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4 春節二三事

白雁蘇飛是李新寒的地頭。閔興懷一向和陸景交好。這兩位要參加蘇琳、陸景、高暢的飯局,實在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京城中稍微消息靈通一點的紈绔子弟都知道,陸景、閔興懷、李新寒這三人坐在一起意味著什么。這是京城紈绔子弟圈子中的一次“盛會”。
  縱然很多人都知道王燦精心準備的飯局是為了彰顯陸景對蘇琳的支持。
  高暢的賠罪只是附屬品而已。沒有陸景的默許,蘇琳沒有調停的實力。
  誰都知道蘇琳在和風白露的競爭中敗北的原因就是因為陸景一句話:風家有女初長成,美玉何言及白露。
  至于,陸二少和風白露的關系為什么惡化,京城中的流言有三個版本。
  第一:風白露迫于家族的壓力,與陸景一刀兩斷,漸行漸遠。陸景和風在水在京城的較量讓兩人的關系持續惡化。
  第二:陸景和風白露還是朋友,普通朋友。風家是風家,風白露是風白露。但是,陸景不再支持風白露穩坐京城第一美女的位置。
  第三,陸景和風白露在演雙簧。兩人依舊保持著曖-昧的關系。
  這三個版本中最被大家認可的是第二個版本。有人親耳聽到風白露直呼陸景的名字。而不是之前的親昵的“二哥”。
  京城中的紈绔子弟都在期待這次“盛會”。在這次聚會露個臉,運氣好得到三位大boss的賞識,可就意味著人脈、名氣、財富啊。【愛去】
  正月里京城的人口銳減,大街小巷都顯得空蕩蕩的。傍晚時分,往日熱鬧繁華的西單顯得有些安靜。
  在歐索餐廳吃過晚飯,傅婕、風白露、傅靜三人說笑著回到東環街區c棟24樓2403號。
  傅婕離婚之后,便搬離了洛家大宅,住在她之前購買的高檔公寓東環街區中。女兒傅靜和她住在一起。今晚她約了空閑中的風白露一起吃飯。
  2403號是一間三室兩廳的公寓。到家后,11歲的傅靜乖巧的回自己的房間玩耍。傅婕和風白露在布置得雅致的小客廳中喝著紅酒閑聊。
  “白露,你在sit空間的照片可是太露痕跡了。”公寓中開了空調。傅婕脫下素雅的青色外套,露出里面酒紅色的毛衣。曲線動人。
  風白露的sit空間中最近更新了一組她在美國旅游的照片。平原、鄉村、都市、酒店、自駕、火車、飛機,豪華莊園種種背景。照片上都只有她一個人。
  但是,照片總不會是路人幫她拍的吧?何況。她還在照片的評論上寫道:甜蜜之旅。
  傅婕可是很清楚風白露和陸景的真實關系。
  風白露喝著酒,清美的笑道:“傅姨,怕什么啊?”顯然是心情極佳。
  傅婕哪里會看不出風白露身上微妙的變化,微笑著道:“你真不怕?你哥風道阻可是有sit號。”
  風白露笑著道:“我才24歲不到,按照慣例。他們要送我去聯姻總得還要幾年。陸景和衛婉儀那樣大學畢業就結婚的是少數。”
  傅婕笑著點點頭,關心的問道:“白露,這么說,你和陸景已經有計劃了?”
  風白露抱著一個沙發抱枕,卷縮在沙發中:“嗯,傅姨,我今年打算去云春支教。遠離京城這個漩渦。”
  傅婕訝然的道:“你怎么可能走得開?”
  風白露頭上頂著京城第一美女的頭銜,風家很多利益需要她出面協調。怎么可能跑到云春去?
  風白露嬌美的笑道:“傅姨,今天晚上在白雁蘇飛有一個飯局。陸景打算推蘇琳來替代我。”
  “哦?”傅婕微征,手托著香腮沉吟著。氣質成熟而優雅,“蘇琳?她不是你的對手吧?這瞞不過你家里。”
  風白露留學歸來和蘇琳有過幾次交鋒,蘇琳不是她的對手。風白露這么明顯的放水行為,風家里有些人會有意見的。
  風白露嘴角勾起一個柔化那張清冷臉蛋輪廓的弧度,自信的道:“當然不會只有一個人。我會遭到蘇琳、黎傾城的‘圍攻’。
  而且,高暢‘背叛’我小叔,周小齊被抓,龐濱陷入麻煩中,云圖集團與陸景合作,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我小叔在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影響力基本被清零。
  我在圍攻之下抵擋不住不是很正常嗎?”
  傅婕驚訝的張張嘴。原來陸景和白露打的是這個脫身而去的算盤。不得不說,這個計劃很不錯。但關鍵是蘇琳還有那個黎傾城的表現是否讓人信服呢?
  傅婕對此持懷疑態度,不是說蘇琳、黎傾城不夠優秀,而是白露實在太出色。容貌、氣質都是上上之選。情商。智商,家世,學歷都是一流。
  前前京城第一美女莫心藍年輕10歲,再加上陸景的支持,或許才可以和白露在京城中一較高下。【愛去】
  …
  …
  傅婕和風白露在家中閑聊的時候,白雁蘇飛的飯局還沒有開始。王燦在白雁蘇飛訂的飯局是晚上9點。
  既然目的是擴大影響力。訂得太早了,春節中諸多公子哥們可能還沒有找到機會從家中溜出來。而趕到白雁蘇飛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是以,便定在了9點。
  一輛奧迪a8緩緩的從部委某家屬樓中駛出。高暢平穩的開著車,見車后排的姐姐高麗瑩似乎有些心思,滿不在乎的道:“姐,不就是裝孫子嗎?沒什么大不了的。不用搞得這么緊張吧?”
  高暢手里有著斗狗場的生意,再加上走私車的利潤,他早就脫離中產階級。買一輛進口大奧迪開開沒有問題。
  高麗瑩搖搖頭,說:“你這件事是白姐和王燦說好的。沒什么差錯。我在考慮和白姐謀劃的另外一件事。”
  “我說呢。”高暢無語,繼而聚精會神的開著車。他姐的性子可是有點虎。
  …
  …
  京城四大俱樂部中的嘉南俱樂部位于京城市的南郊。頂層的包廂中,秦成文來回輕輕的踱步。穿著漂亮家居服的曉兒撫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嬌嗔道:“成文,你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秦成文回過神,英俊的笑道:“哦,曉兒,不好意思。我在想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我在想我今天晚上要不要去白雁蘇飛。陸景、閔興懷、李新寒今晚在那兒聚會。”
  “那你應該去啊。”曉兒奇怪的道。
  秦成文無奈的道:“關鍵是我沒有得到陸景的邀請。嗨,這是和風家走得太近的結果。陸景看樣子是要用他的辦法讓風家倒霉。嘿。風在水在機場堵他確實讓他很丟面子,最后還是靠唐家六小姐解圍。”
  曉兒抿嘴笑道:“很簡單啊,你給李新寒打個電話問問這件事,他應該不會拒絕你過去吧。”
  秦成文琢磨了一下。笑道:“行,我試試。曉兒,你身子不便,就留在嘉南俱樂部這里。”
  …
  ….
  白雁蘇飛俱樂部位于京城南業區和然路15號。32層高的主樓之后是宛如一枚芒果的主體建筑。約有五六層樓高,兩三個球場大小。華美異常。
  白雁蘇飛這里經常舉辦各種檔次較高的聚會。在京城里頗有名氣。今晚的飯局放在了白雁蘇飛主樓8樓的中餐廳中。
  王燦、唐悅、謝晉文、馮逸風、蘇威、蘇琳、高婉薇等人早等在餐廳中,約能擺開二十桌的餐廳中已經坐得滿滿當當。不少人在相互聊天。
  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胡紅軍、劉小山、秦雨檬等人是一桌;黎傾城、云吉祥,裴吳越、童兮兮、齊賓鴻、莫少鋒、劉怡秋、齊靜瑤等人是一桌。
  郁揚、唐彤、郁曉嵐、施白、凌雪月、李慕清、衛東陽、煙玉成、衛婉瑩、煙詩凝、唐略、羅華、鄭信明、張媛等人坐在一起;張軍、李菲菲、明秀、夏思雨、趙清芷、夏慶平、何媛等人是一桌。
  李落元、謝海逸、方淺語、蔣鴻哲、韓鴻信、風天澤等人是一桌;盛浩和王燦、唐悅、謝晉文的跟班混在了一桌。
  陸景和衛婉儀走進雕梁畫棟、富麗堂皇帶著明顯古典中國風的餐廳時,刷刷的目光落到陸景身上。餐廳中原本喧鬧的環境逐漸的安靜下來。
  陸景和衛婉儀對視了一眼,場面有點大啊。陸景笑了笑,牽著嬌妻婉儀的手順著中間的刻意流出來約1.5米寬的走道走向正中的主位。萬眾矚目。
  這點場面對他和婉儀來說都不算什么。至少,當年他和婉儀結婚時的場面可比這大得多。賓客的級別也至少高四五個檔次。
  當然,今天來的人很多,確實算是一場“盛會”。
  “嘖-嘖-”郁曉嵐拿胳膊捅了一下身邊的施白,低聲道:“看到沒。你要是能有陸景今天一半的威風,我就答應嫁給你。”
  可憐的施白還在瑞豐旅游當導游,苦著臉道:“曉嵐,降低點條件行不行?”
  郁曉嵐道:“行啊,那你去找一個只有我一半漂亮的女孩結婚吧。”
  一旁的凌雪月和李慕清聽的發笑。話說,陸景今天這樣子走過來真的很牛。衛婉儀作為站在他身邊的女人,想來能體會到他的榮耀、權勢、地位。
  王燦笑著迎著陸景,讓他和衛婉儀落座,得意的笑著道:“怎么樣,場面夠大吧。哈哈。都是拿你的名頭去邀請的。保管蘇琳一夜成名。”
  陸景笑著點頭:“怎么,高暢還沒來?”
  王燦嘿嘿笑道:“他敢不早來?你這個主角都沒到,他當然不能提前出場。”
  謝晉文對高暢還是有點怨氣的,說:“嘿。高暢那小子要是早點進來坐著,估計也受不了大家的議論。我們還是很人性化的。”
  “靠。小謝怨念很深啊。”大家都笑起來。
  這時,餐廳中也恢復了活力。眾人各自說笑著。談論待會高暢道歉人地做小之后陸景會怎么宣布蘇琳的出場。
  王燦打了個電話。片刻后,白唯、高麗瑩、高暢三人進入餐廳,來到餐桌前。(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