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 兩女的初遇

衛婉儀淺笑道:“你這樣怎么糊弄長輩埃我又不是惡人,看到你打個招呼呀。剛才我哥不喊你,你是不是就故意裝作沒聽到婉瑩喊你?”
  “有時候要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陸景微笑著說道,臉不紅,心不跳。他也不知道衛婉儀是怎么想的,八成是想著見一見關寧。
  衛婉瑩吃吃笑道:“陸景,你好無賴。我還以為你是個呆頭鵝呢。”陸景無語的翻個白眼,他長的很像呆子嗎?
  關寧微微的靠在陸景身邊,當陸景在那個白衣女孩面前,說出她是他女朋友時,心里有一股蜜意在流淌。他不會離開自己的。
  衛東陽笑著道:“走的有點累了,去那邊茶館里坐一會吧。我正好問你個事。”
  春和街的西邊有家茶館,幾人距離茶館不遠,走過去兩分鐘不到。衛東陽要了一個雅座,本來只能坐四個人。衛婉瑩擠著衛婉儀坐一個位置,衛東陽不得不坐得靠外邊一點,一邊給幾個女孩倒著茶水,一邊問道:“聽謝晉文說你打算調集5千萬的資金去炒股指期貨?”
  陸景點了點頭。他昨天和唐悅一起與謝晉文吃過飯。他的一個朋友對投資股指期貨很有心得,這些天正在黃海過年。回頭來京城了,再約個時間見面詳談。
  陸景將新虹百貨的股份賣給董坤城套現了近億的資金,但是他從董坤城手上借債的利息就有三千三百多萬,剩下的錢打到了景華通信的賬面上,應付研發團隊的資金消耗和電子加工廠的原材料采購。
  抽出五千萬的資金已經是極致。
  衛婉儀和衛婉瑩對視了一眼,難掩眼中的新奇。以她們的出身,不會對金錢有什么敬畏,但是聽到陸景和衛東陽說話,張口就是五千萬,還是有些震驚于陸景的能力。
  關寧有些自豪的在座位下面握住陸景的手,感受著他粗大的指節,鼻尖還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偷偷看了眼對面如同雙生姐妹花一樣的兩個女孩。心里一時間有些發愁。
  “你有內部消息?”衛東陽有了點興趣,他和凌雪月走的近,現在對資本市場的興趣遠大于做實業。
  陸景笑著搖頭,“沒有內部消息,只是有一個大致的判斷而已。所以想請專業人士幫我操作一下。”
  衛東陽笑著道:“你最近被心藍擠兌的有點慘啊。不會是想著去股市上堵一把吧?”
  “那怎么會。天藍國際要擠垮新虹百貨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按照目前這個勢頭下去,至少也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將新虹百貨徹底擠出京城市的百貨零售行業。”
  “呵呵,那就好。賭一把的心態很容易出問題。你要是想和她罷手,我可以給你們說和。”
  “再看吧。”陸景淡淡的笑著。
  從茶室里出來。關寧有一肚子的話想問陸景,兩個人坐在賓利里面,讓曾紅英慢慢的開車在市區里繞著。
  “陸景,剛才那個衛婉儀…”
  陸景把她抱在懷里,解釋道:“都是我媽給弄的。衛家和我家里關系不錯。衛東陽號稱京城第一公子。衛婉儀是他的親妹妹。家里安排的相親對象。衛婉瑩是他的堂妹。我以前家里還有一門娃娃親,不過那女孩看不上我。告吹了。”
  “啊--!會有女孩看不上你?”關寧抿著嘴笑,又仰著頭問道:“陸景,你真覺得我比衛婉儀漂亮?”
  “那當然。”陸景說的是真話。以容貌氣質而言,關寧要稍勝衛婉儀半籌。關寧花容月貌,清純里帶著極致嫵媚的氣質少有人能及,等她變成成熟的女人之時,更會是風情萬種。
  “可是人家是姐妹花啊,你們不都是…”關寧故意笑著說道。
  陸景笑著在她小巧的頭顱上點了一下,“你都想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啊。難道還有買一送一的道理?衛東陽聽到這話不得和我拼命啊。”說著,在她俏臀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又噙住她的濕潤的紅唇,熱吻了一番。
  關寧嬌喘著捶了陸景一記。羞澀的道:“曾姐看到了。”說著,很大膽的看著陸景,嫵媚的神情在夜色中飛揚,“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家。我要和你在一起。”
  陸景笑著把她抱緊。讓她感受到自己對她的心意,對開車的曾紅英說道:“曾姐。去四中。”
  關寧在他面前一貫是溫柔如水,善解人意。但是她的性格里面也有著大膽和堅強的一面。
  剛進了房間里,陸景轉身關上門。隨之兩人就熱吻在一起。陸景也有些動情,一邊吻著,一邊把她抱起來,走向臥室。
  關寧雖然穿得像個毛毛熊,實際上并不重。將關寧丟在床上,陸景關了門窗,窗簾,打開燈,空調。
  一邊脫著兩人的衣服,一邊在燈下看著美人。
  陸景將她上的衣物盡數剝去,露出新剝嫩若雞頭肉的乳峰,雪白嬌軀找不到一點的瑕疵。關寧閉著眼睛,臉上緋紅一片。
  陸景將自己地上衣也脫掉。雙手扶著關寧彈性驚人的腰肢,將她的整個身子摟緊在懷里,軟軟的身子,那觸人心魂的豐盈嫩膩,十分的要命,“關寧,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的。”
  關寧手臂纏著陸景地脖子,貼著他微熱的臉龐,感受他靈活的舌頭輕輕撬開自己的嘴唇,呢喃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
  陸景吻著關寧,索取她的香舌,手里不忘揉捏擠壓那對彈翹的恩物。陸景忘情的投入,隔了一會才艱難的脫掉兩人的褲子。隔著棉質的黑色內褲摸著。探手之下,濕粘粘的一片。
  少女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陸景將兩人身上最后的衣物解除,將漲的難受的硬物,從充分濕潤的唇口直戳進去…
  先一勁的將關寧送上云端,稍歇一會兒,等她的敏感稍緩解些,才捧著她的臉蛋,深情的凝望她身處云端的迷人美景,秋水似的眸子里透出癡纏的目光。肌膚都透著誘人的粉紅。
  “怎么這么兇?”關寧伸手摸著陸景的臉。感覺到陸景又動了起來,不禁嬌呼道:“慢一點。”
  再次將關寧送上云端。陸景也釋放了一次。兩人膩著去洗了澡,又回到臥室里,抵死纏綿。
  ….
  關寧癡纏勾著陸景的脖子,被他抱在懷里。輕聲道:“要死了。就算知道你和其他女孩有關系。我現在也不想生氣。”
  陸景的手捉著她嫩膩如玉的雪白豐乳揉捏擠壓,有點心虛的一愣。關寧嫵媚的笑道:“看你心虛的樣子。你的時間要是分割成無數的碎片,我要最大的那一片。會不會覺得我很貪心。”
  “不會。”陸景苦笑著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知道的?”
  “你客廳里那個花燈不是送給我的呀。”說著。去吻陸景,“你敢不敢給我看你手機的通話記錄?”
  說完,輕笑了起來,靠在陸景的懷里,“下次記得藏好啊。不然我會真生氣的。”
  “對不起啊!”陸景到沒想到她迷離之下還能看到送給丁靈的那盞花燈,愛憐的將她抱著。
  “傻瓜!”關寧輕嘆了口氣。挑破了之后,兩人反倒感覺兩顆心貼得更近。
  稍歇一會,扶著她的俏臀,找到位置頂了進去,又是一番恩愛纏綿。
  …
  年過月近,人們的生活又恢復到忙碌而平靜的日子。京城市在二月的尾巴時節依舊是冬意凌冽。天藍國際步步緊逼,形勢大好。莫心藍召集幾個股東在大唐雨景里面開了一個小小慶功酒會。天藍國際在二月份創下了月銷售額二千五百萬的記錄。這還只是三家商城的總和,要是能設立六家商場。絕對能達到五千萬的銷售額。
  莫心藍笑意吟吟的舉杯說道:“干杯,為今天的成績,明天的輝煌。”白昆站在窗邊喝著酒,看著湊在莫心藍身邊的葉強文,面色不豫。
  “白少。看起來不是很高興?”董翔笑著問道,“天涯何處無芳草嘛。”
  白昆郁悶的拿著酒杯喝酒。他最大的煩惱不在這里。
  嶺南省的《嶺南日報》發出了一篇評論|員文章,引起小范圍的討論。文章指出當前房地產企業在高速發展中存在極大的隱患。房地產企業從銀行借貸資金向政府手中拿地,又用拿到地塊抵押給銀行。從而貸出新款繼續拿地,周而復始。這是將企業運營風險轉嫁給銀行。鉆當前金融|監|管的漏洞,行為及其惡劣,呼吁有關|部|門進行查處。
  白家內部已經開始關注。如果嶺南省實施查處措施,白家的信達地產就會面臨著資金斷裂的風險。
  莫心藍笑著走到窗邊,“白少,去年我們那里能想到現在的局面。丟了一個新虹百貨,又創辦了一個更為強大的天藍國際。”
  言語間頗為自豪。白昆笑著正要說話,兜里的手機響起來。莫心藍稍稍走開留空間給白昆接電話。白昆聽電話里的人說了幾句,頓時呆若木雞。手傾斜著,直到杯中的酒灑到了他的皮鞋上他才驚醒過來。
  一屋子正在笑談的人都看向他。白昆勉強笑了一下,“對不起,各位,我有點失態了。”他剛接到電話,家里面讓他迅速籌集5千萬美金用于補救信達地產的資金鏈。江口市的銀行機構已經拒絕為信達地產提供貸款。市政府也下文要求他們盡快開發競標到的地塊,否則要收回地塊。
  局面正在迅速的惡化。
  “心藍,我想單獨和你談談。”白昆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邀請道。莫心藍優雅的點點頭,與白昆一起走到后面一間小會客廳里。
  白昆吞了口唾沫,艱難的開口說道:“心藍,如果我從天藍國際撤資會怎么樣?”莫心藍眼神一凝,皺著眉頭道:“什么?你撤資會打斷我們固有的擴展步伐。天藍國際目前股權架構穩定,如果引入新的資本或者讓其他三家持有你的股份,可能會引起動蕩,但是我手里并沒有多余的資金來消化你的股份。”
  白昆對她堅定的支持,是她能穩穩控制天藍國際的關鍵。
  “我知道。但是,我現在需要籌集五千萬美金應急。心藍,對不起。”
  莫心藍眉頭越蹙越緊,“你把新虹百貨的股份賣掉,我這邊再給你湊一點,你把天藍國際的股份轉一部分給我。”
  “好吧,現在也只能這樣了。”白昆頹然的嘆了口氣。他感覺似乎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操控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