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620 庇護

燕大的校園中在臨近中午時,三三兩兩的學生們在林蔭大道上神采飛揚的走過。青春色彩正濃。陸景向來很喜歡在大學里閑逛,這里他有著熟悉的感覺。
  “明雪,你在民大讀了兩年研究生感覺怎么樣?”陸景與明雪牽著手像學生情侶一樣在燕大中閑逛。
  “還行啊。”明雪明媚的輕笑,“陸景,婉儀姐什么時候回京城啊?”
  陸景想起昨晚婉儀打來的電話,苦笑著揉揉眉心,“關寧留她在江州過圣誕節。”
  “啊……”明雪詫異的瞪大她冷艷的眼睛,俏麗無端。關寧和衛婉儀的關系沒好到這種程度吧?
  陸景笑著捏捏她雪白修直的瓊鼻,挽著明雪的手臂轉過圖書館,“我頭都大了。走吧,吃午飯。燕大的三食堂的牛肉蓋澆飯很不錯。我請客。”
  “誰讓你招惹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啊!頭疼是自討的,我可不同情你。”
  明雪明媚笑起來,踮起腳尖給陸景整理著寒風吹起來的衣領,柔媚的在他臉龐上吻了一口,“我請你去雪蘇綺吃吧!那兒有包間。”
  雪蘇綺作為國內一流的中式快餐連鎖店,在湖東路大學城這里有一家店,距離燕大不遠。
  看著眼波流媚明艷至極的明雪,陸景輕輕的點頭,愛戀的撫著明雪的秀發。將見李菲菲的計劃推后。
  李菲菲在燕大當老師。陸景本來是打算下午將穆罕默德-薩利姆送給他那件玉佛轉送給她。
  …
  …
  白唯從湖東路cafe105離開后回到位于西月區西單的高檔公寓東環街區。
  白唯拿鑰匙打開門,在門口蹲下來換了拖鞋,繁華的西單商圈車水馬龍。喧鬧的氣息隱隱傳來。
  “白姐,你回來了。”高麗瑩從改成家庭影院的房間中走出來,笑著問道:“還順利嗎?”
  白唯微微一笑,將手中的包包丟在客廳正中的沙發上。說:“很順利。陸二少很好說話。我一說龐胖子的資料是我提供的,他立即就答應。”
  說著,白唯雙手舉起來。姿態優美的伸了個懶腰:“麗瑩,我現在可以高枕無憂了。硬抗風在水壓力太大。”
  提起風在水。高麗瑩心里的刺隱隱作痛,轉移話題道:“白姐,事情解決了,那我們中午去來仙居吃一頓大餐。”
  “兩個人吃什么大餐啊。”白唯笑著站起來將摟住高麗瑩的細腰,她比高麗瑩大兩歲,高麗瑩一直喊她白姐,“麗瑩,你不是想復仇嗎?最近京城十年就沒有出現能和風在水相抗衡的公子哥兒。
  陸景橫空出世。他現在就有這樣的能力、動機。我聽圈子里的人說王燦正在為蘇琳造勢。準備沖擊風白露的地位。陸景和風家交惡的態勢已經很明顯。這是一個機會。你弟弟那里。你要強勢一點。”
  想起了內心深處最隱秘的痛楚,高麗瑩小巧精致的臉蛋上有一股煞氣,點了點頭,“白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白唯曾經是京城中世家子弟們公認的最出色的女人,她相信白唯的判斷。
  這是一個機會。
  …
  …
  陸景圣誕節并沒有在京城渡過。老一輩們并不時興過洋節,24日中午,陸景去錦園別墅陪父母吃過飯后就飛往了江州。
  婉儀很寬容的縱容他,但是這不應該是他縱容自己的理由。他選擇了去江州陪她。同行的有在京城的何夢瑤、何夢明、方明雪、謝清歌、墨靜雯、宋雨綺。
  昆成汽車與云圖集團的談判由郁揚全權負責。陸景與安溪的會面推到了陸景去棕櫚灘回來之后。為和華招募“大將”,陸景需要和安溪見上一面。
  既是面試。也是一個讓兩人可以重新調整彼此關系的場合、機會。
  江州白沙井早就成為國內知名的旅游勝地。民國時期建筑的風情,波瀾壯闊的北湖,風味獨特的江州菜。便捷的交通,酒吧等等都成為吸引游客前來的亮點。
  更為重要的是良好的旅游秩序。這里杜絕小偷、宰客、天價餐、強制購物、回扣等等惡習。
  平安夜里,白沙井中人流如潮。隱藏在繁華鬧市中幽靜的白沙井69號別墅在夜里迎來的它的主人。
  三樓的賞景客廳中,陸景手持酒杯,安靜的看著寒冷的夜色中車水馬龍的人流。心里浮起卞之琳的一句詩: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陸景回頭,衛婉儀、關寧、何夢瑤、黃紫琪四人正一邊打撲克一邊隨意的閑聊著,手邊放著紅酒。何夢明、明雪、謝清歌、墨靜雯端了宵夜上來。
  她們都是他心中的明月。
  黃紫琪的66號別墅與關寧這棟69號別墅相隔不遠。中間的67號別墅、68號別墅早被陸景買下來。關寧說小一點別墅住起來更有生活的味道。他便沒有安排打通。
  謝清歌給陸景送了一盤點心。低聲的笑著問道:“哥,開心吧?其樂融融哦。”
  陸景苦笑:“鬼的。歌兒。我現在膽戰心驚。”
  本來今晚只是他和衛婉儀、關寧小聚的。但是不知道她倆誰的主意,便成了這樣的場面。縱然他在商海中手段高超。但是面對這樣的局面卻是束手無策,只能躲到窗戶邊來。天知道今晚之后會是什么樣的“懲罰”等著他。
  謝清歌嬌嫩媚艷的笑起來,嬌俏的旋個身離開。
  明麗清秀的歌兒這個極具韻味的動作讓陸景笑了笑,心中浮起柔情,看著嬌妻、紅顏們的眼光越發的溫柔。
  這時,天空中飄下入冬以來的第一片雪。晶瑩剔透。遠遠的聽到有人喊“下雪了”。
  江州,喜歡在圣誕節前后下雪。
  …
  …
  陸景在江州過完平安夜、圣誕節,26日上午帶著宋雨綺組建的服務團隊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灘。
  他將會在棕櫚灘舉辦酒會,試圖融入世界頂級富豪的圈子中。因而,身邊的服務團隊少不得。
  26日上午,江州殘雪未融盡。68號別墅奢華又不失雅致的二樓小客廳中,何夢明目光悠遠的看著窗外的雪發呆。她心里在想那個人。
  明雪在一旁笑吟吟的喝著清茶養生,不時的給陸景發sit消息。陸景飛往邁阿密的旅程很長。
  “明雪,你說婉儀姐會不會私下里對陸景發飆?”
  “小明,陸景肯定把婉儀姐哄得好好的。只是聚會吃飯啊,又沒做其他的事情。”明雪笑著說道。
  那天晚上,陸景和衛婉儀、關寧留宿在69號別墅。發生了什么沒人知道。但是,就她估計應該不會是太壞的結果。現在,關寧正陪著衛婉儀在江州到處逛呢。
  何夢明嬌柔的白了好友一眼。明雪是嘴炮黨。嘴上說著很大但的詞兒。實際上卻保守著呢。
  …
  …
  大唐雨景。主樓四樓的包廂中。
  “謝少,恭喜。”金尚宮笑容滿面的給謝晉文敬酒。
  就在今天關于謝少和嫩-模的案情出現新的變化。有位在京城小有能量的公子哥兒偷偷的幫了忙,高暢那幫人呈給警局的證據流出了部分。
  輿論上重新變得對謝少有利。至少,不會以強-奸罪量刑。今天晚上謝少召集身邊的幾個幫閑私下里喝酒慶祝。
  有人起哄道:“金尚宮,這可不行,至少喝個交杯才有誠意。”
  金尚宮心里愿意,但是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一旦,她流露出那種想法,謝少肯定會打發她走。屆時,境遇可就遠不如現在舒服了。
  謝晉文略有些蒼白的臉上浮起笑容,擺擺手:“大家就別為難金尚宮了。今天召集大家喝酒,一個是我的事情慶祝。放心,景少給我吃了定心丸,他會搞定高暢。第二個…”
  謝晉文晃晃手指頭,有幫閑機靈的給謝晉文添了酒,“王少最近在幫蘇琳擴大影響力。你們幫忙傳一傳蘇小姐的話題。”
  “明白。”
  “謝少,這好說。”
  眾人鬧哄哄的承諾。至于,高暢正在針對謝晉文的事情,眾人都選擇遺忘掉。
  靠,景少出手,高暢能抗得住才有鬼?
  …
  …
  一輛黑色的寶馬緩緩的駛入京城市郊燕苑的大門。門衛對來來往往的豪車早就見怪不怪。淡定的抽著煙,目送寶馬遠去。
  寶馬車中,謝海逸微微瞇著眼睛。他對斗狗沒什么興趣。太血腥。但是,今天卻不得不來一趟。
  他表姐煙詩凝給他打了電話,“海逸,你最近最好離高家那小子遠一點。”
  他表姐現在可是陸景的人。這意味著什么,謝海逸心里相當清楚:陸景要對高暢動手了。
  他今天專程過來提醒高暢。
  燕苑豪華vip套房1001房中,高暢笑著邀請謝海逸落座,“海逸,你怎么又空來我這里。菠蘿,去把新來的那個烏克蘭洋馬叫來,讓謝少爽個痛快。”
  他和謝海逸是很要好的朋友。
  “靠,你特么就希望勞資三十歲不到養胃早-泄啊。”謝海逸笑罵一句,讓高暢把身邊的跟班都清出去,然后正色道:“高暢,謝晉文的案子有變化,你應該知道吧?”
  提起這件事高暢的臉色就變得不好,不爽的道:“海逸,你今天不是來惡心我的吧?別給兄弟提這事行不?”(www..)I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