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9 逗比小高

嘉南俱樂部。三樓2號包廂中,高暢和龐濱聊的正歡。
  從大唐雨景要花費多少經費翻修,有沒有可能拿下來,侃到有沒有可能從景華通信身上撈到足夠的好處、利益。
  景華的S7現在買的很火,每天都在以一個數量級的方式遞增,瘋狂的蠶食功能機的市場。一部S7售價8000元。而18日晚黎傾城贈送的豪華版S7更是售價達到3萬美元。
  這里面景華賺了多少超額利潤可想而知。他們倆說起來就眼紅。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wuwu…”高暢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龐濱一臉古怪的看著高暢。年輕人的音樂他實在欣賞不來。這什么鳥鈴聲?還“嘻唰唰嘻唰唰”。
  高暢不好意思的笑笑,拿出手機。豪華版S7,那晚黎傾城贈送的,人手一只,裝逼利器。
  高暢一看號碼頓時愣住,手機鈴聲很酷炫的響著。我日,居然是陸景的手機號碼。
  陸景的私人手機號碼京城世家子弟基本上每個人都有。但是能夠給陸景打電話的人沒幾個。他手機里也存了。
  龐濱受不了這鈴聲,催促的問道:“小高,誰打來的,接啊。”
  高暢回過神,腦子很迅速≥,..的轉了一圈,就在包廂中接了電話,“陸少,你好。”
  龐濱一聽到陸景的字號,眼睛都瞇起來,幽幽的看著高暢。
  陸景笑著道:“小高,你現在和龐胖子在嘉南俱樂部吧?給他說一聲。我派人去抓他了。讓他在嘉南俱樂部等一會。”
  高暢傻了眼。陸景這是什么話?光明正大的提前告訴龐濱說要抓他。
  這…太吊了吧!京城里面從來沒有這樣的路數啊。
  問題是他怎么給龐濱說呢?
  “等等,陸少…。我…”高暢還要再說時,陸景已經掛了電話。電話里傳來嘟嘟的盲音。
  見高暢呆若木雞般的怔怔的拿著手機。龐濱瞇著眼睛道:“小高,陸景說什么了?”
  高暢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龐哥,陸景打電話給我說:要我通知你一聲,他要抓你,讓你在嘉南俱樂部這里等一會。”
  說完,他都覺得自己像個傻逼。陸景讓他轉述的內容太奇葩。哪有這樣搞的?還親自打電話提前通知。你當龐濱是傻的啊,他不會跑路?
  “…”龐濱一愣,隨即大笑起來。“哈哈,陸景他tm的有病啊。玩這種小花樣有用嗎?虛張聲勢…”話還沒說完,龐濱突然緊緊的閉上了嘴巴。看向高暢。
  高暢連忙辯解道:“我是偷偷出來的。沒有人知道我來嘉南俱樂部了,哦,在門口和聞人恪碰到了。”
  龐濱和高暢兩人心底同時升起冷幽幽的感覺,不對勁,齊齊打了個冷顫。陸景竟然準確的知道兩人此時在嘉南俱樂部中,而且還知道兩人在一起。
  這說明什么?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陸景的監控中。
  京城這么大,他們倆的行動居然同時被陸景掌握。這份掌控力背后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令人感到恐懼、顫栗。
  而且。陸景監控他們還說明什么?陸景根本就不是給風老大壓著揍;也不是顧忌風老大的粗暴,而久久沒有動作;更不是準備在幕后協調、妥協。
  陸景是在有計劃的反擊。他的反擊會是什么?
  在這一刻,龐濱瞬間想起了倒在陸景腳下一個個顯赫的名字:白昆、嚴景銘、史大少……
  見龐濱呆呆的,似乎心靈備受打擊。高暢叫道:“龐哥,別發呆了,趕緊跑啊。”
  龐濱回過神。雙手抱著頭,抓狂的道:“跑?我能跑到哪里去?我護照在家里。現在去機場來不及了啊。”他有些茫然。狡兔三窟。但是,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啊。護照不在身邊。沒有訂機票。現在去機場簡直是等著被抓。
  高暢用力的撓頭。無計可施。
  以京城堵到死的交通狀況,現在不過晚上8點鐘,坐車去機場簡直就是個悲劇。
  十幾分鐘后,龐濱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機,撥了風在水的電話,“老大,陸景派人來抓我了…”
  風在水準備明天回單位,今天晚上在家里和嬌妻共度良宵。和高麗瑩離婚后,風在水娶了李家的女兒:李冰容。此刻,臥室里柔和的燈光帶著絲絲情欲。
  嬌妻李冰容玉體橫陳在2.2米寬的大床上,一絲不掛。風在水剛剛做完前戲,抱著嬌妻肉嘟嘟粉嫩的小臀正要進入時,卻是接到龐濱的電話。
  風在水皺著眉頭聽完,琢磨了一會,吩咐道:“胖子,你先躲起來。我給你安排。”
  興致給打斷,風在水只得無奈的安慰了妻子去書房打電話。心里把陸景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給問候一遍。
  龐濱掛了風在水的電話,猛的喝了幾大口酒給自己壯膽,站起來對高暢道:“小高,情況危急,我要找個地方避一下,你自便吧。”說著,急急忙忙的出了2號包廂。
  胖胖的身子如同一只土拔鼠一樣連滾帶爬。還很靈活。高暢看的目瞪口呆。
  …
  …
  明月當空。
  西月區,西單商圈的高檔公寓東環街區B棟24層的2404公寓的小客廳中,白唯和高麗瑩隔窗賞月。小圓桌上放著一支紅顏容,兩只高腳酒杯。
  3月下旬京城的晚上依舊是春寒料峭。在陽臺上賞月,她們倆都得感冒。
  高麗瑩手托著下巴,語氣擔憂的道:“白姐,你說陸景能不能抵擋得住風在水啊?大唐雨景都被砸了,他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應該不怕風在水啊。
  據說,大唐雨景損失了6億美元。重建要花費3億美元。唉…。要是能讓風在水放火,大唐雨景估計就是一片焦土了。”
  白唯品著酒。望著明月,低聲道:“我也想不出來。不過。陸景18號那天晚上挺有把握的,應該會給我們一個驚喜吧。”
  高麗瑩搖搖頭,有些悲觀的道:“高暢很看好風在水,他這段時間在盯著陸景、王燦、唐悅的行蹤。陸景在拜訪一些很有分量的人物。但是,風家可是一流世家。效果很難說。
  而王燦、唐悅他們倆在查龐濱。問題是,風在水丟一個白手套,可以再換一個,有什么用?傷不了風在水的根本。”
  白唯神色微動。
  高麗瑩留意到,問道:“怎么了。白姐?”
  白唯笑著道:“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麗瑩,你看,風在水要是在陸景和風白露的戀情曝光的時候把大唐雨景砸了,而不是去機場堵陸景。陸景說不定和風白露早就分手了。”
  白唯到現在還不知道風白露和陸景的真正關系。風白露18日晚在黎傾城的生日宴會“金蟬脫殼”,迷惑了京城中許多人:以為她和陸景關系惡化。
  高麗瑩哦了一聲,點點頭。她對白姐的判斷一向是很信任的。
  白唯接著道:“但是,風在水那個時候不能這么做。他站不住道理。現在卻可以砸大唐雨景,沒有人會說他不對,頂多說他好猛。
  同樣的。我能夠查到龐濱的劣跡,陸景手下的力量只怕查得更為詳細。他現在查龐濱的話,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不會人人自危,反倒會覺得陸景反擊很給力。
  龐濱肯定完蛋。對風在水的影響。還要看后續的發展。不過我怎么看,龐胖子都不像什么堅貞的戰士啊。指不定要抖出點什么猛料來。”
  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誰不搞定擦邊生意。陸景要是一開始無緣無故的。或者因為一點小摩擦就查龐濱,只怕會讓大家覺得物傷其類。現在當然不會了。
  陸景和風在水的交手已經進入白熾階段。
  高麗瑩“啊”了一聲。心提起來,說道:“白姐。龐濱肯定完蛋嗎?高暢那個小子,最近和龐濱好像有接觸。”
  白唯愣一愣,不滿的道:“高暢他怎么回事?”
  她剛開始聽高麗瑩說高暢關注陸景等人的行蹤還以為高暢只是關注事情的動態,沒想到他竟然和龐濱有接觸。以白唯的智商,很容易想到高暢要做什么。
  墻頭草。
  高麗瑩不知道怎么說,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接通后,里面傳來高暢哭天喊地的聲音,“姐,救我!”
  高麗瑩先是一愣,繼而氣沒打一處來,自討苦吃,問道:“高暢,怎么回事?”
  “龐濱被市局的干警抓了。但是,我真沒有出賣他啊。風老大說要我好看。姐…,我真沒有啊。”
  嘉南俱樂部中,高暢欲哭無淚的對著電話嚎道。他兩頭不是人,現在只有她姐能救他了。
  …
  …
  十幾分鐘前。
  深夜時分,盛世俱樂部隱秘的地下室中,坐在簡單的床上的龐濱面如死灰的聽著外面的敲門聲,“龐濱,開門,我們知道你在里面。”
  龐濱胖胖的雙手顫抖起來,完了。空罐的百威啤酒罐子從桌子上掉落,滾的咕嚕咕嚕的響。在寂靜的地下室中顯得異常刺耳。
  “嘭”的一聲,地下室的門被打開。強光照射進來,龐濱瞇起眼睛,像一只泄了氣的肉球,坐在床上。
  進來五六個名干警,都拿著槍,為首的一人看了看龐濱,將揮手道:“是龐濱。銬起來,帶走。”
  龐濱被京城市的執法人員帶走,走出地下室后,上面是盛世俱樂部一間雜物室。入口很隱秘。龐濱卻是看到高暢的王小二在一旁笑著,頓時怒氣上涌,大罵道:“高暢,我日你大爺。你敢賣勞資。你這個龜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