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2 生日(上)

晚上的生日宴會開始前,黎傾城并沒有出現在上林苑極為寬敞足可容納幾百人的客廳和朋友們聊天。
  她在上林苑莊園的主臥室區域里準備妝容和今晚的臺詞。
  來自星光傳媒的5名金牌形象設計師給黎傾城提供意見。今晚,她將會是最耀眼的明星。化妝品、各種修飾形象的工具堆滿了桌子。幾名化妝師、發型師遠遠的在一旁小聲說著話。
  黎傾城出身六大世家,受過嚴格的禮儀訓練,但作為明星還需要懂在舞臺上的知識。
  接觸到一個未知的領域、知識,這讓裝扮完成即將出發的黎傾城略微有些緊張。
  人生如戲。今晚21歲的生日宴會將會是她最為重要的一幕戲。舞臺已經搭好,就看她的演技了。
  高婉薇走進主臥區域的客廳,笑著打量著坐在化妝臺前、美艷無端的黎傾城,一身露肩白裙美麗清雅宛若公主,夸道:“傾城,你這身裝扮真是絕了。”
  “要感謝劉老師他們。”黎傾城笑著說道,拉著高婉薇的手進了主臥室,關上門,臉上刻意端著的笑容立即消失,求助的道:“薇薇姐,我有一點緊張。外面來了多少人?”
  “傾城,你也有緊張的時候啊?”高婉薇噗嗤嬌笑。笑著扶▲10著黎傾城在主臥室亞麻色的柔軟沙發上坐下,“陸景在京城中的影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來的時候看了下,應該不少于150人。比正月初六在白雁蘇飛聚會的人數只多不少。上林苑這里的地方比白雁蘇飛的宴會廳要大得多。”
  “啊…”黎傾城輕摸著額頭,想象了一下那熱鬧的場面。興奮又緊張。
  高婉薇笑道:“傾城,這可是比六大世家更為廣闊的舞臺。你今晚可不能怯場哦。”
  黎傾城嘴角抹出一絲苦笑,“薇薇姐。怯場肯定不會。就是有點像考試前的緊張,估計去了客廳就好了。正月初六的場面比我們六大世家的子弟們聚會時大多了。薇薇姐,你當時坐在陸景那一桌什么感想?”
  高婉薇笑嘻嘻的道:“能有什么感想啊。看客唄。那天的主角是蘇琳。”
  說著,寬慰黎傾城:“傾城,今晚和六大世家內部的聚會其實差不多。陸景為你舉辦這個聚會,其實,你只要露面就成功的打響名氣了呢。你不用太緊張。”
  黎傾城點點頭,心情略有些放松,確實。有陸景的支持,她今晚只要神經錯亂,不會砸場。笑著道:“誒,薇薇姐,你的跟班云吉祥呢?他今晚沒來?”
  高婉薇想起云吉祥就一陣氣,道:“怎么沒來,一個人在走廊上哭呢。還想借我的肩膀靠一靠。”
  黎傾城樂不可支,八卦道:“薇薇姐,那你和云小朋友的關系發展的怎么樣了?有沒有接吻?”
  高婉薇嬌嗔道:“去。別亂說。我才不會和云吉祥談戀愛呢。接吻?我手都沒給他摸過。”
  “那人家父親去世。你還過去幫忙主持葬禮。由不得他亂想啊。”
  “我只是看他很可憐。整天‘薇薇姐’的喊我,能幫當然愿意幫他一把。我可不會因為同情、憐憫對他產生愛情。他要以此有非分的想法,我以后懶的理他了。”
  黎傾城聽得掩嘴嬌笑。薇薇姐是一個待人真誠的人。愿意給朋友幫忙。
  問題是:她把云吉祥當可以談得來的朋友,云吉祥卻是愛慕她啊。
  “薇薇姐。你要趕緊表明態度啊。”
  高婉薇撫了下額前秀美的劉海,笑道:“我已經讓他深刻反省了。好了,傾城。我要和你說一件正事。”
  黎傾城收斂了笑意,正襟危坐。
  六大世家的子弟中。她對為首的唐詩經是不大服氣的。但對高婉薇的意見很重視。薇薇姐在人際交往上很有一套辦法。
  高婉薇道:“傾城,京城四大名媛的格局基本算是定下來:你、蘇琳、白唯、風白露。
  你和蘇琳、白唯三個人都是陸景主推的。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系。合作是一起對付白露。打壓她的影響力。但同時又相互競爭。陸景對你們的支持力度并不會一致。
  你想好以后的路怎么走嗎?”
  黎傾城笑道:“有一點點想法,薇薇姐,你先說說看。”
  高婉薇笑道:“我的意見啊,是要樹立獨特的個人形象、風格。白唯給大家的形象是成熟、知性。她組織的聚會、沙龍,話題都是很時尚、熱點的話題。這是交際花的風范。
  蘇琳家世出色,京城中,世家子弟們對她追捧足以維持影響力。除陸景外,還有她哥哥蘇威、馮逸風等人對她鼎力支持,她走的是鄰家小妹的清純路線。
  白露家世不凡,但風大少在世家子弟中的影響力早就逐步消退,她是憑借處理事情的智慧,平衡各方面的關系,贏得贊譽,這是王霸之道。
  你給自己的定位是怎么樣的呢?”
  高婉薇的一番話讓黎傾城聽得有些傻眼。她思考的只是如何用手段在京城中打開局面、站穩腳跟、擴大影響力等等事宜。根本沒有想到深刻。
  薇薇姐這才是高明的辦法。頂層設計。有陸景的支持,她樹立好個人的形象、品牌、口碑,剩下的事情不就是水到渠成嗎?
  陸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巨大的影響力,她正月初六的晚上可是親眼目睹。
  “薇薇姐,我沒有想到這么深啊。沒想到這一層。你這么說,我都憷了。我該怎么辦呢?”
  高婉薇笑了笑,很有知性女人的味道,道:“今晚可是絕佳的樹立你個人形象的機會。我的意見是:冷傲。樹立你冷傲的美女形象。你越冷傲,追求你的人就越多。
  因為你未婚、有漂亮。詩經姐有多少追求者你知道的呢。等你的追求者越來越多。成了護花使者團。你的影響力也就足夠了。這是明星路線。”
  黎傾城心里苦笑一聲。她說是不服氣唐詩經,其實行事有時候是在模仿她。
  唐詩經冷艷嫵媚的魅力冠絕六大世家。她是在夏天穿旗袍都能穿出清涼冷艷感的女人。男女通殺。
  思考了一會。黎傾城道:“薇薇姐,那就按你說的這么辦呢。”又笑道:“我這算是本色出演嗎?”
  “差不多吧。不然我也不會給你這個建議。”高婉薇禁不住嬌笑。黎傾城在六大世家中確實是出了名的又冷又傲氣。她談得來的朋友也就齊家的齊賓鴻一個人。
  黎傾城笑著掐高婉薇。“薇薇姐,我哪有那么裝啊。”黎傾城畫著狀,高婉薇不好反擊,節節敗退。在沙發上笑鬧了一會,黎傾城歪到一邊,問道:“呃…,薇薇姐,假設你處在我這個位置,你會怎么做呢?”
  高婉薇攏著自己凌亂的秀發。仰臥在沙發上,笑著道:“這不是我沒有在你這個位置嗎?”
  黎傾城不依的追問道:“薇薇姐,你說說看啊。我說假設。”
  高婉薇沉吟了一會,秀雅的道:“其實什么形象都不重要。我就是我,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就可以了。蘇琳,白唯、白露都是這樣。你也是。我也會是。”
  她會是一個傾聽他人心聲的形象。她走的是知心大姐姐,或者是紅顏知己的傾聽路線。
  黎傾城笑著點點頭。她有一點明白薇薇姐的想法。
  這時,齊賓鴻的聲音在門外傳來道:“傾城,好了嗎?生日宴會開始了。”
  …
  風在水在盛世俱樂部五樓的套房中休息。房間中光線幽暗。他睡的很沉,呼吸綿長。這兩天實在有點累。
  一拖三,玩上兩天兩夜,鐵打的漢子身-體也受不了。
  突然。龐濱心急火燎的推開風在水臥室的房門,惶恐的喊著風在水,“老大。老大,出大事了。”
  風在水睡得正香。給龐濱喊醒,很有點不爽。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不悅的訓道:“胖子,什么事情慌成這樣?天塌下來了。”
  意外的是,龐濱點了點頭,“老大,差不多了。剛才亞太財團的副會長吉永宏樹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一個消息,陸景和戴安娜是一伙的。”
  “放屁。”風在水翻身而起,把被子掀了,脫口而出的罵道,“證據呢?”
  龐濱咽了口口水,“亞太財團得到消息,戴安娜在迪拜鉆石集團的職務被陸景罷免后,曾經想在迪拜炸掉陸景乘坐的飛機,讓他死于空難。
  后來因為陸景更換護照,連夜回國。這個計劃才不了了之。這么深的仇恨,陸景不派人殺掉戴安娜就算好的。現在卻是讓戴安娜在京城為他做事,這很詭異。
  陸景有多少身家?往少了說都有幾百億美元。他根本就不差戴安娜創造出來的那點利潤。在這樣的背景下,戴安娜卻在京城大搖大擺的活動。
  結論只有一個:陸景和戴安娜達成了某種協議,而且,很有可能是針對老大你的。”
  風在水臉色頓時大變,他的智商很高,龐濱把這個推論一說出來,他心里有些隱隱的不好的感覺。臉色陰晴不定的推導著整個事件。一旁的龐濱心里急的不行卻不敢開口說話,唯恐打斷風在水的思路。
  半響,風在水沉著的道:“這件事找人查一下當天陸景回京城的入境記錄就知道。國安五處的煙詩凝是陸景的姘頭,他換護照回國并非不可能。”
  龐濱哭喪著臉道:“老大,現在不是驗證事情真假的時候啊。我8千萬的資金都打給戴安娜了。你的2億美元轉過去了嗎?”
  “轉過去了。”風在水嘿嘿笑道:“陸景,要是敢黑我的錢,我會讓他知道后果。”陸景敢黑他的錢,他就敢開裝甲車到陸景的家門口轟幾炮。看誰狠!瑪德。
  龐濱道:“老大,這不是黑錢的問題。有記錄,有合同,陸景拿不走。但是,這是錢被套在迪拜,我們的資金取不回來啊。要是搞個投資虧損,我們說破天也占不住道理。
  老大,你趕緊查查戴安娜有沒有把我們的資金投到樓市項目里面去。投進去了,那就只能由陸景說了算。”
  風在水一聽,是這個理,沉著臉撥了戴安娜的電話,說了幾句,臉上有怒色浮現,顯然和戴安娜溝通的不是很愉快
  掛了電話,風在水怒喝道:“走,胖子,去大唐雨景找陸景算賬。tm的。他陰勞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