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22 高暢

2005年10月,陸景整合六大世家、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鉆石會員中所擁有的旅游社資源成立中國旅游商會。共同推行新的旅游行業規范。試圖凈化當前國內混亂無序、野蠻生長的旅游市場,打造精品服務。
  為此,中國旅游商會的會員們還運用各自的影響力,推動國家旅游局研究新旅游法。
  但是,旅游行業內部對《新規范》褒貶不一。兩個月過去,全國大大小小2000多家旅行社中簽訂《新規范》協議的旅行社沒超過四成。這還是有瑞豐旅游、海益旅游等六家全國十佳旅行社帶頭簽署示范的結果。
  擔任中游商會理事會秘書長負責推進旅游新規范實際工作的胡文洸心情很不好。
  全國十佳旅行社中很有幾個刺頭啊。比如:位于京城,十佳旅行社中排名第五的輝佳旅行社。
  具備行業協會性質的中國旅游商會理事會,所具備的職能有:處理、協調、獎懲、分配各家旅行社的資源、利益。并且,提供網站供協會內部查詢。建立誠信名單,建立負面清單。
  但是,胡文洸沒法對沒有加入到中國旅游商會的旅行社作出處理啊。
  12月底的京城,寒風凜冽。瑞豐旅游在京城的分公司、中國旅游商會總部位于南業區方莊商圈的京貿國際大廈40樓-50樓。
  胡文洸刷新了一遍郵箱,郵件還沒有來。走到了落地窗前,看著視線中變小的行人和汽車。緩緩的點了一支煙。
  昨天輝佳旅行社的導游罵人與旅客發送沖突的消息早就擺在旅游行業的各個大佬的案頭。他也在思考做點什么。請示的郵件,他已經發給墨助理了。
  “我確定我就是那一只披著羊皮的狼…”丟在遠處黃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起彩鈴聲。
  才出來的譚校長的新歌:披著羊皮的狼。時代音樂的網站上有相應的彩鈴下載。
  胡文洸接了電話,里面傳來墨助理好聽的聲音,“胡總,陸景的意思是查到底。他會安排。這對中國旅游商會是一個極好的契機。”
  胡文洸精神大振,掐滅煙頭:“墨助理,我知道怎么做。”
  …
  …
  臨近新年元旦,輝佳旅行社導游罵人的事件突然被國內主流媒體關注。以《益州都市報》的一篇文章揭開輿論關注的大幕:我的錢包誰做主?導游!
  一篇略帶調侃卻戰斗力強大的文字將輝佳旅行社導游強迫旅客購物的嘴臉描摹的栩栩如生。令人義憤填膺。禁不住要問上幾句:旅游行業店大欺客的劣質服務到底能不能改?
  隨著《益州都市報》的文章被國內各大綜合性大報紛紛轉載,旅游行業又一次被媒體聚焦。拿著放大鏡找毛病。怎么看都是缺點。輝佳旅行社成為眾矢之的。
  輝佳旅行社對外公布的號碼都被各路記者的采訪電話打爆。各大社區、論壇上紛紛出現吐糟旅行社、景點、導游相互勾結蠶食旅客權益的內幕。
  輝佳旅行社上下承受中空前的壓力。
  輝佳旅行社的總經理在一家地方臺的新聞中播出以輝佳旅行社為典型的訪談節目后再也坐不住,前往燕苑向高暢匯報。
  輝佳旅行社敢于頂住中國旅游商會的壓力,拒絕讓出利益。不簽署《新規范》協議就是依靠高少的支撐。高少在輝佳旅行社有四成的干股。
  高暢將輝佳旅行社的總經理安撫好,臉色陰沉的從包廂中出來。電視臺都報道了,他那能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兩名在包廂外等候的跟班迎上來:“高少,龐總來了。在1001房。”
  高暢點了點頭,“走吧。”
  燕苑分為別墅區和娛樂區。娛樂區主要是斗狗的設施。狗舍、醫療、喂養、斗狗場等等。斗狗是一項很能刺激人腎上腺激素的運動。別墅區則是為來斗狗場的貴賓們宣泄情緒和激素的場所。美酒、佳人一應俱全。
  別墅區最外則是燕苑的主樓。一棟方圓幾畝,7層樓高帶著古羅馬風格的樓房。類似于交際的俱樂部。高暢此刻便是在主樓中,從他自己的7樓下到VIP區的5樓。
  1001房中布置著長約3米的長沙發,寬大的液晶電視機,卡拉ok影響設施齊全。配備著洗手間、棋牌室、休息小間。
  此刻,客廳正中的棕色長排沙發上,龐濱正獨自一人喝酒。面前擺著幾個大小形狀不一描著英文的酒瓶。看起來有些頹唐。
  “龐哥。”高暢坐到龐濱身邊,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杯拿破侖,“你沒事吧?”
  龐濱嘿的笑了聲,搖搖頭。“能有什么事?云圖集團沒搞成,我心疼啊。”
  他不僅沒有撈到云圖集團的好處,反倒是倒貼了1億美元進去——4億美元的賠償,歸還本金2億,風在水幫他出了1億。他自己的虧損便是1億美元。
  高暢道:“龐哥,誰能想到陸景是個要錢不要小弟的主兒。特么的也夠卑鄙,居然想通過查輝佳旅行社來搞我。”
  龐濱語氣有點落寞的道:“陸二少出牌向來是虛虛實實。這些年京城里的世家子弟折在他手中的可不少。”
  高暢起身給龐濱添酒,心里犯著嘀咕:聽龐哥這語氣他似乎有點怕陸景啊。
  高暢猜得沒錯。龐濱內心中確實有點怕陸景。
  但是,奪人錢財如殺人父母。他通過云圖集團的發財大計給陸景攪合,反倒依照對賭協議要賠償PODC資產管理公司4億美元。心中對陸景恨的不行。他的生意都因為這次賠償出現了資金周轉不靈的問題。
  只是。風在水又離開京城專注仕途正道。要他獨自對抗陸景,他心里又打著鼓,琢磨著風在水留下的方略。獨自一人喝酒時不免顯得情緒不佳、士氣低落。
  龐濱拍了拍高暢的肩膀:“小高,你這里還頂不頂得住?頂得住。咱們可以把謝晉文搞進去判幾年。”
  高暢笑著道:“龐哥,我必須頂住。”
  龐濱認真的看著高暢,“有把握?”
  高暢用力的點點頭,“嗯。”輝佳旅行社不怕陸景查。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會按規矩交稅嗎?
  龐濱雙手一合,“好。那我們玩一把大的。別看有人幫謝晉文。咱們官面上也不是沒人。這件事完了,我過兩天就去黃海。給陸二少來個組合拳。”
  說話間,胖胖的臉上有些神采飛揚。
  …
  …
  “陸景。你把輝佳旅行社查了真是大快人心啊。我爸媽還在匯海大酒店休息呢,我爸說起來還興奮的很。這兩天我陪著在京城轉了不少地方。謝謝哈。”
  葉靜雨雪嫩清麗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笑著搖頭。此時他正在棕櫚灘億萬富豪大道64號別墅的書房和馬文-克朗小酌。星光灑落在地板上。
  “靜雨,你以后少壞我的好事就是謝我啊。”陸景笑著道,“我還有事,回頭回國了再聊。”
  “哦。”葉靜雨乖巧的應了一聲。掛了電話撇撇嘴。她知道陸景和雪姐兩個郎情妾意。她夾在中間就是個電燈泡。心里頗為郁悶。又有些難言的酸楚。
  見陸景放下電話,馬文-克朗輕輕的咀嚼著花生米,這是陸景招待他的下酒菜,說道:“陸先生,我們接著談西爾斯的股權收購?”
  西爾斯作為美國前三的零售商,最輝煌的時候便是由芝加哥財團掌控。但是現在其股權早被基金購買走。西爾斯要與新虹百貨、天藍國際、云豐集團共同打造一個可以與沃爾瑪相抗衡的零售企業,他需要先收購西爾斯的股份。
  陸景擺擺手,笑道:“馬文,你主持就可以。安迪那兒,我出面去說吧。”
  “好。”馬文-克朗輕輕的點頭。
  想起陸景和安迪-摩根的關系因為亞太財團的事出現裂痕。沉吟了一會,還是什么都沒說。他相信這位合作伙伴的能力。
  陸景微笑著舉起酒杯,“馬文,PODC資產管理公司干的不錯。那個對賭協議設計得很好。”
  PODC資產管理公司是克朗家族暗中控制的企業。
  馬文謙遜的笑了笑,舉杯喝了一口。那筆賠償,要支付給陸景一半,也就是2億美元。這個對賭協議本身就是設計好的一個局。
  …
  …
  輝佳旅行社被國稅局調查的消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引起軒然大波。四大俱樂部中聚會時眾人都是議論紛紛。但是,30日上午傳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有消息靈通人士得知消息:國稅局的調查小組沒有在輝佳旅行社提供的賬本、稅務資料中查出任何問題。元旦之后就會結束調查。
  12月31日,輝佳旅行社在京城大酒店12樓的宴會廳中舉辦發布會進行危機公關。約有30多家媒體出席發布會。
  輝佳旅行社對前段時間的導游強迫旅客購物事件對公眾道歉。輝佳旅行社的總經理在主席臺上說道:“…該導游我們已經采取辭退的處罰。輝佳旅行社保證再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我們是一家為旅客提供優質旅游服務的公司….”
  隨著輝佳旅行社的危機公關,輿論上對輝佳旅行社的聚焦、拷問的力度都逐步的減弱。消息都是有時效性。現在旅游行業的內幕并無火爆的最新消息。公眾的視線正在被逐步轉移。
  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們又開始關注謝晉文的案子,據說風大少準備辦成鐵案。
  京城四大俱樂部中,嘉南俱樂部中這種論調尤其多。每天晚上都有人談論。兩位大少斗法可是京城中極好的談資。雖然陸景與風在水都不在京城。
  不過,這樣不更是顯示出兩人在京城中的能量嗎?
  1月2日晚。匯海大酒店副樓11樓的酒吧VIP包廂中,謝晉文憂心忡忡的坐在角落中喝著酒。包廂正中,王燦、蘇威、馮逸風、蘇琳、黎傾城、高婉薇、唐略、羅華正聊著如何運作蘇琳、黎傾城競爭京城第一美女的事宜。
  蘇威、馮逸風從魯東徐城來京城。今天晚上王燦給兩人接風。
  王燦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道:“大體的思路是先幫蘇琳運作,等蘇琳出名之后再給黎傾城運作。
  黎傾城的亮相好說,以她的生日為理由召集大家聚會就可以。倒是蘇琳的事情有點麻煩。僅僅是調解謝晉文、星光傳媒之間的關系份量有點輕。”
  謝晉文和嫩模洛某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能在娛樂版上占據頭條。星光傳媒是背后的主要推手。
  因為,謝晉文是天辰娛樂的股東。搞臭謝晉文就是搞臭天辰娛樂。天辰娛樂是星光傳媒在娛樂產業上的主要競爭對手。
  蘇威道:“王少,我看差不多了。主要是讓蘇琳亮個相,宣布她回京城了。”
  “沒有其他的辦法就只能這樣了。”王燦點點頭,又對蘇琳道:“慢慢來。”
  蘇琳笑了笑,很精致的笑容,拿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她的功名利祿之心很淡。這次回京城是應陸景的要求。
  蘇琳看向了斜對面的黎傾城。黎傾城剛剛皺了皺眉頭。顯然是不愿意多等時日。這位姑娘的好勝心可強著呢。
  謝晉文忍不住插話道:“王少,高暢那里不要緊?”語氣擔憂。
  馮逸風哈哈大笑,“小謝,你這時當局者迷啊。你那點事算個事,瞎子都看得出來那女的在視頻中很配合你操她啊。這算哪門子的強-奸?高暢他以為不偷稅漏稅就是合法的公民啊?搞笑的很!”
  “我靠。”謝晉文老臉紅一陣白一陣。他可不是暴露狂。可問題是他和洛某某的視頻沒準在座的男的都看過。據說很多下載神器上都是有種子的。
  包廂內一陣哄笑。幾名女士輕輕的啐了一口。馮大少說話太不講究了。
  …
  …
  同一時間,嘉南俱樂部的貴賓廳包廂中,讓陸景小挫一陣的高暢心情順暢的宴請謝海逸等好友。再加上鶯鶯燕燕的足有十幾人,場面十分熱鬧。觥籌交錯。
  貴賓廳包廂裝修極為奢華。華麗地吊燈。柔和地色調。壁燈流彩地裝飾。
  高暢手持酒杯環視了一圈,心中頗有些自得,低聲問著身邊一個漂亮的女孩,“小野,你覺得今晚怎么樣?”
  不是誰都抗得住陸二少的壓力的!只等謝晉文進去,他高少的名頭在紈绔圈子就算是真正的叫響了。
  男人么,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他希望這個姿容柔美的中戲校花能和他分享快樂。他可是迂回的搞定了小野的室友,費了老大的心思才把她約出來。
  小野還沒有回答,包廂的門給人猛的推開,一個女子的聲音大聲喊道:“高暢那小子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