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1 今夜無眠

高婉薇位于京城的家中。月華如水。
  高婉薇連續的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露面,每次都在陸景身邊,她在京城中逐步的被人認可。龐濱被抓這么大的事情立即就有人通知她。
  此時,她正在和得到消息的黎傾城通話。
  黎傾城18日在上林苑驚艷的亮相,冷艷的姿容,逆天的長腿讓她贏得了一批忠實的擁躉。她今晚也得到了消息。蘇威告訴她的。
  “薇薇姐,景哥果然是好樣的。哈哈,這才是他的風范啊。我前些天聽人說景哥被風在水砸了招牌屁都不敢放一個,把我氣得半死。”
  高婉薇可不想黎傾城那樣肆意的宣泄情緒,冷靜的道:“傾城,我認為龐濱不會說出風在水的秘密。景哥,估計會面臨著風在水瘋狂的報復。”
  “啊…,那怎么辦?要不要提醒下景哥?”黎傾城說道。
  高婉薇笑嘻嘻的打趣道:“得了。傾城,你現在一口一個景哥了。感受到成為四大名媛的好處了啊。”
  “三大名媛啊,風白露又沒有接受。”黎傾城對風白露、風在水攪合她的生日宴會很不≮滿。又嬌笑著道:“
  薇薇姐,說的我那么勢利啊。人和人接觸總有一個相互了解的過程。我現在很認可陸景啊,改口不是很正常?你不也一樣哦。”
  高婉薇笑一笑,說:“我跟著你說的啊。陸景哪里不用通知。以他的聰明,怎么可能想不到。”
  電話里沉默了一會,黎傾城道:“那只能等消息咯。”
  “嗯。等消息。”高婉薇掛了電話,看向窗外的明月。以陸景謀定而都動的性格,隱忍了五天的時間。他會無的放矢嗎?
  景哥,我很期待哦。
  …
  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
  處在風暴核心的陸景、王燦、唐悅、謝晉文幾人都很平靜,說說笑笑。香茗飄香。
  每臨大戰有靜氣。順,不妄喜;逆,不惶餒;危,不驚懼;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
  陸景輕輕的捻著青花瓷茶杯的手柄。
  王燦、唐悅、謝晉文的手機偶爾響一響,有人過來打聽消息。而陸景的電話始終無人撥打。陸景和風在水的白刃戰,現在沒人會找陸景打聽消息。
  謝晉文放下電話。摸著自己帶著面具的鼻子,笑著道:“小高那個逗比去東環街區白唯那兒了。哈哈,他肯定還二章摸不著頭腦。怎么就被監控了呢。”
  其實,監控高暢很簡單。唐悅剛才說了,高暢身邊的跟班王小兒和大蝦都分別被買通。
  錢,對有些人,有些事來說是廢紙,但是對王小兒、大蝦來說顯然不是。
  王燦扶著眼鏡點評道:“傻不拉幾。這回看白唯怎么為他說情。”
  陸景一個電話打給高暢,再加上王小二出現在盛世俱樂部。龐濱要是不認為是高暢出賣他那才有鬼。高暢現在只能重回陸景、他這一方的陣營。
  唐悅笑的有點磕磣人,說:“結果是肯定的。哦,龐胖子在盛世俱樂部真有姘頭?他不是不好女色嗎?”
  “這得問小謝。”
  謝晉文常年泡嫩模,盛世俱樂部去得多。打打網球。在豪華更衣室中和脫光的美女一起洗澡,多么愜意的事情。笑著道:“怎么沒有?有個叫云萱的陪練公主和他有一腿。”
  陸景笑了笑,沒有參與討論。這時。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陸景看看號碼,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等待已久的電話。陸景做了一個手勢。王燦、唐悅、謝晉文都停止交談。剛好進來給大家續茶的季婉彤也放輕了腳步。
  陸景按了免提鍵。里面立即傳來風在水壓抑著憤怒的聲音,一字字的說道:“陸景。把胖子放了,否則,后果你承擔不起。”
  陸景笑笑,喝著大紅袍:“風在水,你在恐嚇我。”
  “你可以這樣理解。”風在水頓了頓,又道:“不要癡心妄想了。胖子不會出賣我。”
  陸景好整以暇的道:“我知道。風在水,我要干掉你,總要先把你的助手、小弟都給剪除掉才好動手。”
  陸景說的很坦然。很直白。但真是這種直白讓風在水很不爽,你以為你是誰?冷然的道:“陸景,不放,你會后悔的。”
  陸景哂笑道:“風在水,如果大晚上你給我打電話是說這件事,你可以把電話掛了。”
  “陸景,這是你逼我的。”
  陸景霍的從灰色的高背沙發上站起來,很干脆的大聲道:“對,是我逼你的。風在水,你要戰爭,我就給你戰爭。來!”陸景心中憤怒的情緒爆發出來。
  他和風在水的戰斗只有勝敗,沒有和局。只允許活一個下來。勝者擁有對敗者的裁決權。這就是真理、公理。
  你要戰爭,我就給你戰爭。
  這句話讓王燦、唐悅、謝晉文臉上都收斂的笑容,心中激情澎湃。這一戰將會掃清陸景在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最后的對手。從此,不會有人在再敢于挑戰陸景的權威。
  他們與有榮焉。
  季婉彤穿著一身米白色套裙,端莊、清秀。肉色的絲襪裹在修長的腿上。黑色的單鞋。杏眼流波的看著此刻態度強硬、帶著憤怒情緒的陸景。
  陸哥在此時像一個普通人,他也有情緒,但這無損他的形象。季婉彤難掩眼中的崇拜。
  她知道陸景面對的是怎么樣的一個可怕的對手。這些天,她聽多了風在水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的勵志故事。風在水在京城中是一個傳奇。
  然而,陸哥向京城中的傳奇發出了挑戰:要站就來吧!
  “好。”風在水嗒的一聲掛了陸景的電話。下一刻,他撥了一個號碼出去。“洛老板,動手吧。”
  五分鐘后。匯海大酒店周圍響起震天的爆炸聲。是煙火被點燃的爆炸聲。
  深夜23點40分,震天的響動讓正在匯海大酒店安睡的旅客們全部被吵醒。停車場中的豪車發出刺耳的鳴叫聲。有人在窗戶口看向外面。
  匯海大酒店三面被煙花包圍。右側面和后面是大唐雨景的地界。哪里的煙花如春雷轟鳴,在天空中飄散。前面和左側是湖東路的主干道。煙花絢爛。
  黑壓壓的人群三圍圍著匯海大酒店,少說有500人。還有大功率的音響在播放節奏強勁的歌曲。
  深夜路過匯海大酒店的人還以為是什么喜事慶祝。而三分鐘后,匯海大酒店的前臺電話被打爆,全是退房的要求。根本沒法睡。
  夜色中,距離匯海大酒店不遠處的大唐雨景貼著封條的大門口,一輛路虎停在這里。
  玻璃窗緩緩的落下,風在水帶著墨鏡的英俊臉龐露出來,臉上帶著陶醉。
  聽。這煙花與音響的喧鬧何等的悅耳。
  陸景,看我們誰先撐不住?
  風在水的目光投向匯海大酒店最頂層。陸景就在那里的總統套房中。
  風在水知道:即便是把陸景在京城中的產業砸光也威脅不了他。但是,當對抗的損失越來越大,那時便凸顯出和解的好處。自然會有人勸陸景。
  他沒有把柄給陸景。已經立于不敗之地。而匯海大酒店的口碑損失,一個月不營業的損失,陸景受得了嗎?
  至于和解之后…嘿嘿。
  …
  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客廳的落地窗前可以清晰的看到樓下黑壓壓的人群。看到放煙花爆竹的位置。汽車因為震動鳴叫的聲音十分刺耳。大功率的音響歌聲隱約傳來。
  “太無恥了。”季婉彤同仇敵愾,憤然的大聲說道。
  陸景就笑,“小季,干嘛那么生氣啊?總統套房這里的隔音效果還不錯。不影響我們的工作。”
  “哦,陸哥,我覺得風在水太下三濫了,像個混混呢。”季婉彤柔美的笑著說道。有點不好意思。她進來添茶已經呆了快二十分鐘了呢。給大家加了茶水后離開。
  陸景笑著問王燦、唐悅、謝晉文:“好像是在唱《好日子》是吧?我以為風在水只知道搶砸。黔驢技窮。喏。他還是很有點水平的。”
  王燦嘿嘿笑道:“我看風在水是好日子過到頭了。風天澤那小子還沒去見到風泰嗎?”
  風泰就是風白露的父親。風家二代的話事人。風天澤是白露的堂兄。沒有自己等人作對,是個明白人。
  唐悅拿出手機看了看,“到了。在風泰的書房呢。”風天澤的手機上有他安置的定位軟件。
  謝晉文一臉的不解。他那天給風在水打得進了醫院,不知道陸景的安排。隨即笑起來。看樣子景少是早有安排啊。我安心的看戲就行。
  陸景淡然的笑著點點頭。這時。墨靜雯、余樂、季婉彤、匯海大酒店的總經理走進來。
  為首的墨靜雯穿著漂亮的粉色蕾絲鉛筆裙,有著嫻雅而清新的名門閨秀氣質。說道:“陸景,何總有要事匯報呢。”
  匯海大酒店的總經理何總抹著汗道:“景少,客人現在都要求退房,我快要安撫不住。”
  陸景吩咐道:“不用安撫了,給所有退房的客人退還房費,并給予一倍的賠償。對他們說明情況。”
  何總連聲道:“好的,好的。我這就去辦。”有大老板說話。這件事就好解決了。
  等何總退下后,墨靜雯道:“陸景,我們要不要報警啊?太吵了。”
  謝晉文就笑,“墨助理,報警沒有用。這件事要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墨靜雯不解的道:“怎么沒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