能禁止大家和風在水來往嗎?”
  白唯笑著搖頭,別看麗瑩今年31歲了,可是思維還有些像十八歲的小女孩。開口道:“地位。”
  高麗瑩恍惚的看著白唯。有diǎn明白了。
  白唯拿起手機,將風在水的手機號碼刪除掉。說道:“風在水現在對我們而言就是個普通人。即便他擁有風家的血脈,是風家的子弟。但是,他喪失了風家的繼承人地位,丟掉了他的職位、前程。
  風在水現在只是風家眾多子弟中的一個邊緣人。
  麗瑩,等過一兩年事態完全平息下去,你都可以當面罵罵風在水,或者出小花招整他。你說,他還敢進入世家子弟的圈中和我們來往嗎?他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少。”
  高麗瑩明白過來,笑顏逐開。笑著笑著,臉上滴落下兩行淚珠。心中有大仇得報的暢快。
  風在水,你個王八蛋也有今天。活該!
  她還有接下來半輩子的時間可以好好的“欣賞”風在水的窘態。
  白唯輕輕的拍拍高麗瑩的手背,“好了。麗瑩,如今是苦盡甘來。你的心理包袱可以完全放下來了。”心病還靠心藥醫。她唯一的一個病人還是得靠陸景治療好。她的心理診所關門實在是正確的選擇。
  高麗瑩diǎndiǎn頭,淚眼婆娑的道:“白姐。我…我太高興了。我想請陸景吃飯表示感謝。”
  白唯就笑,說:“現在想請他吃飯的人都排著隊的呢。我們倆算那根蔥啊。等有機會。我給他說說。”
  陸景擊敗風在水成為世家子弟中當之無愧的王者。她也想請陸景吃飯表示祝賀,還想和他談談。
  現在態勢變化:風在水被廢。風白露要遠赴云春。京城三大名媛們該如何自處呢?是競爭還是合作?
  …
  高麗瑩情緒有些失控,早茶沒法喝下去。然而,高麗瑩今天請白唯吃飯是想問問白唯有沒有辦法幫到高暢。
  現在京城中都盛傳陸景因為高麗瑩陪他睡過,所以原諒了高暢當二五仔的行為。但是,她們知道內情的人都知道這是謠傳。誰知道陸景怎么想的呢?
  白唯三人結賬后坐車到附近的四星級酒店藍錦酒店要了一間包廂。隨意的diǎn了幾個小菜。高麗瑩在酒店里要了一間房間,獨自宣泄自己的情緒。
  包廂中,白唯和高暢兩人商談。
  白唯對高暢墻頭草的行為早就有些不滿,這時,不可客氣的問道:“小高,你是怎么想的呢?”
  22日那晚,高麗瑩叫高暢來東環街區見過她。搞清楚了當晚的情況。高暢的跟班王小二、大蝦給唐悅通風報信,不僅泄露了高暢的行蹤、目的,還提供線索將龐濱給抓到。無怪乎,但是風在水咆哮著說要高暢好看。
  當時的情況是陸景和風在水在較量。局勢不定,她能有什么辦法?現在局勢明朗了,陸景大獲全勝。高麗瑩請她再想想辦法,她略有些思路。只是,還需要問問高暢自己的想法。
  高暢苦笑道:“白姐,我那時候看風哥占著優勢…”
  看高暢的摸樣,白唯就想起王燦對高暢的評價:腦殼有問題。占優不等于獲勝。這都想不明白嗎。輕輕的嘆口氣,“小高,那你現在想怎么解決?”
  說著。又似笑非笑的道:“你姐和陸景之間是清白的。這不要我強調吧。”
  陸景這個層級的人根本不會被美色影響到決定。她得先打消高暢這小子心里齷齪的念頭。墻頭草高暢的品性可不怎么好。
  高暢撓撓頭,說:“白姐。我現在沒有選擇余地了。只是怎么讓陸景原諒我,我還不知道。再來一次正月初六那樣的道歉。他怕是不會同意。”
  白唯不客氣的指出道:“正月初六的道歉是為了推出蘇琳。而且,你也沾了不少光。陸景現在肯定不會接受這樣的方式。小高,道歉不是用嘴巴說的,而是要做的。”
  高暢訕訕一笑,“白姐,我該怎么做?”
  白唯道:“兩個diǎn。第一,你要向陸景表示不再背叛的誠意。王小二和大蝦這兩個人還在京城吧?你還得繼續用。放心,陸景不會對你那diǎn小生意感興趣。
  第二,風在水、龐濱既然誤會你背叛他們了。那就得把事情坐實。但是,這兩位一個被抓,一個被廢,我還真沒有好辦法。你自己去琢磨吧。”
  這件事,她其實覺得挺詭異的。要說陸景無意理會高暢是不可能的,陸景22日當晚還親自給高暢打電話了。唯一的解釋是陸景留高暢有用處。但是,他希望高暢做什么呢?
  高暢苦笑著:“好的,白姐。”他早把王小二和大蝦給趕走了啊。
  和白唯道別后,高暢琢磨著出了藍錦酒店。撥了幾個電話出去。
  …
  中午。陸景和王燦在定海四中外的燒烤店百味園隨意的吃些燒烤。回味著十年前的時光。斜對門便是私立貴州中學英華國際。期待著李菲菲出現的心情不再。
  飯后,兩人在湖東路大學城中與匆匆趕來的謝晉文匯合,一起去市第一人民醫院住院部看過羅華。
  羅華早得知風在水調任閑職的消息,見陸景來看他。在特護病房里大呼小叫的要喝酒:“瑪德,就是要搞死風在水那個sb。等我出院了看我怎么整他。奶奶的。陸景,痛快!一定要喝一杯。”
  陸景笑道:“羅華。我現在要戒酒戒煙半年啊。”
  風在水已經被他徹底擊敗。他自重身份,風在水不來惹他的話。他不會主動去“踩”風在水。
  但是,有仇的報仇。有怨的報怨。他很樂意欣賞下風在水給人“蹂躪”的畫面。
  風在水砸掉大唐雨景讓他心中尤其的不滿。
  “羅華…”已經和羅華互相見過家長的沈芙狠狠的瞪了羅華幾眼。羅華嘿嘿傻笑著住口。
  一旁陪著來看好友的黃紫韻挽著馬尾辮,咯咯嬌笑。沈芙挺厲害的啊。以后結婚了肯定不會吃虧。
  黃紫韻的男朋友是燕大大四的學生,今年6月份畢業,準備進入一家外企工作。給黃紫韻介紹和陸景認識,聊天時略有些局促。羅華以前就是燕京大學的風云人物,紫韻的這位姐夫似乎還要高上幾個層次。那個層次是何等的風光?
  在醫院里坐了約一個小時,陸景接到閔興懷的電話,去西月區浩元路52號的四合院中坐了幾個小時。期間,相談甚歡。
  陸景婉拒了閔興懷留飯的邀請。他晚上要去白雁蘇飛參加由李新寒的一個飯局。
  接下來幾天,陸景都是忙忙碌碌的和人見面。這次他調用了許多資源、人脈。還有紅顏們:詩凝、清兒、白露…,還有朋友們。
  4月5日清明節后,周五下午,陸景正在李慕清在她位于南匯路清悅小區的家中一起享受著獨處的甜蜜時光時,接到唐悅的電話,“陸景,高暢那個逗比去京城市第一看守所看龐濱去了。嘿嘿。”
  高暢去看龐濱做什么?陸景微微有些詫異,隨即想起diǎn什么,笑道:“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