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5 生日(下)

“我靠,風哥這英姿真是絕了。牛逼1
  距離陸景5米遠的右側圓柱邊,高暢看到風在水一路英姿逼人的打到陸景面前,無人是一合之將,由衷的贊嘆道。
  “高暢,你小子那邊的?”高麗瑩伸手就著揪著弟弟的耳朵低聲罵道。她看不慣風在水這么囂張。
  一旁,早從中間蛋糕車走回來的白唯一臉的擔憂看著陸景那里。她擔心陸景給風在水打傷。
  …
  …
  上林苑客廳正中蛋糕車旁邊,蘇琳、蘇威、黎傾城、齊賓鴻遠遠的看著風在水勢如破竹的推進到陸景面前3米處。
  蘇威看得目瞪口呆,嘀咕道:“這尼瑪也太猛了。”其實,風在水就打了兩個人:羅華、謝晉文。但是招招見血,那種勢頭相當剛猛。
  齊賓鴻微微傾斜著身-體對黎傾城說道:“嘿嘿,陸景要悲劇了。我覺得風在水極有可能會廢掉他。”鼻息落在黎傾城露出的香肩、手臂肌膚上。
  他有一點幸災樂禍。
  黎傾城沒留意到齊賓鴻的小動作,憂慮的看著事態發展。
  …
  …
  閔興懷和李新寒兩人都分別側讓開,并沒有站在陸景的身后。他們的跟班、幫閑都散開。
  他們并非陸景的跟班小弟。風在水含怒而來,需要等情況明朗了,他們才會說話。
  陸景身邊還剩下兩個人。李慕清、唐悅。卻似乎是獨自一人面對著緩步前來的風在水,仿佛面對一頭猛虎。【網www.aixs】
  陸景將手中裝著果汁的酒杯交給了唐悅,眼神銳利的看著風在水。
  唐悅不是打架的好手,沒必要上去挨一拳。自己很久沒有和人打架了。估摸著打不過風在水,但是斷然沒有退縮的道理。
  風在水盯著陸景,喝問道:“陸景,你竟然敢設局陰勞資。戴安娜是不是你的人?”
  風在水這話一出,周圍的人一片嘩然。什么情況?風在水竟然不是為風白露出頭來的?
  已經撕破臉皮,陸景不再客氣,譏笑道:“怎么。你現在才反應過來?”
  風在水的資金早被戴安娜控制住。他即便知道這是一個局又如何?
  “你媽的。找死。”風在水猛的上前一步,就要揍陸景。他看這小子不爽很久了。瑪德,居然想要白露做他的情人。去你嗎的。正好新仇舊恨一起算。
  就在這時,兩聲嬌咤同時響起:“住手。”
  李慕清以為風在水和陸景會談談。只是言語交鋒。哪里知道風在水三言兩語談不妥就要動手,說著“住手”,搶到陸景面前,雙手張開護著陸景,大聲呵斥道:“
  風在水。你好歹也算是個人物。怎么和小混混一樣拿拳頭當道理?你今天要是動陸景一根毫毛。我保證你過年再也進不了李家的大門。”
  風在水的嬌妻是李家的子女。
  李慕清勇敢的舉動讓眾人都一陣感觸。李慕清和陸景的關系不是秘密。她能在這時候護著陸景,當真不容易。顯然,她是不可能攔得住風在水的。
  管她是跆拳道黑帶幾段,都是花活。打架靠的實力。風在水是受過訓練
  但是,現場寂靜無聲。
  風在水也確實住手了。
  看到風在水停下來,李慕清禁不住有點得意,老娘還是蠻厲害的嘛!詞鋒有長進。
  陸景心里有些感動,“清兒。”伸手將李慕清拉到了他身后。他還不至于要李慕清為他出頭打架。他是個男人。
  這時,陸景身后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很嚴肅的大聲爆喝:“風在水。退后3米。快點。”
  陸景聽出來是煙詩凝的聲音,感覺到不對勁,轉過去一看,就見煙詩凝英姿沙爽的雙手很穩的握著一把小巧的銀色手槍對著風在水的眉心。距離2米。
  這么近的距離,以煙詩凝受過的特工訓練,爆風在水的頭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煙詩凝身穿著白色的襯衣,高腰牛仔裙,盤著嫵媚的發髻,肌膚雪白。本來是一位身姿修長、曲線婀娜、風姿嫵媚的絕美少婦。
  此刻,她臉帶寒霜。娥眉緊蹙,略大但是漂亮的嘴唇緊緊的抿著。聚精會神的持槍對著風在水。
  冷靜、霸氣的風姿,有著令人男人傾倒的風采。
  李慕清驚訝的張著嘴唇。這才明白風在水住手的原因。還有現場一片寂靜的原因。
  因為煙詩凝有槍。
  衛婉儀終于趕到了陸景身邊,握著陸景的手。“不要怕,秋叔他們馬上過來。”
  “婉儀,沒事。”陸景嘴角泛起苦笑,心中泛起柔情。打架而已,最多去醫院里躺幾個月。怎么要她們出頭?
  “退后。”煙詩凝再冷冷的道:“我強調了一遍,退后。1…。2…”
  風在水沒有動,盯著煙詩凝,這位前國安五處的精英特工,幽幽的笑道:“煙處長,你敢開槍嗎?”
  煙詩凝不為所動,“你可以試試?上軍-事法庭之前,我會把你的頭爆掉。”
  我擦。這話霸氣!太帥了。
  因為有槍支的出現。上林苑客廳中此時的世家子弟和幫閑們都沒有亂動,慢慢的散開,將空間留給最中間的陸景幾人。至于風在水背后,空無一人。龐濱這個時候可不敢帶著跟班在風在水背后裝逼。萬一煙詩凝槍法不準怎么辦?
  世家子弟們各自的聚在一起,分成一個個的小圈子。要不是煙詩凝臉色嚴肅,指不定會有好事者回來一句:煙處長,我愛你。太尼瑪給力了。
  風在水一頭黑線。爆你妹,我的腦袋是西瓜啊?說道:“那你會給陸景惹上大麻煩。”
  “我是受雇于gi公司的安全顧問,有職責保衛我的雇主。你肯定死,我不一定死。你死了,再大的麻煩也不是麻煩。退后。”
  煙詩凝厲聲大喝道。聲音因為緊張而變調。她知道:以風在水的身手,2米的距離太近了,對槍手而言并不安全。
  然而,風在水卻是不敢堵一把煙詩凝的槍法到底怎么樣?女人為男人瘋狂,那是很可怕的。他當然知道陸景和煙詩凝的關系。狗屁的雇主,明明是“好一對狗男女”。
  風在水嘿嘿的冷笑一聲,對陸景道:“瑪德,算你丫的走運。有個美女不惜為你上軍-事法庭啊。陸景,這件事咱們沒完。你最好給勞資乖乖的把錢吐出來。”
  說著,招呼道:“胖子,我們走。”帶著龐濱揚長而去。
  陸景輕輕的拍拍衛婉儀的手背,又對身邊的李慕清點點頭,上前扶住煙詩凝。
  風在水離去,煙詩凝松了一口氣,緊繃著的弦松弛下來。這一松,差點就虛脫。短短的一分鐘不到。她受到的壓力非常大。她的心里素質距離優秀的特工有差距。
  生日宴會進行到現在無論如何都進行不下去了。先是風白露鬧了一場,接著是風在水大鬧。還打傷了兩人。唐悅等人自發的維持著秩序。陸景讓李慕清、白唯等人幫忙扶著煙詩凝去紫羅蘭山莊休息。
  陸景拿起話筒道:“今晚就到這兒,沒能讓大家盡興很抱歉,今天晚上,大唐雨景所有的消費由我買單。大家可以去主樓哪里再找樂子。”
  “噢----”眾人歡呼。大唐雨景一晚的消費很貴的。就沖陸二少這個態度,大家肯定要大玩特玩。表示就算風在水砸場子我們還是支持你的。
  其實是神仙打架,對大家玩樂的心情沒什么大影響。
  陸景將話筒交給高婉薇,淡然自若的去和閔興懷、李新寒握握手,“讓閔二哥和李三少見笑了。”
  閔興懷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你小子,不簡單。”提醒道:“風在水…,嗯…,總之你要注意。”帶著隨從和與他比較親近的世家子弟們一起離開。
  李新寒笑著道:“不要緊,今天晚上算是讓黎傾城成功的和大家見面了。只是生日宴會的結尾不怎么好。你等會要安慰下小姑娘。哈哈。和風大少的事情早點處理完。改天我們一起喝酒。”
  風大少是過時的人物。他們這些人自然知道怎么選?至于,秦成文,嘿,野心太大了。當然,秦家和風家走得近,他的立場可想而知。
  謝晉文和羅華被送到了醫院,陸景將上林苑這邊的事情安排妥當后,坐車前往大唐雨景人工河上游的兩座小型莊園之一的紫羅蘭莊園。這是不對外開放,只留給陸景使用的莊園。
  他的妻子、紅顏、朋友都在這里。
  風在水大鬧上林苑,打傷羅華、謝晉文,逼得他狼狽至極,最后靠詩凝解圍。他必須要回擊。強硬的回擊!
  …
  …
  風白露和秦成文都沒有隨風在水返回上林苑。而是坐車離開了大唐雨景。
  墨綠色的吉普車平穩的前往西月區。
  秦成文坐在風白露的車上,“白露,你沒有必要離開京城,陸景不支持你,我還是支持你的。你可以留下來。”
  風白露清冷笑了笑,道:“秦哥,我有點累了,想要休息一段時間。”
  她這時當然不會同意留下來。好不容易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金蟬脫殼的主意啊。
  秦成文還要再勸時,風白露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里面傳來郁曉嵐的聲音:“白露,出大事了。剛才你在上林苑外面嗎?你小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