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6 持槍的煙詩凝

風白露將墨綠的吉普停在馬路邊,對秦成文道:“秦哥,不好意思,我要接一下朋友的電話。”
  秦成文知道風白露和郁省長的女兒郁曉嵐是好友,從副駕駛座上下來:“行,我們改天再聊。總之,白露,你一定要三思,不要輕易離開京城去云春。”
  “秦哥,我已經決定了。”風白露輕撫著脖子上被晚風吹拂著的秀發,嫵媚無端。
  秦成文看的都有點追求她的沖-動,嘆口氣道:“好吧,我們改天再談。”
  他希望風白露留在京城。很多事情由風白露協調,比他親自協調的效果要好。
  然而,風白露這么嬌滴滴的女孩子卻喜歡開墨綠色的吉普車,其性格特立獨行、獨-立自主。多半不會聽他的建議。
  風白露笑著點點頭。目送秦成文坐到后面的奔馳車中消失在夜色里,拿著手機道:“曉嵐,你接著說…”半個小時后,風白露了解到前因后果,輕輕的抿了抿嘴。
  郁曉嵐道:“白露,你沒有和陸景商量就拒絕他那個什么勞子名媛的安排,然后你小叔在后面鬧一場,陸景這會心里估計不爽著呢。你最好現在給他打一個電話。”
  “嗯,我一會兒打。”
  郁曉嵐笑著道:“咯咯,以陸景和你的關系,他肯定會原諒你啦。他還不至于分不清你和你小叔的區別吧。最恨你的,我估計是今晚的小壽星黎傾城。”
  風白露笑了笑。
  她選擇在黎傾城的生日宴會上宣布不接受四大名媛的頭銜,固然是要在大家面前表示和陸景決裂。還有一層心思:她對黎傾城確實不滿。
  她不喜歡黎傾城這個人呢。
  …
  風在水的座駕是一輛寶石藍的路虎攬勝。夜晚8點多,緩緩的行駛在被堵車的公路上。
  “瑪德。京城現在是越來越堵。”風在水一拳砸在儀表盤上,不爽的說道。
  今晚在大唐雨景中。前面的劇情他都很滿意,但是最后被煙詩凝拿著槍逼退讓他心里一口氣沒宣泄出來。
  龐濱眉飛色舞的道:“老大,接下來我們怎么搞?”今晚風老大真是出盡風頭。這個場子砸得好。
  他手中最后的8千萬資金被戴安娜“騙去”之后,他現在已經急紅了眼。什么對陸景的畏懼都是虛的。必須要斗,要把資金拿回來。
  風在水嘿嘿笑道:“大唐雨景里面出現槍□支。那么多人看到,胖子,你說應該怎么搞?”
  龐濱一愣,隨即笑道:“老大,你這會是要玩大的啊。痛快!”
  …
  陸景到紫羅蘭山莊中時。煙詩凝已經恢復過來。衛婉儀、李慕清正和煙詩凝在二樓明亮奢華的房間中說著話。問煙詩凝怎么把槍攜帶在身上的。
  今晚,煙詩凝和李慕清與陸景的關系算是半公開了。煙詩凝說陸景是她的雇主。誰信啊?
  陸景安慰了煙詩凝和李慕清一會,就離開房間。衛婉儀送陸景出來。走道中星紋狀柔和的壁燈照射在潔白的貼面上,在名貴的花鳥畫羊毛地毯上倒映出淡淡的影子。
  “婉儀,謝謝!”陸景雙手摟著嬌妻的細腰,輕輕的吻著她柔軟紅潤的嘴唇。
  婉儀在最后時刻趕來在他身邊讓他心中柔情涌動。而在李慕清和煙詩凝與他的關系被曝光后,她當場沒有追究讓他充滿感激。他欠這個女孩的,一輩子都還不清。
  衛婉儀嬌嗔著,善睞的明眸白陸景一眼。道:“陸景,你信不信我咬你一口?”
  李慕清和這混蛋的關系她知道,不顧安危擋在陸景面前可以理解。倒是她沒想到煙詩凝肯為陸景怒而拔槍。
  陸景苦笑著點頭:“我信。”
  衛婉儀伸手掐著陸景的腰肉,嬌俏清秀的笑道:“沒那么容易過關呢。等你把風在水的事情處理好。好好的想想怎么哄我開心。快辦正事去吧!”
  陸景到一樓。王燦、唐悅、蘇威、蘇琳,馮逸風、白唯、高麗瑩、高暢、高婉薇、黎傾城、齊賓鴻、安溪、韓鴻信、煙玉成、衛婉瑩等在一樓客廳中。紫羅蘭莊園的服務團隊給眾人拿來茶水、飲料、點心。
  見大家都看過來,陸景道:“沒事了。大家一會都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茶幾邊喝著清茶的蘇威站起來道:“行。陸景,有要幫忙的地方。你說話。”
  他現在和陸景是合作關系。過來看看而已,正要陸景請他幫忙。他也不會盡心。
  陸景微微點頭,送蘇威、蘇琳、馮逸風離開。馮逸風雖說是王燦的表兄,和陸景也是早就認識,但近來到底是和蘇威走得近一些。他不準備插手陸景和風在水的事情。
  見陸景回來,正在和煙玉成、衛婉瑩說話的韓鴻信走過來,告辭道:“景少,我去前面主樓看看有什么能幫得上忙的。”
  “嗯。”陸景微微點頭,對韓鴻信道:“做好準備。”
  韓鴻信一愣,隨即笑道:“放心,景少,我時刻準備著。”他前些時間在陸景安排下擠兌龐濱的資金鏈。陸景這句話的意思是要他準備好接受龐濱的資產。
  龐胖子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壞事,身家十幾億。上次陪了podc資產管理公司不少錢,又給陸景安排迪拜的公主戴安娜騙一次,但怎么都還剩下近億的資產吧?
  煙玉成和陸景單獨說了幾句煙詩凝的事情,這是他的堂妹,“陸景,我保證煙家、容家不會有任何流言出現。”
  陸景就笑:“嘴長在別人身上,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吧。”
  煙玉成微微點頭。話是這么說,事情還得做。衛婉瑩不滿的道:“陸景。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花心了。虧我姐大度。要是我的話。我早和你離婚了。”
  陸景無奈的搖搖頭,說:“幸好我娶的是婉儀。不是你。”
  他和婉儀的婚姻之外還和其他的女人有感情,這是不對的。只是,他無法割舍下她們。委屈婉儀了。
  衛婉瑩給陸景說得笑起來,“得了吧你。早知道你這么多紅顏知己,誰敢嫁給你啊?”
  其實這不是大度的問題。而是她姐和陸景的感情很好,對他很優容。她姐的懲罰選項中肯定不會有離婚這一項。
  笑了笑,衛婉瑩又道:“陸景,我知道你厲害的很,風在水肯定不是你對手。我就不說鼓勵你的話了。早點把風在水趕出京城去啊。我看他很不順眼。跟個流︶氓地痞似的。能打很了不起啊?”
  陸景笑著點頭。和韓鴻信、煙玉成、衛婉瑩在客廳門口道別。喝了口水,見這邊幾人正在客廳正中的沙發邊聽白唯分析情況。
  “很明顯,龐濱被戴安娜嘲笑是華橙基金的秦緯放出的假消息,真正發生的事實應該是戴安娜和龐濱、風在水在迪拜樓市上有合作。而戴安娜卻是陸景指使的。
  從陸景和風在水對話分析,陸景應該是讓戴安娜扣押了風在水的資金。而風在水今晚是來要陸景吐出資金。”
  有著一張精致小臉的高麗瑩插話道:“風在水很貪婪。這不僅表現在金錢上,還表現在女人上。”
  作為風在水的前妻,風在水的性格如何,她很有發言權。
  安溪穿著深藍色時尚中裙,很漂亮的都市女郎。俏臉微紅了一下,嬌媚無端。
  穿著淺橙色貼身柔軟的棉裙秀美知性的高婉薇臉色古怪。風在水還曾經追求過她呢。她更是知道安溪、云玉致和風在水的關系。
  陸景笑著走過來說道:“那么,結論是什么呢?”
  白唯美眸看著陸景,沉聲道:“結論就是你即將面臨著風在水不死不休的報復。除非你把錢還給他。”
  陸景嘴角浮起一絲譏諷的笑意,“我好不容易把風在水的錢設計到手,怎么可能還給他。風在水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他既然設下這個局。當然會考慮風在水的反彈。只是,陸景沒有料到風在水這么彪悍。直接來大唐雨景動手打人要說法。早知道如此,他肯定加強安保。
  身姿高挑。一身黑色露肩裙子冷艷性感的黎傾城勸道:“陸景,你還是要重視啊。我覺得白姐和高姐得看法很有道理。”
  陸景微微一笑。顯然是沒聽進去,道:“傾城,今天的生日宴給攪合了。很抱歉。你22歲得生日我一定會給你補償。”
  “景哥,謝謝。”黎傾城無精打采的應了一聲,其實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她心里氣餒意見不被陸景重視:在陸景心中別是一個小女孩吧?看向高婉薇,還是薇薇姐說話有分量一些。
  白唯,高麗瑩、高暢、高婉薇、黎傾城、齊賓鴻、安溪一一向陸景道別。
  陸景和每個人都說幾句話。高婉薇道:“景哥,你應該會原諒白露的吧?”風白露沒有接受陸景給的四大名媛的名頭,損害了陸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威信。
  陸景笑著點頭,“月盈則虧。她和風在水不是一回事。”他在二樓的時候,白露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高婉薇輕輕的松了口氣。隨即,秀美的對陸景笑了笑。
  高婉薇和風白露算是好友。但是高婉薇卻沒有風白露sit號的朋友圈權限,沒有看到風白露發的年前在美國旅游的照片。不知道陸景和風白露的真正關系。
  風白露喜歡在sit空間中曬旅游等信息,她的好友圈子很窄。
  安溪在道別的最后。她本來是可以不用跟著來紫羅蘭的,她說服自己的理由是必須要和高麗瑩一起離開。
  看到安溪也在,陸景溫和的對她笑了笑,“安溪,加油。我等著聽昆云汽車的好消息。”
  最近京城中有一些他和安溪的傳言。今晚生日宴會開始之前,王燦給他說過。想來安溪應該受到了困擾。只是,陸景并沒有興趣給安溪作心理輔導。她應該能自己處理好。
  安溪展顏笑道:“我會的。今晚算是勞逸結合。很精彩的生日宴會。”
  陸景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笑容,“是啊,‘驚喜’不斷。”
  送走眾人后,客廳里就剩下王燦、唐悅了。這才是陸景可以商量對策的人。
  “最多一周,風在水就會為他輕易的相信戴安娜付出代價。”
  ps:書友們,求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