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5 劉小山的婚禮

高麗瑩迷惑的眨眨眼睛,“現在京城中不都這么說嗎?”
  她弟弟高暢現在在京城中混的很不錯。她略微問問就知道情況。
  風在水的對手陸景出現,讓她不再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因為為她孩子復仇的機會就在眼前。
  白唯笑著搖頭:“秦緯和風在水、龐濱的關系一向不錯,怎么可能在公開的場合嘲笑龐濱?這是一個疑點。事實上,秦緯很有可能在為龐濱打掩護。
  第二,陸景以什么辦法控制迪拜的公主戴安娜?最有可能的是利益。而據說迪拜的樓市很火爆,龐濱與戴安娜合作肯定有收益,她未必不肯合作。
  第三,退一步,假設陸景能真正的控制住戴安娜為他做事,那他有怎么會放棄這個搞掉龐濱的機會?龐濱對風在水而言很重要。”
  高麗瑩愣了愣,“白姐,你這腦袋瓜子也太好使了吧?”又笑道:“那這么說起來,陸景和風在水的沖突會進一步擴大咯?這真是個好消息。”
  白唯輕輕的撫著高麗瑩的手背。半響,高麗瑩覺察到白唯的情緒不對,收斂了笑容,道:“白姐,怎么了±?”
  白唯深吸一口氣,道:“麗瑩,我以前說,陸景是你復仇的機會,但是我和陸景走的近了之后,發現陸景和風白露的關系未必是京城中謠傳的那樣。
  風白露也受邀參加黎傾城在上林苑的生日宴會。而她很有可能是陸景的女人。
  所以,陸景的目標就不是和風在水較量得你死我活,而是要為他和風白露的情路掃清障礙。”
  高麗瑩愣住。突然間,眼淚就流了下來。嗚咽著道:“白姐,那我這輩子還有希望復仇嗎?”
  白唯起身。走到高麗瑩身邊將她緊緊的抱住,“麗瑩,不哭。這件事我判斷失誤了。”
  高麗瑩和風在水的故事很浪漫。典型的才子佳人。當時京城中幾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看好他們,祝福他們。但是高麗瑩突然懷孕,這毀掉了一切。
  18歲的女孩懷孕無論如何都是不被社會接受的。那一年,風在水也是18歲。訂婚,打胎。高麗瑩因此無法再生育。然后是到法定結婚年齡后和風在會結婚,后來再離婚。高麗瑩因此而得了抑郁癥。郁郁寡歡。
  風在水的人生也因為這件事有了污點。人生步子走得艱難。但終究是走出來來了。
  一個女孩的生育能力,在和風在水的前途相比時。冷冰冰的家族顯示了它的的漠然。
  高麗瑩懷上的孩子是被強行流產的。高麗瑩的仇恨由此而來。
  高麗瑩伏在白唯的肩頭,哭得更加厲害
  白唯拍著高麗瑩的背,輕聲安撫著她的情緒,好一會,問道:“麗瑩,你希望是風在水死,還是希望他仕途困頓?”
  高麗瑩有些茫然,“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困擾了她很多年。她不知道她想要風在水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只是,每一次看到風在水高高在上。她就想看他跌落云端。
  白唯道:“麗瑩,你只是子宮受損不能再懷孕,并沒有其他的疾病。可以考慮代孕,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孩子的血脈還是你的。你并沒有喪失成為母親的資格。
  如果從法律的角度而言。我想風在水罪不至死。”
  “白姐…”高麗瑩不滿的道。
  “麗瑩,別急,聽我說完。我以前從來沒有用這些話來寬慰你。現在這么說。是因為后面一個選項有可能實現。麗瑩,你覺得以陸景和風在水如此交惡的情況。陸景會希望風在水顯赫一時?”
  高麗瑩陷入沉思,坐下來拿紙巾擦著眼淚。很明顯。那是不可能的。陸景不會和風在水死磕。但是,如果有機會,陸景肯定會在背后推波助瀾。阻攔風在水高升。
  白唯扶著高麗瑩的肩膀,“想明白了?風在水的仕途很難一帆風順。當然,這只是可能。你要把生活的重心放到新的希望上來。比如:孩子。”
  能幫助高麗瑩走出心理陰影的只有一個新生的寶寶。
  如果風在水能混得不好,那更是解開她心結的良藥,當然,這要看概率。
  因為,陸景不會故意去找風在水的麻煩,他肯定只會在有機會的時候才出手。何時會是機會?這是個概率問題。
  高麗瑩輕輕的點頭,“白姐,道理我想得明白,給我一點時間。而且,我已經發誓不會再讓風在水碰我。”
  白唯就笑,“京城里的帥哥那么多,你好好的選一個好了。反正啊,又不用在一起過日子。”
  高麗瑩破涕而笑,抬起頭,“白姐,那我們…”兩個命途坎坷的女人在深夜里曾經相互慰藉。擁抱著感受一點點的溫暖。
  白唯笑了笑,道:“我們還是好朋友、閨蜜。”
  …
  風在水再一次請假回了京城。因為龐濱很順利的和迪拜公主戴安娜談好了投資迪拜樓市的合作協議。
  周四晚,風在水驅車來到盛世俱樂部和龐濱面談。有些細節,在電話里說不清楚。
  奢華明亮的包廂中,風在水吃著花生米,喝著茅臺,聽龐濱說起去迪拜的種種。
  龐濱胖臉上紅彤彤的,喝了酒的緣故,道:“老大,戴安娜同意和我合作,但是不能走迪拜le公司的渠道,也不走華橙基金的渠道。她擔心陸景發現。
  華橙基金那兒,我和秦總談過,給了他一筆損失費,他就幫我做掩護。”
  “胖子,以陸景的精明,未必看不出來,想要瞞過他很難。”風在水沉吟著,仔細推敲了一遍,問道:“陸景是怎么讓戴安娜為他做事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龐濱呵呵笑著和風在水干了一杯。擦著嘴角的酒漬,笑道:“老大。這個原因說來就話長了。
  迪拜的公主并不值錢。迪拜現在有十幾位公主,戴安娜只是其中的一位。她在迪拜真正的權力來源一家壟斷中東鉆石銷售的企業的職位。
  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
  戴安娜說陸景通過他的代理人穆罕默德-薩利姆在背后控制著迪拜鉆石集團。她的執行董事職位就是被陸景罷免的。
  迪拜鉆石集團正在研究定向增發新股。陸景要清洗迪拜鉆石集團中他的的對手。戴安娜不希望她的財富縮水,所以在拼命的討好陸景,幫他做事。”
  風在水這才恍然的點點頭,轉著手中的酒杯,嘆道:“這關系是很復雜啊。”
  龐濱道:“老大,我現在倒是有點擔心戴安娜會不會把我出賣。戴安娜在迪拜注冊公司,我的資金還沒轉過去。”
  風在水聽得哈哈大笑,用力的拍著龐濱的肩膀:胖子,你啊。精氣神都沒了。戴安娜敢和陸景說?陸景的性格是什么樣的?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戴安娜即便暫時獲得陸景的諒解,最終的結果肯定還是給陸景剝奪全部財產。這樣,你安排一下,看她近期能不能來京城,我和她見面談談。”
  龐濱不解的道:“老大,你…”
  風在水笑道:“這么好一個項目,我也想投資啊。陸景看好的,又有陸景的對頭在暗中主持。哈哈,想想就覺得有趣。”
  龐濱無力吐糟。其實。在京城中,誰會不相信陸景的商業眼光?
  看來,風老大也不例外。他見戴安娜是要確認下戴安娜能不能瞞得過陸景。
  …
  3月9日,洽談多時的昆成汽車和云圖集團在匯海大酒店。在眾多媒體的見證下簽署合作協議,成立合資公司:昆云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共同開發電動汽車。
  電動汽車的品牌依舊是沿用云圖集團的t系列。
  依舊到了彌留之際的云波濤無法出席簽字儀式。已經決意退出云圖集團的安溪在圣克蘭醫院照顧云波濤。代表云圖集團簽字的是云玉致。
  代表昆成汽車簽字的是昆成汽車的董事長何夢瑤。昆成汽車的高管團隊:總經理翟伯慎,董事、副總經理姬紅俊、副總經理、銷售總監呂浩進。副總經理郁揚全部出席。
  這對昆成汽車而言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時刻。
  簽字儀式完成后,陸景和昆成汽車的高管打過招呼。又與高婉薇、云吉祥、云玉致閑談幾句,去了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煙詩凝在那兒等他。
  陸景按了門鈴,煙詩凝溫婉的接過陸景脫下來的外套,笑道:“你不去陪何夢瑤?”
  陸景撫摸著煙詩凝光滑的鵝蛋臉,將這個風姿獨特的大美人擁在懷里,“夢瑤還有事情忙,我先來陪陪你。詩凝…”
  煙詩凝溫柔的依偎在陸景懷里,和陸景一起坐在窗前的沙發上,聽他很有魅力的聲音說著云玉致、風在水、安溪、云波濤、云吉祥的情殤。
  陸景最近和白唯見面有點多。主要是一個相互了解的過程。謝晉文他們或許以為他對白唯有點意思,其實不然。他更樂意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消磨時光。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愛錢,愛權的啊。
  以他現在地位、權勢,想要和看中的漂亮女人一-夜情,基本沒什么障礙,會非常的順利。但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甘心做情人,都甘心和他一輩子廝守在一起。
  陸景和煙詩凝聊著天。情到濃時,自然的為彼此寬衣解帶,做起來。盡情的纏綿,投入所有的情感和欲-望。傍晚時分,夕陽落在總統套房臥室的地板上。煙詩凝依偎在陸景懷里,發出輕輕,綿長的呼吸聲。和陸景做了三個小時,她累壞了。
  陸景溫柔的抱著詩凝,豐盈的嬌軀如軟玉,溫香滑膩。陸景拿著手機安靜的看郵件,戴安娜給他發了一封郵件:風在水邀請我今晚見面,我到京城了。
  陸景和戴安娜采取郵件溝通,這比電話溝通要安全得多。
  陸景笑了笑。來了。
  風在水知道陸景的性格:眼睛揉不得沙子,陸景又何嘗不知道風在水的性格:貪婪。
  一個確定收益極高的項目,風在水會不動心?(!
  ps:今天9000字。
  求下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