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6 風在水的尾曲(一)

京城。3月9日晚,一輛普通的黑色豐田皇冠在夜色中緩緩的駛入盛世俱樂部。
  盛世俱樂部是京城中二流的俱樂部,主要項目是室內運動,特別是網球。
  這里并不乏寶馬、奔馳等國內常見的豪車。只是,比起四大俱樂部的客人,份量要差一些。一輛豐田皇冠在盛世俱樂部很普通、很常見。
  龐濱將戴安娜和她的貼身侍女艾麗莎迎進了俱樂部3樓明麗奢華的私享包廂中。
  包廂約有兩百平米,正中是一張長長的暗紅色沙發,約有10米長,款式典雅而奢華。金黃□色的木質茶幾做工精美。放著煙灰缸等等小物品。超大的42寸液晶電視播放著節目,畫面流暢,音質出色。落地衣架、花樽、貼面、水晶瀑布般的壁燈彰顯著包廂的品味。布置雅致。
  見戴安娜跟在龐濱身后進來,正在看足球節目的風在水按了靜音鍵,從沙發上起身,笑著和戴安娜握手,用英語道:“戴安娜公主,歡迎你來到京城。很高興和你見面。”
  一邊握手一邊打量著戴安娜。
  戴安娜是很典型的西亞美人。美麗的大眼睛,高聳的鼻梁,容貌精致。穿著白色長款外套搭配黑連衣裙,簡約大氣又時尚。黑色的長裙將她高挑、豐滿的身姿勾勒的曼妙動人。一頭金色的長發飄飄,妖冶如火。
  戴安娜優雅的伸手和風在水握了握,微笑道:“風先生,你好。龐總多次提到你。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英俊。”
  戴安娜恭維著風在水,脫下白色外套遞給侍女艾麗莎。黑色時尚的連衣裙胸口曲線飽滿渾圓。
  “謝謝。”風在水哈哈一笑,眼神從戴安娜的胸前滑過。很紳士的笑著邀請戴安娜落座。
  龐濱安排服務員送了幾道小菜和酒水進來。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并非晚餐時間。
  今天的見面主要是為了搞清楚戴安娜是否能夠瞞過陸景,或者她有沒有別的想法。風在水作為前情報人員,警惕性很高。他深知陸景沒有那么容易騙。
  喝著芬香可口的百加得,風在水笑著道:“戴安娜公主,很抱歉,我最近一段時間都無法出國,只好讓你來京城商談。龐濱已經和你談妥8000萬的投資,我也想追加投資。只是,我該如何確認我的資金安全呢?”
  戴安娜眨眨眼睛,喝著酒,奇怪的道:“風先生,資金在你的銀行賬戶中,又有什么不安全的呢?”
  風在水嘿的笑了一聲,外國妞就是不懂說話的藝術,道:“戴安娜公主,眾所周知。你現在正在為陸景做事,而我和陸景的關系不大好,你怎么讓我相信你呢?”
  說完,風在水注視著戴安娜的眼睛。施壓壓力。
  哪知戴安娜勃然變色。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在茶幾上,憤然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不滿的道:“
  如果風先生今天只是來和我說這些話。那就算了。想要投資迪拜樓市的人很多。艾麗莎,我們走。”
  “好的。公主殿下。”艾麗莎忙應了一聲,跟在戴安娜身后往包廂門口走去。
  風在水笑瞇-瞇的看著戴安娜走向門口。在她的手放到了包廂門把上時才淡定的道:“戴安娜公主,等一下!我打算投資2億美元。”
  2億美元,按照當前的匯率折算,大約是16億。比龐濱8千萬的投資多了20倍。
  這么一筆大生意,即便是戴安娜也無法忽視。
  戴安娜緩緩的轉身,遠遠的看著風在水,嘴角浮起一抹諷刺的微笑:“風先生,這么大的資金,你能信得過我嗎?”
  風在水輕輕的搖著酒杯,笑道:“所以需要我們坐下來詳細的談談。我愿意按照你和龐濱的利潤分成模式:所得利潤,你占4成作為傭金。”
  “當真?”戴安娜呼吸急促了幾分,豐挺的**微微起伏。
  風在水微微頷首。
  戴安娜展顏一笑,重新坐回到沙發邊,“風先生,看來我們是要好好的談談。”
  風在水笑著親自給戴安娜倒滿酒,緩和氣氛。
  喝著酒,戴安娜沉吟著道:“風先生,我為陸景做事,其實是為了保住我在迪拜鉆石集團內的財產。這一點,龐總知道。大約1億美元。”
  風在水奇怪的問道:“1億美元?那你怎么當上迪拜鉆誰集團的執行董事的呢?。迪拜鉆石集團的資產有數百億美元吧?”
  風在水讓朋友查過迪拜鉆石集團的規模。
  戴安娜美眸詫異的看風在水一眼,掩嘴嬌笑,風情萬種,道:“風先生對迪拜的事務很熟悉啊。迪拜鉆石集團的股東都是中東的權貴,迪拜王室在其中占有約17.3%的股份。我是因為王室的支持才得以擔任執行董事。我個人名下的股份只有1億美元。”
  龐濱插話道:“戴安娜公主,陸景發行新股并且將你踢出迪拜鉆石集團的管理層不會得罪你們迪拜的王室嗎?”
  戴安娜搖搖頭,“不會。迪拜王室并不是第一大股東。而第一,陸景不會稀釋迪拜王室所占有的股份,第二,他和我叔叔阿拔斯的關系不錯。”
  說著,又輕笑道:“風先生,如果叔叔要大舉開發迪拜的消息傳出去,現在迪拜的房價會立即上漲20-40%。我們的合作可能在未來帶來數億美元的回報。
  那么,現在你覺得我可以信任嗎?”
  天下紛紛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戴安娜從他這里獲利的多,自然沒有沒有必要再去擔心陸景稀釋她的股份。立場不問可知。
  風在水滿意的點點頭。他正是基于這種考慮才會和戴安娜合作,笑道:“對戴安娜公主的合作誠意我不懷疑了。那么,你準備怎么瞞過陸景呢?”
  戴安娜聞言笑了笑。傲然的抬起圓潤的下巴,“風先生。迪拜畢竟是我們阿拉伯人的迪拜。陸景在迪拜的辦法并不多。只需要瞞過他的代理人穆罕默德-薩利姆就可以。這對我來說不是什么很困難的事情。”
  風在水心里放松下來,疑慮盡去。笑呵呵的舉起酒杯,道:“戴安娜公主,為我們合作愉快干杯。”
  “干杯。”戴安娜笑盈盈的和風在水碰了碰酒杯。心里也松了口氣。總算完成了任務。
  其實,從正常邏輯來看,她和風在水合作獲得的利益會更多。
  然而,陸景答應的條件是:恢復她在迪拜鉆石集團三大執行董事的職位。這可比數億美元的回報更讓她動心。她更看中的是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帶來的權力。
  不過,沒有納賽爾的說情,沒有她到京城來請求陸景原諒、等待,陸景是不會給予她這么優厚的條件。
  正是因為條件苛刻、恰巧。這一點,風在水、龐濱他們才猜不到她和陸景之間的實際關系。
  看著戴安娜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美艷無端,風在水心里有些蠢蠢欲動,微笑著道:“胖子,我帶了一瓶好酒在我的車后備箱中,你幫我拿一下。”
  “好的,老大。”龐濱先是一愣,隨即會意的應了下來。離開包廂。
  風在水品味著百加得,和戴安娜閑聊著,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掃視。
  戴安娜嬌笑著,眼睛眨了眨。吩咐道:“艾麗莎,去幫我拿一下小東西。”
  赫然是找著風在水同樣的借口把侍女給打發出去。明亮奢華的包廂中立即只剩下兩人。風在水的心里給弄的癢癢的。洋妞就是熱情啊。
  風在水和戴安娜喝了一杯酒,起身給戴安娜添酒。眼睛居高臨下的窺視著戴安娜黑色連衣裙內的春光。裙下白白的乳-溝異常深邃。
  風在水放下酒瓶,緩緩的握住戴安娜的小手。見她只是笑,注目著她的眼睛。笑道,“戴安娜公主,你這幾天會在京城是否需要一個導游呢?”
  戴安娜輕輕的嬌笑,并不介意她胸前的風光給風在水看去,美眸嬌嗔,然后笑道:“風先生,導游不會就是你吧?”
  風在水哈哈一笑,湊近道:“你說呢?”
  戴安娜掩嘴輕笑,乳-峰微顫,抽回手,道:“我要盡快回迪拜注冊公司啊。我叔叔3月中旬就有可能就要發布他的擴增計劃。我得盡快將資金轉化成資產。
  再說了,如果讓陸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旅游,他肯定會懷疑的。”
  風在水微征,讓戴安娜順利的抽回手,這倒是個問題啊。
  正要說:我們可以換個城市旅游,中國的旅游勝地很多時,戴安娜笑著站起來道:“風先生可以來迪拜旅游,到時候我給你做向導。”
  風在水嘴角泛起苦笑:“戴安娜,那恐怕得很久以后了。”
  他現在哪里能出國。這會兒可不是他當特種兵的時候有出國執行任務的機會。
  “哦,真是遺憾啊!”戴安娜嬌媚的笑笑,“風先生,感謝你今天的款待,我得回去了。”
  風在水給戴安娜撩的褲襠都有些難受,見戴安娜要告辭,無奈的道:“不客氣,我送送你。”
  一路出了盛世俱樂部,戴安娜坐到車中。艾麗莎已經等候在駕駛座上,回頭瞟了一眼車窗外的風在水、龐濱,輕笑著道:“殿下,你已經把風先生迷的神魂顛倒了。”
  戴安娜得意的笑了笑,吩咐道:“開車吧。”她對她自己的魅力有自信。
  如果后續計劃有些許的破綻,想來在曖-昧的關系之下,風在水應該會刻意忽略。
  自從經歷了雷納德-洛克菲勒的事情后,她已經不再相信用女色可以控制男人。
  目送戴安娜坐上黑色的豐田皇冠遠去,俱樂部的側門門口,風在水略有些惆悵的輕嘆口氣:戴安娜是一個很有味道的一個女人,知情識趣。
  風在水扭頭問龐濱,“胖子,陸景不喜歡洋妞的傳言是不是真的?瑪德,不然以那小子的德行,大白菜都給豬拱了。”
  龐濱笑道:“都這么傳,應該是真的。哈哈,老大,你還真對戴安娜有點意思啊。我看她道行深的很。說不定已經百人斬了。”
  “玩玩而已。”風在水哈哈笑著拍拍龐濱的肩膀,說笑著回到盛世俱樂部中。
  談妥了一個回報豐厚的大項目,兩人的心情都異常的舒暢。
  ps:今天關在小黑屋太久。
  還是三更。
  第一更送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