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3 葉靜雨

進入春節假期,外地務工人員陸續返回家鄉,京城中的人口銳減。整座城市都顯得空蕩蕩的。
  下飛機后,陸景和許雪、葉靜雨道別。兩人在京城機場繼續轉飛機。許雪將會返回明州許家老宅。各種糟心事等著她。她的后母可不讓人省心。
  葉靜雨飛回建業,她爸媽已經回到家中。這次要不是陸景讓她去美國,換個人,她根本不會在年前離開建業。
  陸景徑直去了錦園別墅。父母、婉儀、大嫂胡瑩、侄女陸琪都在12號別墅。
  一路坐車到錦園別墅,偶爾聽到幾聲鞭炮聲。晶瑩的雪花如同白羽毛飄落。空氣中的年味越發的濃郁。
  到了12號別墅,陸景被母親羅玉蘭拉在廚房里好一陣子埋怨:“小景,你怎么今年這么晚才回京城?”
  陸景有些撓撓頭。心里一陣愧疚。
  在廚房里幫忙的衛婉儀笑著幫陸景解圍,“媽,美國人不興過春節。陸景這是和美國人談生意耽擱行程了。”
  羅玉蘭對衛婉儀這個兒媳很滿意。有衛婉儀說情,教訓了陸景幾句就放過他,說:“小鬼,去看你爸吧。”
  陸景點點頭。和小姑陸蘇、大嫂胡瑩、大舅媽曹芝娟、占哥兒的妻子樂亞晴打招呼在客廳里和大舅羅銀河、小姑父唐學民、唐悅、沈雪華、羅宏、大表嫂雷春雪、羅華說了會兒話。
  羅宏笑問道:“小景,江哥什么時候回?回頭我們一起吃頓飯。”
  陸景笑道:“初三吧。”大哥陸江除夕、初一、初二都在魯東主持、參加團年活動。要到初三才能返回。
  客廳中,陸琪、占德佑、羅凱定三個小孩子跑來跑去的瘋玩。從別墅一樓玩到別墅二樓。
  陸琪一身黑白色的公主棉裝從二樓上跑下來。看到陸景,張開手臂跑過來:“叔叔。叔叔,給琪琪的新春禮物準備好了嗎?”
  陸景笑著將陸琪抱起來。“當然準備好了。等會拿給你。”
  陸琪頓時眉開眼笑。小蘿-莉比了個“哦耶”的手勢,大聲宣布道:“我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叔叔。”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
  陸琪已經9歲。沒有前世那個拜金腹黑口毒小魔女的風范,多了些童真可愛。這讓陸景大大的松了口氣。或許和她童年的成長環境變化有關吧。
  陸景笑著放下陸琪讓她和兩個弟弟玩,去一樓臥室里看父親。回頭看了看熱鬧的客廳。燈火通明。
  想起前世里家族的零落、清冷,心中感慨無限:今生,我會守護家族。
  這一兩年,父親的身-體越發的不好。每天精神倦怠。臥床休息的時候多。因而,臥室、書房都放在了一樓。陸景推開父親臥室的門,走進臥室。輕輕的關上門。將客廳的喧鬧隔在了身后。
  臥室的布置很簡單。一張床,幾把椅子,兩個衣柜。墻壁上掛著老頭子和母親后來補照的結婚照。很老土的中山裝,卻定格著時代的記憶。
  老頭子穿著厚厚的藍色棉衣安詳的倚在床頭,雙目緊閉,滿頭白發,呼吸輕微,越發的枯瘦。似乎能讓人感受到他的生命力的流失。
  陸景心里有些不好受:父親越發的老了。1996到2006,距離自己重生已經過去十年。相比于前世。父親多添了6年的壽元。然而病魔還是不出意外的找到了他。
  保健醫生小譚在一旁照顧著老頭子,見陸景進來,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陸景點點頭,正要離開。這時,老頭子睜開眼睛,見陸景在房間中。吐詞不清的道:“小景,回來了。”
  陸景在單膝跪在床前扶著父親枯瘦的手。幾乎想要落淚,低聲道:“爸。是我。”
  老頭子輕輕的拍了拍陸景的手背,“嗯,不錯。”老來又得一子,他很疼愛這個小兒子。陸景事業有成。他很欣慰。
  陸景道:“爸,你身-體不好,要不團年飯就別起來吃了。”
  老頭子微笑著,說:“沒事。”
  陸景和小譚扶著父親出來時,大家已經就坐。歡聲笑語不斷。熱氣騰騰的家常菜,煮得滾燙的羊肉火鍋,送來的手工丸子,滿滿的一大桌。
  團年宴開始。
  …
  …
  深夜里,小雪下個不停。錦園別墅的屋頂、樹林、灌木、馬路、池塘都點染成白色。
  陸景擁著衛婉儀在二樓的房間中看著雪花。聞著嬌妻身上沐浴后的清香,陸景道:“婉儀,還記得我們倆第一次在錦園別墅見面的情形嗎?”
  衛婉儀溫婉的笑道:“記得。婉瑩專門拉我去看你的。那時候你挺普通的呢。”
  陸景微征,他竟然不知道第一次見面是這么回事,笑著搖頭,“婉儀,人不可貌相。”
  衛婉儀依偎在陸景懷里,俏皮的笑道:“是啊。我在江州住了十幾天,關寧可不是把你的老底都給透了。哦,我和她約了正月十五去春和路看燈會。”
  陸景無奈的揉揉眉心。他都沒搞明白關寧什么時候和衛婉儀成了好友。
  陸景抱緊婉儀,享受著兩人在一起的靜謐時光。窗外雪話飄揚。忽然,衛婉儀抱著陸景的脖子,柔美的道:“陸景,媽今天給我說,讓我們倆早點生個孩子呢。”
  陸景輕撫著嬌妻臉蛋上的秀發,溫聲道:“哦,婉儀,你的想法呢?是等幾年還是現在?”
  衛婉儀嬌聲道:“我都27歲了。再等就晚了。”語氣帶一點嬌羞。又說道:“陸景,從年后開始你要戒煙戒酒半年。”嬌脆的聲音若百靈鳥啼。
  春節期間就不用想了。陸景交際很多,沒法戒酒戒煙。
  “行——,我聽你的。”陸景笑著將衛婉儀抱起來。放在身后的床-上,看著忘憂草床單上穿著水粉色睡衣秀美動人的嬌妻。陸景俯身輕吻著她優美粉潤的嘴唇。
  衛婉儀仰視著陸景。那么熟悉的臉龐,銘刻到她靈魂深處。讓她難忘,深愛。她已經忘記在什么時候對他徹底的敞開心扉。配合的抬起俏臀,讓陸景給她寬衣解帶…
  夜色漸深。春色如潮。
  …
  …
  春節的日子過得很快。忙碌無比。初三晚上和大哥在錦園別墅見過面,陸景第二天和衛婉儀和衛東陽、易妍玲約在湖東路晚佳大廈逛商城。
  逛商城向來是女士的主場。陸景和衛東陽兩人跟著衛婉儀、易妍玲四處逛著。偶爾出出主意。陸景在挑衣服上的眼光很高。
  上午11點左右在8樓的時裝店中閑逛時,陸景突然的接到葉靜雨的電話,走到一旁接電話。電話里傳來葉靜雨雪嫩清脆的聲音:“陸景,新年好。”
  陸景笑笑,“嗯,靜雨。新年好。”
  葉靜雨道:“哦,陸景,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在陪衛婉儀啊?”
  陸景多少有點明白葉靜雨的想法,徑直道:“靜雨,你準備追我啊?”
  “啊…”葉靜雨剔透如雪的臉蛋變得緋紅,隱隱有些發燙。此時,她正在建業業南山別墅的家中給陸景打電話,窘迫的分辨道:“我才沒有…”
  只是,語氣怎么都有些底氣不足。
  陸景輕笑道:“靜雨。戀愛不是你這樣談的。不要信書上的話。你這是男孩子追女孩子的方式。”
  葉靜雨撇撇嘴,她才不行陸景的鬼話,誰說女孩子不能打電話給男生了?只是,陸景這么挑明。其實是拒絕她的態度。
  葉靜雨有些泄氣的坐在沙發上,郁悶的撅嘴道:“哦,那我掛了。”突然間。有種不可抑制的悲傷從心底涌起,仿佛心靈碎了一樣。
  葉靜雨給許雪打了個電話。臉上滴落下兩行淚珠,抽泣的嚷道:“雪姐。我失戀了。嗚。”
  …
  …
  陸景掛了葉靜雨的電話,沉吟了幾秒,輕輕的搖頭。他不介意葉靜雨在他身邊出現,但是卻不想接受她的感情。葉靜雨不是他欣賞的類型。
  中午在晚佳大廈旁邊的凱賓斯基酒店吃過午餐。衛東陽和陸景到可以吸煙的水吧閑坐。
  水吧不大,在二樓臨角的位置,半圓形,布置著十幾張桌子。光線微暗。有大約五六個人在水吧中各自閑聊。陸景和衛東陽要了臨窗的位置。
  衛東陽穿著羊毛衫、灰色的阿瑪尼外套,英俊中帶著貴氣。在蘇江省歷練數年之后,36歲的他身上的氣度越發的沉練。笑著遞了一支煙給陸景,道:“陸景,s7賣瘋了吧?吳州市到處是景華的廣告。”
  陸景接了煙,給自己的大舅子點上火,笑著道:“我還沒有看數據,應該不算太差。景華這幾年的口碑積累的還算可以。”
  衛東陽呵呵一笑,“你小子,就喜歡謙虛。你搞定風大少沒有?我聽說你準備針對風白露。”
  衛東陽不了解陸景和風白露的真正關系。衛婉儀倒是知道。只是,她沒有必要讓哥哥介入到她和陸景的生活中。
  陸景笑道:“衛哥,風大少要是有那么好搞定就好了。”又點點頭,“嗯,我打算推出蘇琳和風白露競爭。”
  “蘇琳?”衛東陽看了陸景一眼,笑著道:“陸景,你悠著點啊。蘇家要是鬧起來,可就不是風家這個力度了。而且,她是嚴景銘的前妻,嚴家不會袖手旁觀。”
  陸景苦笑著道:“衛哥,我和蘇琳沒什么。”心里吐糟:我又不是色-魔,見到女人就上。
  衛東陽哈哈一笑,說:“初六晚上白雁蘇飛的聚會,我也去逛逛。據說閔興懷、李新寒都要去。這算是盛會了。”
  陸景這才知道衛東陽消息靈通,笑著搖搖頭。衛東陽原來也在京城廝混,后來走仕途。消息靈通倒是很正常。I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