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7 風在水的尾曲(三)

陸景和王燦、唐悅談了約1個小時。送兩人離開后,陸景返回到上林苑的二樓。
  二樓的主臥室區域亮著燈,隱約傳來衛婉儀她們三人說話的聲音。陸景看看手表,現在是晚上10點20分。沉吟了一會,走向二樓的書房。
  這時候進去,挺尷尬的。
  陸景按亮書房的絢美的五光十色銀飾宮燈,柔和的光芒灑落在書案、柔軟的淺黃色沙發上。陸景坐到沙發上撥了遠在香港的丁靈的手機。
  片刻后,電話接通。幾秒后,丁靈嬌美的聲音歡快的傳來,“剛和冰姐討論港幣發行權的事情。陸景…”
  陸景和丁靈討論了幾句,道:“小靈,我上次給你的風在水在瑞士銀行的賬號,你幫我把詳細資料拿到。不惜代價。”
  “好的。我明天去蘇黎世和瑞銀的董事維克托談。”丁靈笑著答應下來。陸景早給她說過,她心里大致有數。又問道:“陸景,風在水的反擊是不是很凌厲?”
  陸景就笑,“當然凌厲。我今天晚上差點給…”將今晚生日宴會上發生的事情說了說。
  提起今晚的事情,陸景的心態并不平和。剛才在嬌妻、紅顏、朋友、眾人面前只是壓著情緒而已。
  他和風在水扳手腕較量。設局,開戰,出現什么局面都可以接受。但是,風在水當面將羅華、謝晉文打的吐血住院。這讓他心中升起暴虐的情緒。
  醫院檢查結果剛剛已經由謝晉文的跟班金尚宮發到他手機上。羅華肋骨斷了2根。謝晉文鼻梁粉碎性骨折。
  丁靈連忙關心的問著陸景詳細情況,溫潤的聲音帶著情意從電波里傳來。
  半個小時后,丁靈依依不舍的掛了電話。因為,董冰笑著在門口問她電話粥煲完沒有,可以睡覺了。她們倆在香港的時候住在一起。她知道陸景還有很多事情需要靜下心來思考。
  陸景結束丁靈的電話后,在書房的書櫥中挑選著書籍準備閱讀幾頁。大唐雨景一共10座莊園。其中8座莊園對外營業。剩余的兩座精致典雅的小型莊園聽楓閣、紫羅蘭為陸景私享。
  婉儀喜歡中式典雅風格的聽楓閣。陸景極少在聽楓閣招待其他人。一般都在紫羅蘭這里。
  因而,紫羅蘭莊園書房中米白色的書櫥中堆滿了各式書籍,其中有不少是陸景花高價搜羅來的書籍。如:明朝刪節版的孟子。未刪節版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等。
  陸景挑了一本史記,剛坐下來時。衛婉儀在書房的門上輕敲兩下,倚門看著陸景。溫婉淺笑。妍姿俏麗。像一株月季花在夜色中搖曳生姿。
  …
  …
  工作忙的時候。馬晴會在大唐雨景休息。3月18日晚,馬晴便很忙。
  因為陸景請客,大量的世家子弟滯留在大唐雨景這里談天說地。順便打探陸景和風在水沖突的最新進展。誰勝誰負這可是個大題目啊。
  7樓最里面的房間中,馬晴中午剛起來。助手小華便從大廳中打來電話,“馬總,出大事了。市里的警局來調查昨晚我們這里出現槍支的事件。”
  馬晴皺皺眉,沉著的道:“有這回事嗎?我怎么不知道?”
  小華快要哭了,說道:“我也不知道。可是他們說有人舉報。證據確鑿。”
  馬晴明白了,對方態度強硬,小華頂不住,冷靜的道:“我馬上來。”
  …
  …
  一個小時后,正在湖東路錦樓和衛婉儀喝下午茶的陸景接到馬晴的電話:“景少,大唐雨景被市局查封了。要求停業整頓。”聲音帶著哭腔。
  陸景微微挑了挑眉頭,抿了口正宗的紅茶,緩緩的道:“我知道了。”
  馬晴接著道:“景少,但是剛剛查封,就來了100多名建筑工人將大唐雨景全部砸得稀巴爛。嗚….”
  馬晴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她九五年跟著心藍姐在大唐雨景工作,后來大唐雨景轉手賣給了陸景。她成為大唐雨景的總經理。
  十一年過去,她畢生的事業都在于此。親眼看著那精美得如同畫卷的樓閣臺榭被砸得遍地狼藉,被掠奪一空。她心中痛苦至極。
  陸景拿著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大唐雨景那里承載了他很多美好的記憶,壓著情緒慢慢的道:“你們人都沒事吧?”
  見陸景沒有先問損失而先問大家的情況,馬晴心里涌起感激,哽咽的說道:“沒事。我們都在匯海大酒店這里。景少,我們的損失很大。至少有5億美元。”
  大唐雨景2000年被陸景收購時估價9千萬美元。六年以來,翻新。重建的花費總計不下2億美元。
  將這些年的貨幣貶值的要素疊加上,被破壞、搶走的藝術品、瓷器、字畫、書籍,初略估計損失在5億美元以上。最高損失可能會達到8億美元。
  陸景放下茶杯,對探詢的看過來的嬌妻點點頭。沉吟了幾秒,道:“馬晴,你讓大唐雨景所有的員工帶薪休假一個月。后面的事情我來處理。”
  掛了電話,衛婉儀關心的問道:“怎么了,風在水玩了什么花樣?”
  陸景嘿的笑了一聲,“他把大唐雨景給砸了。”
  “啊…”衛婉儀驚呼一聲。蹙起眉頭,“那聽楓閣呢?”她很喜歡聽楓閣。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衛婉儀的手,“婉儀,沒事。等一段時間。我會重建一個一模一樣的大唐雨景。”
  …
  …
  京城四大俱樂部之一的大唐雨景被風在水找人砸掉的事情仿佛驚天的龍卷風席卷整個京城。
  大唐雨景暫停對外營業的消息迅速傳開。那殘破、狼藉的景象,從匯海大酒店的高樓上可以看得很清晰。被砸掉的還有陸景的金字招牌啊。
  雖然大唐雨景的員工只有一個月的假期,但其恢復營業的日子恐怕遙遙無期。
  世家子弟中的輿論一時大嘩。顯然,風大少出手的風格一如既往的猛、剛。
  陸景讓他在迪拜的樓市投資上資金套鬧,他直接讓陸景的損失數億美元。
  陸景和風在水相比的劣勢就在于他家大業大,到處都有產業。假設風在水照葫蘆畫瓢再把匯海大酒店給砸了,那陸景的損失可就大了去。
  風大少是個猛人啊!惹不起。誰會信砸場子的是100多名建筑工?
  必須是專業人士。大唐雨景可是很大的,幾個小時要砸完,又不許放火、爆破、開機械來拆,靠人工不專業這活干不完。
  3月21晚。韓鴻信接到華橙基金總經理秦緯的邀請驅車到金頂俱樂部和他見面。
  西月區成方路維景國際大廈51樓簡雅明亮的6號包廂里,韓鴻信和秦緯握了握手,坐下來,開門見山的道:“秦總。風大少這事做得太過份,我不敢幫你遞話。想來,風大少的話也不是好話。”
  秦緯摩挲著肚子,起身從暗紅色茶幾上拿起紅酒瓶,笑著給韓鴻信倒了一杯酒。笑呵呵的道:“
  韓少,都這個份上了,陸景的態度還要強硬?大唐雨景他預計損失有五六億美元吧?嘖嘖,那么漂亮的園林被砸了真是可惜。匯海大酒店、景華大廈、錦樓,錦江樓、雪蘇綺這些不動產加起來的話。陸景的損失可會更大的。”
  韓鴻信嘿嘿一笑,“秦總,你也不要嚇我,真要把事情擴大化,風大少扛不住。”
  大唐雨景被砸沒有引起主流媒體的關注,因為那是私人會所。而一旦公關場所的服務設施被砸。勢必就會引起大眾的關注。風大少沒那個膽子。
  秦緯就笑,喝著酒道:“韓少,不一定要砸啊,可以是查封。你說匯海大酒店要是因為失火被停業整頓,那陸景的收入損失是多少?”
  韓鴻信沉默了一會,拿起高腳玻璃杯品著酒,“秦總,道理是這么個道理,但是景少的性格想必你應該聽說過。就我看,這件事善了可能性不大。
  我給王少說說吧。看看他什么意見。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王少。就是陸景的好友王燦。
  秦緯哈哈一笑,舉起酒杯和韓鴻信碰了碰,說:“韓少,華橙基金歡迎你來投資。”
  韓鴻信搖搖頭。說:“秦總,我不是嚇唬你。陸景要是知道你幫風在水遞話。嘿,資產投資領域,華橙基金和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比起來還是小朋友。”
  秦緯臉色微變。
  韓鴻信笑了笑,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走出包廂。秦緯的選擇很不明智。
  但凡要走經商這條路的。最好不要和陸景作對。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在商業上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
  …
  風在水請秦緯幫他居中向陸景轉達了他的想法:歸還他和龐濱在戴安娜手中投資到迪拜樓市上的資金:2億美元加上8千萬人民幣。
  將大唐雨景砸得稀巴爛之后,他心里的一口惡氣出了大半。現在是善后的時候了。
  兩天后,周三下午在市郊一家射擊場中玩槍的風在水接到了秦緯的電話:“風少,韓鴻信那邊傳來消息,陸景拒絕了你和解的提議。”
  “哦?”風在水冷笑一聲,“行,我知道了。秦總,辛苦了。”
  秦緯謙遜的笑道:“還行,還行。風少,這件事最好還是和平解決啊。”
  他有點擔心他被陸景盯上,就如韓鴻信說的,他在陸景面前是“小朋友”。陸景要做點手腳讓他投資虧損,到時候有大把的人想他撕成碎片。
  風在水道:“秦總,我已經很給陸景面子主動發出和解的信號,他不接受我有什么辦法?還是教育教育他。嘿。”
  秦緯皺著眉頭,頓時無語。
  風大少,你確定你這是給陸景面子,你的和解條件里面怎么不提大唐雨景的事情?至少要做個姿態啊。
  風在水和秦緯說了幾句掛了電話,走到靶位邊,“嘭嘭嘭”射擊。十連發之后回到休息區。休息區的屋頂足有三層樓高,空間舒適。鵝黃色的沙發分別圍著幾張圓桌。
  巨大的射擊場平面示意圖下的圓桌處,龐濱已經打完槍,正等在這里,他對玩槍的興趣不大。
  風在水走過去坐下,略有不爽的將情況給龐濱說了一遍,道:“胖子,陸景那小子還是欠揍啊。景華大廈有消防隱患,我找人關上幾天。你辛苦下,跑一趟江州。瑪德,景華通信的S7賣得這么火,他們到底是不是民營企業。這是得查查。”
  他不爽的原因是因為如果陸景不低頭,他的錢可要不回來。把陸景名下的產業砸再多也沒用。
  得來點狠的。
  龐濱訝然的抬頭,興奮的搓搓手,“老大,你要對景華對手。哈哈,這個我再行。就算陸景不還錢,要是能拿下景華的部分資產,我們的資金也能收回來。”
  掠奪民營企業是他的強項,老本行啊。
  服務員送來茶水,風在水喝了一口,冷笑道:“陸景要是不識相就這動一動景華。拿不拿得下來另說。看他是不是這么強硬。我聽說過他的故事,頭頂著手槍面不改色的打電話嘛。
  要是我拿槍頂著他的頭,我肯定先沖他腿上開一槍,讓他見見血,嘗嘗滋味,看他還是不是硬漢?哼。”
  龐濱對風在水的分析深以為然,點點頭,提醒道:“哦,老大,我剛聽高暢說,陸景最近在京城到處活動,拜訪了好多重量級人物。你要不要小心點?”
  “問題不大。”風在水沉吟了一會,淡淡的說道:“我明天就回單位上。剩下的事情,你隨時給我打電話。怎么,小高想回來?”
  龐濱笑道:“擁抱組織是每個人理所當然的想法嘛!他還是很怕他姐的。”
  高暢給他送了200萬,讓他幫忙說句話。
  “靠。胖子,你說笑話一定都不好笑。”風在水笑瞪了龐濱一眼,“你和他聊聊。我需要陸景的消息。以前的關系不好動用。小七進去后,我手上沒有得力的人選。”
  龐濱應道:“好,我晚上和他聊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