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9 鯰魚

早春的夕陽落在和泰里唐風大廈上,光芒乍短乍長,提醒著人們一天的工作時間要結束了。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中,雍馳喝著咖啡,看著電腦中郵件,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
  一周前他應陸景的要求向陸景提供了一份星光傳媒潛力新星的名單。這都是很有潛質的新人。
  沒想到剛才卻接到陸辦的郵件:星光傳媒已經同意將這些人的相關合約轉到天辰娛樂,請天辰娛樂派人前往星光傳媒在京城的總部洽談。
  問題是,他要的結果是:收購星光傳媒。
  雍馳想了想,撥了陸景的電話,“陸先生,我有點莫名其妙啊……”
  陸景接到雍馳的電話時正在家中的書房里和周復生、程建楓、楊顯開視頻會議。討論s7的銷售情況以及面臨的問題。陸景穿著睡袍走到窗戶邊,看著花園里的嫩芽,將方成濟的鯰魚說法給說了一遍。
  雍馳沉默了十幾秒,道:“陸景,我壓力很大啊。”
  陸景道:“有壓力是好事,總比一團死水好。狗咬兔子,后面有人追趕著,天辰娛樂這只兔子肯定會努力的跑。不會出現中途打瞌睡的情況。”
  雍馳心里泛起警惕。
  陸景的視角和他的視角不同。從自己的角度來說,自己需要陸景為天辰娛樂掃清障礙,關注的重點是將天辰娛樂打造成一個娛樂帝國。既然是帝國,當然是兼并,兼并,再兼并。
  而從陸景的角度而言,他可以為天辰娛樂解決問題。但同時,他也需要天辰娛樂為他產生利潤。因為他是老板。
  雍馳作為一名優秀的職業經理人。立即調整了心態,笑道:“好的,陸先生。我明白了。我馬上安排人去辦。”
  再不調整心態,他的出路就是回到唐風集團擔任副總裁了。
  雍馳雷厲風行的處理好接受共計14名星光傳媒新星的事宜。下班時已經是晚上6點。想了想,打了個電話出去,約好友應聰到和泰里的咖啡廳“藍灣”小聚。
  藍灣在和泰里商業中心區的高檔咖啡廳,落寞悠閑的音樂舒緩響起。因為是晚餐時間,喝咖啡的人不多。
  雍馳和應聰在吉祥樹旁邊的卡座坐下,要了兩份西式簡餐,邊吃邊聊。
  話題很快便轉移到蘇琳身上。蘇琳在京城、黃海都很有名氣。更別說她現在在京城極為活躍。雍馳問道:“應聰,聽所蘇琳和陸景關系曖-昧。嘿。嚴家什么想法?陸景可是有‘前科’的。”
  應聰熟練的拿著刀叉切割著牛排,笑道:“能有什么反應,她和嚴景銘已經離婚了。早就沒和嚴家來往。我岳父根本就沒反應。倒是在看陸景和風家的好戲。”
  雍馳就笑,“這個好戲夠有的看。風大少這個人我見過一面,很厲害。我估摸著陸景沒那么快把他拿下。”
  這時,藍灣里突然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很冷傲:“小高,他誰啊?”雍馳和應聰看過去,卻是看到唐詩經和崔橫波兩人在窗口悠閑的吃著西餐。
  說話的是崔橫波。裴家太子裴吳越的愛妻。
  …
  …
  正月初六的道歉飯局過去后,高暢的一切生活照舊。在京城紈绔子弟這個圈子中。誰沒有低頭的時候,況且向陸二少低頭本就不丟臉。
  以陸二少現在“第一人”的風頭,京城中大小紈绔中沒有人能抗的住他的壓力。沒看見那天秦成文都不請自來?
  而高暢能夠值得陸二少親自出手對付。實際上,還是一個很榮耀的經歷。
  燕苑斗狗場的生意還因此好了不少。高暢和姐姐高麗瑩商量之后,決定把這件事完美的了解。他還欠崔橫波一個道歉,以及歸還500萬。
  正月十七的晚上,高麗瑩約了高婉薇在匯海大酒店見面,請她幫忙說情。京城高家和明州高家的關系還是不錯的。高婉薇剛到京城時,高麗瑩幫了她不少。
  高婉薇當即給崔橫波打了一個電話。她待人很熱忱,“崔姐,你最近在黃海?高暢。呃,就是燕苑的小高。他想要請你吃頓飯,想你賠禮。”
  “薇薇。道歉有什么用啊?小高,他誰啊,我可認識。”崔橫波的氣還沒消呢,用力的吸著果汁說道。聲音有點大。
  電話里高婉薇苦笑。崔橫波看樣子正在氣頭上。話說,高暢之前在斗狗場做的確實很過分,把她的愛犬陰死在斗狗場上,還坑了她500萬。
  以她和崔橫波的關系,想要化解還真有點難。高婉薇捂著話筒,無奈的看向高麗瑩。
  高麗瑩嘆了口氣,道:“薇薇,盡力就好。”
  唐詩經帶著墨鏡,遮住她冷艷嫵媚的絕色容顏,很低調的打扮,清冷的笑了笑,成熟的大美人氣質展露無遺,小口吃著可口的烤牛肉,“行了,橫波。陸景都同意放高暢一馬,你還能不賣帳啊?”
  提到陸景,崔橫波的臉色好了一點,她當時是打電話給陸景求救,是陸景派謝晉文把她撈出燕苑的,撅嘴道:“詩經姐----,陸景也真是的,這么輕飄飄的就放過高暢啊。他不是看上高麗瑩了吧?”
  唐詩經笑著伸出手指輕點在崔橫波額頭上,“你啊…,他管這些小事干什么。況且,高暢當眾道歉了,很乖的當了一回道具。這個懲罰已經很大了。蘇琳現在在京城不是很火嗎?”
  “切--。蘇琳怎么可能是風白露的對手。換詩經姐你去還差不多。黎傾城那個土人能有什么本事,白白浪費資源。陸景忒沒眼光。”崔橫波不滿的說道。
  唐詩經微微撫摸著肚子,輕輕的一笑。
  崔橫波拿起手機道:“薇薇,我下周和詩經姐去京城看電子競技的比賽。你讓高暢在燕苑請我吃飯吧。”
  高婉薇略微有些詫異,不知道崔橫波怎么轉變態度了,不過崔橫波答應下來是好事,笑道:“好的,崔姐。”
  放下手機,高婉薇對高麗瑩,高暢姐弟道:“瑩姐,高暢,說好了,下周…”
  高麗瑩欣喜的道:“那就好。薇薇,謝謝你了。”
  “瑩姐,看你說的。”高婉薇笑笑,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手包,“瑩姐,我和白露約了今晚區她家里吃飯。不好意思,我下次再請你們吃飯。”
  告罪了幾句,高婉薇出了匯海大酒店前往西月區浩元路178號風白露的家。
  坐在車上略微琢磨了一下明白過來:剛才很有可能是詩經姐幫忙說情了。高婉薇發了一個短信給唐詩經道謝。
  不知不覺間,她和高麗瑩,高暢的身份已經發生了對調。之前,她仰仗高家的資源,而現在高家姐弟卻要仰仗她的人脈。原因是因為一個人。
  高婉薇腦海中浮起陸景并不算出眾的臉龐。很清晰,讓人感到熟悉又陌生。似乎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高婉薇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沖動,撥了陸景的號碼。
  片刻后電話接通,里面傳來陸景的聲音,略帶磁性,溫潤而帶著京韻,“薇薇?”
  高婉薇道:“景哥,吃晚飯了嗎?”
  …
  …
  陸景正在西單的歐索餐廳和白唯一起吃晚餐。他要聽聽白唯的毛遂自薦的想法。
  這里的鵝肝排、巴黎龍蝦、紅酒山雞聞名整個京城。原材料都是從法國運過來,不菲的價格令工薪階層望而卻步。但依舊是京城老饕的聚集地。
  陸景笑著道:“正在吃啊。”沉默了一會,見高婉薇沒說話,道:“薇薇,沒事的話,回頭我們聊。我現在有一點事情。”
  “哦,好的,景哥。”高婉薇輕輕的捂住胸口,心跳有一點快。在一霎那間,她幾乎想說:景哥,我在想你。但是理智將那份沖動壓了下去。
  景哥是結了婚的男人,而且紅顏眾多。她不能飛蛾撲火。
  見陸景放下電話,白唯嫵媚的微笑道:“陸景,薇薇最近在京城發展?”
  和陸景吃飯的片刻功夫,她已經成功的將稱呼換成了陸景。
  陸景隨意的將奢侈版的純白色s7放在鋪著潔白桌布的餐桌上,笑著點點頭,“好像是吧。”
  高婉薇在蘇黎世理工學院留學期間,并沒有創業。她的身家都來自于之前高家要她游說自己時的剩余。高俊耀還指望著她在自己這里有新進展。
  高婉薇的個人身家大概不足一千萬。聽白露說,她投資長域電子競技俱樂部花費了不少。當然,成功的促使海益汽車在云圖集團中拿到10%的股份,高俊耀應該會獎勵她。
  而自己許諾給她的昆成汽車和云圖集團合資公司2%的股份價值約1億是她身家的大頭。
  陸景希望培養高婉薇奪取高家家主。至少,要在高家內部培養一個對他沒有敵意的長老。
  高婉薇目前的首要目標是在京城擴大影響力。繼而在高家內部獲得足夠的話語權。
  白唯笑笑,舉杯向陸景示意。
  西餐廳中光線并不明亮,很有氛圍。白唯可以畫過妝,穿著清新的天藍色大衣,一個俏麗而精致的女人。言笑間,嫵媚無端。輕熟的性感風。
  品了品酒,白唯道:“陸景,我之前和王少談的時候,他說你有對付風在水的辦法。假設,高暢沒有‘背叛’,你打算怎么對付風在水呢?”
  ps: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