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3 簡單的失敗

匯海大酒店的主樓42層,副樓12層。配樓主要是餐飲和康樂設施,每層都有空中走廊和匯海大酒店的主樓相連。陸景一行從空中走廊抵達12樓。
  匯海大酒店的總經理何總帶著漂亮的兩名高級客戶經理在寬敞華麗的走道處將陸景一行人迎著,“景少,客人已經到了1號包廂中。”
  陸景微笑著做個手勢。何總連忙領前半步帶路。
  1號包廂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依山伴水、美輪美奐的大唐雨景。懸掛式的液晶電視、米黃色和朱紅色的貼面渲染著典雅、華麗的格調。深夜時分,星光散落,帷幕攏起。吊頂上圓形的壁燈點亮整個包廂。
  陸景一行人進來時,風泰、風天澤坐在包廂正中的暗紅色大圓桌邊喝著特級西湖龍井。清香馥郁。
  看到陸景進來,風天澤不由自主的站起來。
  說起來,他今晚才是最悲劇的:陸景讓他傳話,三叔帶他來匯海大酒店談判。專職跑腿。問題是事情和他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陸景和風在水的較量,他不選邊站。
  陸景對風天澤微微頷首,視線落到了風天澤身邊坐著的五十多歲的男子身上。他穿著淺灰色休閑長衫、雙目炯炯有神,神態威嚴。
  這便是風泰。風道阻、風白露的父親,風家二代的話事人。陸景每年都會去風家拜年,和風泰見過面。
  陸景主動的伸出手,禮貌的道:“風叔叔,你好。”
  風泰沒有和陸景握手,安坐不動,眼神冷然的看著陸景的眼睛。說道:“陸景,你這聲風叔叔我當不起。”
  既然是談判,自然不能一團和氣。何況。陸景做的事情讓他很不滿意。
  第一,誘-拐他的女兒風白露。第二。現在陸景拿住了可以毀滅風在水仕途的把柄。這不禁要讓他問一問:你到底想要怎么樣?
  陸景笑了笑,很自然的收回手,對眾人道:“我和風叔叔單獨談一談。”
  聽陸景這么說,王燦、唐悅、謝晉文、墨靜雯、季婉彤、余樂、風天澤都離開包廂。將空間留給陸景和風泰。
  陸景拉開一把紅木質地白色墊的椅子坐下,開門見山的道:“風叔叔,我沒興趣和風在水糾纏。大唐雨景被他砸得稀巴爛。損失6億美元。我要賠償。這一點,風叔叔沒有意見吧?”
  風泰不置可否的看著陸景,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陸景接著道:“第二。我希望風叔叔能默許我和白露在一起。”
  “哦?”風泰怒極反笑,冷眼看著陸景:“你要我怎么個默許法?”
  陸景沒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一個語言陷阱,他無論怎么回答,接下來風泰都會生氣、發飆。沒有任何一個有責任感的父親會同意自己的女兒給人做情人。
  陸景要的是默許。默許的意思是:可以做,不要說。當然,現在是談判,他需要點出他的條件。
  陸景繼續說道:“第三,風在水要調任閑職。我不希望我未來面臨一個強大的對手。”
  離開風白露的話題,風泰嘴角的冷笑慢慢的斂去。冷靜的問道:“完了?”
  陸景點頭。
  “可笑。”風泰不客氣的訓斥道:“你以為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嗎?讓你哥陸江來和我談。”
  陸景自信的笑了笑,說:“風叔叔,我和你談就可以了。這是一件小事。不是嗎?”
  其實,他手中的賬戶資料是屬于一張不能打出的牌。具備戰略震攝意義,不具備戰術使用價值。這一點,風泰和他都明白。
  風泰認真的看著陸景,見陸景不是說反話,搖搖頭:“在水是風家的繼承人,他調任閑職并不是一件小事,你…”
  陸景突然的打斷風泰的話,吐詞清晰的說道:“風叔叔。我認為風道阻升少校是合適的。”
  風泰驟然的停下來,愕然的看著陸景。沒有因為陸景打斷他的話而生氣。而是在思考陸景說這句話的意思。
  陸景灑然的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弟弟和兒子誰來繼承自己的地位。這是一道很艱難的選擇題。但是,假設弟弟的仕途有了污點之后呢?
  …
  …
  陸景和風泰密談了約2個小時。等候在外面的王燦、唐悅、謝晉文、墨靜雯、季婉彤、余樂在隔壁的3號包廂中毫無顧忌的討論著風泰的選擇。
  等大家咖啡喝的都快要不提神時,陸景和風泰才出來。此時已經是凌晨4點。
  陸景讓人去喊了在2號包廂中休息的風天澤,與眾人一起送風泰、風天澤到匯海大酒店門口。
  陸景微笑著和風泰握手道別:“風叔叔,我就送到這兒了。”
  風泰沒有接陸景的話,但是伸手和陸景輕輕的握了握手,喟然的長嘆一聲,坐進車中離開。
  陸景目送風泰遠去,走向門外花壇處聚集在一起席地而坐,穿著統一黑色保安制服的人群。墨靜雯連忙跟上。陸景環視了一眼,問道:“洛老板人呢?叫他來見我。”
  一名光頭彪形大漢拍拍屁-股站起來大聲叫道:“你tm誰啊。你說叫洛老板來就叫洛老板來啊。”
  陸景笑笑,說:“我叫陸景。耽擱了洛老板的事,你擔不起,打個電話并不費多大的事不是?”
  聽著陸景軟中帶硬的話,光頭眼睛珠子轉了下,他能成為領頭的,自然有點智商。陸景披著一件外套,氣度從容,身邊還跟著一個穿連衣裙的大美女。這樣的角色在京城中能量小不了。
  理解走到一邊,拿出手機道:“洛老大,有個叫陸景的人找你…”
  “什么?他在哪里?我馬上來。”
  電話里洛老大一副心急火燎的樣子讓光頭很不理解,嘟囔道:“陸景很牛逼嗎?”
  陸景等了2分鐘,洛老板就快步從大唐雨景的方向橫穿匯海大酒店門前的廣場過來。他約莫四十多歲。圓臉胖子,說話很圓滑。
  陸景沒有興趣知道洛老板的大名。輕輕的和他握了握手,說:“你給我向洛宣帶句話:他這樣搞不行。”
  洛老板心中大驚,陸景怎么知道是洛宣給他打的招呼?訕訕的笑了笑。
  陸景點點頭。道:“洛老板,散了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說的洛老板心里憋屈至極卻不敢當面反駁陸景。
  “誒…”洛老板看著陸景的背影想說話又不敢說,臉色陰晴不定,想了想,咬咬牙招手將光頭叫過來,“叫弟兄們都回去。”
  片刻后,匯海大酒店周圍五百多人全部離開。
  匯海大酒店一樓的大廳中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是匯海大酒店的員工們在慶祝。
  …
  …
  大唐雨景貼著封條的門口,風在水一直在他的車中等著三哥風泰。眼睛紅著,卻沒有絲毫的睡意。車中的煙灰缸里放滿了煙頭。黎明前清冷的風從車窗中灌進來刺激著風在水的神經。
  “滴”的一聲。風泰的黑色奧迪緩緩的駛過來停下。車窗落下,風泰沉聲道:“小弟,我們回家。”
  回到風泰位于西月區的家中,保姆送了宵夜到書房。書桌上的大米粥、小炒香氣四溢。但是風在水沒有一點食欲,焦慮的問道:“三哥,結果怎么樣?”
  風泰看著自己這個自小就尤為出色的幼弟,輕輕的嘆了口氣,緩緩的道:“小弟,陸景要求你賠償他在大唐雨景6億美元的損失。我同意你將瑞銀賬戶上的4億美元轉賬給他作為賠償。”
  風在水心里磕磣一下。三哥先說他的功勞,那接下來的結果可就不好了。
  果然。風泰輕聲道:“小弟,你這六七年太順了。先換個崗位休息下吧。”
  “三哥…”風在水的心顫抖了一下。有點涼。他要被閑置了。
  風泰寬慰道:“小弟,你和陸景之間的恩怨。他已經答應一筆勾銷。這件事到此為止。小弟,誰都有過挫折的時候。你還年輕,未來還有機會。”
  風在水緊緊的抿著嘴唇,“三哥,陸景的條件呢?”
  這么優渥的條件對他,他不敢相信。陸景手里的證據足以把他打到地獄中去。他不相信陸景會這么輕飄飄的放過他。
  風泰的聲音有點苦澀,低聲道:“白露過段時間要去云春支教。”
  “什么?”風在水腦子轟了一聲,明白三哥妥協的條件是什么了,“這…”
  風泰疲倦的靠在椅子上。輕輕的擺了擺手。
  風在水點點頭。感激之余,又為自己的前途、命運涌起巨大的悲傷。失魂落魄的出了風泰的書房。
  風泰幽幽的嘆了口氣。他沒有告訴小弟:風道阻即將升職的消息。
  …
  …
  3月22日晚。風在水為龐濱率人將陸景賭在匯海大酒店的消息像旋風一樣的刮遍京城。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一片嘩然:風大少果然是惹不起的。
  匯海大酒店當晚所有的客人都退房離開。對五星級酒店來說,名譽上的損失比金錢損失更大。
  但隨即第二天傳出來的消息卻是讓人大跌眼鏡:風在水即將賠償陸景4億美元用于重建大唐雨景。
  腦子再遲鈍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竟然是陸二少獲勝!
  以陸景和風在水的能量。誰獲勝都在情理之中。只是,風大少前面那么剛猛、霸氣、牛叉,怎么這么快就認輸了呢?
  所有的世家子弟都在好奇的到處打聽消息。各種版本的故事開始出現。
  紛紛擾擾的外界信息并沒有打擾到陸景。將大唐雨景重建的事宜交代下去,陸景準備和衛婉儀去北港市度假。他答應婉儀解決風在水之后要好好“哄”她。
  24日下午,和熙的陽光落在臥室的地板上,看著婉儀一件件打包行李的陸景接到了風白露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