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60 風在水的尾曲(四)

“高暢,我在白姐這里,你給我先滾過來。”高麗瑩在電話里喝罵道。
  畢竟是親弟弟,不能見死不救。但是,怎么救,她也為難的很。這一會不是和風在水吵幾句就能解決問題。
  以風在水的自負,讓陸景出其不備的抓住了龐濱,只怕要氣得發瘋。她需要從陸景這邊方來尋求諒解。
  但上一次是白姐敏銳的把握到機會,將原諒高暢的事情和推出蘇琳聯系起來,高暢才得以保全。現在就沒這樣的機會呢!她和陸景沒有多少交情的。
  白姐倒是和陸景關系處理的不錯。
  首先肯定得弄清楚前因后果。
  給姐姐罵著,高暢心情稍好,因為姐姐的話鋒是答應幫他。連忙應了一聲,帶著跟班狼狽的離開嘉南俱樂部,前往西月區東環街區白唯的住處。
  …
  高暢接到風在水的恐嚇電話時正在嘉南俱樂部2樓的2015號包廂與聞人恪心思重重的喝著酒。
  到包廂外接過風在水的電話后,他給嚇得在走廊上立即撥打電話給姐姐高麗瑩,電話的內容給人聽到。
  “怎么樣?”2015號包廂門口,幽暗的燈光下,聞人恪問著進來的跟班。
  跟班道:“恪少,龐濱被抓了,風大少認定是高暢出賣了龐濱…”他把聽到的幾句話說了一遍。
  聞人恪聽的心頭巨震:陸景居然把龐濱給抓了。那風大少不急得跳腳才怪。陸景占據主動了。
  聞人恪心里有點不舒服。他看戲的立場是希望風大少贏的。隨即,飛快的將心中的情緒丟掉,這個層級的較量。他只能是看客。
  很快,龐濱被抓的消息傳遍了嘉南俱樂部。并迅速的傳遍京城紈绔子弟的圈子。得到消息的京城世家子弟一片嘩然:局面反轉了。現在是陸景占優。
  陸二少果然同樣的彪悍。他根本就不怕風在水。下手就是狠的。直接拿下風在水的得力“臂膀”。
  上一次,陸景拿下了周小齊。讓風大少退讓。這一次呢?哈哈,就看龐濱掌握著風在水多少秘密。
  這才是陸二少的風采!
  好戲開鑼,今晚會有少人睡不著覺呢?
  …
  周三晚上,秦成文沒在嘉南俱樂部。在湖東區賢府別墅陪著懷孕的曉兒吃過飯,便回到家中。
  深夜里清寒夜幕低垂,星空仿佛就在頭頂。秦成文剛洗完澡在書房中抽了一支煙,卻是接到經常跟著他混的一個世家子打電話來匯報:“秦哥,出大事了。龐濱被陸景派人抓了。”
  秦成文愣了愣,沉吟了幾秒。消化了這個消息,說:“我知道了。”放下電話,禁不住眉頭皺起來。
  陸景的反擊很凌厲。根本就不是要謀求和解、妥協。
  那么,他在18日晚上林苑借著白露拒絕四大名媛名頭的機會和陸景疏遠,是否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呢?秦成文陷入深深的沉思和反省中。
  他的野望是一統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在他看來,陸景有威望,有能力,卻沒有“一統江湖”的野心,實在可惜。要是換做他處在陸景的位置…
  然而。現在陸景在與風在水的交手中白熱化,他要想居中調解,火中取栗,似乎就很困難了。
  秦成文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沉思。秦成文接了電話。是劉小山的電話,“小山,這么晚了。有事情嗎?”劉小山現在是他堂妹夫。
  劉小山沉聲道:“秦哥,我剛得到消息陸景找人在盛世俱樂部把龐濱給抓了。這是不是真的?”
  秦成文肯定的道:“是真的。”
  “唉…”劉小山長長的嘆了口氣。他說多么的想看到陸景倒霉啊。
  秦成文就輕笑著。“小山,龐濱肯定知道風在水的秘密。但是陸景很難通過這件事將風在水搞掉。你見過幾個人因為白手套被抓受到牽連的?”
  要說,龐濱一點都不知道風在水的秘密,他是不信的。但是,龐濱會告訴陸景嗎?
  做白手套都是得有“職業道德”的。
  想也是,劉小山松口氣,笑呵呵的道:“秦哥,我是擔心則亂啊。那你說誰最后會贏呢?”
  秦成文笑道:“這可不好說。不過,風在水能18歲就在京城中縱橫捭闔,這么些年不倒,他肯定很有兩把刷子的。
  就像陸景,我們都以為他會妥協。他家大業大,怎么可能敢和風在水玩硬的?偏偏,他給了我們一個大驚喜。
  到這個位置的人都不簡單。就我的看法,周小齊那件事早下了結論。陸景沒有辦法炒現飯。風在水自身肯定沒有什么破綻。這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陸景接下來要承受他更大的怒火。資產損失就不說了。估計,最后他們還是得坐下來談。”
  秦哥是看好風在水。劉小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掛了電話。但是,不管怎么樣,陸景因為大唐雨景被砸的金字招牌又復色了不少。
  …
  因為手機、短信,現代社會的消息傳播都是擴散式的。等真正的網絡2.0時代來臨,在微博、facebook、推特、微信出現后,消息傳播的方式還會改變。
  龐濱被抓的消息在短時間傳開后,3月22日晚,京城中眾人無眠。最新的消息不斷的在交流中傳播。23點10分,龐胖子被帶到了京城市局,進入審訊階段。
  他涉嫌在一起林場縱火案中殺害了前些年某個知名民營企業董事長的愛子以及他的保鏢。
  西月區,浩元路52號,一處正宗的老京城四合院臥室中亮著燈。閔興懷頭枕在身邊美人雪白豐腴的大-腿上。神情疲倦的接聽著電話。
  他剛和小潔恩愛了一回。四十多歲將近五十的男人,縱然是保養得再好。射過后還是疲不能興。入睡了沒一會卻是接到跟班羅二打來的電話匯報情況。
  穿著黑色性-感蕾絲半透明睡袍的美人低著頭,溫柔的給閔二哥揉著頭。一雙雪玉般白皙的淑乳在睡袍中挺翹,渾圓。她順便聽著電話中的內容。
  芙蓉帳暖溫柔鄉。
  十幾分鐘后,閔興懷放下手機,嘴角帶著冷笑,想了一會,道:“小潔,我們睡覺吧。”
  “哦。”小潔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身姿高挑,很漂亮。乖巧的關了燈。縮在閔二哥懷里。
  她剛才聽到陸景的名字。腦子里想著那天閔興懷給她介紹認識的那個并不算英俊但異常出色的青年。“天老大,我老二”的閔二哥都佩服的人,會遇到麻煩?
  閔興懷給電話鬧醒沒什么睡意,和小潔將情況隨意的聊了聊,感慨的道:“小潔,你知道我在京城中這么多年經歷幾個‘紀元’始終不倒的原因是什么嗎?”
  小潔湊趣的道:“不知道。”
  閔興懷道:“因為我從來不和同級的對手硬碰。我在京城這么多年,斗成陸景和風在水這樣的,肯定要倒下一個了。不死不休。絕對沒有談判的可能。
  剛才秦成文還找人向我遞話,問有沒有和解的可能。嘿。以陸景、風在水的心氣,和解個毛。都赤膊上陣了,不搞掉對方,怎么可能收場。”
  “啊…”小潔有點緊張。陸景留給她的印象非常好。她不希望陸景輸。
  京城風華。世家變遷,多少煙云。輸掉的人會輸掉一切。
  閔興懷就笑了,說:“風在水是二十年一出的妖孽。18歲就能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能力,智商都是一流。31歲的大校。前途一片光明。”
  小潔手捧著胸口,緊張的盯著閔興懷。直到閔興懷嘴里說出“但是”兩個字,她才松了口氣。
  閔興懷哈哈笑著道:“但是,陸景是百年一出的妖孽。陸景今年才28歲。和華財團資產少說有2000億美元。這份成就,有幾個人能達到?
  風在水和陸景比起來還欠點火候。他碰到陸景只有玩完的份。”
  雖然閔二哥沒有說風在水完蛋的原因,只是空口白話,但是小潔心里很舒服,笑顏逐開的故意說著反話:“二哥,風在水也不錯啦。他耽擱了幾年嘛!不然,肩膀上說不定抗星了呢。”
  閔興懷嘿嘿一笑,嗤之以鼻:“小潔。管不住褲襠的男人,又怎么能克制得了貪婪的欲-望?他不再高麗瑩的事情上栽跟頭,再其他事情上一樣會。”
  風在水這個人做事沒什么底線。而陸景就有原則的多,很有人情味,是可以托付后事的人。他希望陸景獲勝。
  陸景,不要讓我失望啊!
  …
  和閔興懷持有相同觀點的還有傅婕。她前天回京城參加第四石油集團的會議。
  周三晚上邀請風白露在西單的歐索西餐廳吃完飯。飯后,兩人回到傅婕居住的東環街區c棟24樓2403號公寓閑聊。談興正濃的時候,風在水接到了消息:龐濱被抓。
  傅婕和風白露洗過澡,換了睡衣在小客廳中一邊喝著紅酒一邊等著最新的消息進展。
  此時,高暢剛好抵達東環街區b棟24層的2404公寓。正是傅婕家中對面那棟樓中的24層。
  傅婕看到風白露放下電話,搖搖頭,素雅明凈的面容上付出一抹感嘆的神色,道:“白露,不用奔走了。陸景和你小叔絕對不會和解的…”
  她的看法和閔興懷一樣。
  第一:陸景和風在水不會和解,兩個人最終會倒下一個。
  第二:陸景會獲勝。因為陸景是多少年難得出一個的優秀人物。
  經歷過04年底在新加坡石油期貨的大戰,她為陸景操盤,最終擊敗國際巨頭獲勝。這讓她對陸景有著盲目的信任。
  當然,支持她觀點的證據沒有。純屬感覺。
  她不喜歡風在水這個人,看她的眼神很不對勁。狼一樣的目光,肆無忌憚,想要剝光她的衣服。
  風白露輕輕的嘆口氣,清美絕倫的臉上露出無奈,道:“傅姨,你真的這樣認為?”
  她夾在陸景和風在水中間很為難啊。她不希望陸景輸,但也不希望小叔被陸景送進監獄。那樣的話,就別指望父母同意她和陸景在一起了。
  傅婕肯定的點點頭:“龐濱不會出賣你小叔。但是,以我對陸景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會贏。只是,我很好奇他的下一張牌是什么?他怎么擊敗風在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