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2 五天的旅行

陸景輕輕的品酒,笑道:“鄭會長,是非也多埃前些天還有人搗鼓著讓景華上市。”
  鄭夢先當年是現代集團的“太子”,現在人在美國,對華爾街的一些動態自然有所了解,笑著道:“我也聽說了,陸先生,事情應該解決了吧?”
  陸景笑著點點頭,吃著花生米。
  陸景和鄭夢先見面詳聊,聊的基本都是現代集團的發展,戰略。
  和華持有大量現代集團旗下核心公司的可轉股債券。擁有對現代集團的控制權。陸景給予鄭夢先在現代集團中充分的權力。現代集團相當于是和華與鄭氏共享。
  將債券、股份等等金融產品、權益大致的折算的話,和華目前大約擁有現代集團四成的資產。鄭夢先、鄭孟日兄弟倆擁有兩成。其余四成為各類投資者所有。
  陸景與鄭夢先聯手控制著目前資產約為900億美元的現代集團。這是韓國僅次于三星的財團。
  喝了一杯酒,鄭夢先道:“陸先生,我打算謀求恢復現代金融集團的業務。”
  陸景詫異的看看鄭夢先,“哦,你說說看。”
  鄭夢先的能力、才華都是一時之選,精英人物。頭腦冷靜、精于謀劃。他之前陷入困局,無力掌握現代()集團,是因為執著于完成他父親的夢想:開發金剛山旅游。
  陸景對鄭夢先的能力、為人處事非常欣賞,否則也不會和他共享現代財團。
  鄭夢先的商業風格并不激進,是以。陸景對他提出要恢復現代金融集團感到奇怪。
  現代集團的創始人鄭周永去世后,出去獨-立、分割出去的現代汽車集團。現代重工。剩下的產業都歸鄭夢先負責。其中就包括由鄭夢先的八弟鄭孟日負責的現代金融集團。
  但是,以美國國際集團(aig)為首的財團在2002年將現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現代投資信托及證券有限公司和現代證券接管。
  彼時。現代集團負責累累。
  鄭夢先想要從aig手中收回現代金融集團的三家核心公司,異常困難。
  少不了要進行連場的“搏斗”。
  鄭夢先扶了扶眼睛,道:“陸先生,匯豐銀行有意退出在韓國的業務。匯豐銀行手中持有現代投資信托及證券有限公司9.1%的股份。”
  “哦?”陸景微微瞇了瞇眼睛。腦海中想起馬文-克朗給他的消息:這次華爾街推動景華上市的幕后推手中就有aig的身影。
  鄭夢先性格內向,話說到就沒有再長篇大論。慢慢的喝著酒,等待陸景的決定。
  現代集團在他的管理慢慢的恢復元氣,試圖恢復昔日的經濟版圖,政治版圖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沉吟了一會,陸景道:“可以試試看。”
  鄭夢先笑了笑。說:“好。”陸景能同意他的想法讓他很高興。喝著酒,又笑道:“陸先生,芝荷前段時間去黃海了,你和她見過面嗎?”
  陸景嗯了一聲,笑道:“韓國最佳新秀演員嘛。芝荷這兩年的進步很大。”
  鄭夢先不擅長聊美女這個話題,見陸景并沒有表示收納鄭芝荷的意圖,笑著和陸景說起韓國銀行業并購的事情:
  給和華銀行在香港打壓的很慘的渣打銀行準備出資33億美元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韓國第一銀行是韓國排名第八的商業銀行。
  …
  …
  陸景和鄭夢先聊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陽臺上的晚風有點涼,兩人最后挪到了客廳中接著聊。除了現代集團的發展戰略,很多和華的事宜。陸景也樂于聽一聽鄭夢先的看法。
  有些話題聊的很透徹,比如鉆石聯盟和非洲鉆石礦的事宜。有些話題則沒有涉及。比如:s7的后續進展。鄭夢先對電子行業的理解并不深刻。
  “陸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鄭夢先和陸景握手告辭。陸景笑著送鄭夢先到電梯口才返回到房間中。
  劉一平給陸景訂的房間挨著許雪和葉靜雨的房間。深夜中。陸景沒有去打擾許雪,換了睡衣做到床-上,睡覺前看了眼手機。里面有一條許雪的短信:陸景。和風白露夜夜笙歌,辛苦了哦。好好休養一陣,我先睡了。晚安。
  陸景好笑的搖頭。許雪私下里可不是那個手腕強硬的和華銀行行長,而是嬌美迷人的時尚女郎。
  問題是他和白露這幾天并不是每晚都做那事。長途旅游還是很耗精力的。
  1月28日,除夕。陸景和許雪、葉靜雨從洛杉磯登機飛往京城。總計13個小時的旅途。因為時差的原因,陸景不用擔心錯過和家人除夕夜的團聚。
  除夕夜回國的旅客并不是很多。國航的這趟航班只坐了約幾十名旅客,稀稀朗朗。頭等艙內,處了陸景、許雪、葉靜雨三人外,只剩下兩名單身旅客。
  國航漂亮的空姐推著飲料車走過,注目著陸景。將紫色的套裙,優雅的白絲,美艷而性感。飛國外航班的空姐一般而言都是各大航空公司漂亮的空姐。
  陸景微笑著擺擺手。高挑的空姐甜美的笑一笑,側身低聲問著走道對面座位上的葉靜雨要不要飲料。
  陸景拿著手機琢磨著王燦給他發的郵件。許雪靠在他的肩頭睡覺。幽香陣陣。她昨晚和葉靜雨夜聊到很晚。
  王燦已經安排好:回京城之后,由蘇琳來協調他和高暢之間的矛盾。用以宣告自己支持蘇琳在京城活動。時間定在初六晚上,京城四大俱樂部中的白雁蘇飛。
  陸景笑笑,并沒有放在心上。起身去了洗手間。回來時剛才睡眼惺忪的許雪已經歪在椅子上睡得沉。坐在走道對面座位上的葉靜雨反倒是精神抖擻的拿著psp打游戲。
  陸景低頭一看,葉靜雨正在打“拳皇97”。禁不住笑道:“靜雨,你還挺有暴力傾向的啊。”
  很少有女孩子喜歡玩這款游戲。雖然。ko對手的人物很爽。
  “你才知道啊。”葉靜雨仰著頭,心情不錯的笑說道。她穿著寬松的淡藍色雪紡衫。修身的寶藍色牛仔褲。身材纖細。雪嫩明麗的少女。
  葉靜雨挪到旁邊的位置上。示意陸景坐下。修身牛仔褲包裹著的俏麗圓臀在座椅上壓出一個弧度,“陸景,陪我說會話呢。反正雪姐睡著了。”
  “你們倆夜聊,怎么你精力這么好?”陸景笑著坐下,少女的香氣襲來。
  “因為我經常跑步鍛煉啊。許雪忙得只能做瑜伽保持身材呢。哦,給你玩?”葉靜雨將手里的掌機遞給陸景,俏皮的眨眨眼睛。
  “玩不好,沒有打游戲的天分。”陸景倒沒有拒絕,接過psp選了人物開打。
  他選了草稚京。八神庵,羅伯特的組合,打電腦的隊伍只打到第二個人物七枷社就輸了。
  葉靜雨扶著陸景肩頭湊在他身邊看他玩。兩人的距離有點近。葉靜雨的心有些亂,小心翼翼的呼吸,唯恐陸景發現她的小心思。
  她向陸景表達過愛意,又生氣過。現在呢?她無法否認對陸景的好感。想要親近他。
  因為陸景幫她成功的拿回了父愛、母愛。今年春節她的神仙眷侶爸媽已經決定在家里和她一起過年。這是她出生以來的第一次。
  這么個雪嫩明秀的少女愛慕的湊在身邊,陸景自然不會裝逼的說:靜雨,你離我遠一點。他只是受不了葉靜雨飛揚跳脫的性格,并不討厭她在自己面前晃悠。
  “掛了。我這水平不行。就知道打打紅警、星際。魔獸都打不好。”陸景笑笑,將psp遞給葉靜雨。
  “哦…,你真菜啊。”見陸景是真不會玩,葉靜雨伸手將游戲機給收了起來。脫口而出。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現在很少有人敢這么和他說話了。
  葉靜雨說完才想起陸景的“可怕”之處,嬌俏的吐了吐舌頭。
  陸景笑著搖頭。他早知道葉靜雨這妮子在他面前的乖巧是裝出來的。懶得和她計較。轉而聊著其他的話題。
  聊著聊著。兩人迷迷糊糊的睡著。葉靜雨醒來時,發現頭枕在陸景的腿上。迷迷糊糊的嘟囔道:“陸景,什么東西那么硬啊。落的我難受死了。”
  小手伸到腦后來回撥弄了幾下。卻發現無法把那東西挪開。
  陸景也是半睡半醒,瞇著眼睛道:“我拿腿給你當枕頭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你還挑三揀四。嘶。”陸景倒吸了口涼氣。
  從洛杉磯飛到京城,滿機場的旅客都還沒有加衣服。陸景穿著一條薄薄的黑色西褲。觸感很清晰。
  葉靜雨猛然明白過來,她剛才手摸到什么了。猛的一下子坐起來。剔透如雪的臉蛋變得緋紅,如同熟透的蘋果。羞得不敢看陸景。
  陸景一臉尷尬的彎著腰坐著。剛睡醒呢,自然的生-理反應,偏偏給葉靜雨加了一把火。
  頭等艙這里旅客本來就少,沒有人注意到兩人的異常。
  好一會,葉靜雨低著頭,期期艾艾的道:“陸景,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陸景郁悶的揉揉眉心。你要是故意的,我下了飛機就帶你去酒店開房把你**你信不信?你大爺的。真是要人的命,不上不下的來幾下。撩得人起火、
  陸景收著肚子說道:“靜雨,這事就我們倆知道啊。”心里興不起一點追究的念頭。
  尼瑪,這到底是被占了便宜,還是占了她的便宜。
  葉靜雨乖巧的點頭,偷偷的瞄陸景兩眼,見他沒有真生氣,還在努力的調整呼吸,禁不住噗嗤一笑。陸景這樣子好搞笑。
  這時,飛機上播報著即將落地的消息:尊敬的旅客,感謝您乘坐中國國航公司的飛機。本次航班即將到站…
  陸景沒好氣的瞪葉靜雨一眼,小聲道:“不都是你給弄的。”
  葉靜雨嚇得吐吐舌頭,對著陸景做了一個乖巧的如同靈貓,低眉順眼的表情。
  陸景好笑的搖頭。把件事拋到腦后。一個誤會而已,
  到京城了。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