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8 太過份

高暢一臉晦氣的走進嘉南俱樂部。身邊跟著常在他手下混的幫閑。諢名分別叫:王小二、大蝦。
  剛到嘉南俱樂部就在門口碰到一堆熟人。為首的便是京城四少之一的聞人恪。
  “我靠,這是誰?難道我眼睛出問題了,居然遇到高大少。高少,你好,你好。”
  隔著兩米遠,聞人恪就很夸張的叫道,伸出手,一臉詭異笑容的和高暢握手。
  “好你妹。”高暢郁悶的翻翻白眼,他和聞人恪關系不錯,他姐的閨蜜白唯是聞人家的媳婦。聞人恪要稱呼白唯“三嫂”。堂叔侄的關系。
  聞人恪呵呵笑著,和高暢進入嘉南俱樂部。高暢又和聞人恪的朋友打了招呼,一行人進入嘉南俱樂部。上了二樓后,眾人前往訂好的包廂。
  高暢和聞人恪留在走廊上聊天。
  “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嘉南俱樂部來了?那天晚上你不是和你姐一起去了紫羅蘭山莊嗎?陸景說沒說怎么應對風大少?”聞人恪拋出一連串的問題。
  風白露拒絕成為陸景定下來的四大名媛,在3月18日當晚憤而離開大唐雨景的上林苑。當時,嘉南俱樂部的boss秦成文可是和風白露一起離開的。
  這其實是表明和陸景決裂的態度。最近,風大少和陸景扳手腕,嘉南俱樂部這邊都是支持風大少獲勝的人。倒不是對陸景多么不爽,反正看熱鬧重要有個立場。不然沒有代入感。
  而高暢的姐姐高麗瑩和陸景的關系不錯,并且高暢據說曾經背叛過風大少一次,將嫩模洛某交給了謝晉文,最終讓謝晉文逃過一劫。按理說,在風在水和陸景的較量中,高暢是絕對不應該支持風在水獲勝的人。
  哈哈,當然,現在風大少局面大優。他可是派人把陸景的大唐雨景砸得稀爛。陸景這快招牌在京城已經倒了。現在就看風在水和陸景在幕后怎么交鋒和妥協。
  因而,高暢出現在嘉南俱樂部有諸多不合理的地方。
  高暢沒好氣的瞪聞人恪一眼。“你問這么多問題叫勞資怎么回答。”
  聞人恪哈哈一笑,丟了一支煙給高暢,說:“當然是一個個的回答。”
  “你妹。”高暢不爽的罵一句,他心情真不好著呢。他出門時給他姐逮著訓了一頓,因為他前些天幫龐濱打聽陸景行蹤的事情給他姐知道了。
  高暢點了煙,道:“那天在紫羅蘭山莊人很多,陸景什么都沒說。他看上去很有把握。黎傾城建議他小心,他根本就不聽。畢竟。是他先設計風老大的。
  他最終只留下了王燦、唐悅。具體談了什么,沒有人知道。王小二看到王燦的雪佛蘭1個小時后才離開大唐雨景。”
  聞人恪吐了口煙,笑道:“照你說的陸景在憋大招,現在尼瑪大唐雨景的損失都統計出來了,損失6億美元。他的大招怎么還不放?不是給風大少的粗暴給嚇住了吧?”
  “狗屁。他們那個位置的人誰會隨隨便便的給嚇住?”高暢輕蔑的說道,“不過,陸景家大業大,風老大要是撕破臉和陸景放對,陸景的破綻還是太多。”
  風老大先是很“文明”的和陸景扳手腕,在暗中阻止陸景推廣電子競技項目。
  陸景把風老大的得力助手周小齊給送進去了。把風老大逼的調離軍情部門。
  風老大吸取教訓,把目光集中到陸景身邊的人身上:對付謝晉文。幾乎取得成功。當然,功虧一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背叛”。
  其實,風老大當時要是把陸景的大唐雨景給砸了,沒準就讓陸景屈服了。
  當然,風老大要是那么早就砸陸景開的俱樂部,無緣無故的,占不住理。京城中的輿論對他會不利。而且,給陸景捅上去的話,大減印象分。
  不過。現在自然不會。誰讓陸景先耍陰招呢?
  聞人恪笑著拍拍高暢的肩膀,“說的也是。陸景這些年太專注于商業上的發展了。錢啊,有時候是廢紙,起不了任何作用。行了。高暢,一會下來喝一杯。”
  高暢疑惑的看著聞人恪。
  聞人恪笑道:“看我搞毛線,剛才有人看到龐濱去了三樓。你一口一個風老大,我還不知道怎么回事?”
  嘉南俱樂部這樣頂級的俱樂部環境很安靜。并不是喧鬧的酒吧形式。大家都是包廂中自己嗨。但是消息怎么傳遞的呢?這就是幫閑們的作用了。
  所以,一整晚可能大家都各自在包廂中玩。或者串個包廂敬酒。但是整個嘉南俱樂部發生了什么事情那絕對是一清二楚。幫閑們將整個俱樂部聯系成一個整體的社交場所。
  “我日。”高暢哈哈一笑,去了3樓。他錢都付了。當然不怕人知道他想重回風在水麾下的想法。他看好風在水在和陸景的較量中獲勝。
  …
  …
  三樓,奢華的2號包廂中。
  龐濱坐在沙發中獨自喝著酒。舒適的沙發給他胖重的身-體壓得下陷。
  他不好女色,所以,沒有美女陪在一旁。對美酒、豪車等等興趣要大一些。
  “龐哥。”高暢推開包廂的門,臉上露出訕訕的笑容。
  龐濱心里對高暢評價很一般:墻頭草。其實,他壓根就不信高暢背叛的解釋:什么害怕他姐高麗瑩都是廢話。真實的原因是畏懼陸景。“小高來了,坐。”
  等高暢坐下后,龐濱問道:“小高,你的事情我跟風老大提過。歡迎回來。陸景這兩天的行蹤你好好關注下。”
  高暢頓時激動的臉都有點紅,給龐濱添了酒,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舉杯道:“龐哥,謝謝。”
  龐濱擺擺手,淡淡的道:“收錢辦事,應該的。小高,這一次要好好把握機會啊。”
  高暢道:“一定,一定。”
  龐濱胖臉上擠出一抹笑容,說:“王燦和唐悅這一周都在干什么?”
  高暢臉上僵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龐哥,我不好說啊。”見龐濱臉色露出不悅的神色,高暢無奈的道:“龐哥,王燦好像在找人搞你。”他在京城中消息靈通。
  龐濱微征。心里悠忽了一下,隨即干笑一聲,說道:“嘿,搞我?他們馬上就要偃旗息鼓。我明天去江州查景華手機,看陸景還但不淡定。”
  這個消息讓高暢驚訝的張張嘴。這是要不死不休了。
  …
  …
  匯海大酒店42樓頂層的總統套房中。陸景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看著夜色中殘破的大唐雨景。從他的背影中,能感受到他心中熊熊燃燒的怒火。
  墨靜雯將冰咖啡放在辦公桌上,輕聲道:“陸景,王燦、唐悅、謝晉文來了。”
  最近陸景將這里當做了臨時的辦公室,他們幾個助理都跟著過來辦公。
  因為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被砸爛的大唐雨景。
  恥辱、憤怒。
  墨靜雯清晰的感受到陸景心中的情緒。她想起“臥薪嘗膽”的典故。勾踐在吃飯之前會嘗一下苦膽來提醒自己不忘亡國之痛。陸景看著在風中,在夜色中破敗的大唐雨景,提醒他要對風在水嚴厲的“回敬”。
  “靜雯,請他們進來吧。”陸景沒有回頭,緩緩的說道。拍拍褲子口袋,想要抽支煙。里面空無一物,隨即醒起來他最近在戒煙、戒酒。
  墨靜雯笑著搖頭,走出被該做辦公室的房間。婉儀姐可是給她叮囑過,最近不能讓陸景抽煙。
  王燦、唐悅、謝晉文坐下。寒暄幾句,看到謝晉文帶著一個鐵面具陸景禁不住笑起來,“你小子變成鋼鐵俠了。”
  謝晉文摸摸鼻子上的面具,困惱的道:“景少,我也不想,但是我鼻梁粉碎性骨折,想要以后泡妞方便點。不帶不行。現在是個看臉的時代啊。”
  陸景就笑,“不錯,不錯,還能開玩笑。”說著。看向王燦、謝晉文。
  王燦笑道:“搞定了。龐濱那個胖子一屁-股黑歷史,唐悅給我的材料我看得都想拍死他。瑪德,正兒八經賺錢不會,學會搶人的資產,真TM的給他死去的爺爺丟臉。”
  唐悅補充道:“陸景,高暢那小子最近有點不老實。在查你的行蹤。他給了龐濱200萬希望取得風在水的諒解。今天晚上去嘉南俱樂部和龐濱見面。”
  高暢那點三腳貓的情報收集功夫。在已經成型的GI公司面前根本就不夠看。Gi公司反而將他查的底掉。
  陸景微微挑了挑眉毛。沒看出來高暢是這么個人。
  王燦滿不在乎的喝著季婉彤送進來的清茶,道:“一塊干掉得了。小螞蟻一只,費多大點事?那小子腦殼上有包,傻不拉幾。”
  唐悅笑道:“他腦子是有點不清楚。”
  陸景就笑,“小高是猴子請來的逗比,給我們增加樂趣的。留著他。要解恨就得用小人。”有些事情,他自重身份做出來,王燦、唐悅也沒有必要臟了手。但高暢肯定做得出來。
  猴子請來的逗比是網絡用語,還沒出現。不過這比妨礙大家的理解。大家都笑起來。
  謝晉文哈哈笑道:“那秦成文算不算逗比?”
  陸景笑著擺擺手,“秦成文那晚只是借個由頭表達對我的不滿而已。他和我們不是一路人。勉強湊在一起沒意思。”說著,問王燦,“出發了?”
  王燦點點頭。
  陸景笑著道:“我通知龐濱一聲吧。風在水這兩天夠得意的。嘿。”說著,撥了高暢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