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9 安溪

云玉致的痛哭讓咖啡廳里眾人的目光都看過來。有人想:這么個高挑的美女怎么哭起來?
  安溪低頭喝著咖啡。她對云玉致沒有任何好感,但擊碎一個女孩兒對愛情的美好幻想很殘酷。
  只是,云總委托她勸云玉致斷絕和風在水的關系她只能采取這種方式。
  云玉致哭得很傷心,安溪都不知道談話是否還能繼續下去。這時,云玉致拿紙巾抹著眼淚、鼻涕,紅著眼睛問:“安溪,這就是你背叛我爸的真正原因?”
  “不是。龐濱手中有我的把柄。我太過于相信風在水,親筆簽署了合作協議的合同。一旦這份合同在媒體上曝光,我就會完蛋。所以,我提供的龐濱的資料是假的。”
  “你……”云玉致憤怒的盯著安溪,“你這樣會誤導我爸作出錯誤的判斷。”
  “不。我知道有人會提供正確的資料。”安溪微微抬起她的下巴,陸景給她說過,“云玉致,別忘了你的初衷也是要和龐濱、風在水合作。”
  云玉致質問安溪的氣勢泄空。她有什么資格指責安溪呢?
  她不承認安溪和她父親的關系。安溪未婚。
  安溪輕撫了下額前的秀發,“我已經結束和風在水的關系。云總去世后,:我會辭職。云圖集團是你的。”說著站了起來,往cafe105的玻璃門走去。
  云玉致對著安溪的背影喊道:“安溪,你不怕我告訴風在水嗎?”
  風在水欺騙了她,她不會再喊他“風哥”了。
  風在水同時擁有她和安溪。卻還對她作出各種承諾。謀劃什么,她非常清楚。而龐濱甚至唆使她對付安溪。這是說明什么?她真的是可以被人愚弄的傻瓜嗎?
  安溪回頭,“告訴風在水什么?”
  云玉致站起來說道:“是你親口對我說明你曾經是他的情人。”這意味著安溪對風在水的“背叛”。她將所有的關系都挑明了。
  安溪笑了笑:“不怕。昆成汽車已經決定邀請我擔任合資公司的ceo。再見。云玉致。”
  很幸運,有人愿意給她發揮才華的機會。
  云玉致看著安溪窈窕的背影消失在刺骨的寒風中。她邁著輕快的步伐,似乎渾身充滿了活力。
  突然的有些羨慕她:安溪解脫了。從她父親的枷鎖,從風在水的枷鎖,從云圖集團的枷鎖中解脫。
  而自己的心正在變冷,冰冷。21歲的自己需要在三個月父親死后獨自面對所有的問題:長輩去世,感情結束,云圖集團的危機…
  云玉致茫然的走出cafe105。她厭惡安溪到底是對還是錯?
  ….
  ….
  陸景早上有去健身房鍛煉的習慣。當然,偶爾也會有意外。比如今天早晨。
  初升的朝陽透過早晨的薄霧。淡淡的透射在燕湖家園7樓主臥室中。淺灰色的雅致的棉被中陸景微微喘著氣,與何夢瑤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四肢交纏。
  看著她清麗明艷的容顏,瑩白粉嫩的滑膩玉-體緊貼著自己,陸景有在夢中的感覺。和夢瑤歡好是無與倫比的美妙體驗。
  良久余韻才消失。簡單的整理后,陸景擁著何夢瑤看窗外彌漫著的薄霧。聽著遠方湖東路來隱隱傳來的聲音。
  何夢瑤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臉浮起嬌艷的緋紅,依偎在陸景胸口。聽著心愛男人的心跳聲。此刻,她只想做一個溫柔如水的女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薄霧漸漸的散去。何夢瑤想起一件事來,清聲道:“陸景,我不喜歡安溪呢。”
  邀請安溪到合資公司擔任ceo是陸景的決定。她不喜歡安溪這個人。
  陸景笑了笑。溫柔的將何夢瑤額前烏黑卷曲的秀發撫到她膩白如玉的耳朵后,往復幾次,柔聲道:“夢瑤,企業用人需要不拘一格。用其才。不用其德。
  安溪的管理才能很不錯。云波濤對她進行了全方位的培養,她執掌云圖集團之后又磨礪了幾年,躋身一流職業經理人的行列。我們這次算是白撿一個便宜。”
  何夢瑤輕輕的抿嘴一笑。明艷動人的眼睛看著陸景。清澈晶亮。
  閑適、溫馨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陸景與夢瑤溫存到10點才起床。高婉薇給他打過電話,他上午要出門去見白唯。早餐時給等在家里的明雪取笑了幾句。
  陸景和白唯見面的地點在湖東路大學城上的cafe105。選擇在這里的唯一理由是燕湖家園距離這里比較近。
  明雪陪著陸景到咖啡廳中。白唯過來后寒暄了幾句,她便借故離開。她可沒興趣聽陸景和白唯閑聊。
  侍者送了一杯正宗的藍山咖啡過來。陸景這時才仔細的打量著白唯。這位前前前京城第一美女。
  白唯約莫167,穿著紅色的修身羽絨服,輕性感的風格,圓形的白色耳釘尤其惹人注目。一顰一動很有成熟女人的魅力。
  白唯美眸看著陸景,開門見山的說道:“陸少,我面臨著風在水的報復。我需要你的幫助。”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笑道:“哦?白唯,這事你似乎不應該找我。”
  我和你沒這份交情。
  白唯面不改色,輕笑道:“龐濱的黑材料是我提供的。”
  陸景嗯了一聲,輕輕點頭。高婉薇剛到京城,肯定沒有渠道。高麗瑩在京城里不參與交際。倒是白唯還在世家子弟的圈子中混。這些資料邏輯上是她提供的。
  這樣的話,風在水肯定會找她算賬。云圖集團對風在水來說可是一筆大生意。白唯壞了他的好事肯定要被報復。白家早就沒落,白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只能算二流人物。
  陸景恍惚了一會,想起白昆的往事,笑道:“那你確實應該找我。你手機號碼多少?”說著拿出手機。白唯報了一個號碼。陸景撥了過去。
  片刻后,悅耳的鈴聲響起來。正是時代音樂網站上下載第一名的彩鈴。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看不出來白唯還是很時尚、新潮的。說道:“好了,白唯,你有事情打我這個電話。這是我的私人號碼。”
  “行啊。陸少,你真是爽快啊。”白唯嫣然一笑,很有點歲月沉淀下的知性女人味。她怎么可能沒有陸景的手機號碼?只是不能撥而已。
  白家的沒落和陸景沒什么關系。他只是補了最后一刀。白唯對陸景沒有惡感。
  “陸少,謝晉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處理啊?你在云圖集團注資上贏了風在水一手,現在很多人打算幫謝晉。”
  陸景眼睛閃過驚訝的神色,隨即笑了笑,一本正經的說:“還是要**律嘛!”
  白唯禁不住輕笑一聲,“這話說得誰信啊。陸少,高暢雖說是麗瑩的弟弟,可他很崇拜風在水,你要找做決定。嗯,改天再請你喝茶了。”
  白唯站起身來,主動的和陸景握了握手,當著陸景的面系好漂亮的青色圍巾,揮手告辭離開。
  陸景笑著搖搖頭,謝晉被嫩模告上法院的事他是不會管的。
  這件事案子已經吸引了媒體的注意。新興的網絡媒體也在關注這件案子。他腦子抽了才會主動插手。解決方案在另外一個方向。他已經給王燦打過電話。
  這個層次的較量,根本不需要他本人親自協調。
  陸景給明雪發了個sit信息,與明雪一起去了燕大壓馬路。
  ps:前面有個章節1618打錯了,打成了16118,。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