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2 給你戰爭

余樂笑著插話道:“靜雯,這都是京城中一些常見的勾當。比如說,我在空地上放焰火不犯法吧?幾個朋友聚在一起聽歌不犯法吧?警察來了,多半也是調解。
  所以,匯海大酒店這邊連保安都沒有派出去。謝少說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是對的。把風在水搞定了,低下那些鬧起來的人自然會散掉。”
  季婉彤聽的有些發愣。怎么會這樣啊?
  墨靜雯知道余樂說的是對的,但是心里還是很不滿。郁悶的走到窗戶邊的沙發處坐下,嬌嗔道:“氣死人了。”
  這個嬌媚、明艷的動作讓大家都笑起來。靜雯是一個賞心悅目的大美女。
  季婉彤和余樂兩人笑著坐下來。其實,他們進來是估摸著陸景應該有應對辦法。反正都深夜了,誰還辦公啊?都沒有睡意,過來聽聽陸景的安排。
  陸景笑著對墨靜雯做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問唐悅,“查明白沒有,是誰找來的人?”
  唐悅翻了下手機短信,說:“洛家的一個子弟。據說和傅婕的前夫洛宣關系不錯。在京城里面開保安公司,手底下很有一些人。再找了一個工頭。來了不少搬磚的建筑工。”
  他們幾個在這里沒動靜,但實際上手里的力量已經發動起來。唐悅負責情報工作。
  王燦譏笑道:“又是一個腦殼有包的人。陸景,看樣子洛宣對你幫助傅婕重返事業的巔峰很不滿意啊。嘿。什么魑魅魍魎都跳出來了。正好一鍋端了。”
  陸景笑著搖頭,“洛宣果然心里有點扭曲,見不得傅婕好。”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是李新寒的電話,“陸景,我幫風大少傳個話。他讓我問你感覺怎么樣?他說他的條件你知道的。瑪德,風大少夠囂張的。怎么,聽說他在搞你的匯海大酒店。”
  龐濱被陸景抓了這么大的事情。他當然知道。只怕現在整個京城圈內的人都知道了。
  風在水的條件他猜得到。第一,放掉龐濱。第二,歸還被戴安娜扣著的資金。第三,大唐雨景白砸了。
  就他看。風在水這肯定是緩兵之計。陸景不走仕途,要查還真有點難得查。需要時間。
  陸景的商業帝國比較隱蔽。露出來的企業和當地經濟息息相關。比如景華在江州,蘇蘭電器在金山,這都是納稅大戶。人家怎么可能幫風在水去查?
  陸景就笑,“我明白。你給風大少說。讓他繼續,煙花的錢不夠給個銀行賬號我,我給他打錢過去。”
  李新寒嘿嘿笑道:“你小子,還這樣強硬啊。我就是一個傳話的啊,改天我在白雁蘇飛請客向你賠罪啊。”說著很客氣的掛了電話。陸景和風在水的沖突他不攙和。
  當然,他是希望陸景贏。陸景可是他的商業合作伙伴,能給他帶來不菲的利潤。
  …
  …
  風在水接到李新寒的電話聽他轉述完,不怒反笑,“行啊,我這就給陸景報個賬號過去。沒見過這么傻逼要求的。我滿足他。”
  李新寒笑了笑,掛了電話。
  看著匯海大酒店中不斷的有汽車離開,風在水心情大好,顯然是他的戰術起到效果了,正準備給陸景來點新樂子時,手機響起來。風在水沒看號碼,來了句,“洛老板,準備好了?行,開搞。”
  “搞什么搞?小弟。你玩昏了頭!”
  瑪德,你叫誰小弟呢?風在水心里罵一句,旋即反應過來。居然是他三哥風泰給打的電話。
  風在水靠在車椅上,奇怪的問道:“三哥。這么晚了你還不睡覺?”
  “我也想睡。但是你做的事情讓我怎么睡得著嗎?”風泰聲音嚴厲的說道,隨即又疲倦的開口道,“小弟,停下來吧。我正在趕往匯海大酒店的路上。”
  風在水隱約感覺到有點不妙,辯解道:“三哥,陸景今天晚上把龐濱給抓了。我不得不反擊。”
  風泰搖搖頭。“等我到了再說吧。”
  風在水手中的電話掛斷后又重新響起來,“風大少,兄弟們的航模準備好了,要不要搞?我保證陸景在匯海大酒店里面會氣個半死。哈哈。”
  一想到十幾個玩具飛機圍著陸景的總統套房房間用寫好程序的軟件罵陸景,他就樂不可支。風大少的創意是剛剛的。
  “搞個屁。等著。”風在水沒好氣的掛了電話。
  洛老大哈哈大笑聲仿佛給人掐住了脖子,戛然而止。愣愣的聽著手機中的忙音:風大少吃錯藥了吧?
  風在水坐在路虎車中緩緩的點了一支煙。煙頭明滅,照亮他成熟英俊的臉龐。他在思考一個問題:陸景究竟開出了什么條件讓他三哥連夜趕來匯海大酒店。
  這個問題很重要。
  ….
  …
  四十多分鐘后,風泰趕到了匯海大酒店前,在一片狼藉的大唐雨景門前見到了風在水。
  此刻,匯海大酒店所有的住客都已經退房離開,空蕩蕩的只剩下匯海大酒店的員工。
  跟在風泰身邊的是風天澤。風在水眼神淡淡的掃了風天澤一眼。風天澤腿肚子都有些抽。他聽說風在水在國外執行任務時殺過人,現在看來傳言應該是真的。
  風天澤心里苦笑,他不得不來。
  在書房中他轉述完完陸景的話后,風泰和顏悅色的說:“天澤啊,我和陸景不熟悉,你陪我走一趟吧!”這樣,他能拒絕嗎?
  風泰約五十多歲,穿著家居的淺灰色休閑長衫。臉上帶著風霜色,鬢角斑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行走時大步流星,英姿挺拔。拍了拍風在水的肩膀,沉聲道:“跟我來。”說著坐進風在水的車中。
  風在水鉆進車里,看著風泰,說:“三哥,到底什么事?”
  風泰默默的看了風在水一眼,帶著惋惜,遞了一個信封給風在水,“你自己看。”點了煙。緩緩的吸著。
  風在水打開車里的燈,再迫不及待的打開信封。里面是幾張打印出來的英文清單。抬頭是瑞士銀行的標簽。
  等風在水的看到開戶人姓名是馬爾斯-陳時,臉色大變。清單中,有一連串的轉賬信息。最近的一筆大額轉賬是1.7億美元的轉賬給一家迪拜的公司賬戶。
  風在水拿著信封的手顫抖著。仿佛有千斤之重。
  他輸了。
  風泰輕輕的嘆了口氣。不出意外的話:馬爾斯-陳應該是風在水的化名。
  風在水頹然的靠在車椅上,信封飄落在地上,拿出煙和火機,連續三次才打著火,點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落寞的問道:“三哥,陸景怎么可能拿得到瑞士銀行的賬戶信息?”
  風泰道:“小弟,現在不是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指了指地上的信封,“你怎么解釋你有4億美元存款的事情?周小齊還在監獄里服役吧。”
  風在水點點頭,低聲道:“嗯,小七是無期。”
  沉默了很久,風在水抬頭問道:“三哥,陸景的條件是什么?”
  風泰看了風在水一眼,搖搖頭。“我不知道。所以,我帶著風天澤來了匯海大酒店。”
  說著,掐滅煙頭,走下車,和風天澤一起大步向空蕩蕩的匯海大酒店走去。
  風在水憤懣的一拳打在儀表盤上。這時,外面還在喧鬧的煙花和音響聲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他的破綻居然是出在向戴安娜轉帳的賬戶上。瑞士銀行對客戶的保密很嚴格,很有信譽。連美國要求調閱瑞銀的客戶資料都被拒絕。
  陸景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然而,這個問題還不是當下最嚴峻的問題。最嚴峻的問題是,他無法解釋他擁有4億美元存款的事情。他輸掉了和陸景戰爭,陸景要怎么處理他?
  風在水看向三哥風泰的背影。心里升起一絲希望。
  他其實猜得到陸景最終的目的是什么:陸景希望風家同意他和風白露在一起。
  這樣的話。他還有一線生機。
  …
  …
  凌晨1點多。匯海大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中的眾人都很亢奮。王燦、唐悅、謝晉文、余樂、墨靜雯、季婉彤都沒有睡意,說笑著聊天。
  唐悅通報了風泰已經到了匯海大酒店門口的消息。這意味著風泰將會代表風家和陸景談判。而不是選擇支持風在水繼續和陸景對抗。風在水最后一道防護被解除。
  風在水輸了。輸的很徹底。他的命運現在掌握在陸景的手中。
  陸景疲倦的靠在沙發上揉著眉心。他有點累。
  這些天他消耗腦細胞無數。不斷的和人見面,交流,游說。計算人心、利益從來都是最為復雜的工作。現在。甘美的勝利果實等著他去采摘。
  墨靜雯保管著陸景的手機,接了一個電話,回頭笑道:“陸景,何總打來電話,風泰到一樓大廳了。”
  陸景微笑道:“哦,打開匯海大酒店所有的燈飾。我們去副樓12樓的包廂中等他。”
  匯海大酒店璀璨的燈光效果在一瞬間打開,仿佛巨大的光亮從地平線上升起。夜色中的匯海大酒店宛若高雅的貴族,俯視著身邊喧鬧不已的人群。
  這個變故,讓洛老板的手下不自覺的安靜下來。一個是因為鬧騰得有點累了。二一個是剛才有人進入匯海大酒店了,估計是談判的。
  當然,最主要的是巍峨高聳、氣勢磅礴的匯海大酒店燈火通明,渲染著這座酒店的時尚和國際化氣息。盡顯其優雅、高貴。令他們感到震撼。
  這是五星級的酒店啊。京城貴胄們聚會、酒宴的首選。何其的驚艷,令人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