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5 新春茶話會(上)

雕梁畫棟的中餐廳中再一次安靜下來。眾人靜靜的等待著高暢開口。
  三人中,白唯在京城紈绔子弟圈子中不算特別活躍卻是老面孔。十多年前,雙十年華的白唯一顧傾城,是京城中公認的第一美女。只是,隨著白家的沒落,她跌落成為京城世家子弟中二流人物。
  白唯身邊的高麗瑩姿容也很出色。作為風在水的前妻,她十八歲給風在水搞得懷孕的事跡作為反面教材在京城中流傳的很廣。在座的不少人都認識。
  相比較而言,認識高暢的人最多。燕苑是京城中最好的斗狗場,不少人都去燕苑玩過。
  白唯請示的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微微點頭。
  白唯就對高暢笑了笑,“小高,那就開始吧。”
  高暢吞了口唾沫潤潤嗓子,老實說,他有點緊張。此刻,他正處在中餐廳的中心位置,飯桌上有陸景、王燦、唐悅、謝晉文等人看著他。身后、身側則是整個京城最有份量的約100多名紈绔子弟們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稍有不慎,就是日后傳遍京城的笑話。
  高暢倒了一杯酒,對謝晉文道:“謝少,我做錯了事情,在這里向你賠罪。”
  說著,將杯中約半斤茅臺;一口喝光。
  餐廳中響起一片起哄的叫好聲。
  “好。”
  “高少,酒量不錯啊。”
  “哈哈,高暢,今天風老大不在吧?”
  謝晉文冷哼了一聲。看著高暢,慢慢的拿起酒杯:“小高。你不是做錯了事情,你是站錯了隊伍。”嘴唇輕輕的沾了沾酒就放下酒杯。
  他心里對高暢是很惱火的。不說面臨著法律訴訟會導致他在家里給他爸媽臭罵的事情。天辰娛樂現在幾百億的資產,他卻被迫出售手中7.5%的股份。
  要不是王燦要用高暢作道具,他不削死這小子才怪。哪里會讓他擺桌酒輕輕松松的過關?
  高暢低下頭,眼睛里閃過一絲怒色。裝孫子還是很憋屈的。高暢咬咬牙,重新再倒了一杯酒敬陸景:“陸少,你大人不計下人過,從今以后,你要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陸景聽的一笑。說:“可以了。小高。再說就成了黑澀會擺和頭酒了。”
  高暢對他而言只是個小角色,是否“反正”他并不在乎。
  據說,是高麗瑩很牛叉的到嘉南俱樂部把正在喝酒慶祝的高暢拎出包廂臭罵了一頓。高暢才改變了立場。隨后,便將嫩模洛某交給了謝晉文。
  王燦幾人都笑起來。今天的重頭戲不是擺和頭酒,而是要推出蘇琳。
  這時,蘇琳微微一笑,說:“景哥,既然高暢已經認錯,那我們的酒宴可以開始了。”
  蘇琳一開口。便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因為她使用了擴音器。甜美清脆的聲音通過她胸口的胸針擴音器傳遍整個中餐廳。
  胸針是唐悅提供的小玩意。有煙詩凝加入之后,gi公司現在的高科技設備很齊全。煙詩凝背后是國安五處。
  陸景點點頭。
  蘇琳道:“景哥,在酒宴開始之前,請你說幾句祝酒詞吧。”
  蘇琳這句話讓中餐廳不少人轟然叫好。陸景在世家子弟中的聲望很高。
  “是啊。陸少,講兩句吧。”
  “陸二少,指點大家幾句投資吧。大家都等著看你的風向呢。”
  “陸二哥。說幾句啊。”
  看著全場熱烈的氣氛,衛婉儀好笑的看著陸景。她偶爾會在京城中碰到一些世家子弟。這些人會尊稱她“婉儀姐”。現在算是體會到陸景的聲望。
  陸景笑著擺擺手,“蘇琳。你代我說幾句祝酒詞吧。”
  “好啊。”蘇琳沒有推辭,盈盈淺笑著站了起來。今晚刻意打扮過的蘇琳嫵媚迷人。
  紅色的露肩抹胸長裙修飾著她修長清瘦的身姿。白皙的頸脖下一字鎖骨迷人。雪膩的乳-球半露,深邃的乳-溝掠奪著男人們的眼球。該大的地方大。身材玲瓏。性感的骨感美人。風韻獨特。
  全場再一次響起一陣低呼。眾人算是明白陸景推出蘇琳的方式。原來是讓她代為致辭。
  蘇琳舉起酒杯:“各位,很高興時隔3年之后再次見到大家。感謝收到邀請前來的朋友,感謝因為我疏忽沒有收到邀請依舊前來的朋友。”
  頓了頓,蘇琳道:“大家應該在猜我要說什么?沒有長篇大論。今晚高暢請客,大家不要不要怕把高暢吃窮了。干杯。”
  全場一片歡呼。不是大家缺這頓飯錢,而是蘇大美人這么好的興致,調侃高暢,大家少不得要捧場咯。
  被蘇琳打趣,高暢臉上僵硬的笑了笑。高麗瑩臉色也有點不好看。今天來“認輸”可是丟進臉面。唯一慶幸的是,不用擔心弟弟被人折騰了。
  白唯贊許的點點頭。本來今天很多人都是自發的來捧場。完全是因為陸景、閔興懷、李新寒三人的聚合效應。蘇琳輕飄飄的幾句話將飯局變成了酒宴。
  蘇琳還是很有水平的。
  既然是酒宴。少不得要重新排桌位。陸景、衛婉儀、王燦、蘇琳、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胡紅軍、白唯、高婉薇坐在中間一桌。
  白唯是陸景開口留下來的。聽王燦說,今天的場面是她的提議。這個漂亮的女人不是花瓶。
  高婉薇能留下來則是陸景的提攜。她今天坐在這里,明天就會身價大漲。既然決定與高婉薇合作,陸景自然會照顧她幾分。
  “白唯,好久不見了。”胡紅軍和白唯是京城頑主中同一個時代的人,笑著說道。
  白唯笑著和胡紅軍喝了一杯,“胡大少。我也很久沒見你了。正是京城好風景,落雪時節又逢君。”
  胡家也沒落了。只是。胡紅軍的妹夫是陸景的大哥陸江。在這樣聚會的場合,胡大少揮灑自如。
  “小白還是那么好的文采啊。”閔興懷感慨著。提議眾人干杯,“為這句詩喝一杯”。眾人紛紛響應。他是京城中的老牌公子哥,見證過白唯當年一顧傾城的風采。
  陸景這一桌聊起來,基本都是前文舊事,京城風華,令人感慨良多。正是: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世家變遷,彈指一揮間。
  聊了一會。蘇琳起身去各桌敬酒。謝晉文和蘇威陪著去了。衛婉儀沒陪陸景,坐到堂妹衛婉瑩那一桌閑聊。煙詩凝笑著和衛婉儀打了招呼,一起閑聊著。
  陸景和王燦一遍聽閔興懷他們神侃,偶爾插幾句,一邊聊著電子競技的事情。
  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于2006年1月1日在黃海長歌電子競技館舉行。
  “我靠,我以為你元旦能到場看比賽。瑪德,韓國棒子很有兩下。我們3:5給輸了。”說起星際爭霸的較量,王燦到現在還郁悶不已。
  陸景道:“韓國在電子競技職業聯賽上走的比我們遠啊。我們還得加油。”
  “鬼扯,我們的游戲人口基數更大好不好?要是體育總局早點放開對電子競技的禁制。我們早就迎頭趕上了。”
  陸景和王燦聊著電子競技的時候,秦成文笑著道:“陸景,s7賣的怎么樣?聽說售價8000元的s7已經成為新的裝逼神器啊。很炫的手機啊。”
  秦成文需要表示對陸景的善意。陸景把風在水可是整的很慘的。連風在水前妻的弟弟,這么鐵桿的“忠臣”都要叛變。他沒有和陸景“對抗”的心思。
  其實。陸景說起來是世家子弟圈子中的怪胎,以他現在的成就根本就不應該和他們混在一起。他應該和那些走仕途的世家子弟混在一起,而且是能混中老年俱樂部的層次。
  陸景笑道:“是嗎?這我可就不知道了。s7賣的還行。”
  李新寒笑著接口道:“瑪德。現在誰還敢說國產手機不行。來,大家伙走一個。”
  這時。中餐廳中已經是觥籌交錯。今晚的飯局變成了酒會,也變成了一個交際的好場合。
  當然。陸景他們這一桌過來敬酒的人不多。大家猶有余力共飲。
  李新寒咂了下嘴,問道:“陸景,小高的事情算是完了。星光傳媒你打算怎么處理?方家挺有意思的,這種事也攙和一腳。方淺語今天來了吧?叫過來問問她爸到底什么意思。”
  陸景幾人都笑起來,李新寒明顯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陸景笑著道:“行啊,叫方淺語過來問問。”李三少的面子他要給的。花花轎子人人抬嘛。
  他心里沒打算追究星光傳媒在媒體上趁機黑天辰娛樂的責任。和華旗下那么多公司,這點小事都要管他哪里管得過來。
  …
  …
  李新寒發話,身后有跟班立即去找方淺語。這種場合自然少不了幫閑們來助興,烘托氣氛。
  方淺語正在和謝海逸、蔣鴻哲、韓鴻信、風天澤閑聊喝酒。聽了跟班的傳話,立即道:“哦,好的,我這就過去。”說著,給眾人說了一聲,跟著跟班到中間的餐桌處。
  方淺語是京城中有名的“集郵女”,名聲不佳,當然,站在眼前的時候,打扮一番,還是一個美女。
  白唯適時的笑著道:“方小姐,李三少剛剛說起星光傳媒黑天辰娛樂的事情,大家都很有興趣了解下你爸到底是怎么想的。”
  方淺語早做好準備,嬌滴滴的對陸景道:“陸景,這件事是我們星光傳媒的錯。我爸想要邀請你吃飯,一直沒機會。希望陸少賞臉。”
  陸景笑著點點頭,“我年前沒在京城。行啊,我也想和方總聊聊。天辰娛樂和星光傳媒是國內第一、第二的娛樂企業,老是搞盤外招的斗爭也不是個事兒。”
  “誰說不是啊!”方淺語松了口氣,笑吟吟的說道。
  這時,剛好蘇琳敬酒回來,俏臉酡紅,分外誘-人,輕倚在椅子上消酒,一頭青絲流瀉在肩頭。
  可以說陸景他們這一桌就是整個京城紈绔子弟的最高級別,方淺語不想這么快就離開這里,心里一動,笑吟吟的給蘇琳敬酒:“蘇小姐,恭喜你重返京城。”
  “哦,謝謝。我有點不勝酒力了,抱歉。改天,我請你暢飲。”蘇琳微微一笑,喝了半杯酒。
  其實,她看不起方淺語。一個女人擁有很多男人,這很難以“寂寞”兩個字來概括,只能用“放蕩”來形容。
  方淺語哪里知道蘇琳心里怎么想的,盤桓了十幾分鐘就離開。
  說笑著,看看熱鬧的中餐廳,李新寒作為白雁蘇飛的主人心里頗有些得意,道:“今晚的聚會形勢很不錯。要不要每年都組織一次?作為白雁蘇飛的一個固定活動。”
  閔興懷喝著酒微笑道:“這要看陸景的意思啊。沒他的號召力可沒有今天的盛會。”
  秦成文能覺察到陸景的層次已經超越紈绔子弟的圈子,他豈能覺察不到。
  用游戲里面的話來描述:陸景的個人等級已經超過了此地圖最高等級。
  爆表了。瞪誰誰都受不了。風在水的遭遇就是明證。
  陸景就笑,“閔二哥,今天大家已經給我帶了不少高帽,你這是要捧殺我啊。”
  王燦扶了扶眼鏡,道:“陸景,我覺得可以搞。”這事陸景就應該當仁不讓。
  秦成文道:“可以叫做新春茶話會,反正就是大家一起聚聚,有什么問題、矛盾可以借這個場合現場交流、溝通、解決。李三少,你覺得時間定在什么時候好?”
  李新寒道:“陸景,你覺得呢?”
  陸景笑道:“這個大家商量看吧。”依舊是推辭,不積極的態度。
  事實上,陸景對紈绔子弟圈子中的事務沒什么興趣。特別是類似于這樣建立秩序的事情。要不是和風在水較量,他也不會親自出手“敲打”高暢。
  閔興懷道:“誒…,這樣,地點就定在白雁蘇飛,邀請函給50個名額。家屬不限。呵呵,地點給李三少占了,命名給秦大少定了。規則是我定的。這時間就由陸景你來定吧。別在推辭了。”
  陸景點點頭,沉吟了幾秒,道:“那就定在每年的正月十三晚上。這個時間點大家應該都有空。”
  陸景、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商量下來后,交由今天的“皇后”蘇琳來宣布這件事。
  蘇琳站起來,聲音清脆甜美的道:“大家稍微停一停,我有一個消息告知大家…”
  蘇琳宣布之后,中餐廳中略微有些沉寂。聚會并不僅僅是聚會,京城中的交際地點一向很有講究。這會是一個新的秩序的建立。
  微微的喧鬧聲響起。這時,更為確切的消息通過陸景等人身后的跟班漸次的傳出去。
  慢慢的,贊同聲音響起。
  蘇琳亭亭玉立,172cm的身高加上7cm的高跟,舉杯清脆的道:“大家一起共飲一杯,為我們的茶話會賀。”
  “干杯!”眾人紛紛叫道,氣氛熱烈。聚會達到高-潮。
  此后十年,影響了京城中一代紈绔子弟的新春茶話會就這么定了下來。
  日后被人提起今晚時,不少人津津樂道:當年我就在那里。
  然而,此時,誰也想不到它的影響有多么深遠。承載著一代人的記憶。
  如果不是陸景在7年后2013年宣布退休。新春茶話會或許還會存在更長的時間。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