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6 再見云波濤

云玉致不知道陸景和安溪談了什么,但安溪附和她的意見讓她意外,微微抿嘴嗎,琢磨著安溪的用意。
  安溪的建議,龐濱聽到耳朵里是她在幫自己說話。然后他不知道的是安溪已經和陸景達成一些。
  龐濱的微笑在陸景看來是可笑的,臉色平靜的等待著云波濤宣布他的決定。
  安溪手里有重大的把柄給龐濱捏住,她不敢決定讓昆成汽車注資云圖集團。陸景沒有“毀滅”安溪的打算,不會一味的強硬去逼迫她作出決定。
  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其實很簡單:將決定權交到云波濤手中即可。
  這樣一來,龐濱、風在水都沒法怪罪安溪。況且,安溪還拉上了龐濱做親眼見證。
  所以,這才有了陸景、安溪、云玉致、龐濱、高婉薇的病房之行。
  陸景賭得是云波濤的決斷、眼光。以及安溪對云波濤性格的熟悉。
  一個能安然面對死亡的人,他的思路會很清晰。簡而言之,不會老糊涂——陸景從安溪口中得知到云波濤最近的精神狀態。對死亡,他已經非常的坦然。
  賭博也有技巧。要讓云波濤心中下定把富力公司踢開的決定,還需要一些誘因。陸景剛才一番指責龐濱粗暴干澀云圖集團內部事務便是第一。
  云波濤一手創立了云圖集團,他不會喜歡集團有兩個聲音。哪怕是引進的戰略投資者。
  第二誘因是安溪的這番話。
  安溪的話聽在不同的人的耳中會品味出不同的東西。云波濤品味出的是安溪的委屈、凄苦。
  安溪和云玉致糟糕的私人關系云波濤知道。而安溪在體會到他的意愿的前提之下,竟然建議他尊重女兒云玉致想法。這里蘊藏著的辛酸、委屈,真是誠不足為外人道。
  這是陸景基于對人性的理解提出的建議:以退為進。同時。還有另外一個隱藏的要點。
  但凡成功的男人都很驕傲。這是超然同類之后必然產生的情緒。當所有的人都反對的時候,往往更能突顯自己的英明。
  現在的情況就是安溪、云玉致、龐濱都反對與昆成汽車合資。云波濤會怎么選擇?
  云波濤費力的抬起他枯瘦的手。覆在安溪的手背上,無聲的安慰著她。安溪眼角有點發紅。這是過去的七年中兩人之間經常有的親密動作。
  安撫好安溪。云波濤道:“玉致,作為云圖集團的繼承人,你的眼光要看的長遠一些。t9是我的心血不錯,但是決定產品是否成功的是消費者而不是我的設計、要以消費者為導向。”
  云玉致無奈的點頭。她知道父親的選擇了。
  龐濱心里涌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果然,云波濤聲音虛弱但務必堅定的道:“陸總,我同意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的計劃。云圖集團占有四成的股份。具體的細節請你和小安談。”
  陸景點點頭,道:“好的。云總,今天打擾你了。”說著。告辭離開。
  目的達成二分之一。
  高婉薇緊跟著告辭,追著陸景離開,她有話和陸景說。如果僅僅是這個結果,陸景怎么兌現給她的承諾:海益汽車需要擁有云圖集團10%的股份?
  龐濱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臉色陰晴不定。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局面?這時,云波濤吩咐道:“玉致,帶我送送龐總。”
  “好的,爸。”云玉致送龐濱離開病房。在走廊中,遠遠的看到陸景一行十幾人從小會議室里走出別墅。前往圣克蘭醫院住院部停車場。
  兩人稍微等了等。他們不愿意和陸景一道。
  看到云吉祥跟在高婉薇身邊。龐濱胖乎乎的臉上就閃過一道陰厲。云吉祥是陸景可以接觸到云波濤的渠道。沒有察覺到高婉薇和陸景的合作是他的敗筆。
  在小七被軍事法庭宣判無期之后,龐濱越發的感覺到在京城打聽消息的困難。
  “龐哥,我們走這邊吧。”云玉致清脆的說道。與龐濱順著寧靜的住院區小路前往停車場。水杉、梧桐、銀杏的樹葉不時打著旋兒落下。冬季時節。
  “大嫂,情況有點不太妙啊。”一邊走著。龐濱擔憂的說道。
  云玉致道:“龐哥,只是合資而已。我會給我爸說的,富力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不會有問題。”
  龐濱點點頭。到了停車場之后,坐車離開。在車中給風在水打電話匯報情況。
  …
  …
  陸景一行人從3號別墅中出來前往停車場。情緒高漲的討論著陸景帶出來的好消息:合資的協議達成。
  企業做到一定的規模之后并不是將賺錢作為最高的樂趣,而是追求其他的意義。比如:用產品改變世界;比如:用產品體現自己的理念、價值觀。
  隨身聽、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都深刻的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而電動汽車如果普及。也會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昆成汽車將要怎么樣來運營電動汽車這個項目呢?想想,這真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呀。
  陸景和高婉薇走在了隊伍最后方。寒風蕭瑟的吹拂著高婉薇的外套衣角。
  陸景和高婉薇要談的事情與宏偉的目標無關,兩人是在做利益分配的討論。從高婉薇的角度來說,陸景提出的合資方案讓她感覺到被欺騙。
  海益汽車入股云圖集團實際上是要涉足電動汽車行業。而合資的方案將電動汽車項目剝離出去,她還要云圖集團10%的股份干什么?
  高婉薇心中有著不敢表露出來的嗔怒。
  陸景點了一支煙,看向遠處陰沉著的天空。他不喜歡冬季,冬季對他來說的唯一福利就是可以把香煙放在衣兜里。想抽的時候可以抽。婉儀、雨綺、靜雯都在控制著不讓他多抽煙。只是。他想問題的時候要借助香煙來提神。
  “薇薇,是不是覺得我是個不守信諾的人?”陸景淡然的吐出一口煙。讓尼古丁刺激著他的大腦。他的計劃不斷的修正,廢掉他不少腦細胞。
  高婉薇雙手插在衣兜里。容顏清秀,她不是那種讓人一見傾城的美女。她是越看越有味道的第二眼美女。笑著道:“沒有哇,景哥。我相信你的人品。”
  “薇薇,從心理學上說,你現在距離我的距離約有80cm遠,這是一個對我表示疏遠的距離。你的動作出賣了你內心真實的想法。”
  高婉薇眨了眨眼睫毛,驚訝的道:“景哥,你懂心理學?”
  陸景沒有回答,而是說道:“醫院里的走道太短。時間不夠我把事情說清楚。在說正事之前,我有一個問題需要問你。薇薇,如果我的利益和高家的利益發生沖突,你怎么選擇?”
  高婉薇愣了下,這個問題,便是陸景對她不信任的核心問題。注視著陸景的側面臉龐。從這個角度看,身材勻稱,178的陸景看起來有些明朗英俊。心里浮起淡淡的哀傷。
  高婉薇想起黎傾城對她隱晦的提醒。若非陸景對她不完全信任,沖擊“京城第一美女”這個頭銜的女孩應該是她。而不是黎傾城。
  高婉薇沉吟了片刻,說:“景哥,我是高家的人。”
  “這就是你和傾城的區別啊。”陸景笑笑,說:“海益汽車被昆成汽車打壓的茍延殘喘。夢瑤、郁揚的意見是不能讓海益汽車借助于電動汽車這項新技術翻身。”
  高婉薇輕輕的咬著嘴唇。“景哥,我明白了。”
  陸景笑道:“薇薇,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借用了你的渠道。我愿意為此支付合資公司2%的股份給你作為報酬。注意啊,不是給高家的。”
  “啊…景哥。這…”高婉薇驚呼一聲,掩住嘴。這個回報太豐厚。
  以昆成汽車的實力。合資公司的規模絕對不會低于50億。陸景很慷慨的給了她價值1億的報酬。
  高婉薇的驚呼聲讓云吉祥擔憂的看過來。
  單純的從相貌上比較,他很有自信。陸景比不上他。但是,很明顯,陸景的魅力是超越他的。他擔心高婉薇會對陸景產生愛慕之情。
  高婉薇對回過頭的眾人甜美的笑一笑,示意她沒事,然后嬌俏的吐吐舌頭:“景哥,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陸景微笑著點頭:“理解。這是兩份報酬。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配合…”陸景將他的計劃說了一遍。
  高婉薇輕輕的“哦”了一聲,“我一會兒云吉祥說。”
  “嗯。薇薇,這樣一來,海益汽車就可以獲取云圖集團10%的股份。這會讓你在高家內部份量變重。你有沒有興趣繼續與我合作呢?”
  “繼續合作?”高婉薇有些不解的看著陸景。
  陸景抽了口煙,說:“薇薇,我希望高家內部對我親善的力量能擁有足夠的話語權。在某些時候可以作為中間人協調。你有沒有興趣做這個中間人呢?”
  高婉薇沉吟著。她確實算是對陸景親善的人,至少,她沒有高修平那樣對陸景的怨恨。
  “景哥,可是我始終會以家族的利益為重。”
  “我并不需要你背叛高家。協調,對話而已。和華的力量會始終比高家強。”陸景自信的說道。他是占據強勢地位的。
  高婉薇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不禁想起他在金頂俱樂部舉杯邀請眾人共飲一杯的畫面,他很自信,他有自信的資格、資本。
  想了想,高婉薇道:“景哥,那我們合作愉快!”
  “和我合作一般都很愉快。”陸景微微一笑。和高婉薇一起快走幾步,追上走在前面的何夢瑤等人。坐車離開坐車離開圣克蘭醫院