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25 商議

龐斌和亞太財團副會長在黃海面談后便返回京城。此時,媒體上謝晉文和某嫩模之間的故事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龐濱為此還得意了幾天。
  等他看到媒體上刊載的某嫩模在時代在線上發表的博客聲明之后,立即意識到出了問題。
  “小高,到底怎么回事?”銀泰大廈45樓超大面積的辦公室中,龐濱臉色陰郁的點著煙,給高暢打電話。
  “龐哥,我給我姐拿住了把柄。不得不把那個嫩模交給謝晉文啊。”電話里高暢叫苦連天。
  “好。好。小高,老大這周五回京城,你看著辦吧。”龐濱一臉怒色“嗒”的一聲掛了電話。
  高暢真要有苦衷為什么不提前給他打電話通知一聲?這就是赤-裸裸的背叛。狗屁的苦衷。這小子前幾天還在自己面前拍著胸脯說沒問題。
  但是,這件事涉及到老大的前妻高麗瑩,他不好多說什么。老大對前大嫂余情未了。
  …
  …
  1月6日,風在水不得不再一次的回到京城。高暢突然的背叛讓他的布局不攻自破。這件事涉及到他的前妻高麗瑩,龐濱處理不了,他不得不回。
  好在他安排龐濱去了一趟黃海,和吉永宏樹談的不錯。?
  亞太財團的主席竹下修一現在正在棕櫚灘度假。否則的話,他現在可以去黃海和竹下修一談談。
  小雨淅淅瀝瀝濕潤了柏油馬路,冬寒陣陣。下午2點左右,一輛低調的白色奧迪a4駛入盛世俱樂部。
  龐濱早早的等在盛世俱樂部1號包廂中。見風在水穿著黑色的風衣進來。連忙從沙發上起身,“老大。你來了。”
  “嗯。”風在水點點頭,脫下風衣掛在落地衣架上。“麗瑩還沒來吧?我們倆先喝一杯。”說著話,輕輕的拍了拍龐濱的肩膀,英俊無匹的臉上有著幾許落寞。
  高麗瑩代表著他放蕩不羈的過去。那段精彩的歲月!
  包廂中有服務鈴。龐濱按了鈴聲吩咐人送了幾碟涼菜:花生米、涼拌三絲、牛肉、皮蛋拌豆腐。一箱小茅臺。龐濱給風在水倒了酒,一兩的小杯,兩人干了一杯。
  醇厚的茅臺入喉,肚子里升起火熱的感覺,在寒冬時感覺十分痛快。龐濱問道:“老大,小高這事辦得很不地道…”
  風在水打斷了龐濱的話,“胖子。他是麗瑩的弟弟。這事就這么算了。”
  “我…。不是,老大,我只是覺得他的態度轉變的太快。我們本來是穩占上風。謝晉文根本跑不掉。”龐濱心里很不痛快。
  風在水嘿的笑了一聲,咀嚼著油炸的花生米,道:“胖子,小高不是什么老實孩子。他除了旅行社、斗狗場還有別的生意。陸景親自出手查他。他害怕了,很正常。”
  龐濱無奈的點點頭。老大這么說了,他還能說什么?
  風在水接著微笑道:“胖子,這件事是我的疏忽。你想。陸景出面查小高,以他在京城的號召力,京城里會有多少人拿小高做靶子?”
  龐濱微征。他倒沒有想到這上面去。心里有點明白:陸景這是在動用軟實力較量。這正是老大的弱勢。陸景果然手段凌厲。
  “老大…”
  風在水笑笑,“沒事。執行第二套方案吧。吉永宏樹的寶貝兒子給陸景的人打成太監。他急迫的心情不會比我們差。”
  說著話,約莫三點差幾分的樣子,高麗瑩在盛世俱樂部客戶經理的帶領下走進來。她穿著香奈兒的米白色中長款棉衣。咖啡色的修身長褲,氣質秀雅。
  “大嫂…”龐濱從茶幾邊站起來。“老大,你們談。”
  “別介。龐胖子。你叫大嫂的人多著,但是不包括我。”高麗瑩冷冷的嗆了龐濱一句。龐濱訕訕的笑著離開包廂。高麗瑩坐到風在水對面。
  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英俊臉龐,一時間心潮起伏。
  風在水自酌自飲,“麗瑩,小高的事情不用說了。我不打算追究。我們…,很久沒見了。有五年還是七年?”
  說著,打量著他的前妻。168的身高,嬌俏窈窕。偏圓的小臉,五官小巧而精致。眼眸清澈明亮。有點類似于洋娃娃的容顏。風情、韻味獨特。令人一見難忘。
  高麗瑩默然,冷幽的道:“見面了又能怎么樣?我們之間已經無可挽回。”
  她十八歲懷上了風在水的孩子,這個孩子被打掉了。此后,她便不能再懷孕。她恨風在水。在他遠大的前程面前,她日后是否能懷孕只是小事。
  風在水輕嘆了口氣,“麗瑩,我們可以采取代孕的方式。現在醫學這么發達。”
  高麗瑩冷然的道:“我已經錯了一次,怎么會再錯一次?”
  風在水搖搖頭,仰頭一口喝了一杯白酒,淡淡的道:“麗瑩,應該是你主動勸說小高的吧?以小高的能力應該看不透陸景的用意。我和陸景之間的事情,你不要攙和了。”
  “你風大少的事情我哪里攙和的起?我等著看你輸掉所有的那一天。”
  風在水自信的笑了笑,“麗瑩,這是不可能的。退一萬步,就算我輸掉了所有,我也會重頭再來。”
  高麗瑩看不慣風在水的自信,踩著高跟鞋心情抑郁的離開了盛世俱樂部,坐上車,高麗瑩給白唯打了個電話,“白姐,你還在坐診?我去找你。”
  再見到風在水,她情緒激蕩。
  …
  …
  高麗瑩見過風在水之后,高暢確認不會被風在水報復,心里松了口氣。好險。他聽他姐的話,心里確實考慮到風在水和他姐復雜感情的因素。
  確認沒有危險后,高暢給高婉薇打了一個電話。準備邀請謝晉文吃飯。
  對高婉薇這個清秀知性的美人,他很有興趣和她交往。令他郁悶的是。高婉薇似乎對他不感冒。
  高婉薇接到高暢的電話時正和黎傾城一起在白雁蘇飛參加謝晉文的慶祝晚宴。慶祝他擺脫官司。
  奢華的餐廳包廂中,寬敞的圓桌上擺放著二十多道精美的菜肴。謝晉文邀請來的十幾個朋友聚在一起喝酒說笑。
  高婉薇給云吉祥說了一聲。拿著手機到包廂外接電話,聽高暢說完,沉吟了幾秒,說:“高暢,你和瑩姐商量過嗎?”
  “還沒和我姐商量。這不是要準備去黃海裝孫子嗎?我琢磨著估計要給謝晉文賠罪。”
  高婉薇嬌俏的笑一笑,說:“高暢,請謝晉文吃飯的事情不急啊。瑩姐有一個整體的安排,你聽她的就好。現在我不方便多說。”
  白唯和王燦洽談的時候她在場。這可是安排讓蘇琳來協調的。等陸景從美國回來就運作。這可以增加蘇琳在京城紈绔子弟中的威望。可不是誰都能在景哥面前說的上話的。
  唔,白露肯定要算一個。
  掛了高暢的電話。高婉薇往包廂走去。想起了遠在美國的好友風白露。
  白露和陸景的好事玉成了沒有?她小叔風在水醞釀的這次反擊可是失敗了的。
  略顯的喧鬧的餐廳中富麗堂皇,環境優雅。寬敞的餐廳中約有七八桌人在用餐。能來白雁蘇飛吃飯的人身份都不簡單。
  剛來京城時我哪里能有這樣的局面啊?和景哥合作是一個正確的決定。高婉薇心里想著,推開8066號包廂的門。
  …
  …
  晨曦微亮,京城中彌漫著白霧。胡文洸將寶馬x7停在了京貿國際大廈的停車場。仿佛愛撫情人的肌膚般摸了下愛車的車身,方才按了電子鎖。
  他是一個愛車的人。那年在云春開著陸景的奔馳走云春的山路,他都給心疼死。
  中國旅游商會總部位于南業區方莊商圈的京貿國際大廈40樓-50樓。同時,瑞豐旅游在京城的分公司也在這里。
  胡文洸走進電梯時,正好碰到幾名瑞豐公司的職員。微笑著打了招呼。
  “胡總好。”
  “嗯,早上好。”
  走進位于50樓的辦公室。明亮寬敞的辦公環境讓胡文洸神情舒暢。他最近心情很不錯。
  隨著抵抗中國旅游商會的頭號刺頭輝佳旅行社服軟。剩下的幾家國內十佳旅行社陸續加入中國旅游商會。中小旅行社聞風而動,紛紛加入。
  因為,不加入的后果就會被淘汰出旅游市場。大旅行社在市場中的話語權極強。
  根據助理報上來的數據,截止到1月8日24點。全國2000多家旅行社總計有1092家加入中國旅游商會。這個數字還在增加。旅游市場上良幣驅逐劣幣的氛圍正在逐步形成。
  只要再給他三到五年的時間,他就有信心將國內的旅游行業服務水平提高到一個較高的水平。不說到云春那樣的水平,至少可以達到賓州旅游業的水準。
  想一想那時候:以誠信為基礎。不欺詐、不辱罵、不強制購物,不哄抬旅游商品價格。打造精品的旅游服務路線。這一切該是多么的有成就感。
  看看時間到上午10點多,胡文洸坐在辦公桌后給在江州的墨靜雯撥了一個電話。“墨助理,我想匯報下旅行行業新規推進的最新進展….”
  墨靜雯接到胡文洸的電話時,正在江州景華園景華研發大廈頂層陸景的辦公室中小憩。
  陸景人不在江州,但他的辦公室每天都會有專人打掃。
  墨靜雯倚在陸景的辦公椅上聽胡文洸匯報。不時的問幾句。四十多分鐘后,墨靜雯笑著道:“胡總,恭喜啊。”
  胡文洸是原來景華行政秘書組出去的老人。和陸景又是熟人。如果他能在3-5年內把旅游行業的事情辦好,肯定會受到陸景的重用。
  胡文洸笑道:“謝謝墨助理吉言。這件事我不能居首功。還是景少把高暢搞定的功能。”
  背后的內幕,他多多少少知道一點。
  墨靜雯笑著搖搖頭,胡文洸很會做下屬啊。陸景這會可聽不到。掛了電話,墨靜雯給陸景發了一條sit消息:陸景,你在做什么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