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40 地位易位

陸景笑著放下手中的高腳玻璃杯,伸出右手的食指,“第一:如果高暢跟著風在水一條路走到底,他肯定麻煩大了。你不以為我只是簡單的查查輝佳旅行社的賬本吧?”
  “嗯….”白唯螓首微點,認真的聽著陸景的話。
  陸景笑道:“高暢在北港市參與走私進口汽車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夠判他十幾年的了。他的資產,包括燕苑會被京城中的世家子弟瓜分一空。”
  白唯同意道:“嗯,這是高暢的致命破綻。”
  陸景再伸出右手的中指:“第二,謝晉文和嫩模洛某的強-奸案,取證,宣判,至少要一年的時間。判下來到時候保外就醫就是。謝晉文的檔案里記載被判刑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又不用誰給發工資。但是,一年的時間可以做很多時間。”
  陸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白唯知道陸景說的什么意思,微微抿著紅酒。一年的時間陸景和風在水只怕已經分出勝負,謝晉文估計不用去法庭上走一圈。
  陸景繼續伸出右手無名指:“第三,關于風在水的事情。龐胖子的麻煩很大。他因為入股云圖集團失敗,被迫賠付美國PODC資產管理公司4億美元。他現在手中的資金鏈已經繃的很緊。我已經讓韓鴻信緊逼。以龐胖子的那點身家,他擋不擋得住是個問題。”
  作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他所擁有的商業資源不是龐濱可以想象的。
  白唯提醒道:“風在水會幫龐濱。”
  陸景自信的笑著道:“你覺得他能成功嗎?”
  白唯美眸看著陸景,嬌俏的笑了笑,道:“大概不能。因為你很自信。”
  其實,她心里是不相信陸景的法子能成功。商業上的東西她了解的不多。但是風在水肯定可以幫龐濱度過難關。風大少的信譽在銀行里面怎么都值幾個億吧?
  然而,她現在沒有必要和陸景唱反調。優秀的男人都是很自負。美女的反駁會讓他們不舒服。
  陸景凝視著白唯嫵媚精致的瓜子臉,笑了笑,和白唯輕輕的碰了碰酒杯。
  他知道白唯不相信他的話。但是,他又何嘗會告訴白唯他的底牌呢?畢竟,兩人才剛剛開始接觸、認識、相互了解。
  戴安娜已經來京城了。她快要和龐濱產生交集。步子越小。越謹慎越好。
  白唯微笑著道:“陸景,再問一個問題,既然擊敗風在水的焦點集中在云圖集團。如果我沒有幫薇薇提供龐濱的詳細材料,你又會怎么破這個局呢?
  我聽云吉祥說安溪提供給云波濤關于龐濱的資料全都是說龐濱的好話。為他的劣跡開脫。”
  陸景大約有點明白白唯連續問他問題的意思,這不是糾結,而是想要說明,這件事她略盡綿薄之力,為待會說服自己支持她成為京城中的名媛做鋪墊。
  陸景笑道:“我會直接告訴云玉致:安溪是風在水的情人。你說云玉致知道這個消息后。對龐濱的富力公司入股云圖集團會持什么態度?”
  白唯愣了幾秒,隨即嘆道:“原來風在水最大的破綻實際上就是他最大的優勢的地方。”
  如果安溪和云玉致分別知道對方的身份,對風在水的圖謀就會清楚了。風在水哄女人的本事再高也無法掩飾他的企圖。
  陸景給白唯的酒杯中添著紅酒,“如果沒有必要我不會采取這么激烈的手段。這對云玉致而言,傷害很大。她畢竟才21歲。云波濤白手創出偌大的云圖集團,理應當受到尊敬。”
  看著酒杯中激蕩的紅酒酒液,白唯微微出神。她能明顯的感覺到陸景和風在水的不同。
  陸景似乎在嘗試著謹守某些底線。這讓他比風在水更能讓人信賴、敬服。
  陸景品著酒,吃著西餐,沒有打擾白唯的神思。
  白唯想了一會,收回思緒。坦然的笑道:“陸景,我本來是想證明我有點用處的,似乎失敗了。你會支持我成為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名媛嗎?”
  這種名媛不是自封的,而是需要實力作為后盾。白家已經沒落,無法提供這樣的支持。
  陸景道:“我想聽聽你的理由。”
  白唯垂下頭,輕輕的一笑,青絲散落,聲音低沉的道:“我只是想讓自己活的好一些。不想這么平庸的虛度年華。”
  曾經公認的京城第一美女,這十年來她過的是什么樣的什么生活呢?
  從云端跌落的失意,眾多男人的覬覦。即便是結婚后也擺脫不了。她的日常正經事,就是走動以前白家的人脈,替人跑一跑部委的批文賺些外水。
  何等可悲的人生。
  恰好,陸景需要人來消除風白露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影響力。她希望能把握住這個機會。
  陸景笑著點頭。道:“我覺得可以試試。或許,你會給我帶來驚喜。”
  對白唯的手段,能力,他大略有一個了解,很出色的女人。無怪乎閔興懷會說她二十歲的時候在京城一顧傾城。多扶持一個“名媛”對自己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可以試試。
  白唯沉默了一會,收斂了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哀傷情緒。深深的吸一口氣,抬起頭,鄭重的道:“陸景,謝謝。”
  陸景不客氣的受了她的謝意,道:“當然,有些話說在前頭。有些紅線是不能踩的。”他不會讓白唯打著他的旗號胡作非為。
  白唯道:“我明白。”
  陸景滿意的點點頭,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忽而又想起一件事來,“白唯,我記得你結婚了。不影響吧?”
  作為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名媛,大部分時間肯定不會在家中,而是要在各個交際的場合出現。長袖善舞嘛,不露面,怎么刷存在感?
  白唯禁不住一笑:“我早知道你會問的。我和聞人策早就各過各的。維持這樁婚姻只是多了一張保護自己的殼。京城中有很多男人想要**我。”
  聞人策維持這樁婚姻也好對家里的長輩有所交代。聞人家是京城中的二流世家。
  “咳咳。”陸景一口氣嗆著。白唯說話很直率啊。
  白唯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將紙巾遞給陸景,道:“陸景,我32歲了。‘**’這個詞對我來說不是禁忌吧。”
  白唯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只有二十七八歲。
  陸景順了氣,笑著搖搖頭:“嗯,不是。”
  他這才意識到白唯的真實年紀,這可就不再是從心里上俯視她了。而是在人格上平等對待。這無關權勢、地位,只關乎人生的閱歷、思想。白唯是一個成熟的少婦。
  達成協議之后,陸景和白唯之間的信任要深了幾許。陸景對白唯了解的也多一些。白唯的正常職業是心理醫生。她有執照。開一個小診所。平時基本不上班。
  用她的話說,開診所的錢都不夠日常開銷。何必將自己深陷到病人的心理世界當中去呢?她最成功的一個病人是高麗瑩。
  短短的一個小時,很多事情都沒有深聊。晚上八點多。陸景和白唯從歐索西餐廳里出來。夜色中西單很是繁華、熱鬧,霓虹燈閃爍。
  白唯提著手袋瀟灑的對陸景揮揮手,“陸景,我就住在附近的東環街區。不用送了。改天我們再聊。”
  陸景笑著點點頭,目送白唯俏麗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無疑,這是一個很獨特的女人。或許,這份魅力會是取代白露影響力的關鍵。陸景對白唯日后的表現越發的期待起來。
  “叮----。”
  陸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卻是方淺語打來的,“陸少。還惦記著那個小蘿莉吧?我查出來了,她叫江嫵,華夏大學電子工程系大一的新生。”
  陸景給嚇了一跳,本來不想搭理方淺語的,禁不住說道:“不是吧?她多少歲?”
  昨晚在京城大酒店衛生間外面偶遇的那個漂亮的小蘿莉就他估計最多不超過15歲。
  方淺語咯咯嬌笑,“陸少,這你恐怕想不到哦,她才14歲。”
  陸景一愣。高智商小蘿莉啊。和中科大少年班的神童有的一比了。印象中華大沒有這樣的特招吧?
  方淺語笑吟吟的道:“她怎么進華大的我還沒查到。陸少,還要不要我查咯?”
  陸景道:“行了,我了解下就可以了。不要再查。搞得像特工似的。”沉吟了下。又道:“回頭給你爸說一聲,我過兩天請他去商云市的葡萄酒莊做客。看他什么時候有時間。我會讓小季和他聯系。”
  不管怎么說,方淺語滿足了他的好奇心。他還不至于不承她這個人情。
  當然,好處是給方成濟的。他不想和方淺語多打交道。
  方淺語甜甜的笑道:“哦。好的。陸少,謝謝哦。”
  陸景掛了電話,無語的搖搖頭。
  …
  …
  陸景回到家中,和婉儀聊起白唯的事情,洗過澡去書房中看郵件。他正在密切的關注S7的銷售。每天周復生等人都會匯報。
  打開電腦看了幾封郵件,便接到蘇曉玉的電話。十幾分鐘后。陸景掛了電話登上SIT準備和遠在珀斯的蘇曉玉閑聊。這妮子在電話里很誘-惑的說:陸景,可以裸-聊的哦。
  弄的陸景心癢癢的。
  剛登上SIT,卻是彈出一個消息,是風白露發過來的消息:陸景,我小叔打算出面幫龐濱在建行弄貸款。龐濱有可能度過目前的資金緊張危機。
  那天聊天的時候,風白露在場。
  陸景笑了笑,敲下回復:白露,從龐斌簽下對賭協議開始他就已經入轂。
  魚兒上鉤了,當然脫不了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