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7 云波濤的選擇

圣克蘭醫院住院部3號別墅的病房中恢復了安寧。云波濤緊閉著雙眼休息。他時日無多了。安溪在床-頭陪著云波濤。
  病房中很安靜。時光靜靜的在花瓶中金黃色的康乃馨散發的香氣中流淌。
  安溪靜靜的回想著她進入云圖集團七年時間的旅程。很少有人知道,她在大一的時候就遇到了云波濤。后來發生了很多事情。
  突然,云波濤閉著眼睛說道:“小安,回頭把富力公司的資料整理一份給我。”
  安溪心里跳了一下,果然被陸景猜中,柔順的道:“好。”
  …
  …
  陸景說服云波濤同意合資之后,又與高婉薇達成合作的協議。但是他還不能出發前往棕櫚灘,還有一件事沒有完成:讓昆成汽車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
  這件事與何夢瑤、郁揚無關。昆成汽車的團隊很快便與云圖集團展開合資談判。
  陸景要做的事情是等待。他已經和安溪談好。圣誕節之前應該會有結果。
  燕湖家園的書房中,陸景站起身眺望著黑暗中的夜色。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明雪手里拿著香氣四溢的咖啡,明媚的走進來。
  …
  …
  安溪的辦事效率很高。她很快就收集好了龐濱的資料。厚厚的一疊,涉及到龐濱的家世、親戚關系、上學的履歷等等。
  22日晚,盛世俱樂部的包廂中,安溪將手中的材料遞給返回京城的風在水看,“水哥,這是我收集的資料,你看看后,我拿給云總看。”
  “嗯,我看看吧。”風在水喝了口酒,開始翻閱這份資料。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已經聽龐濱匯報過。他立即請假回了京城。
  然而。頻繁的請假,不管是出于何種理由,造成的影響很不好,他已經感覺到極大的不便。
  要快點“干掉”陸景啊。
  風在水很快就看完了龐濱的資料。很多事情,他很熟悉,所以一目十行。“還有點問題。這假得太明顯了。人無完人嘛。還是加一個胖子運作的案例上去吧。”
  一旁的龐濱訕訕的笑了笑,“好吧,老大。”材料他是看過的。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污點給別人知道。
  龐濱拿著材料出去修改。風在水拿起酒杯輕輕的和安溪碰了碰。心中對她的懷疑盡去。
  要知道,昆成汽車與云圖集團的合資讓他、胖子都有些懷疑安溪做了手腳。現在,安溪坦誠的將收集的資料拿過來,有些手段就沒有必要用了。
  “鐺”的一聲清脆的響聲回響著奢華的包廂中。安溪優雅的持著玻璃酒杯,一飲而盡。俏麗的臉蛋上浮現起一抹微紅,嫵媚無端。
  風在水目光炙熱的打量著安溪,容貌精致,有著少婦的性感嫵媚韻味。包廂中開著暖氣,安溪脫下外套就穿著粉色的圓領毛衣,酥胸挺翹。凸凹有致。
  “小安。今天晚上留下來?”風在水忽而有點想要她。最近安溪對他有些疏遠,這反而讓他興致勃勃。
  安溪輕輕的搖搖頭,“水哥,我今晚要去醫院。材料要交給云總了。我會留下陪他。”
  風在水盯著安溪,見她明麗的眸子中一片坦然,有點明白了,說:“小安,你還怪我和玉致有關系?”
  安溪喝了口酒,自嘲的道:“水哥,我有點老了。”
  這就是怪咯。風在水握住安溪的手。道:“小安,你在我眼中是很有魅力的女人…”話沒說完,龐濱拿著修改后的資料興沖沖的進來。
  安溪不動聲色的抽出自己的手。陸景以為她和風在水有很深的感情,或者是愛情。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
  …
  …
  圣克蘭醫院住院部3號別墅病房中。
  例行檢查之后,病情依舊,不出意外,三個月之后云波濤就會與死神見面。
  “小何,沒事,不要緊張。”云波濤坦然的伸手讓白衣護士將針管插進他密密麻麻滿是針眼的手臂中。這是維持他生命的葡萄糖。他已經喪失消化食物的能力。
  “好了,云先生。”護士小何打好針,收好醫藥用具,心里對云波濤充滿了敬意。她在醫院有五年,見過太多的生死。很少有人這么坦然。
  小何離開好。云波濤拿起安溪送來的資料看起來。安溪吃飯去了,一會再過來。十分鐘后,云波濤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安溪送來的資料基本都是龐濱的好話。這與他想的不一樣。
  陸景的話難道是空穴來風?如果是這樣的話,他需要重新審視與昆成汽車的合資。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安溪在欺騙他。
  云波濤臉色變得尤其難看。無論哪一種情況,對他而言都是難以接受的結果。前者,是對他判斷的否定。后者,是對他的背叛。
  “只有等小安回來再問問她了。”
  “爸,我來了。”云吉祥推開病房的門,見父親獨自一躺在病床上看文件,安溪不在病房中,頓時心里松了一口氣,“爸,我有份資料給你看。”
  看到兒子,云波濤心情好了點,好笑的道:“吉祥,你又搞什么名堂?”
  吉祥的性子有些毛躁,因此,他想在死后將云圖集團交給女兒。
  “爸,你不要老眼光看人啊。”云吉祥走到父親的病床邊蹲下,將手里的資料遞給他,“爸,我聽安姐說要將富力公司引進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我找朋友打聽到一些資料,你看看。”
  “哦?”云波濤詫異的接過兒子遞來的資料,越看臉色就變得越難看。兒子提供給他的資料是關于龐濱的,與安溪提供的內容完全相反。
  簡單的來說,安溪版的龐濱是一個有過過錯,但是痛改前非的好人。而云吉祥版的龐濱是一個無惡不作,掠奪成性的人。
  他的公司都是空殼公司。注資云圖集團的40億資金還是通過多方籌集的。這樣的資金怎么可能長期持有云圖集團的股份,滿足戰略合作者的需求?
  云波濤的呼吸都急促了:安溪對他不忠,隱瞞了很多東西。云吉祥忙道:“爸,你沒事吧?要不要叫護士過來?”
  他腦子里響起高婉薇對他說的話:吉祥,你是不是喜歡安溪?你將這份報告遞給你爸,然后這么說….。安溪日后肯定會感激你。
  “不用。”云波濤竭力控制著呼吸,臉色潮紅。
  這時,正好安溪推開門進來,“啊…云總。你怎么了?護士,護士…”安溪要去按鈴。云波濤制止了她,“小安,不用了。我有話和你說。這是吉祥打聽到的消息,你看看吧。”
  云波濤將手中的資料遞給安溪。安溪翻了翻。臉色頓時一變,懦懦的道:“云總….,我…”眼淚慢慢的流下來。哀婉憂傷。
  “小安,我沒想到你…”云波濤說不下去了。心疼至極。疲倦的閉上眼睛。
  云吉祥連忙道:“爸,這不怪安姐,她有苦衷啊。”
  云波濤睜開眼睛看著云吉祥,心里升起希翼。他不愿意接受安溪背叛他的事實。
  云吉祥道:“爸。我姐和人在談戀愛。龐濱是那人的好朋友。安姐不敢拒絕龐濱的要求啊。”
  “放屁,我還沒死呢。”云波濤一下坐起來,情緒激動,“吉祥。你打電話叫玉致過來。搞什么名堂。”
  云吉祥一溜煙的出去,臨走時看了安溪一眼。安溪正好對他感激的笑了笑。一瞬間,云吉祥仿佛渾身的毛孔都張開,爽到極點。腳步飄飄飄的出了父親的病房。
  哦也。搞定。薇薇姐,我愛你。
  “小安,對不起…,我脾氣太暴躁了。”云波濤低聲向安溪道歉。看著低頭哭泣的安溪,心疼的緊,這是人生最后陪伴他的女人啊,“小安。你原諒我一次。”
  安溪略微側過身,低聲抽泣。
  云波濤無奈,繼續低聲下氣的向安溪道歉。
  女兒云玉致和安溪的矛盾根源在股份上。他的股份不可能留給安溪。大部分都會留給女兒,給安溪的是極少的一部分。這是他對不起小安的地方。
  但是。他沒打算改遺囑。
  病房中的交流持續著。
  …
  …
  云玉致接到弟弟云吉祥的電話時正在家中,薄薄的睡衣勾勒著她迷人的身體曲線。渾圓挺翹的一對白-乳在白色的睡衣下若隱若現。
  臥室相連的浴室中水流聲嘩嘩的響著。風在水裹著大浴巾隨意的走出來,英俊成熟的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玉致,今晚我要和你好好的玩一個晚上。”
  云玉致放下手里的手機,歉然的道:“風哥,我弟給我打電話了。我馬上要去我爸那里。”
  風在水頓時愣住。尼瑪。我褲子都脫了啊。
  …
  …
  12月23日。云圖集團董事會取消了與富力公司的合作,轉而與昆成汽車洽談戰略投資協議。云圖集團擬出售30的股份給昆成汽車。昆成汽車推薦海益汽車接手10。
  相關的合作協議立即傳遍了整個汽車行業。昆成汽車進軍電動汽車市場讓有的人歡喜,有的人發愁。
  而京城的商圈中、世家子弟中,知道內幕的人對這個劇情的反轉感到不可思議。龐胖子的名聲雖然很差,但是他背景很強大,看中的公司就沒有能逃脫的。
  更別說云圖集團的創始人云波濤即將死去。
  很明顯,在陸二少和風大少新一輪的較量中,陸二少取得了勝利。大家該怎么站隊,想也知道。
  昆成汽車和云圖集團談判的事宜陸景并不參與。最近幾天的時間,他在京城里陪著嬌妻、紅顏們。愜意而悠閑。
  富力公司出局,陸景的事情便已經完了。他已經布好棋子,龐濱即將面臨著大麻煩。他沒必要在京城等下去,準備過完圣誕節后就去棕櫚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