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1 白唯

在風在水的幫助下,龐濱很順利的從建行拿到3000萬的貸款,這極大的緩解了他的資金壓力。
  龐濱名下有3家在營業的公司。僵尸公司無數。公司的主營業務以金融、資本游戲為主。
  只看他操作云圖集團的計劃:成為大股東,再成為控股股東,資產拆分,上市,套現離場。
  這一整套的流程獲利會非常豐厚。典型的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然而,他一個人肯定是無法玩轉所有的環節。因此,會以對外募集資金的方式讓相關的人員入股。
  龐濱的資金壓力就來自于兌付這些人的月紅利。這是主要壓力。當然,還包括銀行利息、人力、租金等運營成本。
  建行3000萬的貸款到賬之后,龐濱身上的壓力并沒有消失。因為,這錢始終是借的。
  而且,入股云圖集團失敗后,他需要尋找新的賺錢項目來維持他的生意。
  周二下午,龐濱在方莊錦江樓請華橙投資基金的總經理秦緯和下午茶。
  錦江樓是錦江餐飲集團旗下的中餐廳。提供下午茶包廂。二樓江南廳包廂內布置的古香古色。正墻上布置著一副《孝經》。花鳥屏風、檀木擺件,木桌長凳一一雅致而列。
  秦緯五十多歲,身材微胖,穿著青色的西裝,笑瞇瞇的喝著茶盅里的普洱,緩緩的道:“龐總,有新想法了?”
  陸景請他疏遠風在水。現在都已經是二月底,過去兩個月了。他不再顧忌。畢竟,風在水、龐濱是他的大客戶。
  龐濱苦笑著道:“秦總。您就別笑我了。我最近賠得褲子都要沒了。”
  秦緯爽朗的大笑。他知道龐濱的難處。
  龐濱既然邀請秦緯出來喝茶,也沒在遮著掩著。說:“秦總,我現在窮得快要揭不開鍋,請秦總指一條明路。”
  掠奪沒有背景的民營企業他很在行,但是正兒八經的搞資產投資,他還是的請教專業人士。不是誰都有陸景那樣點石成金的能力。
  秦緯喝口茶,笑著問道:“龐總,你有多少資金?”
  華橙基金本就是資產管理公司。主要業務便是幫客戶投資,讓客戶的資產增值。他手頭有不少優質項目。首先需要了解龐濱打算投資多少資金。
  龐濱揉著胖臉,道:“一個月之內。大概能湊出8000萬來。我希望能夠穩妥一點。”
  這是他最后能騰挪出來的資金。還需要變賣一些不動產。
  “投資哪能沒有風險?”秦緯笑笑,沉吟了幾秒,說道:“京城的房地產市場長期向好。這一點參考倫敦、紐約、東京的房價就可以知道。
  龐總有興趣的話,可以在京城投資幾套公寓。現在全市均價6776元每平米。過個三五年,翻上幾倍基本沒有問題。很穩妥,肯定不會虧本。”
  龐濱一聽,臉上泛起苦笑:“秦總,您就別耍我了。我哪里還能支持個三五年?銀行利息都夠我愁的。我現在每天早上起來都掉頭發。”
  秦緯哈哈一笑,“早知道你不會接受這個建議。行。再換一個優質項目。我前些天和一個外國朋友聊天,提起國外的房地產市場。現在迪拜的房價飆升。你有沒有興趣投資。”
  “投資迪拜的房地產市場?”龐濱心里頓時有些猶豫,揉著臉沉思了幾分鐘,道:“秦總。還有沒有其他的項目?”
  秦緯沒好氣的佯怒道:“那你選擇投資我們的基金好了。”
  華橙投資基金對客戶提供多種投資方式。大致上分成兩種。第一種是華橙基金自己推出的私募基金。運作方式和私募基金一樣。優點是:承諾可以退還本金。缺點是:投資回報率很低。有時候低到1%以下。
  第二種則是華橙基金與客戶共同分擔風險的模式。華橙基金會和客戶溝通要投資的項目,告知客戶投資風險,取得客戶同意后再投資。就比如剛才秦緯建議龐濱投資京城的房地產的模式。
  類似于銀行的理財產品。當然。華橙基金的服務要好得多,而且不存在銀行理財產品中普遍存在的欺詐現象。
  華橙基金服務的那些客戶都是京城中頗有能量的人物。哪里敢欺詐?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口碑。
  “秦總。我黏糊了,黏糊了….”龐濱腆著臉笑,給秦緯陪不是。
  兩人再談了半個小時。龐濱付給華橙一筆1萬元的咨詢費。秦緯將他的外國朋友介紹給龐濱認識。兩人自己去談。最終是否投資迪拜房地產,以什么方式來投資由龐濱來決定。
  …
  秦緯的外國朋友是迪拜的一名公主,名叫戴安娜。龐濱在第二天中午就約了戴安娜在京城大酒店見面。
  戴安娜一名高挑的阿拉伯美人。穿著時尚優雅的玫瑰色風衣,美麗迷人。帶著兩名侍女走進包廂中時,香風襲人。
  奢華明麗的包廂中開著暖氣,戴安娜將風氣脫下來遞給侍女掛在墻角的落地衣架上,露出白色的毛衣。豐滿的**-球撐起的曲線挺翹迷人。戴安娜輕甩了一下滿頭的金發,微笑著和龐濱握手,“龐總,你好。”
  “戴安娜公主,你好。”高挑的個子再加上黑色的高筒靴,讓只有170cm的龐濱在握手時頗有些自慚形愧。
  龐濱圓胖的臉上笑的眼睛都瞇起來,用英語邀請戴安娜落座。片刻后,服務員送上酒菜。
  戴安娜的侍女在一旁用心的服侍著戴安娜用餐。讓龐濱心中一邊大嘆中東權貴的生活腐-敗,一邊羨慕無比。和戴安娜邊吃邊聊。
  由于之前兩人在電話里簡單的交談過。加上有華橙基金的秦緯作為中間橋梁。戴安娜和龐濱閑話幾句便進入正題。
  龐濱對投資迪拜的房地產很有些顧慮,主要是人生地不熟,問道:“戴安娜公主,你怎么會從事房地產中介生意?”
  戴安娜笑道:“我也不想啊。但是我身上的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職位被大股東解除了。我不得不幫迪拜le公司做事。他們每個月會給我一筆薪水。”
  龐濱心中的疑問消失。
  喝了酒,聊著迪拜的房地產市場。戴安娜介紹道:“龐總,我父親1月6日在澳大利亞參加布里斯班賽馬會因心臟病突發在澳大利亞逝世。
  現在繼任迪拜酋長是我的叔叔阿拔斯。他想要將迪拜建設成為擁有眾多“世界第一”的建筑的城市。迪拜的城市擴張計劃很快就會出臺。”
  戴安娜的這番話中蘊含了大量的信息。龐濱微微沉吟了幾秒,歉然的道:“很抱歉聽到你父親去世這個消息。戴安娜公主,請節哀。”
  “謝謝。”戴安娜輕輕的點了點頭。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心中的哀傷已經慢慢的平復。
  涉及幾千萬資金的合作,當然不可能吃一頓飯就談下來。氣氛愉快的吃過午飯后,龐濱送戴安娜到樓下的停車場。
  目送她坐進藍色的勞斯萊斯幻影中離開,龐濱咂了咂嘴。這位迪拜的公主正是性感、美艷啊。他即便不好女色,也忍不住有想要褻-瀆她的沖動。
  …
  龐濱和戴安娜分別之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確認戴安娜消息的真偽。而是確認戴安娜是不是真的。
  京城中騙子很多,冒充部委領導的都大有人在,更別說冒充迪拜的公主。
  嗯,迪拜的王室成員很多。因為阿拉伯人可以擁有四個妻子。
  龐濱通過各種渠道查到迪拜王室確實有一位戴安娜公主。而且查到了戴安娜的出入境記錄。以戴安娜的美艷,很容易認出照片上的人就是她。
  確認戴安娜不是什么騙子之后,龐濱開始去驗證戴安娜消息的真偽。
  戴安娜在和他見面的兩個小時中,透露出三個意思:第一:新酋長阿拔斯野心勃勃,要大力發展迪拜。
  但凡,大興土木的城市,房地產行情看好是一定的。
  第二:時間很緊迫,必須要盡快出手搶占迪拜的市場。
  她叔叔阿拔斯才成為新酋長一個多月,等他公布迪拜擴增計劃,再進入迪拜的房地產市場就晚了。
  第三:戴安娜在幫迪拜le公司做事。這是她出現在京城的原因。
  以龐濱的關系網查這樣信息量龐大的商業情報很有些吃力,他給還在部隊中訓練的風在水打了一個電話,“老大,這次需要你幫忙…”將戴安娜的事情詳細的說一遍。
  風在水剛剛從訓練場上下來,笑罵道:“我靠,胖子,你是給那個什么podc資產管理公司嚇怕了吧?秦總介紹來的人怎么會是騙子?”
  龐濱搓搓手,憨憨的笑著。他確實給搞怕了。賠付podc資產管理公司4億美元之后,他和風在水都有點回過味來。特別是亞太財團那邊傳來消息:
  陸景和原芝加哥財團中的三大家族克朗家族關系密切。podc資產管理公司總部和注冊地就在芝加哥。
  風老大沒說,但是心里只怕對自己頗有些不滿。否則,這一次就不是幫自己找銀行貸款,而是直接給自己三千萬填窟窿。
  風在水道:“行,我這就給我原來的同事打電話。畢竟是國外,消息確認可能要幾天。嗯,胖子,你謹慎一點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