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4 風在水的尾曲(完)

陸景嘴角浮起一抹溫柔的微笑,出了臥室中接風白露的電話,“白露…”
  電話中傳來風白露清脆嫵媚的聲音:“陸景,謝謝。”這一聲謝謝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京城里面各種版本的留言亂飛。她是知道真相的。陸景拿到了她小叔風在水在瑞士銀行開戶的賬戶詳細資料。這對她小叔來說是極其致命的東西。
  她既是感謝陸景以一己之力為兩人的感情之路鋪平道路;也是感謝陸景照顧她的情緒,沒有將風在水送進監獄。
  陸景微笑道:“白露,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啊。”
  風在水進去的后果是陸家和風家全面交惡啊。這種事自己怎么可能做?
  當然,他對風在水打傷羅華、謝晉文、砸毀大唐雨景異常憤怒。修改了他原訂的計劃。
  原來的計劃只是要風家力保風在水而同意他和白露在一起。但是,現在,他加了一條。他在風泰面前推薦風道阻接替風在水稱為風家三代的扛旗人物。
  弟弟和兒子兩者之間怎么選,風泰做出了他的選擇。
  風在水被閑置的消息過兩天就會傳出來。這一點,他早就協調好。
  風白露笑孜孜的道:“我才不管呢。陸景,我想見你。”語調極盡的嫵媚和溫柔。
  陸景心中微熱,腦海中浮起白露清美絕倫、嫵媚得摧枯拉朽的容顏,想起和她纏綿時她輕吟慢唱的美態。微微遲疑了會,道:“白露,我和婉儀要去北港度假。改天吧。我約你。”
  風白露失望的“哦”了一聲,善解人意的道:“陸景,祝你和婉儀姐度假愉快呢。”又堅定的道:“陸景。我在京城等你。”
  陸景輕聲道:“白露,謝謝。”
  …
  …
  風白露是在東環街區c棟24樓2403號傅婕的家中給陸景打得電話。掛了電話,從陽臺上走回到客廳中。
  傅婕穿著素雅的白色寬松睡衣在客廳沙發上喝著咖啡。有著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明艷照人。笑道:“白露。沒約出來啊。”
  風白露郁悶的坐到傅婕身邊,將頭擱在傅婕的肩膀上,有些幽怨的道:“是啊。傅姨,他要陪婉儀姐去北港度假。”
  理解歸理解。可她現在真的很想見到陸景啊。想念他的懷抱,想念他的吻;想要分享自己掙脫枷鎖的快樂,分享他成功的喜悅。
  擊敗她小叔之后,陸景現在是這一代的京城世家子弟中當之無愧的王者。
  傅婕笑撫著風白露的秀發,道:“好了。白露。他要是第一時間丟下妻子來和你約會,你不覺得這樣的男人很可怕嗎?”
  想也是,她認識的陸景可不會是那種人。他的氣質帶著陽光般得清新、溫暖。風白露輕輕的笑了笑,起身去飲水機邊倒了杯溫水,笑說道:“傅姨,做他的妻子肯定很幸福。”
  傅婕禁不住打趣道:“想嫁給陸景啊?可惜他相親、訂婚的時候你才十四五歲啊。”
  風白露自己笑起來,那時候她心里可沒有男生。說笑了一會青春期的趣事。傅婕問道:“白露,你去云春,你爸媽是默認的態度。你哥呢?”
  風白露就無奈的搖搖:“我哥不同意。”
  她哥風道阻在部隊上。昨天晚上得知她要去云春的消息后特意打電話來很明確的表態:白露,我不同意你和陸景在一起…。然后是嘰里呱啦的一陣說教。
  這件事和他有什么關系呢?
  真以為他馬上要成為風家三代的旗標就可以在自己的婚事上說話啊?爸媽還在呢。
  …
  …
  在傳出風在水即將賠償4億美元給陸景作為打砸大唐雨景的賠償后。白雁蘇飛的人氣突然火爆起來。
  京城四大俱樂部:金頂俱樂部、白雁蘇飛、大唐雨景、嘉南俱樂部。金頂俱樂部比較正式,商務人士來往較多。大唐雨景被砸的一片狼藉,停業中。
  至于。嘉南俱樂部則是支持風在水的聚集地。問題是,現在還支持風在水的人一定腦子有毛病。別說什么陸景的金子招牌被砸的屁話。陸二少現在是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no1。這一代人中的王者。
  據說,陸景22日晚上讓人帶話給傅婕的前夫洛宣:你這樣搞不行。洛宣現在給嚇的連他最愛的漢宮庭都不敢去了。據說在閉門反省。陸二哥的威勢、份量可想而知。
  所以,大家的選擇只能是白雁蘇飛。
  最近幾天,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幾乎都聚在了這里。打聽、傳播、議論陸景和風在水較量的始末。
  大家最關心的話題無過于:陸景到底怎么樣讓風在水認輸,心甘情愿的賠償。
  周六晚上8點許,白雁蘇飛10樓1號宴會廳中由黎傾城出面舉辦一個美食匯。眾多公子哥、衙內黨們紛紛前來的捧場。
  1號宴會廳中36只吊燈將宴會廳點綴的金碧輝煌,富麗堂皇。土黃色厚厚的名貴地毯鋪陳開。美食飄香,佳麗云集。
  正在和黎傾城說話的蘇威看到謝晉文的鐵面具。揚聲笑著打招呼道:“謝少,你這是再玩假面游戲嗎?”他現在是黎傾城忠實的追求者。今晚自然要來捧場。
  鼻梁上帶著鐵面的謝晉文今晚走到哪里都成為焦點。不是因為他的面具很新穎。而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晚他在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中。
  當事人中。陸二哥帶嬌妻去了北港度假。他的好友王燦今天帶隊去江州打比賽去了,王大少是星際爭霸這款游戲的狂熱愛好者。唐悅有事去了香港。
  現在,大家只能問謝大少了。
  謝晉文笑著走過來,摸摸鼻子,得意的道:“沒辦法啊。鼻梁給風在水給打的粉碎性骨折,不帶的話,我這鼻子就算廢了。以后可不好泡妞。”
  黎傾城身邊聚集著蘇琳、高婉薇、齊賓鴻、崔翰、馮逸風、裴吳越。
  齊賓鴻有點看不慣謝晉文的招搖。但是他必須得承認:作為京城中大家公認的陸景的小弟。謝晉文現在在這個圈子基本可以橫著走。
  蘇威哈哈大笑,招手讓使者拿酒過來給謝晉文滿上,說:“謝少。陸景到底是拿到風在水什么把柄了?現在京城中有各種不靠譜的謠言啊。
  風天澤那小子居然一問三不知,說他只是個跑腿的。虧得陸景還給他買了望月農莊1%的股份作為報酬。”
  望月農莊是蘇威和馮逸風在商云市經營的生態農莊。是商云市最大的農莊。1%的股份價值20萬。陸景真是大方。
  眾人都豎起了耳朵。
  關于陸景怎么迅速擊敗風在水。大致上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陸景肯定拿住了風在水的痛腳。現在京城中比較靠譜的有四個版本。
  第一個版本:被抓的龐胖子招供了某些很隱秘的東西。風在水不得不妥協。
  第二個版本:陸景從風在水的前妻高麗瑩手中知道了風在水的某些隱秘。
  因為,22日當天晚上,有人看到高麗瑩的弟弟高暢和龐濱在一起。陸景居然原諒高暢這種二五仔的行為。高麗瑩必須要爆猛料才行。
  當然,說高麗瑩陪陸景睡覺的論調是不靠譜的。
  第三個版本:陸景手里可能掌握了風白露的某些隱秘。風在水為風家的大局計,不得不退讓。
  第四個版本:陸景可能從煙詩凝那里得到了什么。眾所周知,風在水的得力助手周小齊是國安五處抓捕、審訊的。
  煙詩凝18日那晚都肯為陸景上軍事法庭。違規看看審訊的宗卷那是很有可能的。誰都不信被判無期的周小齊會什么都沒有說。說了,可就是猛料哦。
  謝晉文嘿嘿一笑,說:“風天澤他確實只是個跑腿的。他就幫景少送了一個信封而已。信封里面是風在水在瑞士銀行的開戶信息。知道為什么風在水是賠償4億美元嗎?因為。那個賬戶里剛好剩下4億美元。”
  “…”現場一片安靜。眾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答案。
  謝晉文得意的笑著,品著紅酒。
  這件事,唐悅有提過。指望風家保密風在水失敗的原因肯定是不可能的。京城中不會有人喜歡能拿到銀行賬戶信息的陸景,太拉仇恨。
  但這同時是一個震攝。
  謝晉文口中說出的消息迅速的傳遍整個宴會廳。繼而傳播出去。第二天,關于風在水的去向有新動向傳來。
  據說有領導批評道:“風在水月月都請假回家。各種理解。這成什么樣子。還要不要訓練?既然他這么喜歡往京城跑,那就到京城工作好了。”
  三天后,風在水新的工作單位被有心人打聽到:總后某部門。據可靠消息人士稱這是絕對的清水衙門。
  陸二哥下手還是蠻狠的。
  風在水從天之驕子下子跌落到冷灶中,灰頭灰臉。這心里落差估計夠他緩上幾年了。而且還得天天在京城中給大家看著。這簡直是吊打。
  要是,眾人偶爾再碰到風大少。只是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
  …
  深藍俱樂部在北港市開設了一家分會。唐雨瑤讓人將陸景的豪華游艇從黃海開到了北港。陸景和衛婉儀在北港市休閑了一周后返回京城。
  此時,京城中。關于風在水去向的消息已經是人皆盡之。陸景將風在水賠償大唐雨景轉賬的日期定在了4月1日,地點是位于湖東區的瑞士銀行京城分行。
  陸景會到場。他并不介意欣賞下風在水落魄后的窘態。
  那酸爽勁很讓人期待!(投推薦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