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4 生日(中)

閔興懷是京城中老牌的公子哥兒,四十多歲還在圈中混日子,他的提議得到眾人的附議。
  京城第一美女、京城四大名媛這種頭銜并非正式的稱呼,而是類似于玩笑的雅號。但卻又真實的反應其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地位。
  因為,京城中每一個被冠以雅號頭銜的女子背后都有強大的實力支撐。否則,早被各種手段、“明槍暗箭”弄的黯然退場。
  陸景笑著道:“那么,就請白露、蘇琳、白唯、傾城分別給大家分一下今天的生日蛋糕吧。”
  陸景宣布的四個人是毫無爭議的四大名媛。對此有異議的人之前私下里就會找陸景溝通;或者,今晚就不會來捧場。來了便表示贊同。
  別看陸景一口氣推出三個人似乎侵犯了大家的利益。但是,像秦成文他和風白露的私交就不錯。閔興懷和白唯的私交很好。老熟人。李新寒和蘇琳是熟識。
  以陸景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超然的地位,強行的推動一個黎傾城上位,不會有人因此而不滿。
  風白露、蘇琳、白唯、黎傾城四人在眾人的矚目下前往上林苑客廳的正中。
  四名漂亮的女子走在一起,頓時吸引了客廳所有人的目光。各自交談的世家子們逐漸的安靜下來。在吹牛打屁的幫閑們安靜下來。音樂、煙花聲逐漸的消失。
  門口的兩名服務人員推著推車進來。推車中是一人高的超級大蛋糕。
  三把蛋糕刀同時切下。蛋糕分成幾份。而四大名媛中為首的風白露卻沒有下刀。
  風白露從服務人員手中要過了一只話筒,清脆嫵媚的聲音響徹整個客廳:“陸景,我拒絕接受四大名媛的頭銜。”
  “噢----”全場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發出巨大的嗡嗡聲。
  太令人意外了。
  難道陸景竟然沒有和風白露談妥利益分配嗎?以風白露現在京城第一美女的名頭,接受其余三個人和她共同分享榮耀確實受委屈了。
  但。那是陸二少的提議啊!
  知道陸景和風白露關系內情的衛婉儀、李慕清、郁曉嵐、王燦、唐悅、謝晉文等人心里更是驚訝莫名:不會吧,風白露竟然當眾拒絕陸景?
  這什么情況?
  和陸景站在一起的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等重量級人物都詫異的看著陸景。
  陸景自己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風白露此刻的行為根本就沒有和他商量。他還沒看明白風白露要干什么?
  只是。出于對風白露的信任,陸景并沒有出聲制止風白露繼續說下去。
  風白露環顧四周,今晚穿著藕荷色長裙的她清艷絕倫,緩緩的道:“我有點累了。過兩天會離開京城參加共-青-團中-央組織的去云春山區的支教活動。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
  風白露要去支教的消息讓人群一陣騷動。這個消息太令人震驚。
  從表面上看,是陸景連推出三人,打壓風白露,導致風大美女撂挑子。
  你地位超然,權勢滔天,我不和你玩了還不成?
  “白露。為什么要離開京城?”
  “白露,不要怕,我支持你。”
  “白露,不要沖動,有事好商量。陸二少,你給白露一個說法。”
  風白露在京城中有相當數量的鐵桿支持者。一個月前,正月初六的晚上陸景推出蘇琳和風白露競爭,不少人就無視陸景的態度在支持風白露。
  說到底,陸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威望高只是人心所向。他又沒有“一統江湖”。
  而人心是時刻在變化的。風白露此刻的“抗爭”就為她加了不少分。
  風白露說完之后。轉身向上林苑門口走去。秦成文輕輕的嘆了口氣,責怪的看了陸景一眼,道:“陸景,這事弄的!我還有點事情。先走了。”
  陸景不置可否的輕輕點頭,抿了口杯中的飲料,并沒有解釋的意思。對客廳已經喧鬧起來要他給一個交待的幾個人視而不見。
  今晚的主角本應該是黎傾城。但是風白露拿著話筒宣布這么一個消息。立時將所有的風頭都搶走。蘇琳、白唯、黎傾城站在一人高的蛋糕邊。
  白唯愣愣的看著嘈雜的場面。她推測陸景和風白露關系很密切,但這想是密切的樣子嗎?風白露完全是把陸景、王燦精心準備的黎傾城的生日宴會更攪得一團糟。
  在客廳中隨意喝著酒的安溪焦急莫名的看著陸景。陸景現在最好的辦法是將風白露留下來。但為什么陸景毫無行動?她陷入沉思。
  在陸景身旁2米遠的高婉薇心急的給陸景連連使眼色,要陸景挽留風白露。只是。陸景卻毫無反應。只是很淡然的看著風白露漂亮嫵媚的背影離開。
  高婉薇急得都想跺腳:景哥是一向很理智、大度的人,怎么會在這時候犯糊涂和白露計較呢?
  就在風白露、秦成文,還有一批跟隨的世家子弟們帶著隨行的跟班消失在上林苑客廳大門后,陸景對王燦道:“給羅華說一聲,我們繼續。下面是分蛋糕吧。”
  王燦嘿嘿一笑,“好。”轉身離開,去忙活了。
  這真是一場精彩的金蟬脫殼的大戲啊。
  風白露把今晚黎傾城的生日宴會都給攪合了。眾目睽睽之下,誰會把她去云春和陸景聯系起來?共-青-團中-央組織的長期組織的支教活動哦--。
  當然,委屈黎傾城了。
  今晚的生日宴會讓她在眾多世家子弟們面前亮相的目的已經達到,她很成功的給大家留下了印象。但這場生日宴會本來可以是一個很歡樂的結局。
  閔興懷和李新寒笑著問陸景:“還繼續?”風白露都撂挑子了,四大名媛還要繼續嗎?
  陸景肯定的道:“繼續。”微笑著道:“蛋糕味道應該很不錯。你們要不要嘗嘗。”
  閔興懷和李新寒都笑了笑。沒有去吃蛋糕的想法。但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四大名媛搞不成,那就三大名媛好了。
  蘇威笑著道:“那我先去品嘗下蛋糕的味道了。”說著。向黎傾城走去,讓黎傾城給他切了一塊蛋糕。現場響起幾聲哄笑聲:
  我靠。你親妹妹蘇琳就在旁邊,你卻要我們的小壽星給你切蛋糕,你這是什么意思?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蘇威想要追求黎傾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不遠處,一直注視著冷艷性感的黎傾城的齊賓鴻對蘇威和黎傾城攀談的舉動感到很不爽。走上前去,讓黎傾城幫他也切了一塊蛋糕,和黎傾城說著話。
  有人帶動,現場的氣氛慢慢的又熱鬧起來。氣氛有所回升。
  這時,“哐當”一聲,上林苑客廳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一臉怒色的風在水當先一步走進來。大喝道:“陸景人呢?”
  全場鴉雀無聲,都看向大步流星從大門口走來的風在水。龐濱帶著幾名跟班跟在風在水身后。大門外,人影綽綽,顯然是剛才走掉的人又回來看熱鬧。
  陸二少。風白露的后臺來了。看你還欺負人不?哈哈,怕不怕?
  陸景微微皺眉,看向風在水。陸景所在的位置在客廳側面的走廊出口處,雕花的雙扇門關閉著。陸景距離風在水大約有200米的距離。沿途都是人。
  但是,風在水準確的向陸景走去。他只需要看一下客廳的中心位置所在就知道。
  擔任司儀的羅華向風在水迎過去:“風在水,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出去!叫保安過來。”
  羅華要去推風在水,風在水什么身手?他是軍情特工出身。凌厲的一腳把羅華踹得倒退半米一屁股坐到地上,嘴角有血跡溢出來。“滾你媽的。你算老幾?陸景呢?”
  “啊…”羅華的女朋友沈芙給嚇得大聲尖叫。場面一片混亂。陸景和風在水直線距離上沿途的眾人紛紛閃開。風大少那一腳太霸道。誰敢攖其鋒芒?
  衛婉儀快步的向陸景走去,她要和陸景站在一起。一邊走一邊撥了手機上的緊急按鍵。
  大家的保鏢都不在客廳中。而是在上林苑莊園的另外一側偏廳中休息。
  保鏢和幫閑是兩個不同的群體。
  風在水仿佛乘風破浪般前行,如同利箭直射向陸景,無人能擋。有千軍萬馬中直取上將首級的威勢。他在陸景10米處被謝晉文帶著人攔住。
  謝晉文手里拿著煙。吐著煙霧,軟中帶硬的道:“風大少。有話說話,有事說事。你要怎么樣?今天你來砸我們的場子。難道不怕我們回敬你?”
  “說尼瑪!”風在水冷笑一聲,回答謝晉文的是一記重拳。徑直砸在謝晉文鼻子上。謝晉文早被酒色掏空身體,毫無懸念的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圈。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謝晉文就像是一只人形沙袋,給風在水打的嘭的一聲后仰,鮮血爆了出來。謝晉文身邊的跟班都連忙扶著謝晉文,巨大的沖擊力讓幾人都紛紛后退半步。
  謝晉文給身邊的跟班扶住,這時才感覺到痛覺神經傳來的感覺,痛的哇哇叫,眼淚和鼻血一起涌出來,叫罵道:“風在水,我日你大爺。尼瑪的…”
  風在水看都懶得看謝晉文一眼,睥睨的瞪了攔在身前的謝晉文跟班一眼,“你們想試試?”
  謝晉文的跟班們向一旁讓開。做跟班不是做小弟用命拼啊。謝少是陸景的小弟,即便看到羅少給打得悶得一口氣上不來,還是得站出來。他們不用。
  羅少估計肋骨都斷了。少說得幾個月恢復。謝少挨這一下,鼻梁肯定是骨折。
  風在水站到了陸景三米前,雙眼噴火的盯著陸景。
  無人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