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624 屈服

“陸景,謝謝埃你沒看我爸那樣子,把輝佳旅行社的總經理訓了一通。嗨,人家面子上點頭聽著,指不定心里怎么罵他。”
  電話里葉靜雨像只快樂的小鳥,嘰嘰喳喳的說著話。聲音雪嫩清麗。陸景笑著點頭,和她隨意的聊著。
  葉靜雨現在在他面前乖巧的像只小貓,挺養眼的小妮子。還有一點曖昧的氛圍。只不過,他沒有那方面的心思。他不喜歡葉靜雨飛揚跳脫的性子。
  “哦,陸景,雪姐要去美國了吧?下次你和雪姐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發個消息啊。我不會去壞你們的好事的哦。”
  “許雪10號過來。我需要她作為女主人來主持招待酒會。靜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我每天用定時短信給你發一條消息,讓你不要和許雪在一起。”
  葉靜雨撇撇嘴,皺著鼻子說道:“你就知道欺負我呢。”這一句話音很有點小女兒的柔媚。
  陸景腦海里禁不住浮現出她雪嫩嬌小的明秀少女形象。雖然她已經26歲。
  掛了電話,風白露裹著浴巾從浴室走出來,雪白修長的大-腿若隱若現,裹著她緊密渾圓的雪臀的浴巾之下一絲不掛。
  見陸景目光灼灼的走過來,風白露清美的俏臉上浮起緋紅色仿佛熟透的蘋果,問道:“陸景,誰的電話啊?看你聊得這么開心?”
  在棕櫚灘的這些天,她已經將陸景的稱呼由“二哥”換成“陸景”。
  …
  …
  謝晉文和嫩模洛某不得不說的故事在步入2006年后出現了新的變化。
  洛某同意與謝晉文和解。并簽署了保密協議。紙媒和娛樂新聞報道這則消息后就不再關注,倒是網上的網民們義憤填膺。謝晉文是天辰娛樂股東早被媒體曝光。
  “有內幕。”
  “有錢就可以玩,貴圈真是亂啊。”
  “我也想變土豪、玩嫩模。”
  “求帶。土豪。”
  網絡上各大社區的論壇中都炸翻了天。紙媒又重新再關注到這件事的后續發展:空前的壓力之下,謝晉文出售了手中持有的天辰娛樂的股份。
  洛某在時代在線的博客上發表了一份聲明,說明她和謝晉文的交往是正常男女朋友交往。報警是有說不出的苦衷。發表聲明后,洛某就此在娛樂圈銷聲匿跡。
  成千上萬的網民發泄情緒,形成巨大的輿論聲勢,迫使紙媒又重新關注過時的新聞焦點。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標志。
  很少有人會意識到,網絡的時代即將來臨。一個全新的時代將來臨。
  白雁蘇飛12樓華美的VIP包廂中。王燦、唐悅、高婉薇、謝晉文、蘇琳、白唯
  謝晉文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和唐悅碰了碰杯,“TM的,這場風波總算是結束了。方家那幫王八蛋,別給我逮著機會。”
  白唯微微一笑,慵懶、優雅的拿起酒杯喝著紅酒。久違的味道:1980年的帕圖斯。
  謝晉文這句話是說給她聽的。星光傳媒是此次輿論被的推手。也不知道星光傳媒的方成濟腦子里怎么想的,居然會答應和高暢、龐濱聯手。
  看起來。挺精明的一個人。
  唐悅笑道:“你小子又沒虧。叫什么。”謝晉文賣出的股票給了瑞豐公司。陸景補償給他的是在富躍產業基金中的股份。
  王燦喝著酒,道:“謝晉文。方成濟已經同意‘投降’并且配合我們演戲,你別真去找他的麻煩。”
  謝晉文苦笑一聲,“王少,我就抱怨下。”
  白唯今天是來和王燦商量怎么讓高暢脫身的事情,這會兒笑著道:“王少,恕我直言啊,讓蘇小姐調解謝少和星光傳媒之間的關系不妥。方家的份量太輕。
  如果是換成說服陸少接受高麗瑩、高暢的道歉會顯得更有力量一些。也足以讓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明白陸少對蘇小姐的支持。”
  蘇琳微微點頭,品著酒,安靜的看著白唯。這位前前前京城第一美女。顯然,她很有能力。
  王燦徑直問道:“怎么運作?”對高暢是不是跟著風在水一條路走到底他并不是很在意。以他對陸景的了解相信陸景也不會在意。
  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折射出的是各家力量的對比。個人的地位,和有多少小弟沒關系。
  白唯自信的笑道:“謝少和嫩模的事情吵得這么熱,咱們圈子里誰沒聽過?我們只需要加一把火就行。說明幕后的主使是高暢。”
  唐悅舉起酒杯對白唯微微致意,贊道:“白小姐的主意很高明。”
  謝晉文郁悶的道:“怎么又拿我做墊腳石?”
  眾人哄笑。高婉薇輕輕的抿了一口酒。自從和陸景達成合作協議之后,她在京城中和王燦等人走得比較近。在京城中算是略有根基。她今天是做為中間人引薦白唯和王燦等人認識。
  王燦有些不解,扶了扶眼睛。說:“白唯,再說的具體一點。”
  白唯笑著道:“等圈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是高暢在背后陰謝少,大家的期待就是看高暢怎么完蛋了。只要放出風聲說蘇小姐能幫高暢說情。
  屆時,再在大唐雨景擺上一桌酒,讓蘇小姐給陸景說和說和,把事情就定下來了。蘇小姐得陸景看重的事情立即就會傳遍我們紈绔子弟的圈子。蘇小姐想不出名都難。”
  王燦琢磨了一下:“這個主意不錯。”
  白唯笑了笑。坦然的道:“王少,我這么提議,其實有兩點原因。第一呢,我和高麗瑩是好朋友,希望她弟弟能夠脫離這場風波。恰好高暢并不笨。
  第二,高暢對風在水的‘反叛’讓風在水對陸景的謀劃落空。象征意義很大。這是一個雙贏的合作。希望,王少能夠答應。”
  王燦笑道:“好主意我怎么可能不答應?白唯。你的水平很高啊。不過,陸景對風在水的謀劃不是你想得那樣。局限在紈绔子弟的手段上始終是格局太小啊。陸景現在在美國,等他回來你就知道了。”
  說著,笑笑,對眾人道:“那就這么定下來。”陸景不在京城,大家以他為首。
  “呵呵,那我先替麗瑩謝謝王少了。”白唯笑吟吟的說道。
  她對王燦的話并不相信,以為是王燦敲打她。她對自己的智商還是很自負的。話說,陸景手下這一幫小弟就沒有手腕出眾的。都是中人之姿。
  王燦問道:“白唯,高暢那兒要不要我幫忙?嘿,風大少發飆的話,還是很有點本事。”
  白唯笑道:“暫時不用。麗瑩會去和風在水說這件事。不過說不同行的話,我還是得來找王少啊。”
  王燦笑著點點頭。高麗瑩是風在水的前妻的事情他知道。只是,高麗瑩憑什么說服風在水放她弟弟一馬?背叛可是很惡劣的行為。洛某那個嫩模的藏身地就是高暢告訴謝晉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