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6 新春茶話會(下)

宣布了新春茶話會的計劃后,酒宴的氣氛更加的活躍。關于參加茶話會的5o個名額怎么選定是一個很有爭論的話題。
  世家子弟的圈子中等級界限明顯。陸景、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是一個等級,其中,陸景隱隱為首。再下,便是京城世家子弟中一流的公子哥。
  比如:謝晉文、蘇威、王燦他們。
  再往下就是世家子弟中第二流中的出色人物。比如被京城民眾所熟知的京城四公子:高暢、謝海逸等人。
  再其次,就等而下之。
  &nb個名額,前面都很好評判,主要是后面1o個左右的名額肯定存在爭議。這便是此刻餐廳中話題的焦點。
  酒宴進行到晚上1o點多,陸景就準備和婉儀一起回家了。當然,在此之前,他得去和他的朋友們打個招呼、聊一聊。
  黎傾城、裴吳越、童兮兮、齊賓鴻、莫少鋒、劉怡秋、齊靜瑤、郁揚、唐彤、郁曉嵐、施白、凌雪月、李慕清、衛東陽、煙玉成、衛婉瑩、煙詩凝、唐略、羅華、鄭信明、張媛、張軍、李菲菲、明秀、夏思雨、趙清芷、夏慶平、何媛、韓鴻信今晚都來了。
  給王燦、閔興懷、李新寒幾人說了一聲,陸景離席前往衛婉儀所在的『『,x.靠左側的酒桌。
  朋友相聚,少不了要喝上幾杯。
  與煙詩凝、衛東陽、鄭信明等人喝過酒后,陸景準備前往李菲菲、夏思雨等大院玩伴所在酒桌。
  衛婉儀拉著陸景,小聲問道:“陸景要不要緊啊。要不讓我哥給你擋酒。”
  陸景詫異的眨眨眼睛,笑道:“衛哥今天也喝了不少吧?”
  衛婉儀嬌嗔道:“誰讓他今天身邊帶的女人不是我大嫂。”
  陸景一愣。隨即笑起來,“婉儀。衛哥不知道我今晚要和你一起來啊。他現在肯定毀得腸子都青了。哈哈。”
  衛東陽英俊瀟灑,在京城的相好可不少。估計他琢磨著今晚是紈绔子弟間的聚會,自己不會帶婉儀來。
  其實,有些事情,陸景對婉儀很坦白。
  衛婉儀輕輕的嬌笑,“你快去快回啊。不許和李菲菲說話超過三分鐘。”這時,蘇琳過來向衛婉儀敬酒。衛婉儀便沒在管陸景,和蘇琳閑聊。
  她知道陸景和蘇琳清清白白的。京城中卻又有些不好的傳言。她在幫陸景辟謠。
  陸景笑著搖頭,向大院的玩伴們走去。婉儀這是玩笑話。就李菲菲那薄的臉皮,就算他想聊三分鐘,眾目睽睽之下,李菲菲也絕對不會搭理他。
  和六大世家的幾位混在一起的云吉祥羨慕的看著陸景所到之處眾人簇擁,紛紛和他打招呼。心道:這才是男人啊。
  “菲菲,好久不見!”陸景微笑著李菲菲打了個招呼。他說個李菲菲說那件玉佛,一直沒找到時間。
  李菲菲淡淡的點點頭,和陸景輕輕的碰了碰酒杯,微微抿了一口紅酒。
  她對陸景并沒有那個意思。縱然之前和他接吻的感覺很美好。但是,看到他和衛婉儀琴瑟和諧的樣子,她的心思變淡了。
  夏思雨嬌笑著道:“陸景哥,你眼里就只有菲菲姐啊。我們都在呢。”大家都笑起來。
  陸景笑笑。和眾人紛紛干杯,又和趙清芷單獨聊了幾句。小丫頭越發的漂亮了。今晚不少人對她獻殷勤。
  看著陸景離開的背影,明秀、夏慶平、何媛幾人都搖搖頭。同為大院的玩伴,又有誰能想到陸景能有如此的聲勢?這簡直就是京城紈绔子弟中的第一人。
  但并非每個人都對今晚陸景所彰顯出來的權勢。隱隱的第一人模樣,感到高興。
  劉小山和好友張軍聊著。看著陸景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心里想到:且看你得意到幾時?
  蔣鴻哲非常的不爽蘇琳和陸景在一起喝酒說笑,去餐廳外要了一個包廂,點了煙,吞云吐霧的吸了一會,給嚴景銘打了個電話。
  嚴景銘人在商云市,接到蔣鴻哲的電話,沉默了半分鐘,低聲道:“鴻哲,蘇威給我打電話說過。這是一次利益交換而已。蘇琳為陸景做幾年的事。京城的謠言我知道,不需要多想。”
  蔣鴻哲輕輕的搖搖頭。心里感慨:嚴哥,再也回不來了。
  ….
  ….
  正月初六晚上在白雁蘇飛舉辦的新春茶話會過去了一周的時間,仍舊是京城中世家子弟中津津樂道的話題。
  陸景隱隱的確立了他京城中第一人的位置。甚至有人提出給陸景的新稱呼:太子。
  只是,后來王燦出面干涉壓了下去。太子這個詞意味著太多的東西。至此,京城中的大小紈绔子弟們算是清楚:陸景對圈中的事務沒有什么興趣。
  新春茶話會雖然隱隱的確立了一個秩序,但陸景本人的態度還是很消極,并沒有“一統江湖”的意愿。
  想也是,這個圈子的層次對他而言太低了。
  不過,陸景力捧的蘇琳在京城中卻是火了。一聲“景哥”足以說明很多問題。而且,她還和陸景的嬌妻衛婉儀關系良好。
  正月十二的晚上,蘇琳和風白露在嘉南俱樂部發生了一次沖突。在風白露有意退讓下,蘇琳不出意外的獲勝。名頭越發的響亮。但是,她還不是京城中公認的第一美女。畢竟風白露相當優秀,很有魅力的一個女孩,有很多人愿意為她說話。
  這個局面是陸景、王燦意料之中的。王燦為此緊鑼密鼓的為下一步計劃做準備:力推黎傾城。
  陸景將具體的事務都丟給王燦,只是保持關注。他這幾天在京城中拜年、走動。閑暇時陪陪嬌妻、父母。與在京城的紅顏們見面。日子過的飛快。
  墨靜雯、余樂、季婉彤等助理于正月十四在京城上班。和華各企業早在初十就陸續開始工作。父親的身體不好,陸景打算在京城多陪陪父母。
  正月十五日中午,陸景在匯海大酒店請楊子歡、王二飛吃飯。楊子歡和王二飛兩人今年的春節在建業度過。
  副樓12樓的3號包廂中,初春燦爛的陽光帶著經冬未散的清寒落在草書檀木雕刻的裝飾墻上。奢華的餐廳正中放置著一張圓形可轉動的木桌。墻壁上掛著裝裱好的名人字畫。環境優雅、安靜。
  陸景緩緩的品著茅臺酒。
  楊子歡長吁短嘆,“景少,靠啊,早知道你們在初六聚會,我今年就不回建業過年了。你不知道建業多無聊。是不是?”
  王二飛嘿嘿笑道:“是啊,景少在建業呆過,應該知道。”
  陸景就笑,“明年還有機會。再說了,你們倆要找樂子還不容易?”
  楊子歡和王二飛都哈哈笑起來,“主要是沒能看到景少玉樹臨風,一樹梨花壓海棠的場面,我們很遺憾啊。”
  陸景笑罵道:“靠,你們語老師叫得嗎?什么亂七八糟的詞。”
  兩個損友。
  不過,在一起說笑確實很放松。
  說笑著,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有些意外的去餐廳外接了電話,“玉嬌,新年好啊。”
  手機里傳來熊玉嬌柔和好聽的聲音,“陸景,新年好咯。沒打擾你吧?今天可是元宵節。”
  陸景笑笑,“沒有。玉嬌,有什么事嗎?”熊玉嬌一般不會給他打電話,都是郵件溝通。除非像上次那樣她給戴安娜扣住。
  熊玉嬌柔順的道:“哦,我馬上要去迪拜了。我聽雨綺姐說,余助理他們在京城辦公。迪拜le集團的業績要不要我當面向你匯報下呢?”
  陸景就笑:“不用。我相信你的人品。”
  最后一句話有點開玩笑。實則是熊玉嬌就算撈好處他也無所謂。房地產中介的油水能有多少?他安排熊玉嬌去迪拜本就是應她的要求幫助遠大集團擴展業務。
  “…”熊玉嬌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的人品有那么好嗎?
  “玉嬌,去迪拜小心一些,畢竟是國外。另外,戴安娜現在可以信任。”
  熊玉嬌對上次的事情還心有余悸,道:“那我也不敢完全的信任。”
  陸景哈哈一笑:“不錯,不錯,有進步了咯。”
  熊玉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柔聲道:“陸景,還有一件事和你說呢。婷婷和牧高山戀愛了。他們倆準備結婚。只是,牧高山身邊的警戒級別是不是有點高啊。婷婷很不習慣。能不能撤掉?”
  牧高山隨身都陪著保鏢,幾乎沒有私人空間。
  陸景微征,他對潘婷婷能走出孟漢生的死感到高興,提到牧高山,微微沉吟了幾秒,說:“玉嬌,讓牧高山整容吧,然后換個身份。我叫雨綺幫忙辦一下。她在江州。你問問牧高山和潘婷婷的意見。”
  牧高山是陸景獲取現代汽車控制權的關鍵人物,陸景通過他放出了假消息,誤導了高爾德財團。而牧高山之前便是高爾德財團的商業間諜。
  熊玉嬌咋舌,嬌憨的道:“好恐怖。好的,我問問吧。回頭和雨綺姐聯系。陸景,元宵節快樂。”語氣輕柔到幾點。帶著些許的孤寂感。
  陸景愣了愣,或許是潘婷婷的戀愛刺激到她了,笑著道:“嗯,玉嬌你也是。節日快樂。”(未完待續……)
  ps:求書友們的訂閱。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