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623 旅游行業的微波

這一嗓子讓本來還熱鬧無比的奢華貴賓廳包廂中變得嘩然。高暢的一干朋友紛紛叫嚷著看向門口。
  “誰啊?”
  “瑪德,活膩歪了。”
  “我靠,嘉南俱樂部里面居然有人敢砸場子,不想在京城混了。”
  一名穿著杏仁白色西裝小外套的窈窕女郎背著黑色的小包走進包廂。旋即,包廂中還在叫嚷的眾人鴉雀無聲。
  “姐,你怎么來了?”包廂的長排沙發正中,高暢無奈的站起來,迎著姐姐高麗瑩走去。
  高麗瑩環視了一圈,眼眸中帶著厭惡。她對高暢的狐朋狗友一向很不滿。
  謝海逸身邊坐著一位漂亮的女孩,約莫二十來歲。穿著一件卡其色的毛衣。乳-峰挺翹。黑色的打底褲。謝海逸正和她喝酒熱聊,右手在她腿心間摸著。
  高麗瑩猛得推開門,他給嚇了一跳,這時見高麗瑩看過來,忙浮起一個笑容,打招呼道:“瑩姐。”
  高麗瑩冷哼了一聲,狐朋狗友,沒搭理謝海逸,對高暢道:“你跟我來。”
  “姐,什么事啊?”高暢不明所以的跟著高麗瑩出了包廂,讓服務生在3樓拿了一間安靜的包廂。開了燈。可以看到遠處嘉南高爾夫球場。
  “你說什么事?”高麗瑩一把揪住高暢的耳朵,“輝佳旅行社被查了,你還有心思泡妞喝酒?”
  “疼啊,姐,疼啊。”高暢從他姐手中掙扎開,不以為然的道:“姐,輝佳旅行社沒有任何問題。陸景查不出什么。他以為每個人做生意都偷稅漏稅啊。”
  高麗瑩氣急的罵道:“狗屁!輝佳旅行社現在是沒問題。你能保證一輩子都沒問題?而且,你其他的生意呢?”
  高暢不服氣的道:“陸景還能滋潤的過幾年啊?嘿。風哥的地位上升之后肯定會把他搞掉。他可是害的風哥陪了1億美元呢。”
  高麗瑩恨鐵不成鋼,厲聲道:“你還做著這個美夢?陸景出面查你,這個信號發出來。以他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地位,你覺得京城里會有多少人拿你來討好他?”
  “啊…?”高暢驚訝的張嘴。他沒想到這一層利害上去。
  他姐說的是真話。在云圖集團較量上風哥處在下風,不就立即有人幫謝晉文嗎?更何況是陸景親自出面整自己。天知道有多人會拿自己當晉身之階。
  “啊什么?風在水的得力下屬周小齊可是給判了無期。你覺得他保得住你?”高麗瑩冷笑道。
  她對弟弟和風在水走得近是深惡痛絕。她和風在水早就恩斷義絕。
  高暢訕訕的撓撓頭,“姐,咱跟周小齊身份不一樣啊。應該沒事吧?”
  高麗瑩譏誚的看著高暢,踩著高跟鞋走到包廂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下,反問道:“你覺得呢?北港那邊走私進口車的事情有你一份吧?”
  高暢苦著臉點頭,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他崇拜風在水在京城中混得風生水起,玩最漂亮的女人。人生精彩的如同一幕幕大戲。充滿傳奇色彩。
  但是,他不想進監獄。之前他賣力的整謝晉文是因為他堅信風在水能搞定陸景。
  陸景的層次比他高不知道多少倍。陸景親自出手對付他的話,風哥也會出手。這次輝佳旅行社的事情,風哥的人脈就發揮了作用。然而,他姐的話讓他感到擔憂。
  他現在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風在水到底能不能遮護得住他。
  想想京城中一大幫子會討好陸景的大小公子哥們明槍暗箭整自己,高暢就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姐,那我現在該怎么辦?”高暢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想打退堂鼓,“你不會大義滅親吧?”
  高麗瑩緊繃著俏臉給高暢說的微微解凍:“我滅你個大頭鬼啊。輝佳旅行社的事情、謝晉文的事情你趕緊處理好。另外,你和我一起去黃海向崔橫波道歉。”
  她可以讓高婉薇幫忙牽橋搭線。
  “這沒問題。裝孫子我會。”高暢忙說道。又問:“姐,我們是不是要向陸少道個歉?”
  高麗瑩沒好氣的翻個白眼,“你見得到他嗎?別自討沒趣。你服軟了。他還不至于和你一個小蝦米計較。風在水和他比就是一坨狗屎。”
  陸二少在白姐的事情上表現的非常爽快。他的胸襟比風在水強太多。
  高暢腹誹道:當年是誰愛這狗屎愛的死去活來,非他不嫁啊?琢磨了一會,猶豫著道:“姐,我退出的話在風哥和龐哥面前不好交代。”
  高麗瑩道:“我會去和風在水說。你的事情抓緊時間辦。”
  …
  …
  坐車離開嘉南俱樂部后,高麗瑩撥了白唯的電話,“白姐,我說服我弟弟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希望能把這個混小子從這件事中給撈出來。”
  白唯給她分析過:陸景和風在水“斗法”,最先倒霉的都是下面的人。比如:周小齊、謝晉文。
  她弟弟高暢要是還不脫身的話絕對跑不掉。而僅僅依靠她和高婉薇的那點關系并不足以讓陸景那邊的人擺手。幸好,還有白姐謀劃。
  “放下吧。麗瑩。我會處理好的。”
  東環街區b棟24層的公寓中,白唯在陽臺上看著夜色。拿著手機和高麗瑩聊著天。她又把握幫助高暢從陸景、風在水較量的風波中解脫出來。
  作為當年京城世家子弟中公認的最優秀的女人,手腕、能力她都不缺。缺的是支持的基本盤。當年白家的力量衰退之后,她就被后來者莫心藍給擠了下來。
  聊了半響,白唯伸伸懶腰,夜色真美,邀請道:“麗瑩,這周六是臘八節,晚上我們一起慶祝下?”
  想起某些私密的事情。高麗瑩俏麗秀雅的小臉上有些發燙:“行啊,白姐。”
  …
  …
  輝佳旅行社。
  總經理卓陽文一大早就來到旅行社中,吩咐秘書小柳給中國旅游商會秘書長胡文洸打電話。昨天晚上高少給他打了電話。輝佳旅行社要和中游商會妥協。
  卓陽文坐到辦公室里處理了一會旅行社里的事務,琢磨著下午和胡文洸見面之后怎么和他開口。畢竟。輝佳旅行社一直和胡文洸頂牛。
  這時,女秘書踩著貓步進來,嬌滴滴的道:“卓總,胡文洸的助理說他今天沒時間。”
  卓陽文立時皺眉,“架子還挺大的。小柳你先去工作吧。”
  高暢交代的事情卓陽文不敢怠慢,但是秘書小柳打了三遍電話,胡文洸就是不同意見他。無奈之下,輾轉托人找到高婉薇求情。才算是在1月4日下午得以前往京貿國際大廈中國旅游商會總部和胡文洸見面。
  50樓的辦公室中。擺放著辦公桌、沙發,很簡雅的布局。文員泡了茶送進來。
  胡文洸笑瞇瞇的讓卓陽文落座。心道:景少出手果然不凡。頭號刺頭輝佳旅行社的總經理卓陽文乖乖的過來認輸。
  卓陽文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胖子,說話很客氣,“胡總,很冒昧的打擾你了。一直想要來總部看看,沒有機會吶。”
  胡文洸笑笑,“卓總,機會是人創造出來的。”輝佳旅行社被輿論轟炸,他是背后的推手。
  “是啊,是啊。”卓陽文附和的笑起來。很有點低眉順眼的小媳婦模樣。
  閑聊了一會。卓陽文說明來意。收編輝佳旅行社加入中國旅游商會很胡文洸計劃中的事情,后面推行旅游新規發將會一路坦途,點點頭。道:“
  卓總,輝佳旅行社作為國內的十佳旅行社之一,加入中國旅游商會是理所當然。不過,你們那個導游罵人的事情太惡劣。被罵的兩名貴客現在還住在匯海大酒店。”
  卓陽文微征,隨即苦笑著道:“胡總,我知道怎么做了。”得,還得還給地方裝孫子。
  …
  …
  葉靜雨近期一直在京城陪著父親葉衛、母親云紫香在京城旅游,各處的旅游景點都留下一家子的足跡。
  對葉衛、云紫香來說,有女兒安排旅程的一切。他們要省心很多。當然,兩人的世界中多了女兒。還是有些不適應。
  自葉靜雨記事起很少有和父母在一起這么長時間。心情對陸景的辦法佩服至極。心里有一縷難言的思念掠過。
  他這會應該還在美國陪那位美得摧枯拉巧般的風大美人吧。雪姐過兩天也要去棕櫚灘。自己還是不去了。
  4日晚上,在匯海大酒店的副樓中吃完飯時。葉靜雨接到墨靜雯的電話,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笑嘻嘻對父母道:“爸,前些天罵你的導游和他們旅行社的總經理想要等會來給你道歉,你看要不要讓他們過來。”
  云紫香五十多歲,風韻猶存,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靜雨,這么厲害了?大衛,靜雨比你厲害嘍。”
  葉靜雨歪歪頭,道:“那是。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還摸我的頭啊。”
  云紫香微微一笑,和藹的道:“你多大都是我女兒。靜雨,這些年苦了你了。”
  這幾天和靜雨在一起,母愛泛濫。到底是她身上掉下去的一塊肉啊。
  葉靜雨眼睛有點泛紅。低下頭。
  葉衛笑了笑,說:“靜雨,那你讓他們過來吧。道歉是次要的,關鍵是要讓他們意識到這樣搞下去,國內的旅游行業沒有前途。我和他們說說。”
  “哦。”葉靜雨乖巧的答應下來。心里卻是發笑。她爸迂腐的緊。“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就是一句哄人的話。他還當真了。真像小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