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 風吹起來

莫心藍坐在天藍國際的辦公室里側頭看著窗外第一場淅淅瀝瀝的春雨,凌亂的雨絲讓她心里微微有些煩悶。
  二月二十七日,董坤城以2.6億人民幣的價格搶先出手接下了白家坤鵬投資手上新虹百貨8%的股份。這讓她感到心驚。
  董坤城能調動的資金絕對比她想象中的要多。他此前疲軟的表現不過是穩扎穩打的經營策略。
  想到這兒,莫心藍嘆了一口氣,按下左手邊藍白色的電話,“小華,通知下面暫緩第五家商場的建設計劃。集中精力先將第四家商場的開業工作做好。”
  “好的,心藍姐”她的助手在電話里說道。
  莫心藍掛了電話,想了想,拿出手機打給父親,“爸。”電話那頭是一個很清朗的聲音,“恩,遇到難題了?”
  莫心藍用手撐著自己的額頭,烏黑的發絲順著她手臂垂落,“董坤城這個人老奸巨猾,很能隱忍,我想我可能低估他了。”接著說道:“天藍國際擴張的太快,我打算放緩擴張速度,預留部分資金,準備應對他的反擊。”
  “董坤城這個人在華人商圈里面很有名氣,有能力是正常的。”
  “白家準備從天藍國際里面撤資,我需要籌集資金接手他們家的股份。他們家遇到了什么事?”
  “可能是信達地產急需資金。嶺南這邊前天報紙上發了評論員文章,跟著江口市那里就有動作。信達地產大部分業務都集中在江口市。白家這次很危險。如果不能挺過這一關…”莫培英人在香港。但是對毗鄰省份的經濟政策動向極為關注。
  “哦?”莫心藍有些吃驚,“那看來一會我要向信業銀行的占行長申請足夠多的資金才行。”
  她內心里面有點不太看好白家。
  …
  “這里怎么樣?”董翔笑著問葉強文。清幽的樂器聲若隱若現。宛如飄渺的仙樂。兩人各據一個桃木案幾,相對跪坐在案幾面前,身下是厚厚的波西米亞風格的地毯。案幾邊各有兩個輕紗遮體的古裝女子為他們添酒加菜。
  葉強文伸手在一女雪白的翹臀上摸了一把,隱約可見薄紗下面黑色的丁|字褲,手指上的觸感極佳。那女子嫣紅的兩點頂住透明的衣物,清晰可見,這樣半|裸的誘惑比之全|裸更加誘人,“很有情調的地方。只是。董伯伯那里…”
  董翔示意身邊的女子用嘴給他喂酒,喝了一口美人酒,才笑道:“那里有壓迫那里就有反抗。你別說你在蘇江是老實孩子。”
  “哈哈,當然不是。下次翔哥去蘇江,我負責招待你。”
  董翔擺了擺手,“你對莫心藍有意思?白昆對她一往情深,你們兩個家里關系不是很好的嗎?不要為了莫心藍鬧翻。”
  葉強文把一個女人摟到懷里。用手指在她胸前彈了彈,笑道:“男人見到美女都會有意思。再說關系總是不斷的變換著。白家已經大不如從前了。嘿嘿,他們能不能度過這次難關還是個未知數。”
  董翔來了些興趣,看向葉強文,等著他的下文。葉強文看了看身邊的兩個女人。董翔笑著揮手示意屋子里的女人都出去。
  葉強文笑道:“白家或許是以前太囂張了,他們這次在江口市得罪了一個背景極為深厚的副市長。別人正在給他們家下絆子。他們家在政壇上的勢力早就一掃而空。只能按照人家的規則玩。現在正在四處籌錢。
  那天在大唐雨景的慶功酒會,白昆失態后不是和莫心藍單獨談了談嗎?說不定就是在談籌錢的事情。我聽說白家的坤鵬投資已經將手中的新虹百貨股份賣掉了?”
  “是的。董坤城出手拿下了。他的報價比我爸高出2千萬。我當時還詫異著白昆不講規矩。現在看來白家是急需資金。”說著,董翔一拍大腿,“我明白了。莫心藍突然放緩天藍商場的擴張步伐,肯定和這件事有關。她在暗里籌錢收購白家手中的股份。”
  葉強文說道:“籌錢和天藍商場的擴張有什么關系?哦---。你是說她有可能暗中挪用天藍國際的資金?我發現女人都很瘋狂啊。這件事不能坐視,要不要讓財務查賬?”
  “莫心藍有可能挪用天藍國際的資金。但是也說不定。暫時不要查賬,查賬會和她撕破臉皮,畢竟天藍國際在她的執掌之下帶給我們的利益很大。”
  “我們要不要考慮收購白昆手上的股權?”葉強文說道。在白家政壇力量出事之前,白家與葉家的合作中一直占據著主導地位。這讓葉強文很不滿,有落井下石的機會,絕對不會放過。
  董翔笑道:“我爸最近在調集資金盯著董坤城的動作。他在投資香港的樓市。我這邊抽不出資金,你那里…?”
  “我家里正在蘇江省內整合電子產品的專賣店,暫時恐怕籌集不到大筆的資金。”
  “那把消息透過魏曉華,讓他去和莫心藍打擂臺。嘿嘿,你剛到京城還不知道他做生意的風格。到時候我們偏向那邊,那邊就占上風,這樣我們的利益也沒什么損害。呵呵,好了,今晚只談風月,不談正事。我去把美人們喊回來。”
  說著,笑著站起來走向門外。
  …
  白昆只賣了3%的天藍國際股權,再加上賣掉新虹股份所得的資金,在四天之內已經籌齊五千萬美元。但是各路資本仿佛是嗅到血腥味的鯊魚,都約而同的向他打探收購余下股份的可能。
  也不知道消息怎么透漏出去了。
  “白老弟,你聽老哥一句話。莫心藍她要真為你著想。她就不應該買你手上的股份,而應該用抵押的方式借錢給你。”
  魏曉華喝的滿臉通紅。一邊說話,一邊給白昆添酒。兩個人在金頂俱樂部的一個雅間里面喝著酒聊天。
  人們一般都會相信酒后吐真言。魏曉華的表情仿佛是喝醉了一般,但實際上他腦子清醒著。他這副喝酒上臉的模樣,再配合著他懇切的語氣,是他縱橫商場的利器。
  這樣貼心的談話氛圍往往能讓他說服對手。
  “你想想,她要真對你有意思,就不應該讓你退婚。這不是典型的可以共富貴不能共患難嗎?這樣的女子不是賢妻。
  老哥知道你急著用錢,價錢上我不虧待你。我們可以簽個協議。你可以在有錢的時候把股份買回去。價格到時候比照天藍國際的股權價值上浮20%就可以了。”
  “唉。”白昆嘆了一口氣,將杯中的洋酒倒進嘴里,火辣辣的味道。形勢越來越壞。五千萬美金正在不斷的消耗。最多能撐一個月。
  家里正在想辦法融資。在天藍國際的股份最終肯定是要抵押出去。坤鵬投資就這樣完了。他心里面充滿了苦澀。
  在幾天前他還在大街上嘲諷陸景沒有資格和他說話,現在看來,他即將要跌出公子哥的圈子了。沒有資格說話的人會是他。
  這個人丟得夠大啊!
  “我再考慮考慮吧!”白昆說著站起來,準備離開。魏曉華想了想,說道:“白老弟。有個消息我本來不打算說的。還是告訴你吧。江口市的林市長和陸家淵源深厚。”
  白昆一愣,這句話仿佛是撥開烏云的手,他看到幕后的人。居然會是陸景。想想就能理解。陸景在新虹百貨上被天藍國際擠兌的很慘,他繞了一個圈子,拿天藍國際所有股東里面最弱的白家下手。可是,白家退出天藍國際又怎么樣。只不過是短暫的延緩它擴張的步伐。天藍國際依舊資本充足。
  看著魏曉華酒后發紅的臉,他突然反應過來。缺少白家對莫心藍的鼎力支持,以及居中調和,董、葉兩家會甘心于隱身幕后嗎?更不要說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魏曉華。
  天藍國際要是順風順水還好,一旦出現一點不如意。恐怕有內斗的可能。那還怎么壓制新虹百貨?
  “謝謝!我們改天再聊吧!”白昆點了點頭,快步推門離開。腳步有些醉酒的踉蹌。他要去找莫心藍向她說明情況。
  …
  凌雪月一直在注視著新虹百貨和天藍國際爭斗。這是京城百貨零售業兩大巨頭的爭斗,勝者將會贏來一個飛速發展的時機,甚至會有足夠的資本向京城市外擴展。
  無論是新虹百貨吞掉天藍國際,還是天藍國際吞掉新虹百貨,只要消化了對方的資產,渠道,人力,剩下來的一個在實力上肯定會突飛猛進。
  就是不知道誰會獲勝啊!她持有新虹百貨30%的股份,她還是希望新虹能獲勝。
  助手將衛東陽引了進來。
  “呵呵,凌姐好悠閑吶。外面新虹百貨的促銷活動搞得如火如荼。天藍國際那邊在也在針對性的搞促銷。”衛東陽將西服脫了,丟在沙發上。
  這個動作配著他英俊的相貌,有著一股灑脫的氣質。
  凌雪月笑著道:“數據出來沒有?”
  “已經初步統計出來,新虹百貨連續三天的促銷活動讓他們在化妝品和服裝銷售上逐步回升。比較是京城市里老牌的購物商場,很多老京城人都喜歡去那兒。這一點天藍國際比不了。
  天藍國際壓倒性的優勢正在不斷的減弱。估計是要成拉鋸態勢。凌姐,你上次說要拋售新虹百貨的股份,現在呢?”
  凌雪月笑道:“現在當然不用。投資就是為了賺錢嘛。聽說白家有意出售手中天藍國際的股份。”
  衛東陽很神秘的笑了笑,“凌姐,白家現在多少有幾分待價而沽的意思。他們手上還有些應急的資金,所以想要賣個高價。但是我建議你等等。等到三月份嶺南的省|代|會開完,他們就會急了。”
  “哦,你知道我不關注政壇上的事情,你杜哥也很少和我說。莫非嶺南省的人|事有變化?”
  “差不多定了,林友正要去嶺南任常務|副|省|長。聽說他走的是胡總的線。陸景在較量的天平上加碼了,白家基本上已經完蛋。到時候他們會急著拋售股份。那個時候凌姐出手的代價要小得多。”衛東陽笑著拿起紅酒喝了一口,意態悠閑。
  心里倒是有些佩服陸景,那天在燈市上遇到,他可是一點話風都沒透,不聲不響就把局勢給翻轉過來了。看來他和心藍還要接著斗下去。
  不過新虹百貨董事會里面,他和董坤城加起來有絕對的控股權,而心藍靠得是經營能力,個人魅力來維持她在天藍國際的地位。
  這已經是落了后手啊。并且在合作伙伴的選擇上,心藍的眼光不如陸景。
  最后會是誰勝誰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