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18 兩份資料

“老大,這回我的麻煩大了,你一定要幫我。”電話里傳來龐濱驚惶的聲音。
  “胖子,什么麻煩?”嘉南俱樂部的奢華套房中,風在水醉意熏熏的揉著臉龐問道。身邊的一名冷艷的漂亮女人嘴角帶著一抹微笑緩緩的添著酒。她是星光傳媒的一線女星。
  風在水請了一周的假,可以在圣誕節之后返回部隊。他在京城的女人當然不只有安溪、云玉致。
  “老大,是這樣的…….”龐濱語速飛快的給風在水說他遇到的問題。
  云圖集團體量龐大,資產足有100多億。按照原定計劃,富力公司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持有35%的股份。為此,富力公司需要對云圖集團注資40億。
  而龐濱手里的資金撐死了只有十幾億。因此,他對外募資。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在來自美國芝加哥的風險投資人poDc資產管理公司的ceo莫里森。
  莫里森愿意提供2億美元的貸款。這筆為期2年的貸款利息超低,只有1%。但是,龐濱和他簽署的是對賭協議。
  現在富力集團無法成為云圖集團的股東,所導致的結果便是龐濱需要賠償莫里森4億美元。
  “老大,莫里森剛從我這兒離開,這個該死⑩≧,..的美國佬威脅我說如果不履行合同就到法院告我。”
  “法院?胖子,他想在那個法院告你?”風在水笑呵呵的反問一句。
  龐濱知道風在水的想法,在國內打這個官司他們穩贏,郁悶的道:“紐約洲高等法院。”
  風在水愣了下。隨即笑罵道:“瑪德,那就讓他告去。告贏了他也沒辦法執行。”
  龐濱再嘆一口氣。“老大,我當時是拉華橙基金的秦總作保的。質押的是華橙基金的資產。除非我們愿意與秦總翻臉。”
  “靠。”風在水郁悶的吐出一口氣。“胖子,你特么辦的什么事?”
  這個忙,他不幫也得幫。龐濱拿不出2億美元的資金。他從陸景那兒賺來的1億美元又得吐回去了。
  龐濱給風在水罵得縮了縮脖子,說:“老大,我也沒有想到有兩位大嫂的幫助還會失手啊。”
  提起安溪和云玉致,風在水的心情便不那么愉快。安溪已經在疏遠他。云玉致因為和他的關系給云波濤知道了,最近壓力很大。疲倦的不想見他。
  “好了,胖子,這件事我幫你搞定。謝晉文的事情你抓緊時間辦。我不能總是請假回京城。”風在水陰沉著聲音吩咐。
  龐濱忙道:“老大,你放心,我和高暢會搞定。陸景截我們的胡。小謝的事情,我們肯定要讓他載個跟頭。”
  風在水這才滿意的點頭。掛了電話,目光深邃的看著窗外的景色。陸景不管他準備好的底牌,拒絕妥協。他倒是想要看看陸景怎么幫謝晉文脫罪。
  不得不承認,他和陸景的較量中已經出于弱勢地位了。似乎,不知不覺就處在了下風。但是,那么多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他無懼。事情交給龐濱辦。他現在的主要精力要放在在軍中的晉升上。這是他的正業。
  …
  …
  湖東區。萬華大商場八樓的維也納餐廳是京城首屈一指的西餐廳。提供意大利的翡冷翠牛排,海鮮意大利面,各種口味的冰激凌,德國的小牛肉香腸。杏仁餅,杏仁蛋糕,啤酒。法國大餐,正宗的西班牙海鮮飯等經典的西餐。
  晚間時分。云吉祥邀請高婉薇來維也納餐廳用餐。餐廳門口圣誕樹掛滿了小禮物。坐到卡座上,服務生立即拿著菜單過來。幽暗、柔和的燈光營造出典雅、舒適的用餐氣氛。
  云吉祥點了法式大餐。揮揮手,把侍者打發走。
  這頓飯是高婉薇早就答應的。他幫高婉薇引著陸景、何夢瑤見他父親。
  喝著餐前酒干霞(GAncIA),高婉薇問道:“吉祥,你家里情況怎么樣?”
  陸景和她談過。云吉祥送給云波濤關于龐濱的資料就是她提供的。回饋便是海益汽車獲取云圖集團10%的股份。這讓她在高家內部地位大幅上升。
  云吉祥沮喪的抿了一口酒,“薇薇姐,別提了。我心里很苦悶。陪我喝一杯。”
  高婉薇嬌俏的笑了笑,與云吉祥干杯,喝了一大口甘甜的餐前酒干霞。云吉祥不是一個憋得住話的人。
  果然,一杯酒下肚,云吉祥訴苦道:“薇薇姐,我姐一聽我的說辭,說安溪是因為她才在龐胖子的資料上欺騙我爸,當場就氣得和安溪吵起來。
  唉,我姐越和安溪吵,我爸就越袒護她。反倒是把我姐和風在水的事情給問出來。我姐現在埋怨死我了。唉,我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高婉薇有些奇怪,云吉祥和云玉致是姐弟,兩人不可能因為這點事鬧翻,血緣至親呢!便問道:“吉祥,安溪沒有感謝你嗎?”
  云吉祥給自己倒滿酒,看高婉薇清秀的容顏,說:“怎么沒有?她請我在匯海大酒店吃了一頓飯。談了很多,談了很久。她承認她是我爸的女人。我…”
  云吉祥胸口一口氣悶得難受。
  高婉薇算是知道云吉祥一副頹廢樣子的原因。他拿安溪當做夢中情人來愛慕。而安溪親口承認是他父親的女人無異于是親口斷了他的念想。
  高婉薇嬌俏的笑一笑,拿起酒杯和云吉祥碰了碰。兩個版本的龐濱材料事件中,唯一的“輸家”是云玉致。
  陸景設計將安溪給摘了出來。她通過云吉祥配合。順順利利的達成了她的目的:為海益汽車拿到云圖集團的股份。當然,安溪的演技很好。
  景哥,不會是對安溪有什么想法吧?我聽瑩姐和白姐說。京城這邊還真有把對手的女人搶過來金屋藏嬌的事。
  “薇薇姐,你還笑啊?我都難過死了。”云吉祥不忿的說道。認真的看著高婉薇美麗的大眼睛,“薇薇姐。我很喜歡你。你可憐可憐我,做我的女朋友吧?明天就是平安夜,我們可以…”
  高婉薇沒好氣的打斷云吉祥的話:“平安夜是叫破處夜是吧?吉祥,我還是處女。怎么,你對我有這種想法?”
  云吉祥給高婉薇大膽的話給弄的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薇薇姐就不跟他討論男女話題的啊。
  高婉薇噗嗤的掩嘴一笑,眼波嫵媚無端,展示著她靈黠、嬌俏的風情,“吉祥。沒有女人會喜歡長不大的男孩,你要追我啊得先讓自己做出成績來。
  我對男友的相貌、身高要求不那么高。要性情好,對我好。要很優秀。你還需要努力哦。”
  云吉祥沮喪的嘆口氣,“薇薇姐,你這要求還不高啊?”
  高婉薇輕輕的嬌笑。與云吉祥喝了幾杯酒。法式大餐正好開始上菜。隨意的聊著。氣氛輕松。
  高婉薇看著消沉的云吉祥,笑了笑。18歲的小男孩關注的可不就是優秀女生的青睞么?輕輕的拍了拍云吉祥的手腕,“
  吉祥,用錢砸來的女人不會陪你走到生命的終點。你啊,要好好的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何愁找不到中意的女生呢。”
  云吉祥到底是年輕,情緒雖然有點憂傷,但稍稍有些活躍,這時苦笑著說道:“薇薇姐。別給我發好人卡。安溪昨天才對我發過的。我失戀2次了呢。”
  高婉薇清秀嬌俏的臉都壓著笑。云吉祥是個不錯,可以聊天的朋友。
  這時,高婉薇的手機響起來。里面傳來白唯的聲音,“薇薇。恭喜你啊,為海益汽車拿下10%的股份。”
  “噢。白姐,謝謝。”
  “呵,有件事情找你幫忙。看看最近能不能安排我和陸二少見一面,我有事情找他幫忙。”
  高婉薇愣了下,她估摸著陸景最近會很忙。風白露給她說陸景26日就準備去美國棕櫚灘。旋即笑道:“好的,白姐,我幫你約一下。”
  …
  …
  云吉祥和高婉薇吃法式大餐的時,成功的從擺脫危機的安溪約了云玉致在湖東路cafe105喝杯咖啡。
  夜色深深,明亮的路燈驅散著冬夜的寒冷。繁華的大學城湖東路段熙熙融融。
  咖啡座中,安溪從cafe105的玻璃窗看著這些學生們,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她想起她在江南大學讀書時的大學時光。
  坐在安溪對面的云玉致臉色很不好,漂亮的臉龐上烏云密布,“安溪,你為龐濱遮掩絕對不是因為我的原因。答案是什么?”
  她最近心情很糟糕。這幾天她都住在燕大的宿舍中。
  她和已婚的風在水的感情被父親知道惹的父親大發雷霆,將她大罵了一頓,勒令她和風在水斷絕關系。但是,她不想。
  惹的父親生氣的罪魁禍首就是面前這個“禍水”。
  今天晚上,安溪突然打電話約她出來見面。說會告訴她答案。否則,她根本不會來。
  安溪輕輕的點頭,“云玉致,云總讓我來勸你和風在水斷絕關系…”
  云玉致輕蔑的瞪了安溪一眼,“你管得太寬了。”
  安溪不以為意的笑道:“嗯,是有點。云玉致,我沒有興趣成為你的后媽。”
  “你不配。”云玉致嗆了安溪一句。
  安溪搖搖頭,沒有理會這一茬,很多情感上的糾紛說不清楚,“云玉致,我是風在水的情人。”
  “什么?”云玉致驚得站起來,蔥白的手指指著安溪,“你這個不要臉的…”話還沒有罵完,硬生生的收了。
  她和安溪同時是風在水的情人,這意味著什么?
  云玉致幾乎要崩潰了,搖搖欲墜的靠在咖啡座的沙發上。失聲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