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51 風在水的尾曲(二)

入夜之后,大唐雨景便逐漸的熱鬧起來。主樓之中,燈火輝煌,隱隱的,似乎有熱鬧的氣氛傳到總經理室中。
  梨花木的茶幾前,一套紫砂茶具在馬晴的右手中仿佛帶著優雅的韻律。沖茶、燙杯、頭道茶、第二杯茶、關公巡城。一道道工序流程展示著馬晴泡茶的功夫。
  總經理室中,茶香四溢。馬晴泡的是烏龍茶。
  小巧的茶杯中,茶湯淺黃,果香清甜,香氣高雅持久。安溪微微品著,秀眉舒展。最近幾天的紛擾在馬晴的茶藝中緩緩飄散。
  風在水被傳成陽-痿早泄假男人。而她是風在水情婦的事情曝光,更兼有她和陸景上-床的傳聞。想來是風在水那一嗓子的功勞。
  這兩天她已經感受到巨大的壓力,被人帶著有色眼鏡看。但她并不是一個生活放蕩的女人。再加上風在水和龐濱將她簽署索取云圖集團股份的合同曝光。
  她的形象已經全毀。在外界看來,她是一個人可盡夫,背信棄義,不知廉恥的女人。她提前宣布了從云圖集團離職,很狼狽。為此,心情抑郁至極。
  今天晚上陸景在大唐雨景上林苑為黎傾城舉辦21歲生日宴會。她的好友高麗瑩喊她來散散心。
  相比于安溪舒緩的心情,從事警察職業的高麗瑩的性子要躁一些,喝著烏龍茶,問道:“馬經理,會員卡還沒有辦好嗎?”
  馬晴右手提著紫砂茶壺給安溪重新沖了一杯,微笑道:“高小姐,稍安勿躁。制作一張鉆石會員卡需要十分鐘。主要是手動錄入安總的資料需要的時間。黎小姐的生日宴會在7點半中開始。還有四十多分鐘。”
  大唐雨景是京城中的四大俱樂部之一。作為大唐雨景的總經理,她在京城中很有地位。
  她親自出面招待高麗瑩、安溪。為安溪辦理大唐雨景的會員卡,并非是看在高麗瑩的面子上。京城四少高暢的姐姐。還沒有這個面子。她是給安溪面子。
  因為,京城中現在盛傳安溪和陸景上過床。她怎么都得給老板的“侍妾”一點面子。
  高麗瑩無奈的點點頭,對馬晴的態度她無意去計較什么,聽說馬晴是大唐雨景原來的主人莫心藍的原助理。莫心藍是誰,和陸景的關系,京城中誰會不知道。
  高麗瑩問道:“馬總,白姐到了嗎?”她沒興趣在這兒喝茶,而是希望去上林苑和眾人聊天。
  她其實是個愛熱鬧的性子。只是,因為18歲為風在水懷孕的事情搞得她患上抑郁癥。近期才在白姐的開導下慢慢的恢復過來。當然。最主要的是風在水倒霉了讓她心里很爽。
  特別是安溪在錦樓罵風在水銀樣槍頭假男人讓她心里暗爽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著。
  哈哈!風在水,你也有今天!
  很快,安溪的鉆石會員卡便制作完成。馬晴安排了一輛奔馳跑車等在主樓這里,親自開車送安溪、高麗瑩去大唐雨景八大莊園中的上林苑。
  臨近上林苑,熱鬧的氣氛撲面而來。聚集在這座莊園里的紈绔子弟們帶著女伴、幫閑,人氣想不旺都不行。
  安溪多少有點明白她被馬晴禮遇的原因。心里苦笑不得。
  她只是一個被謠傳和陸景上-床的…呃…炮-友…,居然能得到這樣的禮遇。
  想想陸景在京城中該多么的受漂亮女人的青睞啊!
  安溪腦海中浮起陸景并不算英俊的臉龐,有一點點消瘦,眼神銳利而溫潤。非常的有魅力。
  安溪的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輕熟的嫵媚笑容。
  到上林苑后,馬晴和相熟的人打招呼轉了一圈就離開。高麗瑩很熟悉京城中的交際圈子,放開心里的壓力后,如魚得水。安溪獨自打量著宛若皇宮園林般的上林苑。
  這座以漢朝漢武帝皇家園林命名的莊園名副其實。確實是一座美輪美奐的中式園林。
  上林苑的客廳中人很多,安溪今晚穿著深藍色時尚的中裙,在今晚眾多的美女中不算特別出色。但也不會給人漠視。偶爾有男人上來搭訕。等她身份被認出來后,有人過來閑談幾句。言語中不乏恭維。
  安溪不勝其擾。選了一個安靜的走廊呆著。走廊外有著春寒料峭的晚風。玻璃窗內,走廊雕欄玉砌。壁燈通明,溫暖無比。
  “安…,安姐。”側后方傳來一聲遲疑的呼喊。安溪回頭,看到一身白色西裝帶著眼鏡英俊小生裝扮的云吉祥和高婉薇一起說笑著走過來。
  安溪輕輕的點了點頭,打著招呼,“吉祥,高小姐。”
  “安總,你好。”高婉薇落落大方的和安溪握手,笑問道:“安總喜歡清靜?沒去前面聊天?”
  安溪嘴角泛著苦笑,自嘲的道:“現在誰和我聊天?”
  高婉薇笑了笑。她和安溪只是泛泛之交。這話就不好接了。最近京城中的流言她是知道的。
  高婉薇和安溪聊天時,云吉祥定定的看著嬌媚性感的安溪。他有種累覺不愛的感覺。
  他心中完美的安女神形象就這么破裂了。一點點給他幻想的空間都不剩。他很想哭。
  和安溪道別后,云吉祥情緒低落和高婉薇并肩走向上林苑里面的房間去找今晚的主角黎傾城,走廊中不時可聽到前面客廳傳來的歡笑聲。
  云吉祥卻笑不出來,道:“薇薇姐,我沒想到安姐是那樣的女人,我的女神啊….薇薇姐,能不能把你的肩膀借給我用一下。有點想哭。”
  高婉薇今晚穿著淺橙色貼身柔軟的棉裙,額前留著劉海,秀美而知性。禁不住沒好氣的瞪云吉祥一眼。“吉祥,你比我高這么多。我怎么借肩膀給你用啊?”
  她身高162cm。穿著高跟鞋167。她心里對她的身高不滿著呢,可是又沒有辦法。云吉祥還來觸她的霉頭。
  云吉祥是認真的。給高婉薇拒絕,有點難受的拿下眼鏡,揉揉眼睛。他長的很帥,有過女朋友,但畢竟才18歲。
  母親早亡,一周前父親去世。和21歲的姐姐相依為命。但還在和姐姐冷戰。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如同知心大姐姐般的薇薇姐。他父親的葬禮在姐姐云玉致把安溪排除在外之后便仰仗薇薇姐主持才不至于混亂。
  可是現在,他被薇薇姐訓斥了。心里很難受。
  高婉薇嘆了口氣,認真的道:“吉祥,我再說最后一遍。我不會做你的女朋友。如果。你還有那樣的心思,我以后都懶得和你做朋友了啊。你自己掂量。”
  說著,高婉薇獨自去找黎傾城,把心情不佳的小屁孩云吉祥丟在一邊。
  18日晚,陸景和衛婉儀早早的就到了上林苑。此時,他和王燦在上林苑的一處觀景陽臺上閑聊。
  王燦的幾名跟班遠遠的把通往這里的道路給截住,營造一個安靜的談話環境。
  “靠,你現在煙酒不沾,混個毛線啊。”王燦收回遞給陸景的煙。憤憤的吸著煙。
  晚飯徐徐。陸景站在上風口,不用抽二手煙。“備孕呢。今晚準備的怎么樣?”
  王燦哈哈笑道:“萬事俱備,只等今晚。比正月初六那晚的場面只大不小。”
  陸景笑著點點頭。
  王燦問道:“你這兩天在忙什么?趙教授給你布置了什么任務嗎?現在京城里都在傳你和安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按你小子純情的口味。不應該和安溪有關聯啊。”
  陸景笑笑,趴在欄桿上,看著遠處大唐雨景內蜿蜒的人工河。黑沉沉的,嘆道:“王燦。誰活得都不容易。沒什么好鄙視她的。
  最近國內的光伏企業和歐盟的光伏企業不是鬧貿易摩擦嗎?歐盟那幫孫子干不過我們就準備收反傾銷稅。趙教授給我布置任務研究這個課題。
  我這兩天貓在家里準備這方面的論文。我這段時間的重心就是在關注這方面。湯開復就是搞光伏產業的。我回頭還要和他聊聊。”
  王燦吐出一口煙圈,他和陸景是兩種不同的人。他得過且過的混日子,陸景則是很有些追求。笑著道:“陸景,說句對趙教授不尊敬的話啊,你都民大的研究生畢業多少年了,還寫論文搞毛線?
  風在水的事情你搞完沒有。白露最近很高調,在sit上各種文章秀愛情甜蜜。你們可別有被風家堵住了。這時可沒有唐詩經來給你解圍。”
  陸景笑著拍拍王燦的肩膀,感謝他善意的提醒,嘿然的笑了一聲,“風在水的助手周小齊都我們關進去了,他要識相點就該老實點。當然,他一直都不老實,所以我給他準備了一個局。今晚過后我就跟他攤牌:白露過兩天去云春指教。”
  對王燦他沒有必要隱瞞對付風在水的事,只是略去細節。
  “我靠,風在水要是同意的話他就是腦殘。”王燦嚷道。云春是哪里?楚北陸系的堡壘,妥妥的陸字頭。并且和華在云春的能量就十分巨大。
  風白露去云春,那等于去了陸景的后花園。風在水要是敢答應那真是腦子秀逗了:這明擺著同意風白露做陸景的情人嗎?
  “當然,你小子要拿住風在水的大把柄,他不同意也的同意。”王燦嘿嘿一笑,說:“你說的局是戴安娜那個迪拜洋妞吧?”
  龐濱被戴安娜拒絕合作的事情在劉小山的婚禮上就傳開了。以他對陸景的了解,他要是信了才怪。
  陸景點點頭。他不用隱瞞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兄弟。
  王燦怪笑一聲,“哈哈,你小子行啊,這樣的局面都給你化解。走,走,必須喝一杯。
  你聽醫生的搞毛線?京城這里有幾個戒煙戒酒生孩子的。你問問你哥,還有你表哥他們。沒那個條件嗎。哦,你和邵老師的兒子不好好的嗎?”
  風在水的把柄給陸景捏住的話,風家在風在水和風白露之間怎么選,想想就知道。
  必須是保風在水啊。
  王燦拉著陸景往客廳里走。這會兒酒宴差不多也要開始了,陸景笑著和王燦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