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3 電影新星

“…”
  京城五環最富盛名的別墅小鎮,丹楓云圖,101號別墅二樓小客廳中。
  艾麗莎無語的放下手機,對信心十足、淡然等著回應的戴安娜公主道:“殿下,那個死胖子祝你一路順風。”
  “什么?”戴安娜突然的站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得難看。龐濱居然會拒絕?
  從她得到的消息來看,龐濱現在應該是急需一個優質的投資項目才對。
  艾麗莎再次向戴安娜確認:“殿下,龐濱拒絕了我們的提議。”
  “”戴安娜有點慌了神,在奢華的客廳中來回走動,連膝蓋撞到茶幾上都毫無知覺。
  陸景將套住龐濱、風在水的資金的任務交給她,并沒有給她具體的計劃。而她如果把事情辦砸了,想要恢復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肯定不可能。
  這讓她怎么能不急。到底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
  …
  龐濱掛了艾麗莎的電話,走到茶色的歐式茶幾邊坐下,對斯嘉麗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斯嘉麗女士,一個朋友的電話。我們繼續。”
  “卡時”是巴西的一個運動品牌,剛剛崛起于本土,正在全球市場開拓。而新興▼市場是他們工作的重中之重。
  別看“卡時”在巴西只是一個二線品牌,只要包裝的好在國內包裝成一線品牌也并非不可能。這類商業案例在中國不勝枚舉。比如:宜家。比如:肯德基、麥當勞。比如:星巴克。比如:哈根達斯。
  龐濱對自己炒作概念的能力很有信心。與卡時的合作,只要炒作成功,預計每年能帶來1000萬的利潤。這對他來說是一只可口的“小蛋糕”。
  斯嘉麗是一位巴西白人美女。五官分明,身材清瘦但異常的性感。有著一頭棕色的長發。黑色長褲包裹的長腿并在一起。微笑道:“龐總,不著急。我似乎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哦?”龐濱略有些奇怪,“你認識迪拜的戴安娜公主?”
  斯嘉麗笑道:“當然。我和戴安娜公主是朋友。我在中東時承蒙她招待。哦,她在京城嗎?我還不知道呢。”
  龐濱道:“嗯,她在京城中推薦迪拜的房產,我和她聊過一次。”
  斯嘉麗一愣,嘆口氣,道:“可憐的戴安娜。她父親剛剛去世,又要被生活逼著到處奔波。哦,龐總。你認識陸景嗎?”
  龐濱臉色變得有點不好看,他當然認識陸景,只是都是一些不怎么好的回憶,又詫異的看著斯嘉麗,疑惑的問道:“斯嘉麗女士,你知道陸景?哦,按照你們的習慣,不應該是叫他景陸嗎?”
  斯嘉麗道:“對啊。但是,戴安娜說陸景要求尊重他的習慣。現在都這么喊了。陸先生在中東威風著呢。他本來和戴安娜一起投資迪拜房地產。后來卻剝奪了戴安娜在迪拜le公司的股份。戴安娜現在是由股東變成了職業經理人。其實,迪拜le公司都是用的她的人脈。”
  “啥?”龐濱有些傻眼。
  戴安娜和陸景有仇?而且,陸景也看好迪拜的房地產市場?那這樣一來,他不是剛剛和一座金礦錯失交臂了?
  京城中。不管是喜歡陸景的人,還是討厭他的人,都承認一個事實:只要陸景看上的項目。收益絕對低不了。
  斯嘉麗不太理解龐濱的反應,道:“龐總。一會有時間的話,可以給我講講陸景的事情嗎?”
  龐濱耐著性子道:“這沒問題。”
  和斯嘉麗達成代理協議之后。龐濱和富力公司的高管邀請斯嘉麗一行三人在方莊的錦樓吃過午飯。很正宗的西餐。吃飯時,龐濱將他知道的一些陸景的軼事說了說。
  在龐濱的眼中,陸景是一個手段凌厲、心思陰沉、風流成性的商業天才。
  而斯嘉麗從戴安娜那兒聽來的形象卻是:陸景手腕高超、性格堅毅、不容欺辱、睚眥必報、狡詐如狐的商業大亨。他手中甚至有雇傭兵武裝。
  至于風流成性,她是萬萬不敢茍同的。戴安娜送上門,陸景都沒要呢。
  要知道以戴安娜美艷的容貌,迪拜公主的身份,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上流社會中的男人。
  龐濱沒有興趣和斯嘉麗爭論,陸景是個什么樣的人對他來說不重要。不要說知己知彼的屁話,他根本就不夠資格成為陸景的對手。所以,他不關心。
  龐濱將斯嘉麗送走后,交代了身邊的高管幾句,立即驅車前往盛世俱樂部。到主樓5樓的包廂中,立即撥了風老大的手機。
  半響,手機掛掉。片刻后,電話重新打進來。里面傳來風在水不耐煩的聲音,“胖子,我難得有一個假期,又有什么事?”
  龐濱心里一緊,趕緊匯報道:“老大,你那位朋友給的情報出現了重大錯誤啊。迪拜le公司確實是陸景的公司,但是戴安娜和陸景有仇。”
  風在水精神一振,“哦,具體怎么回事。”
  龐濱將他從斯嘉麗那里聽來的消息說了一遍,將其中的兩個意思說清楚,然后道:“
  老大,現在只要查一下迪拜le公司的股東變遷記錄就可以驗證斯嘉麗的話是否是真的?嘿,老大,陸景都看好迪拜樓市的,那迪拜樓市肯定會大漲。”
  京城中眾所周知,陸景在商業上是指向標級的人物。
  風在水笑呵呵的道:“胖子,你別興奮。這樣,我再找人查查。另外,這個斯嘉麗的身份是真是假,我找人驗證一下。”
  龐濱道:“戴安娜公主明天就要離開京城,老大,你看我…”
  風在水斷然的道:“可以同時進行,你先和戴安娜聯系。詳細的談一談。”
  “好的。”龐濱興沖沖的掛了電話,按鈴讓服務生送了一瓶馬爹利進來,喝了半杯酒才平復了心中的情緒,靠在沙發上,撥了戴安娜的電話。
  …
  …
  丹楓云圖101號別墅的書房中,下午的陽光透過紫色的帷幕落入書房。
  戴安娜哭笑不得的閱讀著眼前的郵件。
  她上午給陸景的助理余樂發了一封郵件說明情況。京城畢竟是陸景的主場。她早點將惡化的情況上報,說不定還有挽回的余地。
  下午兩點半戴安娜收到了余樂的回信:京城中關于戴安娜被陸景打壓的消息還沒有徹底傳開。
  戴安娜年前曾經來京城尋求陸景的諒解,找不少老朋友,但是沒有效果。
  這個消息是由負責此事的余樂將消息散布出去。陸景和美女的故事一向在京城中很有市場。但是,最近幾個月京城中大事不少。
  先是陸景和蘇琳的緋聞傳得有鼻有眼:連陸景怎么把蘇琳的小脫掉爆她菊花的細節都有;
  緊接著的初六茶話會;然后京城第一美女之爭。以上種種,導致戴安娜的這則小消息無人問津。
  陸景和蘇琳的緋聞可比陸景和迪拜公主的緋聞更有市場。迪拜的公主在皇城腳下的世家子弟眼中真不算什么。外國人看似在國內享受超國民待遇,很牛逼。但是,那是對普通人。遇到真正的權貴人物,他們算個逑。
  況且,后面一則消息一看就是嘩眾取寵。陸二少不好洋馬誰不知道?
  戴安娜對這個情況真是無語。原來是這個環節出了問題。枉她還在言語上設計了一個小陷阱呢,等著龐濱幡然悔悟,主動上鉤。
  現在要做的只能是等待了。等待消息傳到龐濱的耳朵中去。
  戴安娜郁悶的嘆了口氣,那還得在京城等咯。她實在有點不適應這樣的食物、氣候。這一次來京城,她有任務在身,可沒有帶廚師在身邊。
  她并不固守伊斯蘭教的教義,但是,二十多年的飲食習慣可改不了。
  這時,書桌上價值三萬美元的豪華版s7叮鈴叮鈴的響起來。戴安娜看到號碼,略微有些詫異,接通了電話。
  “哈哈,戴安娜,你也在京城啊?我剛剛談成了一筆生意…”
  戴安娜聽著斯嘉麗的話,嗯嗯啊啊的應著腔。心里一陣狂喜。真是意外之喜,沒想到斯嘉麗誤打誤撞的把她和陸景交惡的消息透漏給龐濱了。哈哈!
  “斯嘉麗,改天你來迪拜我請你玩一個月。”戴安娜興奮的掛了電話,走出書房,高聲吩咐道:“艾麗莎,收拾行李,我們準備回迪拜。”
  正在一樓客廳中的艾麗莎仰著頭,意外的道:“殿下,這不是嚇唬龐濱的嗎?陸先生有新指示了嗎?”
  戴安娜趴在欄桿上,心情大好的道:“事情有變化了。”
  話音剛落,s7又響起來。戴安娜看看號碼,嘴角翹起來,精致白皙的臉蛋上浮起一個妖嬈的笑容。
  龐濱的電話。
  …
  …
  劉小山和秦雨檬的婚禮推遲到了2006年3月3日才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行。賓客云集。
  陸景和衛婉儀一起參加了劉小山的婚禮。席間,碰到很多熟識的面孔。
  陸景和白唯在座位上聊了沒幾句,謝晉文一臉笑容走過來,“哈哈,景少,出了個大新聞。剛從華橙投資基金的秦總那兒聽來。龐濱那個sb…,哦,白姐也在。”
  白唯嫵媚的輕笑,似乎沒有聽到謝晉文爆粗口,頗有興致的問道:“謝少,什么大新聞啊?”(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