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9 痛罵比較

見安溪表情夸張,陸景微笑著將S7放在面前金色的小圓桌上,溫聲道:“做不到?”
  此時,安溪也進入工作狀態,蹙著眉頭,直言不諱的道:“陸景,你這個要求太高了。百度搜索
  電動汽車在國內的銷售很大程度取決于充電樁的建設。這是制約電動汽車發展最重要的因數。
  其次,使用電動汽車還取決于公眾對于清潔能源的認可程度。國內目前對環保的宣傳很不夠。條件很不成熟。所以,一年之內要把銷量提高到5千臺幾乎不可能。
  歐美市場在充電樁和環保的問題上倒是好解決,但隨之而來暴露出充電時間、汽車速度、驅動、行駛距離等等問題。t9目前更像是一款休閑的玩具汽車。實用性較差。
  想要在歐美市場賣出5萬臺的銷量太科幻。”
  t9在國內市場、國外市場都沒有達到云圖集團的銷售預期豈能是沒有原因的?陸景完全不了解情況。
  陸景嗯了一聲,注視著安溪漂亮的眼睛,問道:“那你有什么解決辦法呢?”
  安溪早就有計劃,只是云波濤的死打亂她對云圖集團的安排,說道:“首先,應該將你的目標調整為三年期計劃。其次,要繼續加大對研發的投入。要盡快研發出品質更高的電池技術。”
  陸景禁不住笑著問道:“假設三年之后研發團隊還沒有能推出符合市場需求的電池技術呢?”。
  安溪堅定的道:“那我們需要繼續尋找資金注入來完成研發。直至最終成功。”
  說完,安溪不好意思的對陸景笑了笑,嬌媚無端。
  她說的是她內心里最真實的想法。但恐怕不是陸景這樣投資者所愛聽的話。誰都不希望自己投資的是無底洞不是?
  陸景笑著搖頭,道:“把你的手機給我。”安溪不明白陸景的意思,但還是順從的將她的手機遞給陸景。陸景將兩人的手機并排的放在桌子上。
  安溪的手機是一款精美的粉色三星彩色雙屏翻蓋機。陸景的手機是黑色的s7。仿佛精美藝術品的s7簡雅、時尚,整塊屏幕如同一塊鏡子。
  瞬間將安溪價值萬元的三星手機比了下去。
  看著兩只并排在一起的手機。安溪心里升起一些難言而美好的感覺,單手托著香腮,看著陸景。“怎么了?”
  陸景微笑著指指s7,“相比于功能機。智能機有著待機時間短,屏幕易損,不經摔等等缺點。安溪,你覺得s7的賣點是什么?”
  安溪沒搞懂陸景的意思,沉吟了幾秒,說道:“s7的賣點很多啊。比如,精美的外觀,應用。操作方式。都是前所未見的。相比于其他手機,這是一款跨時代的作品。我是因為電話比較多,s7的待機時間太短,所以才沒有選用s7。”
  陸景微微一笑,豎起右手食指搖了搖,“錯了,s7的賣點只有一個:品位。”
  安溪愣愣的看著陸景,瞪大眼睛。隨即,很有女人味的輕聲道:“陸景,我不懂呢。”
  “覺得我忽悠你?很抽象的概念對吧?”陸景笑著道:“打個比方:喜歡劉德華是一種品位。喜歡梁朝偉又是另外一種品位。喜歡s7就是一種品位。
  我們可以把s7的忠實用戶統稱為粉絲。和明星一樣。那么,我們應該把t9,這款電動跑車定義成什么樣的品位呢?
  年輕。時尚,環保,新潮。
  要讓用戶購買t9的理由是向他的朋友、鄰居、同事、客戶展示出他的品位:時尚、環保、潮流等等。”
  安溪有點明白陸景的意思:就是向用戶灌輸概念。就像鉆石商戴比爾斯所做的那樣,將鉆石定義成為愛情的象征、訂婚的必需品。而之前,鉆石并沒有這樣的社會屬性。
  安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同樣是請教,她感覺到陸景和她的精神導師云波濤回答的方式、角度似乎有所不同。云總會說一些具體的案例,循循誘導,而陸景的方式是給一個類比的模型,生活中隨處可以取材舉例。
  然而。陸景看問題的高度更高,更有深度。因此。云圖集團的資產有100多億,而和華擁有2千億美元的資產。
  陸景將安溪的手機還給她。打趣道:“真明白還假明白啊?好了,品牌運營的事情回頭讓程建楓和你詳細的聊。現在就不談了。我給出翻十倍的目標,還有兩個有利的因素。
  第一,將清潔能源作為未來的發展方向。爭取下一個五年計劃中作出書面表述。
  第二,昆云汽車在歐美市場的發展,不要擔心有阻力,大膽的宣傳、搶占市場。我在美國有些關系。可以解決這些小問題。
  最終,我們的目標是在納斯達克作為高科技公司上市。當然,股權架構會重新作出調整。”
  “真明白。”安溪為自己辯白一句,美眸中泛著異彩看著陸景,保證道:“陸景,有這么好的條件,我會努力讓昆云汽車在今年完成翻十倍的銷售目標。”
  在五年計劃想辦法。這不是一般的企業家能說得出的話。沒有那個份量。但是她相信陸景可以做到。如此一來,國內市場對清潔能源的需求會大增。
  至于歐美市場大膽的宣傳說白了就是要讓t9賣概念、炒作。放手去做。不要擔心什么法律糾紛。他兜得住。當然,靠營銷手段能不能最終實現5萬臺。她心里還沒譜。
  不過,陸景的計劃實在是令人心潮澎湃。云圖集團的終極目標不就是在納斯達克上市嗎?這是云總的畢生心愿,而這個心愿有可能在她的手中實現。
  雖然只是合資公司,但是這家公司的合資方案是云總訂的啊。云圖集團還占著40%的股份。核心資產是云圖集團的電池技術。也可以算是為云總圓了一個夢吧!
  她將在納斯達克敲鐘的時候為云總揚名。他不應該是默默的埋葬在那塊墓地中。后人應該有對他更高的評價:電動汽車發展的領頭人…
  見安溪狀態全滿的樣子,陸景就笑了,道:“是不是有立刻去工作的想法?你先休息兩周吧。我看你情緒不是很穩定。云總去世對你的影響很大吧?他是個了不起的人。”
  任何人夸云波濤都會讓安溪感到高興。而從陸景這樣重量級的人口中說出的溢美之詞更具份量。
  安溪點點頭,感傷的道:“云總是我的精神導師。”
  陸景輕聲道:“節哀。”
  沉默了片刻,安溪收拾好心情,微微笑了笑,說:“陸景,謝謝。”
  陸景微微頷首,站起身對安溪伸出手,道:“你的面試過關。安溪,祝賀你和華。等4月初讓夢瑤陪著你去昆云汽車上任。她會和你聯系。”
  “哦,陸景,謝謝你對我的信任。”見陸景要結束這次談話,安溪忙放下紙筆,將綿軟的小手放在陸景溫暖的手掌中,嬌聲軟語的道謝。
  “你有這樣的能力。”陸景笑笑,揣著手機,把書本夾在胳膊下,離開行政套房。
  看著陸景在上午明亮的陽光下挺拔的背影,充滿了清新的氣息,不知怎么的,安溪突然很想向陸景解釋下她和云玉致之間的矛盾。她并不是一個可惡的女人。
  除了在最后想要獲得云圖集團更多的股份外,她沒有任何對不起云玉致的地方。
  “陸景…”安溪喊住了走到客廳門口邊的陸景。
  陸景回過身,見安溪猶豫著,奇怪的問道:“還有什么事嗎?”
  安溪在一瞬間發現她不知道怎么開口,搖搖頭,“哦,沒什么。”
  見安溪臉色有些黯然,陸景以為她還為昨晚的一些火辣大但的話感到難堪,笑著道:“放心吧,昨晚的事情我會守口如瓶。你就當做了一個夢。”
  “啊…”安溪想起她說過的那些話,頓時滿臉紅霞,嬌媚的看著陸景。這個陽光般清新的男子,有著獨特的人格魅力。她不否認,她內心中想親近他。
  鬼使神差的,安溪嬌羞的,勉力的緩緩問道:“陸景,你為什么沒有…”
  陸景給安溪問的愣了下,安溪還真敢問啊?他笑道:“安溪,如果昨晚你不是渾身酒氣,我真的會按你說的話去做啊。不要高估我的自制力,也不要低估你自己的魅力。好好休息吧!”
  陸景笑了笑,離開了匯海大酒店的行政套房。
  他其實是在安慰安溪,安溪即便是香噴噴的,他也不會和她做**。因為,他昨天晚上滴酒未沾,清醒著。他最近在和婉儀一起備孕呢!
  當然,他很樂意安慰下安溪不自信的心靈,稱贊她的美麗、吸引力。
  安溪的俏臉通紅如火燒,看著陸景離開,這是一個很有風度的男人,很有魅力。雙手捂著發燙的臉,想起昨晚她醉酒時對陸景說過的話。
  “陸景,我想和你做一次。我要氣死風在水。”
  “你嫌我不干凈嗎,我已經和風在水分手快半年了。我后面是第一次,你要不要試?”
  “來不來?我可以先用嘴幫你吹起來,我還沒有給男人這樣過。”
  這些話,哪里是她平時說的出口的啊?偏偏在醉酒的狀態下,在云總去世的刺激下,在對風在水的厭惡下,她竟然大膽的對陸景說了。
  真是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