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7 第一人

陸景慢慢的放下電話,在副樓12樓的走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綠化帶過去便是車水馬龍的湖東區主干道紫竹大道。
  和熊玉嬌認識也有十年了。十年間發生了很多事情。自己從一個混吃等死的青年一躍成為世界準一流財團的領導者。結婚。孩子都有兩個。
  熊玉嬌從象牙塔里的公主變成了一個資產數十億的集團的掌舵人。結婚生子。喪夫,出來支撐遠大集團的大局。
  陸景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熊玉嬌的人生讓人感慨。和熊玉嬌通完電話很容易讓他想起他在江州讀大學時的歲月。那時候正是景華創業、擴張的時間段。
  陸景已經很久沒有去經營一家企業了。他現在的視角是集團的戰略視角。他做的事情是董事長的范疇。不是ceo、總裁、總經理。
  那段日子真的讓人回味啊。
  這時,陸景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即聽到一個驚訝的女聲道:“啊…,陸少,這么巧啊?”
  陸景回頭見白唯被七八人簇擁中從包廂中出來。看起來像在談事情。
  “劉總,你們先走。我遇到朋友了。”白唯和眾人說了一聲,優雅踩著高跟鞋走到陸景身邊,輕撫著額前的秀發,笑著道:“剛被人請吃飯,劉總的公司要跑一個批。陸少,你怎么一個人?”
  陸景莞爾道:“難道我需要像韓劇里面那樣每次出行都是前呼后擁才對?”
  白唯微笑道:“那太夸張了。哦,陸少,明天晚上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頓飯。”
  初六晚上,陸景留她在主桌坐下之后,她現在在京城中說話好使多了。
  陸景笑笑,“過兩天吧。”他沒興趣和白唯吃飯。
  白唯輕熟嫵媚的瓜子臉上浮出一個優雅的笑容,“陸少,你敷衍我啊。正月十二的晚上蘇琳和風白露因為一幅畫競價的時候我也在場。我想毛遂自薦。”
  陸景是聰明人,她徑直說明她的目的。蘇琳的手腕和風白露比還差了些,壓不住風白露。
  陸景微征。凝視著白唯,隨即笑道:“你有把握能競爭得過風白露?”
  白唯穿著藕粉色的小西裝,寶石藍的打底褲,系著漂亮的方格子圍巾。時尚、俏麗的佳人。舉手投足間有著輕熟的性感風。
  縱然她是很出色的美女。但姿容、氣質稍遜白露半籌。
  白唯笑著搖搖頭,“沒有把握。我要是年輕十歲或許敢說。不過,四名媛什么的,總比三美女好聽。”
  她知道,陸景還要繼續推黎傾城“圍攻”風白露。王燦做事有很多痕跡。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白唯是很出色的美女,姿容不差,眉眼通透,“行,后天晚上吧。我聽聽你的想法。我明天晚上有飯局。”
  明天晚上,他和星光傳媒的方成濟約了在京城大酒店見面。初六和方淺語說好之后,方成濟親自給他打了電話,定在了正月十六的晚上見面談談。
  “好啊。”白唯笑著告辭離開。陸景這一次沒有糊弄她。
  陸景笑了笑,目送白唯離開。很有想法的一個女人。
  …
  …
  年過月近,在京城中算二流俱樂部的盛世俱樂部生意一如既往的清淡。
  正月十六的上午。一輛寶石藍的路虎攬勝和一輛霸氣的墨綠色jeep一前一后的駛入盛世俱樂部。
  住在附近小區常來打球的幾名白領羨慕的看著兩輛車駛過。這車或許就夠他們奮斗五年、十年的。
  龐濱將前來小坐的風在水、風白露迎進了明麗奢華的私享包廂中,吩咐服務員送了點心、飲料上來。
  包廂很寬敞,巨大的落地鏡子反射著從窗戶處透進來的陽光。淺灰色花紋的沙發圍著墨色茶幾。
  風在水喝著果汁,新年里酒喝多了,要養一養,問道:“胖子,你怎么回事?”
  龐濱穿著碩大的黑色風衣,裹著如同一個圓桶,很有喜感,苦著臉道:“老大。我的資金都給抽出去賠償美國佬了。資金不趁手。有幾家公司鬧騰起來了。”
  風在水皺皺眉,“資金缺口多少?”
  龐濱小心翼翼的道:“大約3000萬就可以了。”
  風在水笑罵道:“行了,別一副哭喪的樣子。我給你出面找建行談談。”
  龐濱喜道:“啊…,多謝老大。這樣一來就沒問題了。”
  風在水擺擺手。“這次你的虧損我也有責任。”胖子的對賭協議輸掉,就是因為沒有拿下云圖集團的股份。
  風白露安靜的捧著茶杯,喝著綠茶。心里想道:龐胖子像個圓球,挺有意思的。
  今天是小叔喊她出來運動運動,散散心。順便談點事情。雖然和陸景在一起,陸景又和小叔敵對。但她并不會因此而疏遠小叔。當然,她心里偏向陸景。
  風在水和龐濱聊了一會京城中的事情。
  正月初六眾多紈绔子弟聚會的消息他當然知道,只是對此不屑一顧。紈绔子弟的圈子是和京城中世家、家族的興衰密切相關。江山帶有人才出。陸景要是想要收編那些世家子弟,只是白費功夫而已。
  風在水扭頭道:“白露,你最近有點懈怠啊。”語氣有些責難、問詢。
  風白露莫名其妙的眨眨眼睛。清美絕倫的模樣。
  龐濱看了一眼,連忙挪開視線。風白露外出新加坡、美國旅游了一圈回來后越發的有女人味了。顯然是給男人破身了。不知道是那個男人這么走運。
  風在水道:“你正月十二的晚上和蘇琳競拍元代明家趙孟頫的畫怎么在最后退縮了。”
  風白露淡淡的道:“我認為那幅畫不值那個800萬。當然要放棄。”
  “你放棄挺容易的,但是別人會怎么看呢?說你的財力不如蘇琳?你代表著可是風家。”
  風白露喝著清茶,緩緩的道:“小叔,那么現在京城里的輿論是什么樣的呢?是同情我的居多,還是笑話我的居多呢?”
  風在水語塞,問龐濱:“胖子,情況怎么樣?”他在京城中的情報不是很靈通。
  龐濱道:“老大,我聽到的風聲,都是說蘇琳做事太霸道。剛回京城就咄咄逼人。說白露不是的人很少。”
  風在水一愣,搖搖頭。靠在沙發上嘆道:“白露,小叔誤會你了。這些事情你自己處理。”
  風白露清美的笑了笑。陸景給她制定的脫身計劃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看穿的。
  …
  …
  過了元宵,衛婉儀開始忙碌電子競技上的事情。她在體育總局中專門負責這一塊工作。而隨著全國放開對電子競技中兩款游戲:星際爭霸和魔獸爭霸3的電視直播權的限制,電子競技的主管部門工作量大增。
  陸景下午在中關村景華大廈頂層的辦公室了解了一下s7的銷售情況后。開始處理堆積起來的郵件。忙忙碌碌的一個下午過去。陸景對和華當前整體的運行情況略有一個了解。
  快下班時,墨靜雯一身典雅的藍色套裝走進來,漂亮的杏核眼落在陸景聚精會神看郵件的臉龐上。明媚的笑了笑。走到陸景身邊,親昵的扶著他寬闊的肩膀,看著他的電腦屏幕。
  陸景雙手敲著鍵盤。聞著墨靜雯身上好聞的幽香,笑著道:“靜雯,又有新的郵件來了?印度那邊諾基亞在起訴我們侵犯了他們的專利。程建楓說阿三們不靠譜。估計要判我們輸。”
  墨靜雯嬌聲道:“啊…,諾基亞看到市場地位受到挑戰,就開始打壓我們啊。”
  “是啊。嘿,專利大戰,以后有得他們哭的時候。”陸景回復好郵件,抱著墨靜雯的蠻腰溫柔的吻了下她嫣紅的嘴唇,笑道:“哦,靜雯什么事?”
  墨靜雯正月十四才來京城。他還沒有時間和她單獨的好好的消磨一整天的時光。
  墨靜雯臉頰處的桃腮浮起幾縷緋紅,嬌艷迷人的緊,說:“陸景,夢瑤姐那邊發來郵件,昆成汽車和云圖集團就合資企業談得七七八八。你什么時候和安溪見面呢?我好安排時間。”
  安溪是合資廠的ceo人選。
  安溪?陸景腦子里浮起云圖集團一系列的人和事,琢磨了一會,道:“等一段時間吧。安溪現在應該還在陪云波濤走最后一程。等云波濤的葬禮之后,我再和她聊聊。”
  墨靜雯輕輕的哦了一聲,依偎在陸景懷里。
  兩人的靜謐時光并沒有享受多久,謝晉的電話打進來。問陸景什么時候出發。陸景今天帶他一起去京城大酒店赴約。
  …
  …
  京城大酒店是京城中年代最久遠的五星級酒店。富麗堂皇又不失歷史厚重的沉淀感。
  陸景和方成濟在10樓的1006號包廂見面。陸景不是第一次見方成濟。
  明亮的圓形燈下,他中等身材,頭發花白。穿著黑色的西裝,很有成功商人的氣質。方淺語穿著清爽的黑色運動裝陪著她父親。
  方成濟微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少,本來是年前想要和你聊聊謝少的話題,一直沒有機會。”
  陸景微笑道:“我年前在美國。現在聊也一樣。我也是很好奇方總借機黑謝晉的動機在哪里。”
  方成濟哈哈一笑,邀請陸景、謝晉落座,“邊吃邊聊。”
  方淺語去外面喊服務員上菜。片刻后,準備妥當的酒菜絡繹不擇的送上來。話題先圍繞著初六的聚會展開。等菜上齊之后。酒也喝了幾杯。
  方成濟放下酒杯。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