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8 毛遂自薦

方成濟很坦然:“陸少,我和高暢有協議。黑謝少的目的只是為他打掩護。高暢對星光傳媒的支持很重要。”
  陸景微怔,看了方成濟一眼,心里忽而有些難言的滋味。
  在天辰娛樂與唐風集團的資產合并之前,星光傳媒一直是國內最大的娛樂公司。即便是現在,星光傳媒的投資回報率依舊比天辰娛樂高。
  天辰娛樂在雍馳的領導下目前采取的出多出產品,提高總量的策略。精品策略是雍馳下一步的目標。
  然而,就是這么一家總資達到產80億,年利潤10.8億的企業居然要仰仗高暢的支持。
  高暢在京城中又算什么大人物?
  陸景有種很荒謬的感覺:原來星光傳媒只是和高暢一個級別的企業。
  這種權勢和資本之間的對等轉化讓陸景有一種直視感。
  俯視。
  當然,直接從陸景的個人資產來和星光傳媒比較,也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
  只是,陸景從來沒有這么去想過:在娛樂圈中呼風喚雨的大佬,能決定眾多明星生死的**oss,方成濟原來竟是如此的弱小。真實又荒謬的感覺。
  昔日攔路虎方家,在陸景腦海中的形象轟然倒塌。
  方成濟見陸景沒表態,只是緩緩的喝著酒,似乎若有所思,誠懇的道:“陸少,給天辰娛樂造成的損失我愿意悉數賠償。絕無二話。”
  陸景對方成濟擺擺手,然后對謝晉文道:“謝晉文,我算是知道你為什么在娛樂圈那么受小明星們歡迎了。”
  想想。方成濟都要依賴高暢的支持。而謝晉文在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地位比高暢還要高一級,謝晉文混在娛樂圈當大仲馬是不是毫無壓力?
  謝晉文得意的笑道:“景少。一般般啦。我就是瞎混。”
  方淺語很有眼色的起身給陸景倒酒,黑色的運動服穿在她身上有很干凈的氣質。在她父親面前她收起了她煙視媚行的一套。
  陸景刺溜的仰著脖子一口干掉1兩茅臺。笑道:“方總,賠償什么的不用說了。直接說原因吧,你不怕我和謝晉文秋后算賬?”
  方成濟笑了笑,那種商場搏殺勝利者的鎮定氣質展露無遺,“陸少,我相信你一定研究過鯰魚效應。我認為星光傳媒可以做一條娛樂市場上的鯰魚。”
  鯰魚效應有一個故事。據說挪威人喜歡吃沙丁魚,尤其是活魚。市場上活魚的價格要比死魚高許多。所以漁民總是想方設法的讓沙丁魚活著回到漁港。可是雖然經過種種努力,絕大部分沙丁魚還是在中途因窒息而死亡。
  后來,人們發現。在裝滿沙丁魚的魚槽里放進了一條以魚為主要食物的鯰魚。沙丁魚見了鯰魚十分緊張,左沖右突,四處躲避,加速游動。這樣沙丁魚缺氧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一條條沙丁魚活蹦亂跳地回到了漁港。
  陸景哈哈一笑。所以說,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乏高明的人。白唯是,方成濟也是。
  并不是掌握著少量的資源就無法做事,關鍵是要做好準備,抓住機會。
  白唯給她爭取了一個上位的機會;方成濟也成功的為星光傳媒爭取到了發展空間。他的鯰魚定位很合自己的胃口。
  陸景很容易就從兩人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他在安迪-摩根面前不也是這么做的嗎?
  謝晉文也不是天天泡在胭脂堆里不學無術。吃著小菜,道:“方總,鯰魚不鯰魚的回頭太抽象,你怎么確保星光傳媒不會超過天辰娛樂?”
  方成濟客氣的道:“謝少。之前給你添麻煩了。”舉杯敬了謝晉文一杯后,道:“你這個擔憂完全可以放下,有陸少在。我肯定超越不了天辰娛樂。”
  方成濟的這記馬屁讓陸景很爽,興致勃勃的笑著道:“超過了又有什么要緊的?來。方總,為你的鯰魚效應干一杯。很合適的定位。”
  方成濟心里大大的送了一口氣。說實話。他也是在賭博。賭陸景的心胸、氣度、對整個文化產業發展的把握。好在,他成功了。
  星光傳媒要發展絕對繞不過天辰娛樂。而娛樂圈向來是優質資源容易聚集的地方。天辰娛樂已經展露出娛樂巨人的風范。去年圣誕檔期的一部大片,票房賣到了1.5億。
  星光傳媒的資產隨著天辰娛樂的興起,實際上在慢慢的減少,退出了百億企業俱樂部。當然,利潤還在。可是,他再不想辦法的話,只怕星光傳媒就會衰落在他手上。
  而高暢的要求無疑是一個可以和陸景直接打交道的機會。他采取的是先吸引注意力再解釋爭取的做法。
  當然,這個計劃的危險之處在于對陸景心胸、氣度的揣測。假設陸景認為文化市場不需要什么活力,一家獨大就好,恐怕他的下場就很凄慘了。
  很明顯,陸景對競爭,對文化產業有著很清晰的認識。
  方成濟舉杯和陸景干了,又回敬陸景一杯,感慨的說道:“陸少,謝謝!”
  陸景就笑著擺擺手,“先別急著謝我。謝晉文,把東西拿出來給方總看看。”
  謝晉文嘿嘿一笑,從隨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張寫著名字的信紙遞給方成濟。
  星光傳媒可是給天辰娛樂造成了一定的困擾,哪能什么懲罰都不做呢?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嘛!
  方成濟一看信紙上十幾個名字,頓時臉色微變,苦笑著道:“景少,能不能通融?”
  信紙上全是星光傳媒公司中頗有潛力的新星、二線明星。陸景的意思是要他放人。
  陸景似笑非笑的道:“方總,我可沒有寫一線明星的名字。”
  方成濟喟然的長嘆一聲:陸景這翻臉簡直比翻書還看,真是公子哥的做派。完全不顧及他的面子嘛。當然。陸景確實有實力不用顧忌他的面子。
  方成濟瞬間便下定決心:“陸少,我明白了。回頭我會讓人辦理合約轉讓的手續。”
  陸景點點頭。笑道:“方總,有時間。我們找機會坐下來喝幾杯。”語氣中不掩飾對方成濟的欣賞。
  話說,29歲的陸景表示他很欣賞近60歲的方成濟實在有點違和,但一旁的謝晉文和方淺語都沒有這種感覺。
  方成濟也沒有,無奈的和陸景喝著酒,“陸少,你這真是….,內行人,一口入骨三分。”
  陸景幾人都笑起來。
  聊了一會,一瓶茅臺喝完。陸景微醉的起身去上衛生間。方淺語追著陸景出去。
  京城大酒店10樓的走廊中鋪著厚厚的地毯,落腳無聲。走廊極為寬敞,吊頂上的燈光光線明亮。環境極為幽靜。
  “陸少,稍等。我扶你吧。”方淺語追上陸景,想要攙扶陸景。
  陸景擺擺手,“不用了。”
  方淺語也不強求,和陸景并肩走著,說:“陸少,我爸今天恭維你的話。以前也對嚴景銘說過。他只是想星光傳媒好。”
  陸景笑了笑。方成濟在自己眼里很弱小,但是放在京城中也算是一個角色,嚴景銘一手創辦的夏商影視就是被他吞掉。有膽有識的商人。
  陸景沒興趣和方淺語拉近彼此的距離,轉移了話題。調侃道:“你的銘表哥最近怎么樣,聽說他在商云市隱居?”
  方淺語道:“我很久沒有和他聯系了。聽謝海逸說嚴景銘是為了保住財產不得不離開京城。陸少,我們倆也很早就認識了。黃紫琪過得怎么樣?”
  她的丈夫程東華就是黃紫琪的前男友。她當初是從黃紫琪手中把他搶過來。
  “挺好的啊。定居在江州。國際上知名的建筑設計師。程東華呢?”陸景隨口道。腦海中浮起的是楊晚婷國色天姿的容顏。
  第一次和方淺語、嚴景銘發生沖突是在海岸明珠小區的保齡球場上為了楊晚婷。十年前的事情。真的很久遠了。晚婷現在已經是ek公司的董事。
  “還在燕大經濟學院當團委書記。劉小山說要幫他外放。”
  陸景嗯了一聲。說話間衛生間到了。衛生間門口是鏡子和洗漱臺。鏡面光滑,地面整潔。帶著清香。男左女右,標著標識。
  洗漱臺前。方淺語嬌媚的低聲問洗手的陸景,道:“陸少,要不要我進去服侍你?”
  陸景一愣,下意識的問道:“你怎么進男廁所?”
  “門口掛上一個暫停使用的牌子不就可以了。”方淺語輕輕的舔著嘴唇說道。集郵女,故態復萌。她是見獵心喜。她經歷的所有男人沒有一個人比得上陸景。他的魅力不在容貌上。而是他的權勢、能量、氣度很迷人。
  “陸景,我知道會所的公主怎么服侍你們男人的。拿熱毛巾敷著腎部。還可以用手幫你們弄出來。我可以用嘴的。”
  陸景有點倒胃口。欣賞方成濟不代表要欣賞方淺語,正要拒絕,女士衛生間傳來一聲清脆的嬌咤:“你們真惡心。公眾場合呢。注意素質。”
  一個精致動人的小蘿莉穿著一件紫色毛衣,一條異常合身的淡黃□色休閑褲從女士衛生間里走出來,鄙夷的看了陸景、方淺語一眼。像一只精靈般的離開。
  陸景苦笑一聲,目送這個精致的動人的小蘿莉遠去。我可以說:我是被牽連的嗎?
  方淺語咯咯一笑,說道:“陸少,我去打聽她的名字。保管你心想事成。”
  我日。陸景走進男士衛生間。他對方淺語無語了。他不就是多看了幾眼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