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31 行業標準

安迪-摩根對S7的要求并不多,主要要素是凸顯該手機尊貴、獨一無二。
  晚上在87號別墅里詳談之后,陸景連夜安排楊顯在江州著手設計、盡快生產。
  周六,陸景給肯尼-波特、杰西卡等棕櫚灘的朋友們打過招呼后便和風白露一起從棕櫚灘出發至邁阿密。開啟為期五天的旅程。目的地:洛杉磯。
  從美國的東海岸到西海岸,縱然是交通發達,有高速公路相通,但如果是自駕游的話,五天時間肯定不夠。
  況且,既然是度假肯定不能在旅途中疲倦不堪,需要悠閑緩慢的前行,享受旅行的樂趣。
  風白露喜好旅游,是旅行方面的行家,精心設計了兩人的路線行程。結合汽車、火車、飛機,務求輕松愉快的走完這段終身難忘的甜蜜之旅。
  在陸景35歲退休之前,大概不會再有機會讓陸景單獨陪她旅行。
  下午時分,典雅、帶著中國風的別墅門前,三輛轟鳴的汽車遠去。許雪、葉靜雨、宋雨綺、溫雪、溫藍目送陸景、風白露離開。
  遠處,數葉白帆在這水天一色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就像幾片雪白的羽毛,輕悠悠地漂動著,漂動著。
  類似于大家此時別離的心情。
  宋雨綺輕輕的搖頭,笑了笑,這是選擇陸景作為愛人所要承受的痛苦,對許雪、葉靜雨道:“許總,葉小姐,我帶著管家團隊明天上午返回京城。你們要一起嗎?”
  許雪不敢怠慢宋雨綺,宋雨綺絕對在陸景最信任的人的行列中,輕扶著葉靜雨的肩膀,微笑道:“雨綺,我和靜雨一起。”
  葉靜雨梳著馬尾,明秀俏麗的少女裝扮。這會兒,聲音柔嫩清脆的道:“雨綺姐,我上午和安迪-摩根的管家見過面了。我要去硅谷交割adroid公司的股份。我和雪姐晚上走。”
  “哦,好啊。”宋雨綺笑著點頭。她只是禮貌的邀請。
  許雪和葉靜雨收拾好行李,在二樓的小客廳中觀賞著棕櫚灘的夕陽風景,順便等待著晚飯。陸景的管家團隊的廚師水平很高。
  葉靜雨手托著香腮。撐在圓木桌上,懶洋洋的偏頭吸一口冰過的罐裝云冰綠茶,說道:“雪姐,陸景不帶你去,你不難受啊?”
  “難受啊。我難受死了。”許雪好笑的白了葉靜雨一眼。靠在椅子上,“你以為我和你一樣:玻璃心。”
  陸景是很優秀的男人。她沒想過獨占他的寵愛。那太不現實了。前些天和他一起看夕陽的甜蜜讓她回味。這足夠了!
  葉靜雨撇撇嘴,靈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轉著:“雪姐,你討厭死了呀。我才不是玻璃呢,我最多是百合。”
  許雪禁不住嬌笑,時尚的印花短袖連衣裙下豐滿挺拔的酥胸顫巍巍的抖動,“鬼才和你百合啊!”
  葉靜雨翻翻白眼,“雪姐,我煩死你了,胸大了不起啊。”又想起一件事來。俏臉微紅,稍稍的湊近許雪,說:“雪姐,你說陸景那么猛,風白露晚上吃不吃得消啊?要我說,陸景把你帶上才最好呢。”
  她想起在香港的公寓中看到的:雪姐蹲在陸景身下,用紅潤的小嘴取悅他的情形。
  許雪笑著掐葉靜雨,撓得葉靜雨咯咯笑著討饒。笑鬧著,許雪將葉靜雨壓在沙發上,拍拍她翹挺滾圓的屁-股。微嗔道:“你個死妮子,動春心不要扯上我。陸景就幫你爸媽出口氣,你又對他有好感了啊?誰給我說再不喜歡他的。”
  “哪有啊…”葉靜雨嗷嗷叫著,就不承認。翻身將許雪推到在沙發上。
  夕陽將客廳的家居,大小美人的衣衫染的五彩繽紛。客廳中悄悄話在風中慢慢的飄蕩、消散。
  …
  …
  2006年1月21日:陸景和風白露出發了,兩個人的旅程,從邁阿密到洛杉磯。
  經典的電影羅馬假日中有一句名言:
  You-ca-ir-ravl-or-rad,bu-ir-our-bod-or-oul-mu-b-o--a。
  要么讀書,要么旅行,靈魂和身體。必須有一個在路上。
  陸景和風白露的旅行很隨興。有時候是在亞特蘭大城市中繁華的街道上牽手漫步;有時候是驅車過遼闊的平原、河流,停下車拍照,有野生的鹿跑過,相擁著熱吻;
  一輩子是一場修行,短的是旅行,長的是人生。
  有時候是坐在火車中,安靜的聽著夜色中叮當叮當的鐵軌與車輪撞擊,緊緊的依偎在一起,感受心靈的距離。有時候是長距離的飛機,抵達達拉斯,在陌生的機場坐著看陌生的人們走過、生活。
  有時候在拉斯維加斯五星級酒店中鴛鴦共浴,在房間中盡情的釋放愛意、激情。炙熱如火;有時候在不知名的鄉鎮中喝一杯咖啡,數夜里的星星,享受著寧靜,在一起的快樂、甜蜜。
  一個人的旅行,在路上遇見最真實的自己。
  兩個人的旅行,留下的是一輩子的記憶。那些美好的記憶和景色在記憶的照片中永不退色。
  26日晚,陸景和風白露抵達陸景位于洛杉磯北部,全美排在第四位的富豪區蒙提西托Mocio,CA的高檔莊園式的豪宅。這里距離洛杉磯很近了。
  陸景和風白露洗澡之后,在別墅的臥室中伴著星光、月光安睡。
  終點將近。
  旅游不在乎終點,而是在意途中的人和一起共度的美好時光。
  洛杉磯是地中海型氣候。春季多雨。清晨時分,陸景聽到雨滴落在臥室玻璃窗上的聲音。鳥鳴聲,蟲啼聲,樹葉上雨珠落在小石頭上滴答聲。
  陸景睜開眼睛,晨光熹微。身邊還殘留著白露身上幽美的香味。佳人卻不在身旁。陸景微微有些詫異,拿起米白色床頭柜上的手表看看時間,才早晨7:02分。
  陸景略微坐了一會便起床,奢華寬敞的客廳中開著燈,明亮而整潔。陸景順著樓梯下來。在一樓的廚房中找到了風白露。風白露穿著一件白襯衣在煎雞蛋。襯衣的下擺只是剛好遮住她修長圓潤大-腿的根部,渾圓嫩白的一雙美腿就這么隨意的展露在清涼的空氣中。嫵媚性感到極致。
  嬌美雪白的玉足穿著粉色的涼拖。寫意無比。有一份江南煙雨的雅致。令人怦然心動。
  長長的白色灶臺上放著牛奶,一份煎好的雞蛋。電飯煲的綠燈亮起,大米粥的香氣彌漫。
  女神級的大美女風白露在清早起床為自己“素手調羹”。幸福感如同一條小河在緩緩的流淌,灌溉滋潤著心田。
  正在煎雞蛋的風白露若有所感的扭頭,見陸景穿著睡衣倚在廚房的門口欣賞著她的身姿,嫵媚的輕笑,帶一點嬌羞。清脆的道:“大色-狼,早餐還要等一會呢。”
  陸景笑道:“白露,不是我是色-狼,而是能抵擋住你的魅力的男人不存在。”
  風白露揮舞著鍋鏟,笑嗔道:“油嘴滑舌。噢,雞蛋要焦了。陸景,就是怪你呀。”
  她沒再喊陸景二哥。因為,她想做他的小妻子啊,不是做他的情妹妹。她能照顧好自己,能照顧好陸景。
  陸景笑一笑。走到風白露身后,雙手輕輕的環住她纖細的柳腰,“白露,你什么時候學會做早餐的。”
  “我很早就會。只是沒有機會讓你嘗嘗。”風白露清美的笑道,扭頭輕啄著陸景略顯消瘦臉龐。柔情蜜意。
  沒有機會是因為兩人在京城沒有共度美好的夜晚。陸景搖搖頭,溫柔的摟著她,和她閑話。
  旅游馬上就要到終點。今天兩人將前往洛杉磯。陸景在洛杉磯要停留一天。鄭夢先一家在洛杉磯度假,陸景需要和他聊聊。然后與許雪、葉靜雨一起返回京城。風白露則會在今天飛回京城。同機返回的事情,兩人不會再這么不注意了。
  窗外晨雨漣漣,仿佛滴落在戀人的心頭。郎情妾意。
  風白露才給陸景開發過的身子根本經不起他的挑逗。由著陸景在廚房里要她。這是生-理、心理上雙重征服。只是。她愿意臣服在陸景的身下。
  因為她愛這個男人。全身心的愛。包容他的各種缺點:已婚、多情、工作繁忙等等。此生無悔。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早餐不出意外的延后了一個小時。
  …
  …
  陸景和風白露抵達洛杉磯之后,在機場依依送別風白露。隨后前往洛杉磯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劉一平早早的給他訂好酒店。
  劉一平已經移居美國。妻子、孩子都在洛杉磯。美國可沒有春節假期一說。劉一平接了父母來美國過春節。陸景到酒店之后,笑著將等候在酒店的劉一平打發走。
  他總不能耽擱人家一家人團聚的時間。
  齊靜瑤今年回國過年。她的時間一向很寬裕。而許雪和葉靜雨還在硅谷沒有回市區。葉靜雨在忙著協調adroid公司的事情。
  陸景琢磨了下,沒有聯系和華在洛杉磯的辦事處。洗過澡,在房間里休息。
  陸景和鄭夢先的見面約在了晚上。天藍色的純凈天空在夜色璀璨的燈光映襯下明凈高遠。
  陸景笑著邀請鄭夢先到加州套房的半圓形露天陽臺上落座。陽臺不大,擺放著一張雅致的白色長方形空心木桌。許雪讓酒店送了果盤和酒水上來。
  鄭夢先笑道:“陸先生,S7銷售實在火爆的很。恭喜你。”。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